列传二百九十九 土司一

西南诸省,水复山重,草木蒙昧,云雾晦冥,人生其间,丛丛虱虱,言语饮食,迥殊华风,曰苗、曰蛮,史册屡纪,顾略有区别。无君长不相统属之谓苗,各长其部割据一方之谓蛮。若粤之僮、之黎,黔、楚之瑶,四川之裸㑩、之生番,云南之野人,皆苗之类。若汉书:“南夷君长以十数,夜郎最大。其西,靡莫之属以十数,滇最大。自滇以北,君长以十数,卭都最大。”在宋为羁縻州。在元为宣慰、宣抚、招讨、安抚、长官等土司。湖广之田、彭,四川之谢、向、冉,广西之岑、韦,贵州之安、杨,云南之刀、思,远者自汉、唐,近亦自宋、元,各君其君,各子其子,根柢深固,族姻互结。假我爵禄,宠之名号,乃易为统摄,故奔走惟命,皆蛮之类。

明代播州、蔺州、水西、麓川,皆勤大军数十万,殚天下力而后铲平之。故云、贵、川、广恒视土司为治乱。

清初因明制,属平西、定南诸籓镇抚之。康熙三年,吴三桂督云、贵兵两路讨水西宣慰安坤之叛,平其地,设黔西、平远、大定、威宁四府。三籓之乱,重啖土司兵为助。及叛籓戡定,馀威震于殊俗。

至雍正初,而有改土归流之议。四年春,以鄂尔泰巡抚云南兼总督事,奏言:“云贵大患,无如苗蛮。欲安民必先制夷,欲制夷必改土归流。而苗疆多与邻省犬牙相错,又必归并事权,始可一劳永逸。即如东川、乌蒙、镇雄,皆四川土府。东川与滇一岭之隔,至滇省城四百馀里,而距四川成都千有八百里。去冬,乌蒙土府攻掠东川,滇兵击退,而川省令箭方至。乌蒙至滇省城亦仅六百馀里。自康熙五十三年土官禄鼎干不法,钦差、督、抚会审毕节,以流官交质始出,益无忌惮。其钱粮不过三百馀两,而取于下者百倍。一年四小派,三年一大派。小派计钱,大派计两。土司一取子妇,则土民三载不敢婚。土民有罪被杀,其亲族尚出垫刀数十金,终身无见天日之期。东川已改流三十载,仍为土目盘踞,文武长寓省城,膏腴四百里,无人敢垦。若东川、乌蒙、镇雄改隶云南,俾臣得相机改流,可设三府一镇,永靖边氛。此事连四川者也。广西土府州县峒寨等司五十馀员,分隶南宁、太平、思恩、庆远四府,多狄青征侬智高、王守仁征田州时所留设。其边患,除泗城土府外,馀皆土目,横于土司。且黔、粤向以牂牁江为界,而粤之西隆州与黔之普安州逾江互相斗入,苗寨寥阔,文武动辄推诿。应以江北归黔,江南归粤,增州设营,形格势禁。此事连广西者也。滇边西南界以澜沧江,江外为车里、缅甸、老挝诸土司。其江内之滇沅、威远、元江、新平、普洱、茶山诸夷,巢穴深邃,出没鲁魁、哀牢间,无事近患腹心,有事远通外国,自元迨明,代为边害。论者谓江外宜土不宜流,江内宜流不宜土。此云南宜治之边夷也。贵州土司向无钳束群苗之责,苗患甚于土司。而苗疆四周几三千馀里,千有三百馀寨,古州踞其中,群砦环其外。左有清江可北达楚,右有都江可南通粤,皆为顽苗蟠据,梗隔三省,遂成化外。如欲开江路以通黔、粤,非勒兵深入,遍加剿抚不可。此贵州宜治之边夷也。臣思前明流土之分,原因烟瘴新疆,未习风土,故因地制宜,使之乡导弹压。今历数百载,相沿以夷治夷,遂至以盗治盗,苗、裸无追赃抵命之忧,土司无革职削地之罚,直至事大上闻,行贿详结,上司亦不深求,以为镇静边民无所控诉;若不铲蔓塞源,纵兵刑财赋事事整饬,皆治标而非治本。其改流之法,计擒为上,兵剿次之。令其自首为上,勒献次之。惟制夷必先练兵,练兵必先选将。诚能赏罚严明,将士用命,先治内,后攘外,必能所向奏效,实云贵边防百世之利。”世宗知鄂尔泰才,必能办寇,即诏以东川、乌蒙、镇雄三土府改隶云南。六年,复铸三省总督印,令鄂尔泰兼制广西。

于是自四年至九年,蛮悉改流,苗亦归化,间有叛逆,旋即平定。其间如雍正朝古州苗疆之荡平,乾隆朝四川大小金川之诛锄,光绪朝西藏瞻对之征伐,皆事之钜者,分见于篇。

其土官衔号,曰宣慰司,曰宣抚司,曰招讨司,曰安抚司,曰长官司。以劳绩之多寡,分尊卑之等差,而府、州、县之名亦往往有之。

今土司之未改流者,四川宣抚使二:曰卭部,曰沙马。宣慰司五:曰木坪,曰明正,曰巴底,曰巴旺,曰德尔格忒。安抚使二十有一:曰长宁,曰沃日,曰瓦寺,曰梭磨,曰瓜别,曰木里,曰革布希札,曰巴底,曰绰斯甲布,曰喇衮,曰瓦述馀科,曰霍耳竹窝,曰霍耳章谷,曰霍耳孔撒,曰霍耳咱,曰林葱,曰霍耳甘孜麻书,曰霍耳东科,曰春科,曰下瞻对,曰上纳夺。长官司二十有九:曰静州,曰陇木,曰岳希,曰松冈,曰卓克基,曰威龙州,曰阳地隘口,曰党坝,曰河东,曰阿都正,曰普济州,曰昌州,曰沈边,曰冷边,曰瓦述啯陇,曰瓦述毛丫,曰瓦述曲登,曰瓦述色他,曰瓦述更平,曰霍耳纳林冲,曰霍耳白利,曰春科高日,曰上瞻对,曰蒙葛结,曰泥溪,曰平夷,曰蛮夷,曰沐川,曰九姓。

云南宣慰使一:曰车里。宣抚使五:曰耿马,曰陇川,曰干厓,曰南甸,曰孟连。副宣抚使二:曰遮放,曰盏达。安抚使三:曰路江,曰芒市,曰猛卯。副长官司三:曰纳楼,曰亏容甸,曰十二关,土府四:曰蒙化,曰景东,曰孟定,曰永宁。土州四:曰富州,曰湾甸,曰镇康,曰北胜。

贵州长官司六十有二:曰中曹,曰白纳,曰养龙,曰虎坠,曰程番,曰上马,曰小程,曰卢番,曰方番,曰违番,曰罗番,曰卧龙,曰小龙,曰大龙,曰金石,曰大平,曰小平,曰大谷龙,曰小谷龙,曰木瓜,曰麻乡,曰新添,曰平伐,曰羊场,曰慕役,曰顶营,曰沙营,曰杨义,曰都匀,曰邦水,曰思南,曰丰宁上,曰丰宁下,曰烂土,曰平定,曰乐平,曰卭水,曰偏桥,曰蛮夷,曰沿河,曰郎溪,曰都坪,曰黄道,曰都素,曰施溪,曰潭溪,曰新化,曰欧阳,曰亮寨,曰湖耳,曰中林,曰八舟,曰龙里,曰古州,曰洪州,曰省溪,曰提溪,曰乌罗,曰平头,曰垂西,曰抵寨,曰岩门。副长官司三:曰西堡,曰康庄,曰石门。

广西土州二十有六:曰忠州,曰归德,曰果化,曰下雷,曰下石西,曰思陵,曰凭祥,曰江州,曰思州,曰万承,曰太平,曰安平,曰龙英,曰都结,曰结安,曰上下冻,曰佶伦,曰茗州,曰茗盈,曰镇远,曰那地,曰南舟,曰田州,曰向武,曰都康,曰上映。土县四:曰罗阳,曰上林,曰罗白,曰忻城。长官司三:曰迁隆峒,曰永定,曰永顺。

凡宣慰、宣抚、安抚、长官等司之承袭隶兵部,土府、土州之承袭隶吏部。凡土司贡赋,或比年一贡,或三年一贡,各因其土产,谷米、牛马、皮、布,皆折以银,而会计于户部。

雍正七年,川陕总督岳锺琪奏四川巴塘、里塘等处请授宣抚司三员、安抚司九员、长官司十二员,给与印结号纸,副土官四员、千户三员、百户二十四员,给以职衔,以分职守。内巴塘、里塘正副土官原无世代头目承袭,请照流官例。如有事故,开缺题补,与他土司不同。

湖广

湖广之西南隅,战国时巫郡、黔中地。湖北之施南、容美,湖南之永顺、保靖、桑植,境地毗连,介于岳、辰、常德、宜昌之间,与川东巴、夔相接壤,南通黔,西通蜀。元时所置宣慰、安抚、长官司之属,明时因之。向推永、保诸宣慰,世席富强,兵亦果敢,每遇征伐,荷戈前驱,国家倚之为重。清有天下,仅施南、散毛、容美三宣抚使,永顺、保靖两宣慰使而已。雍正年间,施南、容美、永顺、保靖先后纳土,特设施南一府,隶北布政使,永顺一府,隶南布政使。两府既设,合境无土司名目。后有苗寇,分见各传,不入此篇。

