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斋读书志》四卷,宋晁公武撰。《后志》二卷,亦公武所撰,赵希弁重编。《附志》一卷则希弁所续辑也。公武,字子止,巨野人。冲之之子。官至敷文阁直学士、临安少尹。岳珂《桯史》记隆兴二年汤思退罢相,洪适草制作平语,侍御史晁公武击之,则亦骨鲠之士。希弁,袁州人,宋宗室子。自题称江西漕贡进士,秘书省校勘。以辈行推之,盖太祖之九世孙也。始南阳井宪孟为四川转运使,家多藏书,悉举以赠公武,乃躬自雠校,疏其大略为此书,以时方守荣州,故名《郡斋读书志》。后书散佚,而志独存。淳祐己酉,鄱阳黎安朝守袁州,因令希弁即其家所藏书目参校,删其重复,摭所未有,益为《附志》一卷,而重刻之,是为“袁本”。时南充游钧守衢州,亦取公武门人姚应绩所编蜀本刊传,是为“衢本”。当时二书并行于世。惟衢本分析至二十卷,增加书目甚多。

卷首公武自序一篇,文亦互有详略。希弁以衢本所增乃公武晚年续裒之书,而非所得井氏之旧,因别摘出为《后志》二卷。又以袁、衢二本异同,别为《考异》一卷,附之编末。盖原志四卷为井氏书,《后志》二卷为晁氏书,并至南渡而止。《附志》一卷则希弁家书,故兼及于庆元以后也。马端临作《经籍考》,全以是书及陈氏《书录解题》为据。然以此本与《经籍考》互校,往往乖迕不合。如《京房易传》,此本仅注三十馀字,而马氏所引,其文多至十倍。又如《宋太祖实录》、《太宗实录》、《建康实录》、《汲蒙周书》之类,此志本仅述其撰人时代及卷数而止,而马氏所引,尚有考据议论凡数十言。其馀文之多寡,词之增损互异者,不可胜数。又希弁《考异》称,袁本《毗陵易传》,衢本作《东坡易传》。袁本《芸阁先生易解》,衢本作《吕氏章句》。今《经籍考》所题,并同衢本,似马端临原据衢本采掇。

然如《晋公谈录》、《六祖坛经》之类,希弁《考异》称袁本所载而衢本所遗者,今《经籍考》实并引晁氏之说。则当时亦兼用袁本。疑此书巳经后人删削,不特衢本不可复见,即袁本亦非尽旧文,故与马氏所引,不能一一符合欤?又前志《子部·叙录》,称九曰《小说类》,十曰《天文历算类》,十一曰《兵家类》,十二曰《类家类》,十三曰《杂艺类》,十四曰《医家类》,十五曰《神仙类》,十六曰《释书类》,而志中所列小说类《鸡跖集》后即为《群仙会真记》、《王氏神仙传》、葛洪《神仙传》三种。是《天文》、《历算》等五类全佚,而《神仙类》亦脱其标目。则其他类之残缺,盖可例推矣。然书虽非旧,而梗概仍存,终为考证者所取资也。

杜邺从张京兆之子学问,王粲为蔡中郎所奇,皆尽得其家书,故邺以多闻称而粲以博物显。下逮国朝,宋宣献公亦得毕文简,杨文庄家书,故所藏之富,与秘阁等,而常山公以赡博闻于时。夫世之书多矣,顾非一人之力所能聚;设令笃好而能聚之,亦老将至而耄且及,岂暇读哉!然则,二三子所以能博闻者,盖自少时已得先达所藏故也。公武家自文元公来,以翰墨为业者七世,故家多书,至于是正之功,世无与让焉。然自中原无事时,已有火厄,及兵戈之后,尺素不存也。公武仕宦连蹇,久益穷空,虽心志未衰,而无书可读,每恨之。南阳公天资好书,自知兴元府至领四川转运使,常以俸之半传录。时巴、蜀独不被兵,人间多有异本,闻之未尝不力求,必得而后已。历二十馀年,所有甚富。既罢,载以舟,即庐山之下居焉。宿与公武厚。一日,贻书曰:“某老且死,有平生所藏书,甚秘惜之。顾子孙稚弱,不自树立。若其心爱名,则为贵者所夺;若其心好利,则为富者所售;恐不能保也。今举以付子,他日其间有好学者,归焉。不然,则子自取之。”公武惕然从其命。书凡五十箧,合吾家旧藏,除其复重,得二万四千五百卷有奇。今三荣僻左少事,日夕躬以朱黄,雠校舛误。终篇,辄撮其大指论之。岂敢效二三子之博闻,所期者不坠家声而已。书则固自若也。傥遇其子孙之贤者,当如约。

绍兴二十一年元日,昭德晁公武序。

目录

  • 卷一 易类 书类
  • 卷二 诗类 礼类 乐类
  • 卷三 春秋类 孝经类
  • 卷四 论语类 经解类 小学类
  • 卷五 正史类 编年类
  • 卷六 实录类 杂史类
  • 卷七 伪史类 史评类 职官类
  • 卷八 仪注类 刑法类 地理类
  • 卷九 传记类 谱牒类 书目类
  • 卷十 儒家类
  • 卷十一 道家类 法家类 墨家类 纵横家类
  • 卷十二 杂家类
  • 卷十三 小说类 天文类 星历类
  • 卷十四 五行类 兵家类 类书类
  • 卷十五 艺术类 医书类
  • 卷十六 神仙类 释书类
  • 卷十七 楚辞类 别集类上
  • 卷十八 别集类中
  • 卷十九 别集类下
  • 卷二十 总集类 文说类

郡斋读书志/卷一

自汉武帝之后,虽世有治乱,无不知崇尚典籍。刘歆始著《七略》,总录群书:一曰《辑略》,二曰《六艺略》,三曰《诸子略》,四曰《诗赋略》,五曰《兵书略》,六曰《术数略》,七曰《方技略》。至荀勖更著《新簿》,分为四部:一曰甲部,纪六艺及小学等书;二曰乙部,有古、今诸子家及兵书、术数;三曰丙部,有史记及故事;四曰丁部,有诗赋、图赞。勖之《簿》盖合《兵书》、《术数》、《方技》于诸子,自春秋类摘出史记,别而为一,《六艺》、《诸子》、《诗赋》,皆仍歆旧。其后历代所编书目,如王俭、阮孝绪之徒,咸从歆例;谢灵运、任昉之徒,咸从勖例。唐之分经史子集,藏于四库,是亦祖述勖而加详焉。欧阳公谓其始于开元,误矣。今公武所录书,史集居其半,若依《七略》,则多寡不均,故亦分为四部焉。

