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类

△《周卢注博物志》十卷,《卢氏注》六卷

右晋张华撰。载历代四方奇物异事。两本前六卷略同,无周氏注者稍多而无后四卷。周名日用。《西京赋》曰:“小说九百,起自虞初。”周人也,其小说之来尚矣,然不过志萝卜、纪谲怪、记谈谐之类而已。其后史臣务采异闻,往往取之。故近时为小说者,始多及人之善恶,甚者肆喜怒之私,变是非之实,以误后世。至于誉桓温而毁陶侃,褒卢札而贬陆贽者有之。今以志怪者为上,褒贬者为下云。

△《世说新语》十卷,《重编世说》十卷

右宋刘义庆撰。梁刘孝标注。记东汉以后事,分三十八门。《唐艺文志》云:“刘义庆《世说》八卷,刘孝标《续》十卷。”而《崇文总目》止载十卷,当时孝标续义庆元本八卷,通成十卷耳。家本有二:一极详,一殊略。未知孰为正,未知谁氏所定,然其目则同。刘知几颇言非其实录,予亦云。

△《殷芸小说》十卷

右宋殷芸撰。述秦、汉以来杂事。予家本题曰“刘饣束”,李淑以为非。

△《述异记》二卷

右梁任撰。家藏书三万卷。天监中,采辑前代之事,算新《述异》,皆时所未闻,将以资后来属文之用,亦博物之意。《唐志》以为祖同所作,误也。

△《卓异记》一卷

右唐李翺撰,或题云陈翺。开成中,在襄阳,记唐室功业殊异者,二十七类。

△《异闻集》十卷

右唐陈翰编。以传记所载唐朝奇怪事,类为一书。

△《博异志》一卷

右题曰谷神子纂。序称其书颇箴规时事,故隐姓名。或曰还古而竟不知其姓。志怪之书也。

△《集异记》二卷

右唐薛用弱撰。集隋唐间谲诡之事。一题《古异记》。首载徐佐卿化鹤事。

△《陆氏集异记》二卷

右唐陆勋纂。语怪之书也,凡三十二事,言犬怪者居三之一。

△《稽神异苑》十卷

右题云南齐焦度撰。杂编传记鬼神变化及草木禽兽妖怪谲诡事。按焦度,南安氐也,质讷朴戆,以勇力事高帝,决不能著书。又卒于建元四年,而所纪有梁天监中事,必非也。《唐志》有焦路《穷神秘苑》十卷,岂即此书而相传之讹?

△《宣室志》十卷

右唐张读圣朋撰。纂辑仙鬼灵异事。名曰《宣室志》者,取汉文召见贾生论鬼神之义。苗台符为之序。

△《玄怪录》十卷

右唐牛僧孺撰。僧孺为宰相,有闻于世,而著此等书,《周秦行纪》之谤,盖有以致之也。

△《续玄怪录》十卷

右唐李复言撰。续牛僧孺书也。分《仙术》、《感应》三门。

△《周秦行纪》一卷

右唐牛僧孺自叙所遇异事。贾黄中以为韦瓘所撰,瓘,李德裕门人,以此诬僧孺。

△《洽闻记》三卷

右唐郑常撰。记古今神异诡谲事,凡百五十六条。或题曰郑遂。

△《甘泽谣》一卷

右唐袁郊撰。载谲异事九章。咸通中,久雨卧疾所著,故曰《甘泽谣》。

△《河东记》三卷

右唐薛渔思撰。亦记谲怪事。序云续牛僧孺之书。

△《酉阳杂俎》二十卷,《续酉阳杂俎》十卷

右唐段成式撰。自序云:“缝掖之徒,及怪及戏,无侵于儒。《诗书》为太羹,史为折俎,子为醯醢,大小二酉山多藏奇书,故名曰《酉阳杂俎》。分三十门,为二十卷。”其后续十卷。

△《传奇》三卷

右唐裴撰。《唐志》称高骈客。故其书所记皆神仙怪谲事。骈之惑吕用之,未必非辈导谀所致。

△《稽神录》六卷

右南唐徐铉撰。记怪神之事。序称“自乙未岁至乙卯,凡二十年,仅得百五十事。”杨大年云:“江东布衣蒯亮好大言夸诞,铉喜之,馆于门下。《稽神录》中事,多亮所言。”