施南:古巴地。秦、汉南郡蛮。唐施州。元置施南宣抚司、忠孝安抚司。明玉珍时,复置忠路宣抚司。明宣德三年,复置剑南长官司,立施州卫,领所一、宣抚司四、安抚司九、长官司十三、蛮夷官司五。清康熙三年,施州始归顺。四年,改沙溪宣慰司为宣抚司,改剑南长官司为建南长官司,而施南宣抚司、忠孝安抚司、忠路安抚司如故。雍正六年,从湖广总督迈柱之请,裁施州卫,设恩施县,改归州直隶州,原管之十五土司并隶恩施县。十二年,忠孝安抚司田璋纳土,其地入于恩施县。十三年,施南宣抚司覃禹鼎以罪改流,于是忠峒土司田光祖等并请归流,乃以十五土司并原设恩施县,特设施南府,领六县。容美改鹤峰州,别隶宜昌府,领于巡荆道。 明制,施州卫,辖三里、五所、三十一土司,市郭里、都亭里、崇宁里,附郭左、右、中三所,大田军民千户所,支罗镇守百户所。

大田所,元为散毛峒。明洪武五年定其地,二十三年属千户所,仍名散毛。寻改为大田军民千户所,领百户所一、土官百户所十、剌惹等三峒。

支罗所,旧隶龙潭司。明嘉靖四十四年,因峒长黄中叛,讨平之,遂割半置所立屯,以百户二员世镇之,而今峒司属焉。

施南宣抚司,元施南道宣慰使。明洪武四年,覃大富入朝,七年,升宣抚司。清因之。雍正时,覃禹鼎袭。禹鼎,容美土司田明如婿也,有罪辄匿容美。当事以明如之先从征红苗有功,置勿问。十三年,明如被逮,自经死。禹鼎以淫恶抗提,拟罪改流,以其地置利川县。

东乡安抚司,明玉珍置东乡五路宣抚司。明洪武六年改安抚司,命覃起喇为之。清初归附。雍正十年,覃寿椿以长子得罪正法,改流,以其地入恩施县。

忠建宣抚司,明洪武四年,以田恩俊为之。六年,改宣抚司。清初归附。雍正十一年,田兴爵以横暴不法拟流,以其地为恩施县。

金峒安抚司,明洪武四年,以覃耳毛为之。清初归附。康熙四十三年,覃世英袭。子邦舜,呈请改流,以其地为咸丰县。

忠峒安抚司,元置湖南镇边宣慰司。明洪武四年,命田玺玉为宣抚司。永乐四年,改安抚司。清初田楚珍归附,调征播州有功,仍准袭职。雍正十二年,田光祖纠十五土司呈请纳土归流,以其地入宣恩县。

散毛宣抚司,元为散毛府。至正六年,改宣抚司。明洪武四年,命覃野旺为宣抚司,割其半为大田所。清初覃勋麟归附,仍准袭职。雍正十三年,覃烜纳土,以其地入来凤县。

忠路安抚司,明洪武四年,命覃英为安抚司。清康熙元年,覃承国归附,以征谭逆功袭前职。雍正十三年,覃楚梓纳土,以其地改利川县。

忠孝安抚司,元至正十一年,改军民府。明洪武四年,以田墨施为安抚司。清因之。康熙八年,田京袭,累授总兵。十九年,告休。雍正十三年,田璋纳土,以其地为恩施县。

高罗安抚司,元高罗寨长官司。明洪武六年,改安抚司,以田大名为之。清顺治初,田飞龙归附,仍准世袭。雍正十三年,田昭纳土,以其地入宣恩县。

木册长官司,元置安抚司。明永乐六年,改长官司,以田谷佐为长官司。清初,田经国归附,仍与世袭。雍正十三年,田应鼎纳土,以其地入宣恩县。

大旺安抚司,元至正置。明洪武四年,以田驴蹄为安抚司。清康熙初,田永封归附,仍准袭职。雍正十三年,田正元纳土,以其地入来凤县。

临壁长官司,原附大旺。清康熙元年,颁给田琦印信,仍与世袭。雍正十三年,田封疆纳土,以其地入来凤县。东流安抚司,原附大旺。

唐崖长官司,元置千户所。明洪武七年,改长官司。清初覃宗禹归附,仍与世袭。雍正十三年,覃梓桂纳土,以其地入咸丰县。

龙潭安抚司,明洪武四年,以田应虎为安抚司。清初归附,仍准世袭。雍正十三年,田贵龙纳土,以其地入咸丰县。

沙溪安抚司,明置。清初归附。康熙四年,黄天奇袭安抚司。天奇子楚昌。初,楚昌入施州卫学为诸生。时诸司争并,民鲜知礼,楚昌折节力学,有时名。及袭职,设官学,公馀与多士讲肄,多所成就。楚昌死,子正爵袭。雍正十三年,改流,其地入于利川县。

卯峒长官司,清雍正十三年,长官司向舜纳土,以其地入来凤县。

漫水宣抚司,清初,宣抚司向国泰归附,仍准世袭。雍正十三年,向庭官纳土,其地入于来凤县。

西萍长官司,雍正十三年裁,其地入于咸丰县。

建南长官司,明宣德五年置。清雍正十三年裁,其地入于利川县。

容美土司,唐元和元年,田行皋从高崇文讨平刘辟,授施溱溶万招讨把截使,仍知四州事。宋有田思政。元有田乾亨。明洪武三年,田光宝以元所授诰敕诣行在请换,乃命光宝仍为宣慰使。传至田既霖,清顺治间归附,仍授宣慰使。子甘霖袭。甘霖字特云,著合浦集。甘霖子舜年,字九峰,受吴逆伪承恩伯敕,后缴。奉檄从征有劳绩,颇招名流习文史,刻有廿一史纂。日自课,某日读某经、阅某史至某处,刻于书之空处,用小印志之。有白鹿堂集、容阳世述录。子明如袭职。以放肆为赵申乔劾奏,奉旨原宥。雍正十一年,再为迈柱严参,明如移驻平山寨儗抗拒,为石梁长官司张彤砫催迫,明如自尽。改土归流,改司为鹤峰州,隶宜昌府。

永顺:汉武陵,隋辰州,唐溪州地。宋时为永顺州。元时,彭万潜自改为永顺等处军民安抚司。明洪武五年,改宣慰使。清顺治四年,恭顺王孔有德至辰州,宣慰使彭宏澎率三知州、六长官、三百八十峒苗蛮归附。十四年,颁给宣慰使印,并设流官经历一员。康熙十年,吴三桂叛踞辰龙关,授永顺宣慰使彭廷椿伪印,廷椿缴之。奉旨赏其子宏海总兵衔,令率土兵协剿,有功,授宣慰司印。雍正六年,宣慰使彭肇槐纳土,请归江西祖籍,有旨嘉奖,授参将,并世袭拖沙喇哈番之职,赐银一万两,听其在江西祖籍立产安插,改永顺司为府,附郭为永顺县,分永顺白崖峒地为龙山县。

南渭州土知州,属永顺司。元至元中,置安抚司。明洪武二年,以彭万金为土知州。传至彭应麟,清顺治四年,归附。雍正五年,彭宗国纳土,以其地入永顺县。

施溶州土知州,在永顺司东南。元会溪、施溶等处长官司。明洪武二年,改州,以田建霸为土知州。传至田茂年,清顺治四年,归附。雍正五年,田永丰纳土。

上溪州土知州,属永顺司。明洪武二年,以张义保为土知州。传至张汉卿,清顺治四年,归附。雍正五年,张汉儒纳土。

腊惹峒长官司,元属思州,以向孛烁为总管。明洪武五年,改属永顺司,以田世贵为长官司。传至田仕朝,清顺治四年,归附。雍正五年,田中和纳土。

麦著黄峒长官司,元曰麦著土村,属思州。明洪武五年,改属永顺司,以黄谷踵为长官司。传至黄甲,清顺治四年,归附。雍正五年,黄正干纳土。

驴迟峒长官司,元属思州。明洪武五年,改属永顺司,以向迪踵为长官司。传至向光胄,清顺治四年,归附。雍正五年,向锡爵纳土。

施溶溪长官司,元属思州。明初,改属永顺司,以汪良为长官司。传至汪世忠,清顺治四年,归附。雍正五年,汪文珂纳土。

白岩峒长官司,元属葛蛮安抚司。明初,改属永顺司,以张那律为长官司。传至张四教,清顺治四年,归附。雍正五年,张宗略纳土。

田家峒长官司,明洪武三年,以田胜祖为长官司。传至田兴禄,清顺治四年,归附。雍正五年,田荩臣纳土。

保靖宣慰司,亦唐溪州地。宋曰保静州。元为保靖州安抚司。明仍为安抚使。清顺治四年,明宣慰司彭象乾之子彭朝柱归附。象乾曾孙泽虹病废,其妻彭氏用事。汉奸高伦、张为任二人结连其舍把长官彭泽蛟、彭祖裕等,相与树党,以劫杀为事。雍正元年,泽虹死,子御彬幼,泽蛟欲夺其职,为御彬所遏。迨御彬袭职,肆为淫凶,泽蛟与其弟泽合谋,互相劫杀。二年,御彬以追缉泽蛟为名,潜结容美土司田旻如、桑植土司向国栋,率土兵抢虏保靖民财。七年,御彬安置辽阳,以其地为保靖县。