经之类凡十。其一曰《易》,二曰《书》,三曰《诗》,四曰《礼》,五曰《乐》,六曰《春秋》,七曰《孝经》,八曰《论语》,九曰经解,十曰小学,合二百五十五部,计三千二百四十四卷。孔氏之教,别而为六艺数十万言,其义理之富,至于不可胜原,然其要片言可断,曰修身而已矣。修身之道,内之则本于正心诚意,致知格物;外之则推于齐家、治国、平天下;内外兼尽,无施而不宜。学者若以此而观六艺,犹坐璇玑以窥七政之运,无不合者。不然,则悖缪乖离,无足怪也。汉承秦后,六艺皆出于灰烬之馀,学者颛门名家,故《易》有田氏、焦氏、费氏,《诗》有《鲁诗》、《韩诗》、《齐诗》,《春秋》有邹、夹、左丘明、公羊高、穀梁赤,《礼》、《乐》有大戴、小戴之殊,《书》有古文、今文之异:各尊其师说,而伐其异己者,党枯骸,护蠹简,至于忘父子君臣之分,争辨不少屈,其弊甚矣。迨至晋、魏之后,此弊虽衰,而学者徒剽贼六艺之文,饰其辞章,以哗世取宠,而不复有明道之意,无以议为。及唐之中叶,海内乂安,士稍知宗尚经术,而去圣愈远,异端并兴。学《书》者,则以今文易古文,而颇改其辞;学《春秋》者,则合三《传》之同异而杂举其义,不本所承,决以胸臆,以迄于今。释、老、申、韩之说,杂然满于《六经》之中,虽与汉儒之学不同,而其失一也。凡此者岂有他哉!皆不能探修身之道,反刻意于章句,是以迢迢千载之间,悖缪乖离,殊涂而同归,至此其极,悲夫!今所录汉、唐以来之书甚备,观者其慎择焉。《论语》、《孝经》,自班固以来,皆附经类。夫《论语》,群言之首,《孝经》,百行之宗,皆《六经》之要,其附于经固不可易。又《艺文志》有小学类,《四库书目》有经类解,盖有补于经而无所系属,故皆附于经,今亦从之。

易类

王弼《周易》十卷

右上下经,魏尚书郎王弼辅嗣注。《系辞》、《说卦》、《杂卦》、《序卦》,弼之门人韩康伯注。又载弼所作《略例》,通十卷。《易》自商瞿受于孔子,六传至田何而大兴,为施雠、孟喜、梁丘贺。其后焦赣、费直始显,而传受皆不明,由是分为三家。汉末,田、焦之学微绝,而费氏独存。其学无章句,惟以《彖》、《象》、《文言》等十篇解上下经;凡以《彖》、《象》、《文言》等参入卦中者,皆祖费氏。东京荀、刘、马、郑皆传其学。王弼后出,或用郑说,则弼亦本费氏也。欧阳公见此,遂谓孔子古经已亡。按刘向以中古文《易经》校施、孟、梁丘经,或说去“无咎”、“悔亡”。惟费氏经与古文同,然则古经何当亡哉!

《石经周易》十卷,《周易指略例》一卷

右伪蜀广政辛亥孙逢吉书。广政,孟昶年号也。《说卦》“乾,健也”以下有韩康伯注,《略例》有唐四门助教邢璹注。此与国子监本不同者也。以蜀中印本校邢璹注《略例》,不同者,又百馀字。详其意义,似石经误,而无他本订正,姑两存焉。

《周易正义》十四卷

右唐国子祭酒孔颖达与颜师古、司马才章、王恭、马嘉运、赵干叶、王谈、于志宁等同撰,苏德融、赵弘智复审。序称:江南义疏有十馀家,辞尚虚诞,皆所不取。唯王弼之学,独冠古今,以弼为本,采诸说附益之。

《周易甘棠正义》三十卷

右梁任正一撰。以孔颖运为本。“甘棠”云者,正一当为陕州司马,故名其书。

《易乾凿度》二卷

右旧题苍颉修古籀文,郑氏注。按唐《四库书目》有郑玄注《书》、《诗纬》,及有宋均注《易纬》,而无此书。其中多有不可晓者,独九宫之法颇明。昔通儒谓纬书伪起哀、平,光武既以谶立,故笃信之。陋儒阿世,学者甚众。郑玄、何休以之通经,曹褒以之定礼。历代革命之际,莫不引谶为符瑞,故桓谭、张衡之徒皆深疾之。自苻坚之后,其学殆绝。就使其尚存,犹不足保,况此又非真也。

《坤凿度》二卷

右题曰包义氏先文,轩辕氏演,古籀文,苍颉修。按《隋》、《唐志》及《崇文总目》皆无之,至元祐《田氏书目》始载焉,当是国朝人依托为之。

《周易纬稽览图》二卷,《周易纬是类谋》一卷,《周易纬辨终备》一卷,《周易纬乾元叙制记》一卷,《周易纬坤灵图》一卷,《易通卦验》二卷

右汉郑玄注。按《隋志》有郑氏注《易纬》八卷,《唐志》有宋均注《易纬》九卷。李氏本注与《隋志》同,卷数与《唐志》同。家本盖出李氏,独不载《干凿度》二卷,而有《乾元叙制》一卷。按《后汉》注《七纬》,名亦无《乾元叙制》。

卜子夏《易》十卷

右旧题卜子夏传。《汉艺文志》子夏书已亡,今此书约王弼注为之者,止《杂卦》。景迂云:“张弧伪作。”

焦氏《易林》十六卷

右汉天水焦赣延寿传《易》于孟喜,行事见《儒林传》中,此其所著书也。费直题其前曰:“六十四卦变。”又有唐王俞序。其书每卦变六十四,总四千九十六首,皆为韵语,与《左氏传》所载“凤皇于飞,和鸣锵锵”,《汉书》所载“大横庚庚,予为天王”之语绝相类,岂古之卜者,各有此等书耶?