△《乘异记》三卷

右皇朝张君房撰。其序谓“乘者,载记之名;异者,非常之事。”盖志鬼神变怪之书,凡十一门,七十五事。

△《括异记》十卷

右皇朝张师正撰。师正擢甲科,得太常博士。后游宦四十年,不得志,于是推变怪之理,参见闻之异,得二百五十篇。魏泰为之序。

△《祖异志》十卷

右皇朝聂田撰。田,天禧中举进士,不中第,至元祐初,因记近时诡闻异见一百馀事。天禧元祐七十馀年,田且百岁矣。

△《洛中纪异》十卷

右皇朝秦再思撰记五代及国初谶应杂事。

△《洞微志》十卷

右皇朝钱希白述,记唐以来谲诡事。

△《太平广记》五百卷

右皇朝太平兴国初,诏李等取古今小说编纂成书,同《太平御览》上之。

△《鹿革事类》三十卷,《鹿革文类》三十卷

右节《太平广记》事实成一编,曰《事类》;诗文成一编,曰《文类》。蔡蕃晋如所撰。晋如博学,通音律,能属文,与十父相友善。

△《唐语林》十卷

右未详撰人。效《世说》体分门,记唐世名言,新增嗜好等十七门,馀仍旧。

△《史话》三卷

右不题撰人。自后汉及江左朝野杂事皆记之。

△《因话录》六卷

右唐赵撰。,字泽章,大中时为衢州刺史。记唐史逸事。

△《剧谈录》三卷

右康康骈字驾言撰。乾符中登进士第。书咸载唐世故事。

△《树萱录》一卷

右序称纂尚书荥阳公所谈。

△《资暇》三卷

右唐李匡乂济翁撰。序称世俗之谈,类多讹误,虽有见闻,嘿不敢证,故著此书。上篇正误,中篇谭元,下篇本物,以资休暇云。

△《芝田录》一卷

右叙谓尝憩缑氏,故取潘岳《西征赋》名其书。记隋唐杂事。未详何人。总六百条。

△《封氏见闻记》五卷

右唐封演撰。分门记儒道、经籍、人物、地理、杂事,且辨俗说讹谬,盖著其所见闻如此。

△《松窗录》一卷

右唐韦撰。记唐朝故事。

△《朝野佥载补遗》三卷

右唐张文成撰。分三十五门,载唐朝杂事。自号浮休子,盖取《庄子》“其生也浮,其死也休”之义。

△《幽鼓吹》一卷

右唐张固撰。纪唐史遗事二十五篇。懿僖间人。

△《朝廷卓绝事》一卷

右唐陈巨撰。记唐朝忠贤卓绝事五十。

△《戎幕谈》一卷

右唐韦绚撰。大和中,为李德裕从事,记德裕所谈。

△《杜阳杂编》三卷

右唐苏鹗撰。字德祥。光启吕进士,家武功杜阳川。杂录广德以至咸通时事。

△《云友议》三卷

右唐范掳撰。记唐开元以后事。掳,五人,故以名其书。

△《谭宾录》十卷

右唐胡璩子温撰。皆唐朝史之所遗。文武间人。

△《金华子》三卷

右唐刘崇远撰。金华子,崇远自号。盖慕黄初平为人也。录唐大中后事,一本题曰《刘氏杂编》。

△《干巽子》三卷

右唐温庭筠撰。序谓语怪以习宾,无异巽味之适口,故以“干巽”命篇。

△《摭言》十五卷

右唐王定保撰。分六十三门。记唐朝进士应举登科杂事。

△《北里志》一卷

右唐孙撰。记大中进士游狭邪杂事。孙光宪言之意在讥卢相携也。盖携之女与其甥通,携知之,遂以妻之,杀家人以灭口云。

△《刘公嘉话录》一卷

右唐韦绚撰。刘公谓禹锡。绚,字文明,执谊子也。咸通中,为义武节度。

幼从学于禹锡,录其话言。

△《尚书故实》一卷

右唐李绰编。《崇文总目》谓尚书即张延赏也。绰记延赏所谈,故又题曰《尚书谈录》。按其书称嘉贞为四世祖,疑非延赏也。

△《家学要录》一卷

右唐柳呈撰采其曾祖彦昭、祖芳、父冕家集所记累朝典章因革、时政得失,著此录。小说之尤者也。

△《常侍言旨》一卷

右唐柳呈记其世父芳所著,凡六章,上清、刘幽求二传附。

△《北梦琐言》二十卷

右荆南孙光宪撰。光宪,蜀人,从杨比、元澄游,多闻唐世贤哲言行,因纂辑之,且附以五代十国事。取《传》“畋于江南之梦”,自以为高氏从事,在荆江之北,故命编云。

△《皮氏见闻录》五卷

右唐皮光业撰。唐末为馀杭从事,记当时诡异见闻,自唐乾符四年,迄晋天福二年。自号鹿门子。

△《鉴诫录》十卷

右后蜀何光远撰。字辉夫,东海人,广政中纂辑唐以来君臣事迹可为世鉴者。

前有刘曦度序。李献臣云:“不知何时人。”考之不详也。

△《贾氏谈录》一卷

右伪唐张洎奉使来朝,录典客贾黄中所谈三十馀事,归献其主。

△《杨文公谈苑》八卷

右皇朝宋庠编。初,杨公亿里人黄鉴裒撰平生异事为一编,庠取而删类之,分为二十一门。

△《景文笔录》三卷

右皇朝宋祁撰。皆故事异闻、嘉言奥语,可为谈助。不知何人所编,每章冠以“公曰”。景文,乃祁谥也。