大喇司,在龙山县,属保靖司。明正德十五年,以土舍彭惠协理巡检事。传至彭御佶,雍正十三年,纳土。

桑植宣慰司,本慈利县地。元有上桑植、下桑植宣慰司。明置安抚司。清顺治四年,宣慰司向鼎归附,授原职。鼎子长庚调镇古州八万。长庚子向国栋残虐,与容美、永顺、茅冈各土司相仇杀,民不堪命。雍正四年,土经历唐宗圣与国栋弟国柄等相率赴诉,总督傅敏入奏,乃缴追印篆,国栋安置河南,以其地为桑植县。

上下峒长官司,明置宣抚司,复改为长官司,而分其地为二。清康熙二年,向九鸾、向日葵归附。二十一年,给九鸾上峒长官司印,日葵下峒长官司印。雍正十三年,上峒司向玉衡、下峒司向良佐纳土,以其地属桑植县。

茅冈长官司,明改天平千户所。清顺治四年,石门天平所千户覃祚昌、茅冈长官覃荫祚等相继归附,给与印信。雍正十二年,茅冈土司覃纯一纳土,石门天平所、慈利麻寮所相继请设流官,分其地属石门、慈利、安福三县。

清史稿/卷513

列传三百 土司二

四川边境寥廓,历代多设土司以相控制。明末,张献忠屠蜀,石砫、酉阳、松潘、建昌等土司距险御贼,其地独全。清初,戡定川境,各土司次第效顺。川之南有金川者,本明金川寺演化禅师哈伊拉木之后,分为大小金川。顺治七年,小金川卜儿吉细归诚,授原职。吴三桂乱后,康熙五年,其酋嘉纳巴复来归,给演化禅师印。其庶孙莎罗奔,以土舍将兵从将军岳锺琪征西藏羊峒番,雍正元年,奏授安抚司,居大金川;而旧土司泽旺居小金川,莎罗奔以女阿扣妻泽旺。泽旺懦,为妻所制。乾隆十一年,莎罗奔劫泽旺去,夺其印。十二年,又攻革布希札及明正两土司。

朝廷调张广泗总督四川,进驻泽旺所居美诺官寨,而以其弟良尔吉从征。时莎罗奔居勒乌围,其兄子郎卡居噶尔厓,地在大金川河东,而河西亦有地数百里。广泗调兵三万,一路出川西攻河东,一路出川南攻河西。而河东一路又分为四,以两路攻勒乌围,以两路攻噶尔厓,河西亦分两路,攻庚特额诸山,刻期蒇事。阻险不前,上命大学士公讷亲往视师,起岳锺琪于废籍。锺琪与广泗议定,自任由党坝取勒乌围,而广泗由昔岭取噶尔厓。会讷亲至,下令限三日克噶尔厓,总兵任举、参将买国良战死。广泗轻讷亲不知兵,而恶其凌己,故饰推让,实以困之,军中解体。良尔吉夙与阿扣通,莎罗奔因使成配,倚作间谍,官军动息辄为所备。师久无功,上怒甚,会讷亲劾广泗,于是逮广泗入京,而命大学士傅恒为经略,代讷亲。冬,杀广泗,赐讷亲死。十二月,傅恒至军,斩良尔吉、王秋、阿扣以断内应。

十四年春正月,奏言:“金川之事,臣到军以来,始知本末。当纪山进讨之始,惟马良柱转战直前,逾沃日,收小金川,直抵丹噶,其锋甚锐。其时张广泗若速济师策应,乘贼守备未周,殄灭尚易;乃坐失机会,宋宗璋逗留于杂谷,许应虎失机于的郊,致贼得尽据险要,增碉备御,七路、十路之兵无一路得进。及讷亲至军,严切催战,任举败殁,锐挫气索,晏起偷安,一以军务委张广泗。广泗又听奸人所愚,惟恃以卡逼卡、以碉逼碉之法,枪炮惟及坚壁,于贼无伤,而贼不过数人,从暗击明,枪不虚发,是我惟攻石,而贼实攻人。且于碉外开壕,兵不能越,而贼得伏其中自下击上。又战碉锐立,高于中土之塔,建造甚巧,数日可成,随缺随补,顷刻立就。且人心坚固,至死不移,碉尽碎而不去,炮方过而人起,主客劳佚,形势迥殊,攻一碉难于克一城。即臣所驻卡撒山顶,已有三百馀碉,计半月旬日得一碉,非数年不能尽。且得一碉辄伤数十百人,较唐人之攻石峰堡,尤为得不偿失。惟有使贼失其所恃,而我兵乃得展其所长。臣拟俟大兵齐集,别选锐师,旁探间道,裹粮直入,逾碉勿攻,绕出其后,即以围碉之兵作为护饷之兵。番众无多,外备既密,内守必虚。我兵即从捷径捣入,则守碉之番各怀内顾,人无固志,均可不攻自溃。至于奋勇固仗满兵,而乡导必用土兵,土兵中小金川尤骁勇。今良尔吉之奸谍已诛,泽旺与贼仇甚切,驱策用之,自可得力。至沃日、瓦寺兵强而少,杂棱、绰斯甲等兵众而懦。明正、木坪忠顺有馀,强悍不足。革什乍兵锐,可当一路。是各土司环攻分地之说虽不可恃,而未尝不可资其兵力。臣决计深入,不与争碉,惟俟四面布置,出其不意,直捣巢穴,取其渠魁,定于四月间报捷。”上屡奉皇太后息武宁边之谕,命傅恒班师。时傅恒及锺琪两路连克碉卡,军声大振,莎罗奔乞降于锺琪,锺琪轻骑径赴其巢,贼大感动,顶佛经立誓听约束。次日,锺琪率莎罗奔父子坐皮船出洞诣大军,莎罗奔等叩颡,誓遵六事,归各土司侵地,献凶酋,纳军械,归兵民,供徭役。乃宣诏赦其死。诸番焚香作乐,献金佛谢。二月,捷闻,诏赏傅恒、锺琪等。

既而莎罗奔兄子郎卡主土司事,渐桀骜。二十三年,逐泽旺及革布希札土司。三十一年,诏四川总督阿勒泰檄九土司环攻之。九土司者,巴旺、丹坝、沃日、瓦寺、绰斯甲布、明正、木坪、革布希乍及小金川也。巴旺、丹坝皆弹丸,非金川敌。明正、瓦寺形势阻隔,其力足制金川。而地相逼者,莫如绰斯甲布与小金川。阿勒泰不知离其党与,反听两金川释仇缔约,自是狼狈为奸,诸小土司咸不敢抗。时泽旺老病不问事,郎卡亦旋死,其子索诺木与僧格桑侵鄂克什土司地。

三十六年,索诺木诱杀革布希札土官,而僧格桑再攻鄂克什及明正土司,与官军战。上以前此出师,本以救小金川。今小金川反悖逆,罪不赦。赐阿勒泰死,命大学士温福自云南赴四川,以尚书桂林为四川总督,共讨贼。温福由汶川出西路,桂林由打箭炉出南路。僧格桑求援于索诺木,索诺木潜兵助之。三十七年春,桂林克复革布希札土司故地,温福克资里及阿喀。朝廷以阿桂为参赞大臣,代桂林赴南路。十一月,阿桂以皮船宵济,连夺险隘,直捣贼巢。十二月,军抵美诺,进至底木达,俘泽旺,檄索诺木缚献僧格桑,不应。

上命温福为定边将军,阿桂、丰伸额为副将军。温福、阿桂奏六路进兵之策。温福由功噶入,阿桂由当噶入,丰伸额由绰斯甲布入。三十八年春,温福以贼扼险不得进,别取道攻昔岭,驻营木果木,令提督董天分屯底木达,守小金川之地。温福为人刚愎,不广咨方略,惟袭广泗故智,以碉卡逼碉卡,建筑千计。初索诺木欲并小金川地,故留僧格桑挟以号召。六月,阴遣小金川头目等由美诺沟出煽故降番使复叛。诸番见大军久顿,蜂起应之,攻陷天营,遂劫粮台,潜兵袭木果木,夺炮局,断汲道,贼四面蹂入大营,温福死之,将士随员死者数十人,各卡兵望风溃。海兰察闻警赴援,殿众由间道退出,收集溃卒,尚万数千人,其战殁者三千馀,小金川地复陷。惟阿桂一军屹然不动,乃整队出屯翁古尔垄。

上在热河闻报,召大学士刘统勋诣行在咨之。统勋前言金川不必劳师,至是亦主用兵。乃授阿桂定西将军,丰伸额、明亮为副将军。十月,阿桂改赴西路,明亮赴南路。丰伸额仍由绰斯甲布进取宜喜,阿桂入自鄂克什,转战五昼夜,直抵美诺,克之;明亮入自玛尔里,所向皆捷,遂尽复小金川地。