京房《易传》四卷

右《汉艺文志‧易‧京氏》凡三种,八十九篇。《隋经籍志》有《京氏章句》十卷,又有《占候》十种,七十三卷。《唐艺文志》有《京氏章句》十卷,而《占候》存者五种,二十三卷。今其章句亡矣,乃略见于僧一行及李鼎祚之书。今传者曰:京氏《积算易传》三卷,《杂占条例法》一卷,名与古不同。所谓《积算易传》,《唐志》之《错卦》是也;《杂占条例法》者,疑《隋》、《唐志》之《逆刺占灾异》是也。景迂尝曰:是书兆《干》、《坤》之二象以成八卦,卦凡八变而六十有四。于其往来升降之际,以观消息盈虚于天地之元、而酬酢乎万物之表者,炳然在目也。大抵辨三《易》、运五行、正四时、谨二十四气、悉七十二候、而位五星、降二十八宿。其进退以几,而为一卦之主者,谓之“世”;奇耦相与、据一以超二,而为主之相者,谓之“应”;世之所位,而阴阳之肆者,谓之“飞”;阴阳肇乎所配〈干与坤、震与巽、坎与离、艮与兑。〉而终不脱乎本、〈以飞某卦这位,乃伏其某宫之位。〉以隐赜佐神明者,谓之“伏”;起乎世而周乎内外、参乎本数以纪月者,谓之“建”;终终始始、极乎数而不可穷以纪日者,谓之“积”;含于中而以四为用,一卦备四卦者,谓之“互”。“干”建甲子于初,“坤”建甲午于上,八卦之上,乃生一世之初。初一世之五位,乃分而为五世之位。其五世之上,乃为游魂之世;五世之初,乃为归魂之世。而归魂之初,乃生后卦之初。其建刚日则节气,柔日则中气。其数虚则二十有八,盈则三十有六。盖其可言者如此。若夫象遗乎意,意遗乎言,则错综其用,唯变所适。茍非彰往而察来、微显而阐幽者,曷足以与此!《易》学自商瞿至孟喜,授受甚明,房受之喜,而翟牧、白生者不肯京氏曰:“京非孟氏学也。”刘向亦疑京托之孟氏,予不知当时为何说也。今以当时之书验之,盖有《孟氏京房》十一篇,《灾异孟氏京房》六十六篇,同为一家之学,则其原委孰可诬哉!

关子明《易传》一卷

右魏关朗撰。子明,朗字也。元魏太和末,王虬言于孝文,孝文召见之,著成《筮论》数十篇。唐赵蕤云:“恨书亡半,随文诠解,才十一篇而已。”李邯郸始著之目,云:“王通赞《易》,盖宗此也。”

李氏《集解》十卷

右唐李鼎祚集解。经皆避唐讳,又取《序卦》各冠逐卦之首。所集有子夏、孟喜、京房、马融、荀爽、郑康成、刘表、何晏、宋衷、虞翻、陆绩、干宝、王肃、王辅嗣、姚信、王廙、张璠、向秀、王凯同、侯果、蜀才、翟玄、韩康伯、刘𤩽、何妥、崔憬、沈麟士、卢氏、崔觐、孔颖达三十馀家,又引《九家易》、《干凿度义》。所谓蜀才者,人多不知。按颜之推云范长生也。其序云:“自卜、商之后,传注百家,惟王、郑相沿,颇行于代。郑则多参天象,王乃全释人事,《易》之道岂偏滞于天人哉!而天象难寻,人事易习,《折杨》《黄华》,学徒多从之。今集诸家,刊辅嗣之野文,补康成之逸象,以贻同好。”盖宗郑学者也。《隋书‧经籍志》所录易类六十九部,公武今所有五部而已。关朗《易》不载于目,《干凿度》自是纬书,焦赣《易林》又属卜筮,子夏书或云张弧伪为。然则《隋志》所录,舍王弼书,皆未得见也。独鼎祚所集诸家之说,时可见其大旨。唐录称鼎祚书十七卷,今所有十卷,而始末皆全,无所亡失,岂后人并之耶?

《周易口诀义》七卷

右唐史证撰。钞《注》、《疏》以便讲习。田氏乃以为魏郑公撰,误也。

《周易微指》三卷

右唐陆希声撰。希声仕至右拾遗。大顺中,弃官居阳羡,自号君阳遁叟。著《传》十卷,别撰《易图》一,《指说》一,《释变》一,《微旨》一,通十卷。此《微旨》也,皆设问答。《崇文目》止有二篇。

《周易举正》三卷

右唐郭京撰。京尝任苏州司户。序称:京家藏王弼、韩康伯手札《周易》本及石经,校正一百三十五处、二百七十三字。盖以繇彖相证,有阙漏处,可推而知,托云得王、韩手札与石经耳。如:《涣》之繇“利涉大川”下有“利贞”字,而彖辞无之,则增入;《渐》之繇“女归吉”下无“也”字,而彖辞有之,则削去,他皆此类。

《元命包》十卷

右唐卫元嵩撰,苏源明传,李江注。坤为首,因八卦世变为六十四卦之次。又著《运蓍》、《说源》二篇。统言卦体,不列爻位,自云《周易》、《元包》,一也。

《周易开玄关》一卷

右唐苏鹗撰。鹗自序云:“五代祖晋,官至吏部侍郎,学兼天人,尝著《八卦论》,为世所传,遭乱遗坠,而编简尚有存者,鹗乃略演其旨于此。”

《周易流演》五卷

右唐成玄英撰。错综六十四卦,演九宫,以直年月日,推国家之吉凶。玄英,道士也,故《道藏》录之。或云释仁英撰。未知孰是。

《周易启源》十卷

右蔡广成撰。李邯郸云唐人,田伟置于王昭素之下。今从李说。有《德恒》、《德言》、《德肤》、《德翰》四目,皆作问对。凡三十六篇。

《易轨》一卷

右伪蜀蒲干贯撰。专言流演。其序云︰“可以知否泰之源,察延促之数。”盖数学也。按刘道原《十国纪年》,干贯作虔观,今两字皆误。

《易论》三十三卷

右皇朝王昭素撰。昭素居酸枣,太祖时,尝召令讲《易》。其书以《注》、《疏》异同,互相诘难,蔽以己意。昭素隐居求志,行义甚高,史臣以王烈、管宁比之。

《证坠简》一卷

右皇朝天禧中毗陵从事建溪范谔昌撰。其书酷类郭京《举正》,如《震卦象辞》内云脱“不丧匕鬯”四字,程正叔取之;《渐卦》“上六”,疑“陆”字误,胡翼之取之。自谓其学出于湓浦李处约、庐山许坚,意者岂果有师承,故程、胡有所取焉。