△《归田录》六卷

△《该闻录》十卷

右皇朝李畋撰。畋,蜀人,张咏客也,与范镇友善。熙宁中致仕,归,与门人宾客燕谈,衮衮忘倦。门人请编录,遂以“该闻”为目。又有杂诗十二篇,系于后。

△《江粼几杂讠志》三卷

右皇朝江休复撰。休复,欧阳永叔之执友。其所记精博,绝人远甚。粼几,其字也。

△《开谈录》二卷

右皇朝苏耆撰。舜卿之父也。记五代以来杂事,下帙多载冯道行义。

△《东齐记》十卷

右皇朝范镇景仁元丰中撰。序言:“既谢事,日于东齐燕坐,追忆在朝时交游言语,与夫俚俗传记,因纂集成一编。”崇、观间,以其及国朝故事,禁之。

△《春明退朝录》三卷

右皇朝宋敏求次道撰。多记国朝典故。其序云:熙宁三年,予奉朝请于春明里,因纂所闻也。

△《南迁录》二卷

右皇朝张舜民芸叟撰。舜民元丰中从军攻灵州,师还,谪授柳州监酒,即日之官,记涂中所历并其诗文。

△《孔氏杂说记》一卷

右皇朝孔武仲撰。论载籍中前言往行及国家故实、贤哲文章,亦时记其所见闻者。

△《笔谈》二十六卷

右皇朝沈括存中撰。括好功名,城永乐不克,贬死。而实高材博学,多枝能,音律星历尢邃。自序云:“退处林下,深居绝过从,所与谈者,唯笔砚而已。”故以命其书。凡十七目。

△《龙川略志》六卷,《龙川别志》四卷

右皇朝苏辙撰。元符二年夏,居循州,杜门闭目,追惟平昔,使其子远书之于纸,凡四十事。其秋,复记四十七事。龙川,循州地名。

△《古今前定录》二卷

右皇朝尹国均辑经史子集、古今之人兴衰穷达,贵贱贫富,死生寿夭,与夫一动静,一语默,一饮一啄,定于前而形于梦,兆于卜、见于相貌,应于谶记者,凡一门,以为不知命而躁竞者之戒。至若裴度以阴德而致贵,孙亮以阴谴而减龄之类,又别为二门,使君子不以天废人云。

△《牧竖谈》三卷

右皇朝景溪纂十九事。景溪,蜀人也。

△《郡阁雅言》一卷

右皇朝潘若同撰。太宗时守郡,与僚佐话及南唐野逸贤哲异事佳言,辄疏之于书,凡五十六条,以资雅言。或题曰《郡阁雅谈》。

△《秘阁雅谈》五卷

右皇朝吴淑撰。记礻阁同僚燕谈。淑仕南唐,后隋李煜降。

△《幕府燕录》十卷

右皇朝毕仲询撰。仲询,元丰初为岚州推官,纂当代奇怪可喜之事,为二十门。

△《渑水燕谈》十卷

右皇朝王闭绍圣间撰。渑水,其退居之地也。闭从仕四方,与贤士大夫燕谈,有可取者辄记之,久而得三百六十馀事。

△《傅公嘉话》一卷

右皇朝傅尧俞之子孙记尧俞之言行,凡四十馀章。献简,尧俞谥也。

△《曾公南游记》一卷

右曾公,未详何人,当是公亮之孙也。共十二章,记国朝杂事。

△《搢绅脞说》二十卷

右皇朝张唐英君房撰。君房博学,通释老,善著书,如《名臣传》、《蜀梼杌》、《云笈七{}》,行于世者,毋虑数百卷。此书亦详实。

△《稗官志》一卷

右皇朝吕大辨撰。杂记其所闻前言往行。

△《倦游杂录》八卷

右皇朝元丰初张师正撰。序言“倦游”云者,仕不得志,聊书平生见闻,将以信于世也。自以非史官,虽书善恶而不敢褒贬。

△《东轩笔录》十五卷,《续录》一卷

右皇朝魏泰撰。泰,襄阳人,曾布之妇弟,为人无行而有口,颇为乡里患苦。元祐中,纪其少时公卿间所闻,成此编。其所是非多不可。心喜章惇,数称其长,则大概已可见。又多妄诞,姑举其一。如谓王沂公登甲科,刘子仪为翰林学士,尝戏之。按沂公登科,虽在子仪后四年,其入翰林,沂公反在子仪前七年。沂公咸平五年登科,子仪天禧二年始除学士,盖相去二十年,其谬至此。

△《师友谈记》一卷

右皇朝李荐方叔撰。多记苏子瞻、范纯夫及四学士所谈论,故曰“师友”。

△《青箱杂记》十卷

右皇朝吴处厚撰。处厚,发蔡确《车盖这诗》事者。所记多失实。成都置交子务起于寇瑊,处厚乃以为张咏,他多类此。

△《缃素杂记》十卷

右皇朝黄朝英撰。所记二百事。朝英,建州人,绍圣后举子也。为王安石之学者,以“赠之以芍药”为男淫女,“贻我握椒”为女淫男,前辈尝以是为嗤,朝英独爱重之,他可知矣。

△《湘山野录》四卷

右皇朝熙宁中僧语文莹撰,记国朝故事。

△《冷齐夜话》六卷

右皇朝僧惠洪撰。多记苏、黄事,皆依也。江淹拟陶渊明诗,其辞浮浅,洪既误以为真渊明语,且云东坡尝称其至到《鬼谷子》书,世所共见,而云有“崖蜜,樱桃也”之言,东坡《橄榄诗》“已输崖蜜十分甜”盖用之。如此类甚多,不可枚举。