惟大金川自十二三年以来,全力抗守,增垒设险,严密十倍小金川。七月,令诸军分攻各碉寨,数十道并进。海兰察率死士六百削壁猱引而上,趾顶相接,比明及其碉,一涌入,尽歼守贼。数十里贼寨闻之皆夺气,悉破之,乘胜临逊克宗垒。索诺木鸩杀僧格桑而献其尸,及其妻妾头目,至军乞赦己罪。阿桂槛送京师。四十年四月,阿桂先使福康安、海兰察赴河西助明亮攻宜喜,遂分兵六路,尽灭河西二十里内之贼。五月,阿桂河东之军破朗噶寨,距勒乌围仅数里,环营进逼其巢。七月,抵勒乌围。八月十五夜,进捣贼巢,四面炮轰官寨,破之。黎明,克转经楼,逸贼皆溺水死。莎罗奔兄弟及各头目已先期遁往噶尔崖。十一月,官军攻克科布曲山。十二月,遂据玛尔古山,噶尔崖即在其下。索诺木之母姑姊妹亦降。官军三路合围噶尔崖,断其水道。索诺木使其兄诣营乞哀,不允。围攻益急,索诺木从莎罗奔及其妻子挈番众二千馀出寨,奉印献军门降,金川平。四十一年正月,献俘庙社,封赏阿桂等,勒碑太学,并及两金川。旋于大金川设阿尔古厅,小金川设美诺厅。四十四年,并阿尔古入美诺,改为懋功厅。

同治二年,粤匪石达开窜宁远,假道卭部土司。土司先受官军约束,引贼至紫打地。四面阻绝,达开粮罄路穷,射书千户王应元买路,复使人说土司岭承恩求缓兵,皆不应,日杀马煮桑叶为食。四月,承恩、应元等侦贼力竭,率夷众蹙攻,擒达开并贼官五人付官军,槛送成都,四川总督骆秉章诛之。奏加承恩、应元二品衔,贼军锱重悉为两土司所得。

初,瞻对土司恃强不法,雍正八年,四川提督黄廷桂剿降之。乾隆十年,四川提督李质粹等率兵五千,取道东俄落,至里塘进兵,连破番寨,获贼首噶笼丹坪。十一年,质粹会钦差大臣班第,统兵进克泥日寨,烧毙番酋姜错太,抚定丫鲁、下密等处番夷。嘉庆十九年,中瞻对土司洛布七力劫掠邻番,抗捕伤兵。二十年,四川总督常明、提督多隆武领兵剿之,恃险死拒。重庆镇总兵罗思举力战破其巢,洛布七力焚死,分其地入上下瞻对。

洎咸丰中,土司工布朗结为人沉鸷,兼并上下瞻对之地,欲拥康部全境以抗川拒藏,邻近各土司割地求免,贡赋唯命。至是藏人怒,求四川出兵,秉章派道员史致康率师会藏进讨。致康怯,顿打箭炉久,藏番需茶急,驰兵克之,杀工布朗结父子,致康始逡巡至。藏人索兵费银十六万两,秉章未允,藏人因据其地,设官兵驻守。

光绪初,丁宝桢为四川总督,以瞻对藏官虐民,往往激变,每岁派员带兵出关弹压。刘秉璋继之,稍宽纵,藏官益骄横。各土司多被威胁,唯明正土司地大,不之服,频年争斗。十五年,瞻对内讧,逐藏官,乞内附,秉璋不许,唯治番官及乱民数人罪,由藏易官,且添驻堪布一人,兵八百名助守。二十年,朱窝、章谷土司争袭滋事,瞻对番官率兵越境干预,开枪伤我官兵。四川总督鹿传霖奏瞻对为蜀门户,宜设法收回内属,派提督周万顺、知县张继率兵出关,击败番兵,不三月,克瞻对并德尔格忒 即叠盖。旧名保盖。 全境,擒德格土司夫妇,解至成都,议叙改设流官。成都将军恭寿愤传霖不先会商,结驻藏大臣文海,密奏劾传霖,翻原案,复德格土司职,仍以瞻对属藏。

三十一年春,驻藏大臣凤全被戕于巴塘,四川总督锡良奏请以四川提督马维骐、建昌道赵尔丰进讨。维骐率师先发。先是泰凝寺产沙金,锡良准商人采办,★派兵弹压。寺中喇嘛反抗,杀都司卢鸣飏,瞻对潜助其乱,维骐出关讨平之。六月,攻克巴塘,擒正土司罗进宝、副土司郭宗隆保,诛之,移其妻子于成都安置。八月,尔丰至,杀堪布喇嘛及首恶数人祭凤全。维骐班师回,尔丰接办善后,派兵剿倡乱之七村沟,并搜捕馀匪,因移师讨乡城。次年闰四月,克之,并攻克稻坝、贡噶岭,一律肃清。于是尔丰建筹边议,锡良以闻。朝廷特设督办川滇边务大臣,授尔丰。边地在川、滇、甘、藏、青海间,纵横各四五千里,土司居十之五,馀地归呼图克图者十之一,清代赏藏者十之一,流为野番者十之三。尔丰改巴塘、里塘地设治,以所部防军五营分驻之。回川会商,锡良派道员赵渊出关坐镇。

三十三年,尔丰护理四川总督,奏准部拨开边费银一百万两。三十四年,授尔丰驻藏办事大臣,仍兼边务大臣,募西军三营,率之出关。时德格土司争袭,构乱久,尔丰奏请往办,经泰凝、道坞、章谷、倬倭、麻书、孔撒、白利、糸戎坝、擦玉龙、濯拉、扩洛垛以至更庆。十二月,攻逆酋昂翁降白仁青等于赠科,匪窜杂渠卡。宣统元年四月,攻杂渠卡。五月,战于麻木。六月,追匪十日程至卡纳,一战肃清,改流其地,并改春科、高日两土司地及灵葱土司之郎吉岭村归流。十月,四川兵入藏,藏番扼察木多以西地阻之,劫粮掳官。尔丰率边军渡金沙江,逾雪山,抵察木多,送川兵行,于是三十九族、波密、八宿均请附边辖。三十九族者:曰伙尔,曰图嘛鲁,曰吉宁塔克,曰尼牙木查,曰松嘛巴,曰勒达克,曰多嘛巴,曰达尔羊巴,曰他玛,曰伙儿,曰拉寒, 他玛、伙儿、拉寒三族共一土司。 曰伙耳,曰琼布噶,曰琼布色尔查,曰琼布纳克鲁,曰扎玛尔,曰上阿扎,曰下阿扎,曰上夺尔树,曰下夺尔树,曰上刚噶尔,曰下刚噶尔,曰他玛尔,曰提玛尔,曰枳多,曰哇拉, 枳多、哇拉二族共一土司。 曰麻弄,曰布川目桑,曰书达格鲁克,曰奔盆,曰策令毕鲁,曰色尔查,曰纳布贡巴,曰结拉克汁,曰拉巴,曰三渣,曰朴朴,皆自为部落。设土总百户或土百户、土百长等以治之,归驻藏大臣管辖。尔丰以其族素恭顺,悉加慰遣;因派兵剿类伍齐、硕搬多、洛隆宗、边坝等阻路之番人,又分兵取江卡、贡觉、桑昂、杂瑜,咸收服之。

二年,边军直抵江达,尔丰奏请以江达为边藏分界。五月,边军返察木多。六月,尔丰率兵略乍丫地。八月,巡阿足返,设乍丫委员。闻定乡兵变,派统领凤山追剿。九月,三岩野番投书索战,尔丰率兵赴贡觉。十月,派傅嵩矞攻三岩,一旬而克。十一月,设三岩委员。十二月,设贡觉委员。尔丰旋返巴塘。三年二月,尔丰以巴塘所属之得荣浪藏寺数年不服,派兵攻克之,设得荣委员,并收服冷卡石。三月,尔丰调任四川总督,四川布政使王人文继之为边务大臣。尔丰奏请人文未到任前,以嵩矞代理。四月,同发巴塘,至孔撒、麻书,设甘孜委员,檄灵葱、白利、倬倭、东科、单东、鱼科、明正、鱼通各土司缴印,改土归流。色达及上罗科野番来归。适驻藏大臣联豫电请边军攻波密,因奏派副都统凤山率兵二千往应。六月,尔丰至瞻对,藏官逃,收其地,设瞻对委员。旋经道坞、打箭炉,檄鱼通、卓斯各土司缴印改流。尔丰入川,沿途收咱里、冷边、沈边三土司印,嵩矞复出关改流泰凝,而鱼科土司结下罗科抗命。嵩矞令上罗科扼其险,击平之,毙鱼科土司,于是嵩矞奏请设西康省,而沃日、崇喜、纳夺、革伯咱、巴底、巴旺、灵葱、上纳夺各土司,暨乍丫、察木多两呼图克图,相继缴印。惟毛丫、曲登乞缓,许之。

凉山夷裸㑩者,居宁远、越巂、峨边、雷波、马边间,浅山部落头目属于土司。深入则凉山,数百里皆夷地。生夷黑骨头为贵种,白骨头者曰熟夷,执贱役。夷族分数百支,不相统属。叛则出掠,掳汉民作奴,遇兵散匿。清兴,雍正五年、七年,嘉庆十三年、十六年,迭经川吏剿抚,加以部勒。