陆秉《意学》十卷

右皇朝陆秉撰。秉,字端夫,旧名柬。宝元二年,以此书奏御,敕书嘉奖。秉尝通判蜀州。首篇论《易》之名,颇采《参同契》之说。

胡先生《易传》十卷

右皇朝胡瑗撰。瑗,字翼之,泰州人。通经术乐律,教人有法,在湖州从其学者常数百人,成材而备朝廷器使者不可胜数。此解甚详,盖门人倪天隐所纂,非其自著,故序首称“先生曰”。

邵古《周易解》五卷

右皇朝邵古天叟撰。古,雍之父也。世本范阳。治平初,卒于洛,年七十九。其学先正音文云。

代渊《易论》二十卷

右皇朝代渊撰。《国史艺文志》有其目。

《周易述闻》一卷,《隐诀》一卷,《补解》一卷,《精微》三卷

右皇朝皇甫泌撰。又有《纪师说》、《辨道》,通为八卷。

邵康节《皇极经世》十二卷

右皇朝邵雍撰。雍,字尧夫,谥康节,隐居博学,尤精于《易》。世所谓其能穷作《易》之本原,前知来物。其始学之时,睡不施枕者至三十年。此书以元经会,以会经运,以运经世,起于尧即位之二十二年甲辰,终于周显德六年己未,编年纪兴亡治乱之事,以符其学。后又有《系述叙篇》,其子伯温解。

邵康节《观物篇》六卷

右邵雍之殁,其门人记其平生之言,合二卷。虽以次笔授,不能无小失,然足以发明成书者为多,故以《外篇》名之,或分为六卷。

刘长民《易》十五卷

右皇朝刘牧长民撰。仁宗时,言数者皆宗之。庆历初,吴秘献其书于朝,优诏奖之。田况为序。

《钩隐图》三卷

右刘牧撰。皆《易》之数也。凡五十五图,并《遗事》九。有欧阳永叔序,而其文殊不类。

郑扬庭《用易传》十三卷

右皇朝郑夬扬庭撰。姚嗣宗谓刘牧之学受之吴秘,秘受之夬,夬又作《明数》、《明象》、《明传道》、《明次例》、《明节》五篇。邵雍言夬窃其学于王豫,沈括亦言夬之学似雍云。

徐庸《易意蕴》一卷

右皇朝徐庸撰。庸以《春秋》凡例,《易》亦有之,故著书九篇,号《意蕴凡例总论》。其学祖刘牧、陆秉云。

徂徕先生《周易》五卷

右皇朝石介守道撰。景迂云︰“《易》古文十二篇,先儒谓费直专以《彖》、《象》、《文言》参解《易》爻,以《彖》、《象》、《文言》杂入卦中者,自费直始。孔颖达云︰‘王辅嗣又分爻之《象辞》,各附当爻。’则费氏初变古制时,犹若今《干》卦《彖》、《象》系卦之末欤?古经始变于费氏,卒大乱于王弼,惜哉!今学者曾不之知也。石守道亦曰:‘孔子作《彖》、《象》于六爻之前,《小象》系逐爻之下,惟《干》悉属之于后者,让也。’呜呼,他人尚何责哉!”家本不见此文,岂介后觉其误改之欤?

王逢《易传》十卷

右皇朝王逢撰。逢尝为国子直讲,其学宗王弼。

温公《易说》一卷

右皇朝司马光君实撰。杂解《易》义,无诠次,未成书也。

《周易圣断》七卷

右皇朝鲜于侁子骏撰。本之王弼、刘牧而时辨其非。且云众言淆乱,析诸圣,故名其篇曰《圣断》。

宋咸《易训》三卷

右皇朝宋咸撰。咸自序云︰“予既以补注《易》奏御,而男亿请馀义凡百馀篇端,因以《易训》名之。”盖言不敢以传世,特教其子而已。颇论陆希声、刘牧、鲜于侁得失云。

《周易古经》二卷

右皇朝吕大防微仲编。其序云︰“《彖》、《象》所以为解经,始各为一书。弼专治《彖》、《象》,以为注,乃分于卦爻之下,学者于是始不见完经,而文辞次第贯穿之意,亦阙然不属。因按古文而正之。”凡十二篇,别无解释。

东坡《易传》十一卷

右皇朝苏轼子瞻撰。自言其学出于父洵,且谓卦不可爻别而观之。其论卦,必先求其所齐之端,则六爻之义,未有不贯者,未尝凿而通也。东坡,其自号也。

横渠《易说》十卷

右皇朝张载子厚撰。载居横渠,故以名其书。其解甚略,《系辞》差详。

程氏《易》十卷

右皇朝程颐正叔撰。朱震言颐之学出于敦颐,敦颐得之于穆修,亦本于陈抟,与邵雍之学本同。然考正叔之解,不及象数,颇与胡翼相类。景迂有武平、周茂叔同师润州鹤林寺僧寿涯,其后武平传其学于家,茂叔则授二程,与震之说不同。

吕氏《易章句》十卷

右皇朝吕大临与叔撰。其解甚略,有《统论》数篇。

《干生归一图》二卷

右皇朝石汝砺撰。先辨卦、彖、爻、象之别,后列数图,颇杂以释、老之说。

王介甫《易义》二十卷,龚原注《易》二十卷,耿南仲注《易》二十卷

右皇朝王安石介甫撰。介甫《三经义》皆颁学官,独《易解》自谓少作未善,不专以取士。故绍圣后复有龚原、耿南仲注《易》,三书偕行于场屋。

张弼《易》十卷

右皇朝张弼,兴化军人,章惇荐于朝,赐号葆光处士。绍圣二年,黄裳等再荐之,诏以为福州司户、本州教授。其《易》学颇宗郑氏。

《周易义海》一百卷

右皇朝房审权撰。集郑玄至王安石凡百家,摘取其专明人事者为一编,或诸家说有异同,辄加评议,附之篇末。

晁以道《古易》十二卷

右从父詹事公撰。以诸家《易》及许慎《说文》等九十五书,是正其文字,且依汉田何本,分《易经》上、下,并《十翼》,通为十二篇,以矫费氏、王弼之失。谓刘向尝以中古文《易经》校施、孟、梁丘经,至蜀李譔又尝著古文《易》,遂名之曰《古易》。公讳某,字以道。昔班固自序其父祖事皆著名,袁种字其叔父曰丝,人皆不以为非。今录先世及诸父所著,若不识姓字,则后莫知其谁,非史之比,故不敢效孟坚,况非面斥,辄援袁种旧例云。馀皆仿此。