△《茅亭客话》十卷

右皇朝黄休复撰。茅亭,其所居也。暇日,宾客话言及虚无变化、谣俗卜筮,虽异端而合道,旨属惩劝者,皆录之。

△《玉壶清话》十卷

右皇朝僧文莹元丰中撰。自序云:“文莹收国初至熙宁中文集数千卷。其间神道、墓志、行状、实录、奏议之类,辑其事成一家言。”玉壶者,其隐居之潭也。

△《衣冠嘉话》一卷

右未详何人撰。记国初至熙宁中杂事。

△《Т斋览》十四卷

右皇朝陈正敏崇观间撰。正敏自号Т翁,录其平昔所见闻,分十门,为小说一篇,以备异日披阅。

△《褒善录》一卷

右皇朝王蕃撰。嘉祐中,巴县簿黄靖国死而复苏,道其冥中所见,廖生尝传之,蕃删取其要,为此书。

△《吉凶影响录》十卷

右皇朝岑象求编。象求,熙宁末居江陵,披阅载籍,见善恶报应事,辄删润而记之。间有闻见者,难乎备载,亦采摘著于篇。

△《劝善录》六卷,

右皇朝周明寂元丰中纂道释、神奇、祸福之效前人为传记者,成一编,以诫世。

△《劝善录拾遗》十五卷

右不题撰人。疑亦明寂所纂,仅百事。

△《鸡跖集》十卷

右未详撰人。所集书传中琐碎佳事,分门编次之。《淮南子》曰:“善学者,如齐王之食鸡,必食其跖。”名书之意殆以此。

△《二百家事类》六十卷

右分门编古今稗官小说成一书,虽曰该博,但失于太略耳。不题撰人姓氏。

△《绀珠集》十三卷

右皇朝朱胜非编百家小说成此书。旧说张燕公有绀珠,见之则能记事不忘,故以为名。

△《类说》五十六卷

右皇朝曾慥编。其序云:“居银峰,因集百家之说,纂集成书,可以资治体,助名教,供笑谈,广闻见”。

△《渔樵话》二卷

右设渔樵问答及史传杂事。不知何人所为。

△《丽情集》二十卷

右皇朝张君房唐英编古今情感事。

△《云齐广录》十卷

右皇朝政和中李献民撰。分九门,记一时奇丽杂事,鄙陋无所稽考之言为多。

△《青琐高议》十八卷

右不题撰人。载皇朝杂事及名士所撰记传。然其所书,辞意颇鄙浅。

△《说神集》二卷

右不题撰人。记滑稽之说。唐有邯郸淳《笑林》,此其类也。

△《漫叟见闻》一卷

右不知何人,建炎中所撰也。

△《刘饣束小说》十卷

右唐刘饣束撰。纂周汉至晋江左杂事。

△《补妒记》一卷

右古有《妒记》,久已亡之,不知何人辑传记中妇人严妒事以补亡。自商周至于唐初。

△《后山诗话》二卷

右皇朝陈师道无己撰。论诗七十馀条。

△《续诗话》一卷

右皇朝司马光君实撰。序云:“《诗话》尚有遗者,欧公文章声名虽不可及,然记事一也,故敢续之。”

△《欧公诗话》一卷

右皇朝欧阳修永叔撰。修退居汝阴,戏作此,以资谈笑。

△《东坡诗话》二卷

右皇朝苏轼号东坡居士,杂书有及诗者,好事者因集之,成二卷。

△《中山诗话》三卷

右皇朝刘贡父撰。多及欧、梅、苏、石。以博学名世,如言萧何未尝掾工曹,亦有误谬。

△《诗眼》一卷

右皇朝范温元实撰。温,范祖禹之子,学诗于黄庭坚。

△《归叟诗话》六卷

右皇朝王直方立之撰。直方自号归叟。元祐中,苏子瞻及其门下士以盛名居北门东观,直方世居浚仪,有别墅在城南,殊好事,以故诸公亟会其家,由是得闻绪言馀论,因辑成此书。然其间多以己意有所抑扬,颇失是非之实。宣和末,京师书肆刻印鬻之,群从中以其多记从父詹事公话言,得之以呈,公取览之,不怿曰:“皆非我语也。”

天文类

△《司天考占星通玄宝镜》一卷

右题曰巫咸氏。皇朝太平兴国中,诏天下知星者诣京师,未几,至者百许人,坐私习天文,或诛,或配隶海岛,由是星历之学殆绝。故予所藏书中亦无几,姑裒数种以备数云。

△《甘石星经》一卷

右汉甘公、石申撰。以日月、五星、三垣、二十八宿恒星图象次舍,有占诀以候休咎。

△《景祐乾象新书》三卷

右《崇文目》有三十卷。置之天文类。

△《步天歌》一卷

右未祥撰人。二十八舍歌也。《三垣颂》、《五星凌犯赋》附于后。或云唐王希明撰,自号丹元子。

△《列宿图》一卷,《天象分野图》一卷

右未祥撰人。

星历类

△《合元万分历》一卷

右唐曹氏撰,未知其名。历元起唐高宗显庆五年庚申,盖民间所行小历也。

本《天竺历》为法,李献臣云。

△《历法》一卷

右未详撰人,历草也。

△《刻漏图》一卷

右皇朝燕肃撰。肃有巧思,上《莲花漏法》。尝知潼川,有石刻存焉。洛阳宋君者增损肃之法,为此图。

△《百中经》三卷

右自绍兴二十一年以上百二十年历日节文也。

△《集圣历》四卷

右皇朝杨可集。可为司天冬官正,辑古今阴阳书,橐为四时,以涓择日辰云。

郡斋读书志/卷十四

五行类

△《广古今五行志》三十卷

右窦惟鋈撰。《唐志》有其目,未详何人纂。五行变异,叙其征应,盖为《洪范》之学者。自古术数之学多矣,言五行则本《洪范》,言卜筮则本《周易》,近时两者之学殆绝,而最盛于世者,葬书、相术、五星、禄命、六壬、遁甲、星禽而已。然六壬之类,足以推一时之吉凶;星禽、五星、禄命、相术之类,足以推一身之吉凶;葬书之类,足以推一家之吉凶;遁甲之类,足以推一国之吉凶。其所知若有远近之异,而或中或否,不可尽信,则一也。且其说皆本于五行,故同次之为一类。

△《八五经》三卷

右序云黄帝书。“八五”,谓八卦,五行。虽后人依者,而其辞亦驯雅。相墓书也。吕才《葬篇》以六说诘其不验,且云:“世之人为葬巫所欺,忘擗踊茶毒,以期侥幸。由是相茔陇,希官爵,择时日,规财利。”诚哉是言也。

△《青囊补注》三卷

右晋郭璞撰。世传葬书之学,皆云无出郭璞之右者。今盛行多璞书也。按璞传载葬母事,世传盖不诬矣。未几,即为王敦所杀。若谓祸福皆系于葬,则璞不应择凶地以取祸;若谓祸福有定数,或它有以致之,则葬地不必择矣。呜呼,璞自用其术尚如此,况后遵其遗书者乎!