同治末,越巂夷叛,成都将军崇实兼摄四川总督,奏调贵州提督周达武率军由陕回剿,前锋罗应旒出清溪,抚大树堡、左右王岭各土司,进驻保安,攻降洽马里、阿波落、跑马坪、燕麦厂,遂克普雄石城,夷地四百里间咸受约束。官军至靖远,刷兹、林加、布约、尼钱、交脚等支亦降,更设靖远新老两营土千百户,出汉奴数万。迨尔丰经营关外,朝廷以其兄尔巽督川,尔巽欲悉平凉山夷以利边务,光绪三十四年八月,派建昌镇总兵凤山、建昌道马汝骥等,率兵暨民团剿宁远吉狄、马加、拉斯等支裸夷。进至里足山梁,旋值国丧,罢兵。

宣统元年正月,令建昌镇总兵田镇邦、甯远府知府陈廷绪再举,征服浅山白母子、吗哒拉施、三合等支,并收抚争咱鸡租、五支、别牛、租租等支,于是加拉及吉狄、马加等支先后降。官军进驻交脚,收抚八切、阿什并阿落、马家、上三支、下三支,野夷悉请内附,不隶土司。先是马边夷阿侯苏噶支戕英教士,拒捕,与马边协副将杨景昌军相持。尔巽调总兵董南斌往剿,与宁远军夹击,阿侯苏噶降。两军于十月二十五日贯通凉山夷巢,会于吽吽坝。于是尔巽议禁黑夷蓄奴。先就交脚设县治,馀地择要屯守;而西南由美姑河至雷波,辟雷宁通道四百馀里,驻兵守护,以通商旅。是役也,得地几及千里,夷众凡十馀万人。二年,振邦、廷绪等师还讨会理土司,披砂、会理村、苦竹、者保、通安舟等悉改流,至是川境土司多非旧观矣。今采传世较永者著于篇。其国初归附未久旋即绝灭者,尚不胜记云。

成绵龙茂道松潘镇辖:

拈佐阿革寨土百户,系西番种类。其先个个柘,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职。

热雾寨土百户,系西番种类。其先甲杠他,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职。

瓘眉喜寨土千户,系裸夷种类。其先官布笑,雍正四年,归附,授职。

毛革阿按寨土千户,系裸夷种类。其先王乍,雍正四年,归附,授职。

包子寺寨土千户,系西番种类。其先噶竹,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职。 以上松潘厅中营属。

阿思峒寨土千户,系西番种类。其先立架,顺治十五年,归附,授职。

羊峒寨土百户,系西番种类。其先甲利,雍正二年,归附,授职,由四川总督给以土百户委牌一张。 以上松潘厅左营属。

下泥巴寨土百户,系西番种类。其先林青,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职,由四川总督给以土百户委牌一张。松潘厅右营属。

寒盻寨土千户,系西番种类。其先占巴笑,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职。

商巴寨土千户,系西番种类。其先刚让笑,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职。

祈命寨土千户,系西番种类。其先龙盻架,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职。

羊峒踏藏寨土目,系西番种类。其先甲六笑,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土目。

阿按寨土目,系西番种类。其先六笑他,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土目。

挖药寨土目,系西番种类。其先旦折笑,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土目。

押顿寨土目,系西番种类。其先拈争笑,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土目。

中岔寨土目,系西番种类。其先捏盻目,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土目。

郎寨土目,系西番种类。其先郎那亚,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土目。

竹自寨土目,系西番种类。其先札布吉,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土目。

臧咱寨土目,系西番种类。其先出亚,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土目。

东拜王亚寨土目,系西番种类。其先点进笑,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土目。

达弄恶坝寨土目,系西番种类。其先达喇笑,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土目。

香咱寨土目,系西番种类。其先辖六,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土目。

咨马寨土目,系西番种类。其先由仲笑,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土目。

八顿寨土目,系西番种类。其先革甲,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土目。

上包坐馀湾寨土千户,系西番种类。其先札卜盻,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职。

下包坐竹当寨土千户,系西番种类。其先本布笑,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职。

川柘寨土千户,系西番种类。其先桑仲,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职。

谷尔坝那浪寨土千户,系西番种类。其先郎借,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职。

双则红凹寨土千户,系西番种类。其先郎那笑,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职。

以上各土司,皆颁有号纸。

上撒路木路恶寨土百户,系西番种类。其先学赖,雍正二年,归附,授职。

中撒路木路恶寨土百户,系西番种类。其先隆笑,雍正二年,归附,授职。

下撒路竹弄寨土百户,系西番种类。其先迫带,雍正二年,归附,授职。

崇路谷谟寨土百户,系西番种类。其先札务革柱,雍正二年,归附,授职。

作路生纳寨土百户,系西番种类。其先郎刀,雍正二年,归附,授职。

上勒凹贡按寨土百户,系西番种类。其先借勒,雍正二年,归附,授职。

下勒凹卜顿寨土百户,系西番种类。其先林革秀,雍正二年,归附,授职。

以上各土司,皆颁有印信号纸。

班佑寨土千户,系西番种类。其先独足笑,雍正元年,归附,授职。

巴细蛇住坝寨土百户,系西番种类。其先连柱笑,雍正元年,归附,授职。

阿细柘弄寨土百户,系西番种类。其先哈惰,雍正元年,归附,授职。

上作尔革寨土百户,系西番种类。其先辖顿,雍正元年,归附,授职。

合坝夺杂寨土百户,系西番种类。其先谷六笑,雍正元年,归附,授职。

辖漫寨土百户,系西番种类。其先额旺,雍正元年,归附,授职。

下作革寨土百户,系西番种类。其先郎纳他,雍正元年,归附,授职。

物藏寨土百户,系西番种类。其先郎加蚌,雍正元年,归附,授职。

热当寨土百户,系西番种类。其先拆戎架,雍正元年,归附,授职。

磨下寨土百户,系西番种类。其先的那,雍正元年,归附,授职。

甲凹寨土百户,系西番种类。其先革柯,雍正元年,归附,授职。

阿革寨土百户,系西番种类。其先甲亚,雍正元年,归附,授职。

鹊个寨土百户,系西番种类。其先罗六,雍正元年,归附,授职。

郎惰寨土百户,系西番种类。其先阿出,雍正元年,归附,授职。

上阿坝甲多寨土千户,系西番种类。其先拆达架,雍正元年,归附,授职。

中阿坝墨仓寨土千户,系西番种类。其先革杜亚,雍正元年,归附,授职。

下阿坝阿强寨土千户,系西番种类。其先顿坝,雍正元年,归附,授职。

上郭罗克车木塘寨土百户,系西番种类。其先噶顿,康熙六十年,归附,授职。

中郭罗克插落寨土千户,系西番种类。其先丹增,康熙六十年,归附,授职。

下郭罗克纳卡寨土百户,系西番种类。其先彭错,康熙六十年,归附,授职。

上阿树银达寨土百户,系西番种类。其先卜架亚,康熙六十年,归附,授职。

中阿树宗个寨土千户,系西番种类。其先卜他,康熙六十年,归附,授职。

下阿树郎达寨土百户,系西番种类。其先郎加札舍,康熙六十年,归附,授职。

小阿树寨土百户,系西番种类。其先达尔吉,康熙六十年,归附,授职。 以上松潘厅漳腊营属。

丢骨寨土千户,系西番种类。其先沙乍谟,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职。

云昌寺寨土千户,系西番种类。其先革都判,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职。

呷竹寺土千户,系裸夷种类。其先七谷,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职。 以上松潘厅平番营属。

以上各土司,皆颁有号纸。

中羊峒隆康寨首,系西番种类。其先林柱,雍正二年,归附,委以寨首。咸丰十一年,欧利娃作乱,陷南坪营,同治四年,周达武率武字、果毅各军讨平之。

下羊峒黑角郎寨首,系西番种类。其先六孝,雍正二年,归附,委以寨首。

以上各土司,皆无印信号纸。 以上松潘厅南坪营属。

大姓寨土百户,其先鬱氏,于唐时颁给左都督职衔印信,管束番众。顺治六年,郁孟贤将唐时印信呈缴。

小姓寨土百户,其先郁从文,于明末归附,授长官司职衔印信,管束番★。顺治年间,将明时印信号纸呈缴。

大定沙坝土千户,其先苏忠,于明万历年间归附,授土千户职衔印信,管束番众。顺治年间,将明时印信号纸呈缴。

以上各土司,皆颁号纸。

大黑水寨土百户,其先郁孟贤,于明末归附,授土百户职衔,管束各番。顺治年间,将明时号纸呈缴。

小黑水寨土百户,其先于唐时归附,授土百户职衔印信,管束各番。顺治年间,郁从学将唐时印信呈缴。

以上各土司,皆给委牌。

松坪寨土百户,其先韩腾,于明末归附,授土百户职衔印信,管束番众。顺治年间,将明末印信号纸呈缴,仍颁给号纸。 以上茂州叠溪营属。

静州长官司,其先董正伯,自唐时归附,授职。顺治年间,贼屠茂州,土司董怀德率土兵捍御,地方宁谧。九年,董应诏归附。

陇木长官司,其先何文贵,于宋时剿罗打鼓生番有功,授职与印。顺治九年,归附。

岳希长官司,其先坤蒲,自唐时有功授职。康熙九年,归附。

沙坝安抚司,其先蟒答儿,自明时剿黑水三溪生番有功授职。顺治九年,归附。

水草坪巡检土司,其先蟒答儿次子住水草坪,授巡检职。顺治九年,归附。

竹木坎副巡检土司,其先坤儿布,自明时授职。顺治九年,归附。

牟托巡检土司,其先灿沙,自唐时授职。顺治九年,归附。

以上各土司,皆颁印信号纸。

实大关副长官司,其先官之保,自明时授职。康熙十年,归附,颁给号纸。 以上茂州茂州营属。

阳地隘口土长官司,始祖王行俭,由宋宁宗朝授龙州判官,世袭。传三世,改守御千户。元至正间,授宣御副使。明洪武七年,开龙州,改长官司。顺治六年,王冫各归附,仍授原职,颁给印信号纸。