晁以道《太极传》六卷,《因说》一卷,《太极外传》一卷

右从父詹事公撰。其学本之邵尧夫,自云初学京房,后遇杨贤宝,得其传。初著《商瞿传》,亡之。建炎中,再作此书,时年七十一。

朱子发《易集传》十一卷,《易图》三卷,《业说》一卷

右皇朝朱震子发撰。自谓其学以程颐为宗,和会邵雍、张载之论,合郑玄、王弼之学为一云。其书多采先儒之说以成,故曰《集传》,然颇舛误。

王湜《易学》一卷

右皇朝王湜,同州人,早潜心于邵康节之学。其序曰:康节有云“理有未见,不可强求使通”。故愚于《观物篇》之所得,既推其所不疑,又存其所可疑,亦以先生之言自慎,不敢轻其去取故也。

《河图解》二卷

右皇朝康平撰。凡五十二篇。

《先天易钤》、《太极宝局》二卷

右皇朝牛师德撰。自云传邵雍之学于司马温公,而其说近于术数,未知其信然否。

《兼山易解》二卷

右郭忠孝撰。忠孝字立之,河南人。颇明象数,自谓得李挺之《卦变论》于陈子惠,因亟读,有得焉。靖康中,持宪关右,死于难,故其书散落太半。

书类[编辑]

《尚书》十三卷

右本古文孔安国《传》五十九篇。安国取序一篇,分诸篇之首,更定五十八篇。晋之乱,欧阳、夏侯《尚书》并亡。晋梅赜始得此《传》,阙舜典一篇,乃以王肃注足成上之。齐建武中,吴姚方兴得之于大桁,比王注多二十八字。唐孝明不喜古文,以今文易之,又颇改其辞,如旧“无颇”,今改“无陂”之类是也。按安国既定古文,会有巫蛊事,不复以闻,藏于私家而已。是以郑康成注《礼记》,韦昭注《国语》,杜预注《左氏》,赵岐注《孟子》,遇引今《尚书》所有之文,皆曰“逸《书》”,盖未尝见古文故也。然尝以《礼记》校《说命》,《孟子》校《秦誓》,大义虽不远,而文不尽同。意者安国以隶古定时失之耳。

《石经尚书》十三卷

右伪蜀周德贞书。经文有“祥”字皆阙其尽,而亦阙“民”字之类,盖孟氏未叛唐时所刊也。以监本校之,《禹贡》“云土梦作乂”,倒“土”“梦”字,《盘庚》“若网在纲”,皆作“纲”字。按沈括笔谈云“云土梦作乂”,太宗时得古本,因改正,以“纲”为“网”,未知孰是。

《尚书正义》二十卷

右唐孔颖达等撰。因梁费甝《疏》广之。《唐儒学传》称:“颖达与颜师古、司马才章、王恭、王琰撰《五经义训》百馀篇,号《义赞》,诏改为《正义》云。虽包贯异家为详博,然其中不能无谬冗,马嘉运驳正其失。永徽中,于志宁、张行成、高季辅就加增损,始布天下。”《艺文志》云︰颖达与李子云、王德韶等撰,朱长才、苏德融、隋德素、王士雄、赵弘智审覆,长孙无忌、李𪟝等二十四人刊定。《唐史》志、传记事多参差,此为尤甚,所记撰著人姓氏,颖达外往往不同。

《古文尚书》十三卷

右汉孔安国以隶古定五十九篇之书。盖以隶写籀,故谓之隶古。其书自汉迄唐,行于学官。明皇不喜古文,改从今文,由是古文遂绝。陆德明独存其一二于《释文》而已。皇朝吕大防得本于宋次道,王仲至家以校陆氏《释文》,虽小有异同,而大体相类。观其作字奇古,非字书傅会穿凿者所能到,学者考之,可以知制字之本也。

《尚书大传》三卷

右秦伏生胜撰,郑康成注。胜至汉孝文时,年且百岁,欧阳生、张生从学焉。音声犹有讹误,先后犹有差舛,重以篆隶之殊,不能无失。胜终之后,数子各论所闻,以己意弥缝其阙,而别作章句,又特撰大义,因经属指,名之曰《传》。后刘向校书,得而上之。

《尚书解》十四卷

右皇朝顾临、蒋之奇、姚辟、孔武仲、刘敞、王会之、周范、苏子才、朱正夫、吴孜所撰。后人集之为一编,然非完书也。

胡翼之《洪范解》一卷

右皇朝胡瑗翼之撰。皆其门人所录,无诠次首尾。

张晦之《洪范解》一卷

右皇朝张景之撰。景当景祐三年为房州参军,著论七篇。

王氏《洪范传》一卷

右皇朝王安石介甫撰。安石以刘向、董仲舒、伏生明灾异为蔽而别著此《传》。以“庶征”所谓“若”者,不当训“顺”,当训“如”;人君之五事,如天之雨、旸、寒、燠、风而已。大意言天人不相干,虽有变异,不足畏也。

杨元素《书九意》一卷

右皇朝杨绘元素撰。其序云︰“《诗》、《书》、《春秋》同出于史,而仲尼或删或修,莫不有笔法焉。《诗》、《春秋》,先儒皆言之,《书》独无其法邪?故作《断尧》、《虞书》、《夏书》、《禅让》、《稽古》、《商书》、《周书》、《费誓》、《秦誓意》一九篇。”

苏明允《洪范论图》一卷

右皇朝苏洵明允撰。三《论》皆援《经》击传,斥末以归本;二《图》,一以指歆、向之谬,一以形其意。或云非洵作。

孙莘老《尚书解》十三卷

右皇朝孙觉莘老撰。觉仕元祐。至谓康王以丧服见诸侯为非礼,苏氏之说,盖本于此。

《新经尚书义》十三卷

右皇朝王雱撰。雱,安石之子也。熙宁六年,命吕惠卿兼修撰国子监经义,王雱兼同修撰,王安石提举而雱董是经,颁于学官。用以取士,或少违异,辄不中程,由是独行于世者六十年,而天下学者喜攻其短。自开党禁,世人鲜称焉。