△《拨沙经》一卷

右唐吕才撰地理书,画山水之形成图。盖依者。

△《青囊本旨》一卷

右不记撰人。演郭璞《相墓青囊经》也。

△《洞林别诀》一卷

右江南范越凤集郭璞所记诸家地里得失为此书,二十四篇。并司空玨《寻龙入式歌附》。

△《会元经》二十四卷

右孙季邕撰,未详何代人。集诸家相地书,芟其鄙陋无验者,成是书。

△《金琐正要》一卷,《玄谈经》一卷,《锦囊遗录》一卷,《五行统例》一卷

右四书皆地理书也。

△《五音地理新书》三十卷

右唐僧一行撰。以人姓五音,验八山、三十八将吉凶之方。其学今世不行。

△《秤星经》三卷

右不著撰人。以日、月、五星、罗、计都、紫К、月孛十一曜,演十二宫宿度,以推人贵贱、寿夭、休咎。不知其术之所起,或云天竺梵学也。按《洪范》曰:“岁月日时无易,百用成,乂用明,俊民用章,家用平康。”“月之从星,则以风雨。”冷州鸠曰:“武王伐殷,岁在鹑火,月在天驷,日在析木之津,辰在斗柄,星在天鼋。”以此言之,五星之术,其来尚矣。盖可以占国,则可以占事;可以占事,则可以占人也。然术家用日、月、五星以占吉凶,又加以交初、交中之神,紫К、月孛之宿,初、中者,交食之会,亦可以意求;惟气、孛无稽,而术家独以为效。且曰土木之馀气。五星之行,土木最迟,而为吉凶者久,故有馀气云。

△《周易十二论》一卷

右未详撰人。论日月五星直年以占吉凶。

△《珞录子三命》一卷

右李献臣云:“珞录”者,取“珞珞如玉,录如石”之义,推人生休咎,否泰之法。箕子曰:“五行,水、火、金、木、土。”禹曰:“辛壬癸甲。”则甲子、五行之名,盖起于尧、舜、三代之时矣。郑氏释“天命之谓性”,曰:“谓木神则仁,金神则义之类。”又释“我辰安在”,曰:“谓六物之吉凶。”此以五行、甲子推知休咎否泰于其传者也。吕才称起于司马季主及王充,其言浅哉。然才所诋建禄、级禄,三刑、劫杀、建学、空亡、六害、驿马之类,皆今世三命之术也,亦在才之前矣。由是观之,视他术渊源独远。且小运之法,本于《说文》已字之训;空亡之说,本于《史记》孤虚之术,多有所自来,故精于其术者,巧发奇中最多。

△《珞录子疏》五卷

右皇朝李仝、东方明撰。

△《李虚中命书》三卷

右唐李虚中撰。虚中,字常容。《姓纂》云:“冲之八代孙。学最深于五行书,寿夭、贵贱、利不利,辄先处其年时,百不失一。韩愈言同为虚中十一世祖,误也。”

△《河图天地二运赋》一卷

右不著撰人。论天地二运,盖三命书也。《崇文目》以为卜筮类。

△《五命秘诀》一卷

右皇朝林开撰。三命之术,年、月、日支干也。加以时、胎,故曰“五命”。

△《常阳经》一卷

右《崇文目题》曰《黄帝式用》,盖六壬占卜术也。

△《六壬要诀》一卷

右未详何人撰。《隋志》载六壬之书两种。《金銮密记》及《五代史记》颇言其验,今世龟筮道息,而此术独行。

△《六壬课钤》一卷

右未详何人所纂。以六十甲子,加十二时,成七百二十课,三传入神,以占吉凶。

△《玉关歌》一卷

右不题撰人。六壬课诀也。

△《三十二家相书》三卷

右或集许负以下三十二家书,成此编。

△《月波洞中记》一卷

右序称:唐任逍遥得之于太白山月波洞石壁上,凡九篇,相形术也。《崇文目》置之五行类。

△《神中纪》一卷

右皇朝李唐撰。辨人形色相,知其寿夭吉凶。

△《群书古鉴》一卷

右未祥撰者姓氏。熙宁间,集书史相术验者。

△《灵龟经》一卷

右史苏撰。论龟兆之吉凶。《崇文目》三卷。

△《遁甲万一诀》一卷

右题云唐李靖所纂黄帝书。按遁甲之书见于《隋志》,凡一十三家,则其学之来,亦不在近世矣。以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推国家之吉凶。

通其学者,以为有验,未之尝试也。

△《遁甲经》一卷

右唐胡干撰。《李氏书目》云:亦云九天玄女术,推九星、八门、三奇、六仪之法。

△《鲜鹗经》十卷

右未详撰人。凡十门,六十二章。以星禽推知人之吉凶,言其性情、嗜好为尤验。说者谓本神仙之诀也,故此书载于《道藏》。李邯郸云:“罗浮山逍遥子撰。”

△《八神筮法》二卷

右以八卦世分六十四,每卦首必云“子夏曰”,论易筮之吉凶。

△《灵棋经》二卷

右汉东方朔撰。又云张良、刘安,未知孰是。晋颜幼明、宋何承天注。有唐李远叙。归来子以为黄石公书,岂谓以授良者邪?按《南史》载“客从南来,遗我良财,宝货珠玑,金碗玉杯”之繇,则古之遗书也明矣。凡一百二十卦,皆有繇辞。