土通判,明洪武七年授王思恭为长官司,以王思民袭判官,旋授宣抚佥事。嘉靖间,改土通判。顺治六年,王启睿归附,仍授原职,颁给号纸,无印信。

龙溪堡土知事,宋景定间,授薛严龙州知州,世袭。明隆庆间,改土知事。顺治六年,薛兆选归附,仍授原职,颁给号纸。 以上龙安府龙安营属。

瓦寺宣慰司,先世雍中罗洛思,与兄桑郎纳思坝,前明纳贡土物。正统六年,威茂、孟董、九子、黑虎等寨诸番跳梁,雍中罗洛思、桑郎纳思坝奉调出藏,带兵出力,即留住汶川县涂禹山,给宣慰司印信号纸。顺治九年,土司曲翊伸归附,授安抚司。康熙五十九年,征西藏,土司桑郎温恺随征有功,加宣慰司衔。乾隆二年,加指挥使职衔。乾隆十七年及三十六年,征剿杂谷土司苍旺并金川等处,土司桑郎雍中随征出力,赏戴花翎。嘉庆元年,随征达州教匪,经四川总督勒保奏升宣慰司,换给印信号纸。 以上理番厅维州协左营属。

梭磨宣慰使司,始祖囊素沙甲布,原系杂谷土目,自唐时归附。雍正元年,征剿郭克贼番有功,颁给副长官司印信号纸。乾隆十五年,换给安抚司印。三十六年,进剿大小金川,土司随征,经将军阿桂奏赏宣慰司职衔并花翎,换给印信号纸。

卓克基长官司,其祖良尔吉,系杂谷土舍。乾隆十三年,随征大金川有功。十五年,颁给长官司印信号纸,寻以通匪伏诛。

松冈长官司,其祖系杂谷土目,自唐时安设。康熙二十二年,颁给安抚司印信号纸。乾隆十七年,土司苍旺不法,伏诛。

党坝长官司,其曾祖阿丕,系杂谷土舍。乾隆十三年,土舍泽旺随征大金川有功,颁给长官司印信号纸。嘉庆元年,土司更噶斯丹增姜初随征苗匪,赏花翎。 以上理番厅维州协右营属。

成绵龙茂道提标辖:

沃日安抚司,始祖巴碧太。顺治十五年,归附,颁发沃日贯顶净慈妙智国师印信号纸。乾隆二十年,颁给土司色达拉安抚司印信号纸,随将旧印呈缴。二十九年,随征金川有功,赏二品顶戴花翎。沃日地名更为鄂克什,原系维州协所辖。乾隆五十年,改隶懋功协管辖。宣统三年,改流。

绰斯甲布宣抚司, 绰斯甲布印文曰“卓斯甲布”。卓斯,地名。甲者,家之误。番人称谓如德格则曰“德格家”,孔撒则曰“孔撒家”。布者,番人男子之称。印以“绰斯甲布”为名,误矣。 始祖资立,康熙三十九年,归附。四十一年,颁给安抚司印信号纸。乾隆三十七年,出师金川,赏二品顶戴花翎。四十一年,颁给宣抚司印信号纸,随将旧印呈缴。原系阜和协所辖。乾隆五十一年,改隶懋功协管辖。宣统三年,改流。 以上懋功厅懋功协属。

建昌道建昌镇辖:

河东长官司,其先自元迄明,世袭建昌宣慰司。顺治十六年,安泰宁归附,呈缴明印。雍正六年,改授长官司。管有大石头、长村、继事田三土百户,利扼、上芍果、阿史、纽姑、上沈渣、下芍果、上热水、小凉山、慕西、又利呃、阿史、者加十二土目。

阿都正长官司,其先结固,顺治六年,归附,授职。康熙四十九年,土司慕枝为招抚案内,授阿都宣抚司,颁给印信号纸。雍正六年,改土归流。是年,凉山野夷不法,土司聚姑擒献凶首,复授阿都正长官司。管有歪歪溪、咱古、乔山南、大河西四土目。

副长官司,雍正六年,剿抚凉山夷众,归附有功,授阿都副长官司。管有小凉山马希、大梁山拖觉、阿乃、又阿史、结呃、派乃、者腻、那科、那俄、哈乃过、又阿驴十一土目。

沙骂宣抚司,其先安韦威,康熙四十九年,归附,授职。管有那多、扼乌、咱烈山、撒凹沟、结觉五土目。 以上西昌县中营属。

昌州长官司,其先卢尼古,明洪武九年,调守德昌、昌州,康熙四十九年,归附,承袭。

普济州长官司,其先吉三嘉,明洪武七年,授普济州土知州。康熙四十九年,归附,承袭,改长官司。

威龙州长官司,其先张起朝,明洪武七年,授职。顺治十六年,归附,世袭。 以上西昌县左营属。

河西宣慰司,其先安吉茂,康熙五十一年,归附。五十七年,吉茂殁,无子,岭氏抚伊兄越巂土司岭安泰之子为子,更名安祥茂。雍正六年,改土归流,换给土千总职衔,世袭。管有啰慕、芍果、咱堡、沙沟四土目。 以上西昌县右营属。

以上各土司,皆颁印信号纸。

工部宣抚司,其先岭安盘,康熙四十三年,归附,授职。同治二年,土司岭承恩助官军擒石达开有功,赏二品衔。管有腻乃、阿谷、苏呷、咱户、慕虐、阿苏、滥田坝、普雄、黑保、大疏山十土目。 以上越巂厅越巂营属。

暖带密土千户,其先岭安泰,康熙四十九年,归附,授职。管有上官、六革、瓜裸、纠米、布布、阿多六磨、磨卡为呷、西纠七乡总。

暖带田坝土千户,其先部则,唐熙四十四年,归附,授职。

松林地土千户,其先王德洽,康熙四十九年,归附,授职。管有老鸦漩、白石村、六翁、野猪塘、前后山、料林坪六土百户。 以上越巂厅甯越营属。

以上各土司,皆颁印信号纸。

木里安抚司,其先六藏涂都,雍正七年,归附。

瓜别安抚司,系么夷人。其先玉珠迫,康熙四十九年,归附。

马喇副长官司,系夷人。其先阿世忠,康熙十九年,归附,颁给号纸。

古柏树土千户,系么夷人。其先郎俊位,康熙四十九年,归附。管有阿撒、禄马六槽两土目。

中所土千户,系么夷人。其先喇瑞麟,康熙四十九年,归附。

左所土千户,系么夷人。其先喇世英,康熙四十九年,归附。管有荜苴芦土目。

右所土千户,系么夷人。其先八玺,康熙四十九年,归附。

前所土百户,系么夷人。其先阿成福,康熙四十九年,归附。

后所土百户,系么夷人。其先白马塔,康熙四十九年,归附。 以上盐源县会盐营属。

以上各土司,皆颁印信号纸。

酥州土千户,其先姜喳。康熙四十九年,归附,授职。

架州土百户,其先里五,康熙四十九年,归附,授职。

苗出土百户,其先热即巴,康熙四十九年,归附,授职。

大村土百户,其先也四噶,康熙四十九年,归附,授职。

糯白瓦土百户,其先纽吽,康熙四十九年,归附,授职。

大盐井土百户,其先前布汪喳,康熙四十九年,归附,授职。

热即哇土百户,其先牙卓撇,康熙四十九年,归附,授职。

中村土百户,其先歪即噶,康熙四十九年,归附,授职。

三大枝土百户,其先甲噶,康熙四十九年,归附,授职。

河西土百户,其先那姑,康熙四十九年,归附,授职。 以上冕宁县冕山营属。

窝卜土百户,其先蓝布甲噶,康熙四十九年,归附,授职。

虚郎土百户,其先济布,康熙四十九年,归附,授职。

白路土百户,其先倪姑,康熙四十九年,归附,授职。

阿得轿土百户,其先募庚,康熙四十九年,归附,授职。

瓦都土目,其先安承裔,康熙四十九年,归附,授职。

木术凹土目,其先那咱,康熙四十九年,归附,授职。

瓦尾土目,其先泸沽,康熙四十九年,归附,授职。

瓦都木、术凹、瓦尾三土司,皆于雍正五年,因征三渡水刾俊违误运粮参革,其部落户口仍设土目管束。 以上冕宁县靖远营属。

七儿堡土目,原设土司,康熙四十九年,归附,授职。雍正五年,降土目,管有耳挖沟土目。冕宁县泸宁营属。

以上各土司,皆颁印信号纸。

黎溪舟土千户,其先自必仁,康熙四十九年,归附,授职。

迷易土千户,其先安文,康熙四十九年,归附,授职。

以上各土司,皆颁有印信号纸。

会理村土千户,其先禄沙克,康熙三十二年,归附,授职,颁给号纸。

者保土百户,其先禄阿格,康熙四年,归附,无印信号纸。

普隆土百户,其先汪玉,康熙四十九年,归附,承袭。

红卜苴土百户,其先刁氏,康熙四十九年,归附,承袭。

以上各土司,皆颁有印信号纸。

苦竹坝土百户,其先禄姐,康熙三十七年,归附,承袭,颁给印信号纸。其通安舟土百户另给钤记。 以上会理州会川营属。

披砂土千户,其先禄应麟,康熙四十九年,归附,颁给号纸。会理州永定营属。

禄氏五土司,传二百馀年。宣统初,禄绍武死,无后,妻自氏据其遗产,禄、自两姓群起争袭,作乱。二年,赵尔巽派兵剿捕,先后擒逆首禄祯祥、严如松等,因移师讨炉铁梁子侯夷,悉平之。披砂、会理村、苦竹、者保、通安舟五土司地一律收回,改流设治。