《书义辨疑》一卷

右皇朝杨时中立撰。其书专攻王雱之失。时仕至礼部侍郎。

东坡《书传》十三卷

右皇朝苏子瞻撰。熙宁以后,专用王氏之说,进退多士,此书骇异其说为多。又以《胤征》为羿篡位时事,《康王之诰》为失礼,引《左氏》为证,与诸儒之说不同。

颜吴范司马《无逸说命解》三卷

右皇朝吴安诗、范祖禹、司马康元祐中侍讲筵、颜复说书崇政殿日所进讲说也。

伊川《书说》一卷

右皇朝程颐正叔之门人记其师所谈四十馀篇。

《洪范会传》一卷

右皇朝孙谔撰。谔,元祐中博士,其说多本先儒,颇攻王氏之失。

《书传》十三卷

右皇朝吕大临与叔撰。

郡斋读书志/卷二

诗类

《毛诗故训传》二十卷

右古诗三千馀篇,孔子删取其三百一十篇为经,后亡其六。汉兴,分为三:申公作《训诂》,号《鲁诗》;辕固生作传,号《齐诗》;韩婴作传,号《韩诗》,皆列学宫。最后毛公诗出,自谓子夏所传。公,赵人,为河间献王博士,五传至东京,马、贾、二郑,皆授其学。魏、晋间,《鲁》、《齐诗》遂废而《韩诗》仅存,《毛公诗》独行至今,世谓其解经最密。其《序》,萧统以为卜子夏所作,韩愈尝以三事疑其非,至介甫独谓诗人所自制。按《东汉‧儒林传》曰:卫宏“作《毛诗序》,善得《风》、《雅》之旨”。《隋‧经籍志》曰:“先儒相承谓《毛诗序》子夏所创,毛公及卫宏所润益。”愈之言盖本于此。《韩诗》序《芣莒》曰“伤夫也”,《汉广》曰“悦人也”。《序》若诗人所自制,《毛诗》犹《韩诗》也,不应不同若是,况文意繁杂,其不出二人之手甚明,不知介甫何以言之,殆臆论欤?汉郑康成笺。

《石经毛诗》二十卷

右伪蜀张绍文书。与《礼记》同时刻石。

《毛诗正义》四十卷

右唐孔颖达等撰。据刘炫、刘焯疏为本,删其所烦而增其所简云。自晋室东迁,学有南北之异。南学简约,得其英华;北学深博,穷其枝叶。至颖达始著《义疏》,混南北之异,虽未必尽得圣人之意,而刑名度数亦已详矣。自兹以后,大而郊、社、宗庙,细而冠、婚、丧、祭,其仪法莫不本此。元丰以来,废而不行,甚无谓也。

《韩诗外传》十卷

右汉韩婴撰。婴,燕人。其书《汉志》本十篇:《内传》四,《外传》六。隋止存《外传》,析十篇,其及经盖寡,而遗说往往见于他书,如“透迤”、“郁夷”之类,其义与《毛诗》不同。此书称《外传》,虽非其解经之深旨,然文辞清婉,有先秦风。

《诗谱》一卷

右汉郑玄康成撰。欧阳永叔补其阙,遂成全书。

《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二卷

右吴陆玑撰。或题曰陆机,非也。玑仕至乌程令。

欧阳《诗本义》十五卷

右皇朝欧阳修永叔撰。欧公解《诗》,毛、郑之说已善者,因之不改,至于质诸先圣则悖理,考于人情则不可行,然后易之,故所得比诸儒最多。但平日不信符命,尝著书以《周易》、《河图》、《洛书》为妖妄,今又以《生民》、《玄鸟》之诗为怪说。苏子瞻曰:“帝王之兴,其受命之符,卓然见于《诗》、《书》者多矣。《河图》、《洛书》、《玄鸟》、《生民》之诗,岂可谓之诬也哉!恨学者推之太详,流入谶纬,而后之君子亦矫枉过正,举从而废之,以为王莽、公孙述之流缘此作乱。使汉不失听,莽、述何自起?而归罪三代受命之符,亦过矣。”

《新经毛诗义》二十卷

右皇朝熙宁中置经义局,撰《三经义》,皆本王安石说。《毛诗》先命王雱训其辞,复命安石训其义。书成,以赐太学,布之天下以取士云。

苏氏《诗解》二十卷

右皇朝苏辙子由撰。其说以《毛诗序》为卫宏作,非孔氏之旧,止存其首一言,馀皆删去。按司马迁曰:“周道缺而《关雎》作。”扬雄曰:“周、康之时,《颂》声作乎下,《关雎》作乎上。”与今《毛诗序》之意绝不同。则知《序》非孔氏之旧明矣。虽然,若去《序》不观,则《诗》之辞有溟涬而不可知者,不得不存其首之一言也。

《伊川诗说》二卷

右皇朝程颐正叔门人记其师所谈之经也。

《毛诗辨疑》一卷

右皇朝杨时中立撰。

陈氏《诗解》二十卷

右皇朝陈少南撰。

礼类

《周礼》十二卷

右郑玄注。汉武帝时,河间献王开献书之路,得《周官》,有五篇,失《冬官》一篇,乃募以千金,不得,取《考工记》以补其阙。至孝成时,刘歆校理秘书,始得序列,著于《录略》,为众儒排弃。歆独以为周公致太平之迹。永平时,杜子春初能通其读,郑众、郑兴亦尝传受。玄皆引之,以参释异同云。大夫者,兴也,司徒者,众也。

《石经周礼》十二卷

右伪蜀孙朋吉书。以监本是正其注,或羡或脱或不同至千数。

《仪礼》十七卷

右郑氏注。两汉诸儒得古文《礼》,凡五十六篇。高堂生传《士礼》十七篇,为《礼仪》。《丧服传》一卷,子夏所为。其说曰:《周礼》为本,圣人体之;《仪礼》为末,圣人履之。为本则重者在前,故宗伯序五礼以吉、凶、宾、军、嘉为次,为末则轻者在前,故《礼仪》先冠、昏,后丧、祭。唐韩愈谓文王、周公法制粗在于是,恨不及其时,进退揖逊于其间云。

《礼记》二十卷

右汉戴圣纂,郑康成注。圣,即所谓小戴者也。此书乃孔子殁后七十子之徒所共录。《中庸》孔伋作,《缁衣》公孙尼子作,《王制》汉文帝时博士作,河间献王集而上之。刘向校定一百五十篇。大戴既删,八十五篇;小戴又删,四十六篇。马融传其学,又附《月令》、《明堂位》、《乐记》,合四十九篇。