△《占灯法》一卷

右皇朝李淳风撰。《崇文目》亦有之。

△《观灯法》一卷

右唐李淳风撰。

△《紫堂诀》三卷

右紫堂先生撰,未详何代人。著紫垣十二星至隐曜,总三百六十位,分二十八舍,附之以五星,配十二辰,以推人命之吉凶。

兵家类

△《六韬》六卷

右周吕望撰。按《汉艺文志》无此书,《梁》、《隋》、《唐》始着录,分《文》、《武》、《龙》、《虎》、《豹》、《犬》六目,兵家权谋之书也。元丰中,以《六韬》、《孙子》、《吴子》、《司马法》、《黄石公三略》、《尉缭子》、《李卫公对问》颁行武学,今习之,号“七书”云。按兵法,汉成帝尝命任宏分权谋、形势、阴阳、技巧为四种。今又有卜筮、政刑之说,盖在四种之外矣。

△《魏武注孙子》一卷

右吴孙武撰,魏武帝注。按《汉艺文志》:《孙子兵法》八十二篇,今魏武所注,止十三篇。杜牧以为“武书数十万言,魏武削其繁剩,笔其精粹,成此书”云。其序略曰:“吾读兵书战策多矣,武所著深矣。”

△《李筌注孙子》三卷

右唐李筌注。以魏武所解多误,约历代史,依《遁甲》,注成三卷。

△《杜牧注孙子》三卷

右唐杜牧牧之注。牧以武书大略用仁义,使机权,曹公所注解,十不释一,盖惜其所得,自为新书尔,因备注之。世谓牧慨然最喜论兵,欲试而不得者。其学能道春秋、战国时事,甚博而详,知兵者有取焉。

△《陈注孙子》三卷

右唐陈撰。以曹公注隐微,杜牧注阔疏,重为之注云。

△《纪变注孙子》三卷

右唐纪变集唐孟氏、贾林、杜佑三家所解。

△《梅圣俞注孙子》三卷

右皇朝梅尧臣圣俞注。欧公为之序。

△《王注孙子》三卷

右皇朝王撰。以古本校正阙误,又为之注。仁庙时,天下承平久人不习兵。元昊既叛,边将数败,朝廷颇访知兵者,士大夫人人言兵矣。故本朝注解孙武书者,大抵皆当时人也。

△《何氏注孙子》三卷

右未祥其名,近代人也。

△《吴子》三卷

右魏吴起撰。言兵家机权法制之说。唐陆希声类次为之说,《料敌》、《治兵》、《论将》、《变化》、《励士》,凡六篇。

△《司马法》三卷

右齐司马穰苴撰。威王使大夫追论古者《司马兵法》,而附穰苴于其中,因号《司马穰苴兵法》。司马迁谓其书:“闳廓深远,虽三代征伐,未能竟其义。如其文,近亦少褒矣。穰苴为区区小国行师,何暇及《司马兵法》之揖让乎?”

△《黄石公三略》三卷

右题曰:《黄石公上中下三略》。其书论用兵机权之妙,严明之决,明妙审决,军可以死易生,国可以存易亡。《经籍志》云“下邳神人撰”。世传此即圯上老人以一编书授汉张良者。

△《尉缭子》五卷

右尉缭子,未详何人。书论兵主刑法。按《汉艺文志》有二十九篇,今逸五篇。首篇称“梁惠王问”,意者魏人与?其卒章有曰:“古之善用兵者,能杀卒之半,其次杀其十三,其下杀其十一。能杀其半者,威加海内;杀十三者,力加诸侯;杀十一者,令行士卒。”呜呼!观此则为术可知矣。

△《张横渠注尉缭子》一卷

右皇朝张载撰。其辞甚简。载早年喜谈兵,后谒范文正,文正爱其才,劝其学儒。载感悟,始改业。此殆少作也。

△《武侯十六策》一卷

右蜀诸葛亮孔明撰。序称:“谨进便宜十六事,一治国,二君臣,三视听,四纳言,五察疑,六治民,七举措,八考黜,九治军,十赏罚,十一喜怒,十二治乱,十三教令,十四斩断,十五思虑,十六阴察。”陈寿录孔明书,不载此策,疑依者。

△《庾哀保聚图》一卷

右晋庾哀撰。《晋书教友传》载哀字叔褒。齐王ぁ之倡义也,张泓等掠阳翟,哀率众保禹山,泓不能犯。此书序云:“大驾迁长安,时元康三年己酉,撰《保聚垒议》二十篇。”按ぁ之起兵,惠帝永宁元年也。帝迁长安,永兴元年也。皆在元康后,且三年岁次实癸丑,今云“己酉”,皆误。

△《李卫公对问》三卷

右唐李靖对太宗问兵事。史臣谓李靖《兵法》,世无完书,略见于《通典》,今《对问》出于阮逸家,或云逸因杜氏附益之。

△《郭元振安边策》三卷

右唐郭元振撰。以总兵进攻、聚众退守,不可无权谋,乃著此书。故旧题曰《定远安边策》。

△《李临淮武记》一卷

右唐李光弼撰。其书凡一百二章,末云“吕望智廓而远,孙武思幽而密,黄石宽而重断,吴起严而贵勇,墨翟守而无攻,老聃胜而不美,今择其精要,杂以愚识,为一家之书”。一本题曰《统军灵辖宝秘策》。或云光弼从事张参所纂。