建昌道提标辖:

天全六番招讨司高跻泰,顺治九年,归附。副司杨先柱同。均于雍正六年追缴印信号纸,以其地为天全州。

穆坪董卜韩瑚宣慰使司,其先于明世袭土职。至康熙元年,坚参喃喀归附,仍授原职,请领宣慰司印信。乾隆十年,颁给号纸。天全州黎雅营属。

黎州土百户,汉马岱后。其先马芍德,于明洪武八年世袭安抚司。万历十九年,马祥无子,妻瞿氏掌司事,与祥侄构衅,降千户。顺治九年,马高归附,仍授原职。乾隆十七年,改百户。

大田副土百户,乾隆十七年,因防曲曲鸟,奏请添设副土百户一员,世袭。

松坪土千户,其先马比必,康熙四十三年,归附,授职。 以上清溪县黎雅营属。

以上各土司,皆颁有印信号纸。

沈边长官司,原籍江西吉水县。其先余锡伯,前明从征来川,授土千户。顺治九年,馀期拔归附,改名永忠。宣统三年,改流。

冷边长官司,西番瓦布人。其先阿撒,顺治元年,归附。传至周至德,于康熙六十年授职。宣统三年,改流。以上打箭炉泰甯营属。

明正宣慰使司,其先系木坪分支。明洪武初,始祖阿克旺嘉尔参随征明玉珍有功。永乐五年,授四川长河西宁鱼通宣慰使。康熙五年,丹怎札克巴归附。乾隆三十六年,甲木参德侵随征金川有功,赏赐“佳穆伯屯巴”名号,并二品顶戴、花翎。五十六年,甲木参诺尔布随征廓尔喀,赏花翎。嘉庆十四年,甲木参沙加领班进京恭祝万寿,赏花翎,世袭,住牧打箭炉城。光绪三十四年七月,赵尔丰奏改打箭炉为康定府,设河口县。宣统三年,土司甲木参琼珀缴印,其地悉归流。原管有咱哩木千户,木噶、瓦七、俄洛、白桑、恶热、下八义、少误石、作苏策、八哩笼、上渡噶喇住索、中渡哑出卡、他咳、索窝笼、恶拉、乐壤、扒桑、木轳、格洼卡、呷那工弄、吉增卡桑阿笼、沙卡、上八义、拉里、八乌笼、姆朱、上渣坝恶叠、上渣坝卓泥、中渣坝热错、中渣坝沱、下渣坝业洼石、下渣坝莫藏石、鲁密东谷、鲁密普工碟、鲁密郭宗、鲁密结藏、鲁密祖卜柏哈、鲁密初把、鲁密昌拉、鲁密坚正、鲁密达妈、鲁密格桑、鲁密本滚、长结杵尖、长结松归、鲁密白隅、鲁密梭布、鲁密达则、鲁密卓笼四十八土百户。

革伯咱安抚司,其先魏珠布策凌,康熙三十九年,归附,授职,颁给印信号纸。宣统三年,改流。

巴底宣慰司,其先绰布木凌,康熙四十一年,归附,授巴底安抚司。宣统三年,改流。

巴旺宣慰司,与巴底土司同世系,分驻巴旺,共管地方土民。宣统三年,改流。

安抚司,其先阿倭塔尔,康熙四十年,归附,授职。

霍耳竹窝安抚司,即倬倭。其先索诺木衮卜,雍正六年,归附,授职。宣统三年,改流。原管有瓦述写达、瓦述更平东撒两土百户。

霍耳章谷安抚司,其先罗卜策旺,雍正六年,归附,授职。光绪二十年,瞻对欲夺其地,鹿传霖派兵灭瞻对,同倬倭一并改流。后发还,而章谷无人承领,改为炉霍屯。宣统三年,改流。

纳林冲长官司,其先诺尔布,雍正六年,归附,授职,与章谷土司一家。

瓦述色他长官司,雍正六年,归附,授职。

瓦述更平长官司,雍正六年,归附,授职。

瓦述馀科长官司,其先沙克嘉诺尔布,雍正六年,归附,授职。

霍耳孔撒安抚司,其先麻苏尔特亲,雍正六年,归附,授职。宣统三年,改流。管有科则、图根满碟两土百户。

霍耳甘孜麻书安抚司,其先那木卡索诺木,雍正六年,归附,授职。宣统三年,改流。原管有革赉、朿暑、又朿暑三土百户。

德尔格忒宣慰司,其先丹巴策凌。雍正六年,归附,授德尔格忒安抚司。十一年,改宣慰司。诸土司部落,以德格为最大,东连瞻对,西连察木多,南连巴塘,北连西宁。番人以其地大,有“天德格,地德格”之称。鹿传霖派兵攻瞻对时,访得德格土司罗追彭错妻玉米者登仁甲生子名多吉僧格,又与头人通,生子名降白仁青,以是与夫反目。玉米者登仁甲本藏女,于瞻对藏官有姻谊,藏官助之抗其夫,故各携其子分居焉。光绪二十年,官军计诱罗追彭错,言为之逐其妇及降白仁青,因入德格。洎传霖被劾,罢改流议。土司夫妇旋病故,传霖奏遣其二子回籍,多吉僧格暂管地方。降白仁青已为僧,继而招致多人争职,多吉僧格奔藏。德格头人百姓以降白仁青非土司子,且残暴,迎多吉僧格归。降白仁青避位数年,头人正巴阿登等嗾其再起争职,并诱占多吉僧格之妾。多吉僧格夫妇复奔藏,控于驻藏大臣有泰、张荫棠。既而德格百姓复迎之归,锢降白仁青。降白仁青脱出,聚党作乱,人民多被杀戮,多吉僧格遣人至打箭炉告急。宣统元年四月,赵尔丰率兵讨之,降白仁青败逃入藏。多吉僧格夫妇请改流,尔丰不欲利其危乱,许以复职。多吉僧格泣曰:“德格地广人稀,窥伺者众,终恐不自保,原招汉人开垦,使地辟民聚,乃可图存。”意极坚决。尔丰奏分其地为五区:中区德化州,南区白玉州,北区登科府,极北一区即石渠归,西区则同普县,而边北道驻登科焉。多吉僧格纳其财产于官,徙家巴塘,复以奏给养赡银及其妻姒郎错莫首饰捐助巴塘学费。尔丰奏赏头品顶戴,并予其妻建坊。原管有四上革赉、杂竹吗竹卡、笼坝,六土百户。

霍耳白利长官司,其先隆溥特查什,雍正六年,归附,授职。宣统三年,改流。

霍耳咱安抚司,其先阿克旺错尔耻木,雍正六年,归附,授职。管有两下革赉土百户。

霍耳东科长官司,其先达罕格努,雍正六年,归附,授职。宣统三年,改流。

春科安抚司,其先衮卜旺札尔,雍正六年,归附,授职。副土司与安抚司一家,同时归附授职。宣统元年,改流。

高日长官司,其先自印布,雍正六年,归附,授职。宣统元年,改流。

蒙葛结长官司,其先达木衮布,雍正六年,归附,授职。

林葱安抚司,其先衮卜林亲,雍正六年,归附,授职。宣统三年,改流。

上纳夺安抚司,其先索诺木旺札尔,雍正六年,归附,授职。宣统三年,改流。原管有上纳夺土千户,上纳夺黎窝、上纳夺、纳夺黎窝三土百户。

瞻对有上、中、下三名。上瞻对茹长官司、下瞻对安抚司,均雍正六年归附授职;中瞻对长官司,乾隆十年授职。距打箭炉七日程。东连明正,南接里塘,西北与德格土司毗连。纵横数百里,为鸦龙江之上游。同治初,川、藏会攻瞻对,川军未至,藏兵先克瞻对,派民官一、僧官一,率兵驻守,由达赖喇嘛及商上选任咨请驻藏大臣奏明,每三年替换。藏官恣行暴政,诛求无厌,瞻对民不堪命,屡起抗官,疆吏率加压服,仍令属藏。光绪二十年,鹿传霖讨平瞻对,议改流,卒为恭寿、文海劾罢。三十四年,赵尔丰由川赴关外,德格土司百姓沿途控告瞻对藏官侵夺土地,四出虐民,并历诉中朝两次将瞻对归藏时,藏官追究内附者一一孥戮之惨。藏官不自安,阴欲添兵攻尔丰,尔丰令傅嵩矞率兵赴昌泰扼之。宣统元年春,尔丰建议收瞻对,枢府令驻藏大臣联豫、温宗尧与藏人议赎未成,枢臣恐牵动外交,持不断。于是尔丰与嵩矞议,决以计取之。三年夏,尔丰调任入川,偕嵩矞整兵经瞻对。藏官惮军势之盛,潜遁去,瞻人欢舞出迎。因收回设治。寻尔丰至川奏闻。 以上打箭炉厅阜和协属。