《石经礼记》二十卷

右伪蜀张绍文所书。不载年月,经文不阙唐讳,当是孟知祥僭位之后也。首之以《月令》,题曰“御删定”,盖明皇也;“林甫等注”,盖李林甫也。其馀篇第仍旧。议者谓:《经礼》三百,《曲礼》三千,毋不敬,一言足以蔽之,故先儒以为首,孝明肆情变乱,甚无谓也,其罪大矣。

《大戴礼记》十三卷

右汉戴德纂。亦河间王所献百三十一篇,刘向校定,又得《明堂阴阳记》三十三篇。德删其烦重,为八十五篇。今书止四十篇,其篇目自三十九篇始,无四十三、四十四、四十五、六十一四篇,有两七十四,盖因旧阙录之。每卷称“今卷第几”,题曰“九江太守戴德撰”。按九江太守圣也,德为信都王太傅,盖后人误题。

《三礼义宗》三十卷

右梁崔灵恩撰。灵恩,武城人。少笃学,尤精《礼》、《传》,归梁为博士,甚拙朴,及解析经理,尽极精致。正始之后,不尚经术,咸事虚谈,公卿士大夫盖取文具而已,而灵恩经明行修,制《义宗》、《诗》、《易》、《春秋》百馀卷,终桂州刺史。此书在唐一百五十篇,今存者一百二十七篇,凡两戴、王、郑异同,皆援引古谊,商略其可否,为礼学之最。

《周礼疏》十二卷

右唐贾公彦撰。公彦,洺州人,永徽中仕至太学博士。史称著此书四十卷,今并为十二卷。世称其发挥郑学最为详明。

《仪礼疏》五十卷

右唐贾公彦撰。齐黄庆、隋李孟惁各有《疏义》。公彦删二《疏》为此书。国朝尝诏邢昺是正之。

《礼记疏》七十卷

右唐孔颖达等贞观中奉诏撰。其序称:大小二戴共氏而分门,王、郑两家同经而异注。爰从晋、宋,逮于周、隋,传《礼》业者,江左尤盛,其为义疏者甚多,唯皇甫侃、熊安生见于世,然皇氏为胜,今据以为本,其有不备,以熊氏补焉。

《礼记外传》四卷

右唐成伯玙撰。《义例》两卷,五十篇;《名数》两卷,六十九篇。虽以《礼记》为目,通以《三礼》言之。刘明素序,张幼伦注。

《唐月令》一卷

右唐明皇帝删定,李林甫等注。序谓吕氏定以孟春,日在营室,不知气逐闰移,节随斗建,于是重有删定,俾林甫同陈希烈等八人为之解。国朝景祐初,改从旧文,由是别行。

《三礼图》二十卷

右聂崇义周世宗时被旨纂辑,以郑康成、阮谌等六家图刊定。皇朝建隆二年奏之,赐紫绶犀带,奖其志学。窦俨为之序,有云:周世宗暨今皇帝,恢尧、舜之典则,总夏、商之礼文。命崇义著此书,不以世代迁改,有所抑扬,近古云。

《开宝通礼》二百卷

右皇朝刘温叟等撰。开宝中,诏温叟同李昉、卢多逊、扈蒙、杨昭俭、贾黄中、和岘、陈谔,损益《开元礼》为之,附益以国朝新制。

《太常因革礼》一百卷

右皇朝姚辟、苏洵撰。嘉祐中,欧阳修言礼院文书放轶,请礼官编修。六年,用张洞奏,以命辟、洵。至治平二年乃成,诏赐以名。李清臣云:“开宝已后,三辑礼书,推其要归,嘉祐尤悉。然繁简失中,讹阙不补,岂有拘而不得骋乎!”何揎酿之甚也。

△《明道中庸解》一卷

右皇朝程颢撰。陈瓘得之江涛,江涛得之曾天隐,天隐得之傅才孺,云李丙所藏。明道者,颢之私谥。

△《芸阁礼记解》四卷

右皇朝吕大临与叔撰。与叔师事程正叔,《礼》学甚精博,《中庸》、《大学》,尤所致意也。

△《编礼》三卷

右皇朝吕大临与叔编。以《士丧礼》为本,取《三礼》附之,自始死至祥练,各以类分。其施于后学甚悉。尚恨所编者五礼中特凶礼而已。

△《新经周礼义》二十二卷

右皇朝王安石介甫撰。熙宁中,设经义局,介甫自为《周官义》十馀万言,不解《考工记》。按秦火之后,《周礼》比他经最后出,论者不一。独刘歆称为周公致太平之迹;郑氏则曰周公复辟后,以此授成王,使居洛邑,治天下;林孝存谓之黩乱不验之书;何休亦云六国阴谋之说。昔北宫问孟子周室班爵禄之制,孟子以为诸侯恶其害己,灭去其籍。则自孟子时已无《周礼》矣,况经秦火乎?孝存、休非之,良有以也。不知刘、郑何所据而言?然又自违异不同。王莽尝取而行之,敛财聚货,渎祀烦民,冗碎诡异,离去人情远甚,施于文则可观,措于事则难行,凡莽之驯致大乱者,皆以此。厥后唯苏绰、王通善之,诸儒未尝有者。至于介甫,以其书理财者居半,受之,如行青苗之类,皆稽焉,所以自释其义者,盖以其所创新法尽傅著之,务塞┆议者之口。后其党蔡卞、蔡京绍述介甫,期尽行之,园土方田皆是也。周,姬姓,故其女曰王姬,舍其同姓,其臣如宋、齐之女,亦不曰姬而各氏其姓,曰子氏,曰姜氏。赵,嬴姓,京乃令帝女称帝姬。噫,至於姓亦从焉,何其甚也!久之,祸难兼起,与莽无异,殆《书》所谓与乱同事者欤?