△《人事军律》三卷

右皇朝符彦卿撰。其序称“言兵者多杂以阴阳,殊不知往亡宋捷,甲子胡兴,鹅入枭集,翻成吉兆,故此但述人事”云。或以为唐燕僧利正撰,当考之。

△《神武秘略》十卷

右皇朝仁宗御撰。纂古今兵书战策及旧史成败之迹,类《权谋》、《形势》《阴阳》《技巧》,凡四门,三十篇。

△《左氏要类》

右皇朝韩迪撰。纂《左氏》兵事,凡五十门。

△《武经圣略》十五卷

右皇朝王洙撰。宝元中,西边用兵,朝廷讲武备。是时,洙奉诏编祖宗任将、用兵、边防事迹,分二十门。

△《武经总要》四十卷

右皇朝曾公亮、丁度撰。康定中,朝廷恐群帅昧古今之学,命公亮等采古兵法,及本朝计谋方略,凡五年奏御。制度十五卷,边防五卷,故事十五卷,占候五卷。御为制序。

△《百将传》十卷

右皇朝张预公立撰。预观历代将兵者所以成败,莫不与孙武书相符契,因择良将得百人,集其传成一书,而以武之《兵法》题其后,上之。

△《兵要望江南》一卷

右题云黄石公以授张良者。按其书杂占行军吉凶,寓声于《望江南》词,取其易记忆。《总目》云:“武安军左押衙易静撰。”盖唐人也。

△《倚马立成法》二卷

右唐李淳风撰。兵行占候之书也。淳风,太宗时人,而此书起九宫法,至贞元六年庚午,假托以行其书,尔非淳风本真也。

类书类

△《同姓名录》三卷

右梁元帝撰。纂类历代同姓名人,成书一卷。唐陆善经续增广之。齐梁间士大夫之俗,喜征事以为其学浅深之候,梁武帝与沈约征栗事是也。类书之起,当在是时,故以此录为首。

△《古今刀剑录》一卷

右梁陶弘景撰。记古今刀剑。

△《古人姓字相同录》一卷

右唐丘光庭撰。光庭中进士第。

△《艺文类聚》一百卷

右唐欧阳询等撰。分门类事,兼采前世诗赋铭颂文章,附于逐目之后。按《唐志》,询与令狐德、袁朗、赵弘智同修。

△《北堂书钞》一百七十三卷

右唐虞世南撰。世南仕隋为秘书郎时,钞经史百家之事以备用。分八十部,八百一类。北堂者,省中虞世南钞书之所也。家一百二十卷。

△《兔园策》十卷

右唐虞世南撰。奉王命,纂古今事为四十八门,皆偶丽之语。至五代时,行于民间,村野以授学童,故有“遗下《免园》策”之诮。

△《初学记》三十卷

石唐徐坚等撰。初,张说类集事要以教诸王。开元中,诏坚与韦述、余钦、施敬本、张ピ、李锐、孙季良分门撰次。

△《集类》一百卷

右唐刘绮庄撰。绮庄,毗陵人,尝为苏州昆山县令。家多异书,采摭事类,分二十馀门,凡五十馀万言,上之于朝。前有万希序,题云开元二十九年辛巳。

按绮庄集有《上白敏中启》,疑非玄宗时人,当考。

△《六帖》三十卷

右唐白居易撰。以天地事物分门类为声偶,而不载所出书。曾祖父秘阁公为之注,行于世。世传居易作《六帖》,以陶家瓶数千,各题名目,置齐中,命诸生采集其事类,投瓶内。倒取之,钞录成书,故所记时代多无次序云。

△《通典》二百卷

右唐杜佑撰。先是,刘秩采经史自黄帝迄唐天宝末制度沿革废置,论议得失,仿《周礼》六官法,为《政典》三十五篇。房称才过刘向。佑以为未尽,因广之,参以新礼,为二百篇,以《食货》、《选举》、《职官》、《礼》、《乐》、《刑法》、《州郡》《边防》八门,分类序载,世推该洽。凡三十六年成书,德宗时上之。

△《记室新书》三十卷

右唐李途撰。采摭故事,缀为偶俪之句,分四百门。途为东川掌记,因以名其书云。

△《古镜记》一卷

右未祥撰人。纂古镜故事。

△《戚苑英华》十卷

右唐袁悦重修。本杨名所著,悦掇其要,类为语对,以他说附益之。

△《三教珠英》三卷

右唐张昌宗等撰。按《唐志》一千三百卷,今所存者止此。

△《备举文言》二十卷

右唐陆贽撰。总四百五十馀门。议者谓大类《六帖》而文辞过焉。《崇文总目》中有之。

△《童子洽闻记》三卷

右不题撰人。分二十门,杂记经史名数。或题《童子洽闻记》,云唐许塾撰。

△《骨鲠集》二十卷

右皇朝靖康初复修祖宗故事,时人或集本朝谏疏成此书。

△《古城冢记》二卷

右唐皇甫鉴撰。记古城所筑之人姓名,初不及冢,而名曰“城冢记”,未知其说。

△《小名录》三卷

右唐陆龟撰。龟以末世有官名,小名之别,自秦至隋,编而纪之。至于神仙、玉女之名,妇人、臧获之字,亦无弃焉。龟世称其博,然此书特杂,取于史传间尔,无异闻也。

△《备忘小抄》十卷

右伪蜀文谷撰。杂抄子史一千馀事,以备遗忘。其后题广政三年。广政,王衍号也。

△《唐会要》一百卷

右皇朝王溥撰。初,唐苏冕叙高祖至德宗九朝沿革损益之制。大中七年,诏崔铉等撰次德宗以来事,至宣宗大中七年,以续冕书。溥又采宣宗以后事,共成百卷,建隆二年正月奏御,文简事备,太祖览而嘉之,诏藏于史阁,赐物有差。