以上各土司,均颁有印信号纸。

里塘宣抚司,其先番目江摆,康熙五十七年,归附,授职。传至索诺木根登,因不能约束帐下头人云甸等,致滋事端,革去土职,以土都司布洛工布拔补。 里塘、巴塘两土司例于头人内拣补,与他土司不同。 嘉庆十二年,希洛工布为竹马策登等所害,以头人阿策拔补,颁给印信号纸。

副土司,其先番目康却江错,与正土司同时归附。雍正七年,授职。嘉庆八年,土司罗藏策登为正土司头人云甸等戕害,以头人阿彩登舟拔补,颁给印信号纸。向设守备一、把总一。光绪三十一年,川军讨巴塘乱,里塘头人不支乌拉,粮饷不能转连,赵尔丰诛头人,正土司逃往稻坝贡噶岭,啸聚土人为乱。尔丰移师攻乡城,分兵先剿稻坝。正土司败逃入藏,稻坝平。先是乡城喇嘛普中札娃强悍知兵,诱杀里塘守备李朝富父子。鹿传霖派游击施文明讨之,为所擒,剥皮实草,悬以为号。三十二年正月,尔丰率兵督攻,大小数十战,匪退喇嘛寺死守。尔丰围之数月,断其水道,普中札娃自缢,诸番皆降,改里塘为顺化县。三十四年秋,复改里化同知,以乡城为定乡县,稻坝为稻城县,贡噶岭设县丞。

瓦述毛丫长官司,其先番目索郎罗布,康熙六十一年,归附。雍正七年,授职。

崇喜长官司,其先番目杜纳台吉,康熙六十一年,归附。雍正七年,授职。

瓦述曲登长官司,其先番目康珠,康熙六十一年,归附。雍正七年,授职。

瓦述啯陇长官司,嘉庆十二年,归附,授职。

以上各土司,皆颁有印信号纸。

瓦述茂丫土百户,其先番目侧冷工,康熙六十一年,归附。雍正七年,授职。瓦述麻里土百户,嘉庆十二年,归附,授职。

以上各土司,皆颁有号纸。 以上里塘粮务属。

巴塘宣抚司,其先罗布阿旺,康熙五十八年,归附,授职,颁给印信号纸。副土司同。由四川设粮员一、都司一、千总一,三年更替。其喇嘛寺设堪布一、铁棒一,为僧官,亦三年另换。堪布掌管教务经典,铁棒管理僧人条规。番人犯罪,土司治之。番人之喇嘛犯罪,铁棒治之。土饷以赋相抵,不足由官补给,年约银千馀两。光绪三十年,驻藏帮办大臣凤全赴任,道经巴塘,见地土膏腴,即招汉人往垦,筑垦场于茨梨陇,委巴塘粮员吴锡珍、都司吴以忠兼理。番人惊沮,土司堪布劝凤全速入藏,不听。三十一年春,七村沟番民聚众劫杀垦夫,吴以忠阵亡,凤全避入正土司寨,与乱民议和。乱民迫凤全回川,许息事,凤全信之。东行数里,至鹦哥嘴,被杀。夏,马维骐、赵尔丰往讨,六月十八日,克巴塘,诛两土司并堪布喇嘛及首恶数人。尔丰搜剿馀匪,因移师定乡城。三十二年秋,尔丰会锡良暨云贵总督丁振铎具奏改流,设巴安县。三十四年,改巴安府,分设盐井县三坝通判,并设康安道,驻巴塘。原管有上临卡石、下临卡石、冈、桑隆、上阿苏、下阿苏、郭布等七土百户。 巴塘粮务属。

岭夷十二地夷人头目,嘉庆十三年,归附,给有头目牌。十六年,改流,更姓住牧。豹岭冈姓高,赶山坪姓泽,阿叶坪姓惠,牛跌蛮姓周,芭蕉沟姓华,龙竹山姓夏,雪都都姓万,小板屋姓年,牛心山姓海,月落山姓宇,盐井溪姓成,桃子沟姓平。

赤夷十三支,嘉庆十三年,归附,选拔土弁,给有委牌住牧。胆巴家土千总一、土把总一,管有鸡疏、卑溪疏、哈疏、白魁四家。哈纳家土千总一、土把总一,管有胃扭、雅札、哈什三三家。蜚瓜家土千总一、土把总二,管有妈、呆得二家。魁西家土千总一、土把总一。

凡各地支所部裸夷称曰“娃子”。 以上瓘边厅瓘边营冷碛汛属。

川东道重庆镇辖:

石砫宣慰使,其先马定虎,汉马援后。南宋时,封安抚使。其后克用,明洪武初加封宣抚使。崇祯时,土司千乘及妇秦良玉,以功加太子太保,封忠贞侯。子祥麟,亦加封宣慰使。顺治十六年,祥麟子万年归附,仍授宣慰使职。乾隆二十一年,以夔州府分驻云安厂同知移驻石砫。二十五年,设石砫直隶厅,改土宣慰使为土通判世职,不理民事。 夔州府夔州协属。

酉阳宣慰使司,其先受明封。传至奇镳,于顺治十五年归附,仍授原职,颁给印信号纸。雍正十二年,土司元龄因事革职,以其地改设酉阳直隶州。原管有邑梅峒、平茶峒、石耶峒、地坝四长官司,均于乾隆元年改流。 重庆府绥甯营属。

永宁道提标辖:

九姓土长官司,其先任福,江南溧阳人。明洪武初,从傅友德入蜀,招抚拗羿蛮,受封。传至孟麒,以功擢安抚使。天启元年,土司任世籓夫妇死难,子祈禄复以功授泸卫守备。传至长春,顺治四年,归附,更给知府札副。吴三桂叛,长春来奔。十六年,复永甯,长春子功臣复率土民归附,颁发札付。康熙二年,江安县贼吴天成等作乱,功臣以擒贼功议叙。子宗顼袭职,随颁土长官司印信号纸,以武职属泸州州判及泸州营管辖。嘉庆元年,移驻泸卫。光绪三十四年,赵尔丰奏改泸卫为古宋县,存土司名。 泸州泸州营属。

千万贯土千总,其先自元时受封。明洪武四年,赐姓杨。康熙四十三年,土司杨喇哇归附,颁给印信号纸。其后杨明义,于雍正六年因云南米贴夷滋事案参革。子明忠立功赎罪,赏土千总职衔,未经请颁印信号纸。管有头目六十五名。

千万贯土千户,其先杨继武,为土千总杨成胞叔。嘉庆七年,夷人滋事,继武同成出力,赏给土千户执照。

千万贯土巡检,其先安济,明时授马湖土知府。其后失职,复授土巡检。雍正六年,土舍安保归附,无印信号纸。管有头目二十四名。

以上雷波厅普安营属。

黄螂土舍,其先为明时酋长。雍正五年,土舍国保归附,无印信号纸。

凡千万贯、黄螂四土司,所管黑、白骨头二种裸夷,椎髻衣毡,耕种打牲为业。

以上雷波厅安阜营属。

平彝长官司,其先王元寿,原籍江南人,于明时受封。顺治九年,土司王长才归附。

蛮彝司长官司,其先文的保,原籍湖广人,于明时受封。顺治九年,土司文凤鸣归附。

泥溪长官司,其先王麒,自明时世袭。顺治九年,土司王嗣传归附。

沐川长官司,其先于明时受封,赐姓悦。顺治九年,土司悦峣瞻归附。

以上各土司,皆颁有印信号纸。以上屏山县屏山汛属。

明州乐土百户,其先盔甲,凉山生夷。其后骆哥,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职。

油石洞土百户,其先普祚,凉山生夷。子咀姑,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职。

旁阿姑土百户,其先脚谟伯,凉山生夷。子骆束,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职。

大羊肠土百户,其先六盔,凉山生夷。子纽车,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职。

腻乃巢土百户,其先必祚,凉山生夷。子脚骨,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职。

以上马边厅马边营烟峰汛属。

挖黑土百户,其先亦赤,凉山生夷。子三儿,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职。

阿招土百户,其先阿直,凉山生夷。子秧哥,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职。

干田坝土百户,其先赊的,凉山生夷。子路引,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职。

麻柳坝土百户,其先鄂车,凉山生夷。子六贵,康熙四十二年,归附,授职。

以上各土司,皆领有号纸。

栗坪土千户,其先卜佐,凉山生夷。其后阿二,嘉庆十三年,归附,赏给职衔,领有委牌。

冷纪土外委,其先普祚,凉山生夷。子未铁,雍正元年,归附,授职。

以上马边厅马边营三河口汛属。

以上各土司外,有理番厅之杂谷脑屯、干堡寨屯、上孟董屯、下董孟屯、九子寨屯,懋功厅之懋功屯、崇化屯、抚边屯、章谷屯、绥靖屯等土弁,各设屯守备,暨所属屯千总、屯把总、屯外委,均世及接顶,与地志、兵志互见。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