△《郊庙礼文》三十一卷

右皇朝杨完撰。元丰初,以郊庙礼文讹舛,诏陈襄、李清臣、王存、黄履、何洵直、孙谔、杨完、就太常寺检讨历代沿革,以诏考其得失,又命陆佃、张ロ详定,后以前后尝进《礼文》,独令完编类,五年,成书奏御。其书虽援据广博,而杂出众手,前后屡见,繁猥为甚云。

△《周礼义辨疑》一卷

右皇朝杨时中立撰。

△《晁以道中庸篇》一卷

右从父詹事公撰。近世学者以“中庸”为二事,虽程正叔亦然,故说是书皆穿凿而二之。于是本诸胡先生、司马温公、程明道、张横渠、王肃、郑玄作是传焉。

△《游氏中庸解》一卷

右皇朝游酢定夫撰。酢亦程正叔门人。

△《杨中立中庸解》一卷

右皇朝杨时中立撰。时载程正叔之言曰:“不偏之谓中,不易之谓庸。”盖亦犹王氏之说也。

△《周公谥法》一卷

右其序曰:“维周公旦、太公望相嗣王发,建功于牧野,及终将葬,乃制谥。”计一百九十馀条云。谥,《隋志》附于论语类中,今迁于此。

△《春秋谥法》一卷

右与《周公谥法》相类而小有异同。

△《沈贺谥法》四卷

右梁沈约撰,凡七百九十四条。贺琛又加妇人谥二百三十八条。

△《嘉谥法》三卷

右皇朝苏洵明允撰。洵嘉中被诏编定周公、《春秋》、《广谥》、沈约、贺琛、扈蒙六家谥法,于是讲求六家,外采《今文尚书》、《汲蒙师春》、蔡邕《独断》,凡古人论谥之书,收其所长,加以新意,得一百六十八谥,三百一十一条,芟去者百九十有八。又为论四篇以叙其去取之意。

△《集谥总录》一卷

右皇朝孙纬撰。《春明退朝录》尝集类国朝谥几二百人。纬任宗正寺丞日,因宋氏之旧,纂元丰已后,遂得三百馀人。自宗室、宰相以下,分为九等。其序略云:有爵位已高当得谥而未闻者,若范质、吕馀庆、韩崇训、王博文、姜遵、王沔是也。

△《太常礼书》一百五十卷

右皇朝陈祥道用之撰。祥道元初以左宣义郎任太常博士,解《礼》之名物,且绘其象,甚精博。朝廷闻之,给札缮写奏御。今世传止五十卷,予爱之而恨其缺少,得是本于叙州通判卢彭年家,其象目以五彩饰之,于是始见其全书云。

乐类

△《乐府杂录》一卷

右唐段安节撰。记唐开国以来雅、郑之乐并其事始。古之为国者,先治身,故以礼、乐之用为本;后世为国者,先治人,故以礼、乐之用为末。先王欲明明德于天下,深推其本,必先修身,而修身之要在乎正心诚意,故礼以制其外,乐以养其内,使内之不贞之心无自而萌,外之不义之事无由而蹈,一身既修,而天下治矣,是以礼、乐之用,不可须臾离也。后世则不然,设法造令,务以整治天下,自其暴戾恣睢之心,谓躬行率人为迂阔不可用。若海内平定,好名之主然后取礼之威仪、乐之节奏,以文饣希其治而已。则其所谓礼、乐者,实何益于治乱成败之数?故曰后世为国者,先治人,以礼、乐之用为末。虽然,礼文在外,为易见,历代犹不能废;至于乐之用在内,微密要眇,非常情所能知,故自汉以来,指乐为虚器,杂以郑、卫、夷狄之音,虽或用于一时,旋即放失,无复存者,况其书哉!今裒集数种,姑以补书目之阙尔。

△《声律要诀》十卷

右唐上党郡司马田畴撰。畴序谓:“一切乐器,依律吕之声,皆须本月真响。若但执累黍之文,则律吕阴阳不复谐矣。故据经史参校短长为此书”云。

△《羯鼓录》一卷

右唐南卓撰。羯鼓本夷乐,列于九部,明皇始好之,故开元、天宝中盛行。卓所述多当时之曲。

△《琵琶故事》一卷

右未详何人所纂。

△《教坊记》一卷

右唐崔令钦撰。开元中,教坊特盛,令钦记之。率鄙俗事,非有益于正乐也。

△《皇乐记》三卷

右皇朝胡瑗等撰。皇二年,下诏曰:国初循用王朴乐,太祖患其声高,令和岘减下一律,然犹未全。命瑗同阮逸等二十馀人再定。四年,乐成奏之,上御紫宸殿观焉。此其说也。

△《补亡乐书》三卷

右皇朝房庶撰。古律既亡,后世议乐者,纵黍为之则尺长,律管容黍为有馀,王朴是也;横黍为之则尺短,律管容黍为不足,胡瑗是也。故庶欲先以一千二百黍,纳之于律管中,黍尽乃得九十分,为黄锺之长。其说大要以律生尺耳。范蜀公本之以制雅乐。

△《范蜀公乐书》一卷

右皇朝范镇景仁撰。景仁论乐宗房庶,潜心四十馀年,出私财铸乐器。元中奏御。

△《五音会元图》一卷

右未知何人所撰。谓乐各有谱,但取筚篥谱为图,以七音十二律,使俗易晓。

△《乐府诗集》一百卷

右皇朝郭茂倩编次。取古今乐府,分十二门:郊庙歌辞十二,燕射歌辞三,鼓吹曲辞五,横吹曲辞五,相和歌辞十八,清商曲辞八,舞曲歌辞五,琴曲歌辞四,杂曲歌辞十八,近代歌辞四,杂谣歌辞七,新乐府词十一,通为百卷,包括传记、辞曲,略无遗轶。

△《古乐府》十卷,并《乐府古题要解》二卷

右唐吴兢纂。杂采汉、魏以来古乐府辞,凡十卷。又于传记洎诸家文集中采乐府所起本义,以释解古题云。

△《玉台新咏》十卷

右陈徐陵纂。唐李康成云:“昔陵在梁世,父子俱事东朝,特见优遇。时承华好文,雅尚宫体,故采西汉以来词人所著乐府艳诗,以备讽览。

△《玉台后集》十卷

右唐李康成采梁萧子范迄唐张赴二百九人所著乐府歌诗六百七十首,以续陵编。序谓“名登前集者,今并不录,惟庾信、徐陵仕周、陈,既为异代,理不可遗”云。

△《大晟乐府推图》一卷

右皇朝政和中,建大晟乐府,起黄锺于上躬之中指,弃塞古今诸儒异同之辨,此其谱也。

△《琴筌》十卷

右皇朝茍以道撰。记造琴法、弹琴诀并谱。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