△《五代会要》三十卷

右皇朝王溥等撰。采梁至周典故,纂次成秩,建隆初上之。

△《三朝国朝会要》一百五十卷

右皇朝章得象天圣中被诏以国朝故事,因革制度编次。宋绶、冯元、李淑、王举正、王洙同修,得象监总。庆历四年书成上之。

△《六朝国朝会要》三百卷

右神宗朝以《会要》止于庆历,命王续之。起于建隆之元,迄于熙宁十年,通旧增损成是书。总二十一类,八百五十五门。其间礼乐政令之大纲,仪物事为之细目,有关讨论,顾无不载,文简事祥,一代之典备矣。

△《节国朝会要》十二卷

右皇朝范师道以章得象书繁多,节其要,以备检阅。

△《太平总类》一千卷

右皇朝李等撰。太平兴国中,被诏辑经史故事分门。《春明退朝录》云:“书成,帝日览三卷,一年而读周,赐名《太平御览》。”

△《职林》二十卷

右皇朝杨侃纂集历代职官沿革之故,盖因《通典》职官门增广而已。

△《册府元龟》一千卷

右皇朝景德二年,诏王钦若、杨亿修《君臣事迹》,惟取《六经》子史,不录小说杂书。至祥符六年,书成上之。凡三十一部,有总序,千一百四门,有小序。同修者十五人:钱惟演、杜镐、刁ぅ、李维、戚纶、王希哲、陈彭年、姜舆、宋贻序、陈越、陈从易、刘筠、查道、王曙、夏竦。初撰篇序,诸儒皆作。帝以体制不一,遂择李维、钱惟演、陈彭年、刘筠、夏竦等,付杨亿窜定。赐今名,为序冠其首。其音释,又命孙为之。

△《类要》六十五卷

右皇朝晏殊纂。分门辑经史子集事实、以备修文之用。

△《书林韵海》一百卷

右不题撰人。分门依韵纂经史杂事,以备寻阅。或云皇朝许冠所编。

△《异号录》二十卷

右皇朝马永易明叟编。古今殊异名号,如铜马帝,无愁天子之类。顷尝见近世人增广其书,名曰《宾实录》,亦殊该博。

△《禁杀录》一卷

右皇朝李象先纂。元中,象先集录古今冥报事,以为杀戒。

△《文房四谱》五卷

右皇朝苏易简撰。集古今笔、砚、纸、墨本原故实,继以赋颂述作,有徐铉序。

△《钱谱》十卷

右梁顾ピ尝撰《钱谱》一卷,唐张台亦有《钱录》二卷。皇朝绍圣间李孝美以两人所纂舛错,增广成十卷,分八品云。

△《货钱录》一卷

右皇朝陶岳撰。记五代诸侯擅改钱币之由。幽州、岭南、福建、湖南、江南五国。

△《续钱谱》十卷

右皇朝董撰。之祖尝得古钱百,令考次其文谱之,以前世帝王世次为序。且言梁顾ピ、唐封演之谱,漫汗蔽固,不可用。其谱自太昊、葛天氏,至尧、舜、夏、商皆钱币,其穿凿诞妄至此。

△《墨谱》一卷

右皇朝董秉撰。熙宁间人。秉患世人徒知祖、李之名,而不知形模之异同,制作之精角,故作图以著其源流,用补苏易简之阙文云。

△《砚谱》二卷

右皇朝唐询撰。记砚之故事及其优劣,以红丝石为第一,端石次之。

△《古鼎记》一卷

右唐吴协撰。记古人铸鼎本原及其形制。

△《香谱》一卷

右皇朝洪刍驹父撰。集古今香法,有郑康成汉宫香,《南史》小宗香,《真诰》婴香,戚夫人迫驾香,唐员半千香,所记甚该博。然《通典》载历代祀天用水沈香独遗之,何哉?

△《印格》一卷

右皇朝晁克一撰。克一,张文潜甥也。文潜尝为之序。其略曰:“克一既好古印章,其父补之爱之尤笃。悉录古今印玺之法,谓之《图书谱》,自秦以来变制异状,皆能言其故。余颇爱其用心不移,致精于末务,使有传焉。”

△《侍女小名录》一卷

右皇朝王钅至纂。序云:“大观中居汝阴,与洪炎玉父游,读陆鲁望《小名录》,戏征古今女侍名字。因尽发所藏书籍纂集,馀月而成焉。”凡稗官小说所记,采之且尽,独是正史所载,返多脱略,子弟之学,其弊如此。

△《蒙求》三卷

右唐李瀚撰。纂经传善恶事实类者,两两相比为韵语,取《蒙卦》“童蒙求我”之义名其书,盖以教学童云。

△《鲁史分门属类赋》三卷

右皇朝杨筠撰。以《左氏》事类分十门,各为律赋一篇。乾德四年奏御,诏褒之。

△《左氏蒙求》三卷

右皇朝王舜俞序,不知何人所作。较之《纲领》似为差胜焉。

△《左氏纲领》四卷

右皇朝文济道撰。排比事实为俪句,《蒙求》之类也。

△《仙苑编珠》二卷

右唐王松年撰。取阮仓、刘向、葛洪所传神仙,又取经记中梁以后神仙百二十八人,比事属辞,效《蒙求》本体为是书。

△《国史对韵》十二卷

右皇朝范镇撰。吴仲庶尝称景仁悯诸后学虽涉书传,而问之今代典故,则懵然不知。乃自太祖开基,迄于仁宗朝,摭取事实可为规矩鉴戒者,用韵编次之,即此书也。

△《孝悌类鉴》七卷

右皇朝俞观能撰。取经史孝悌事,成四言韵语。

△《两汉蒙求》五卷,《唐史属辞》五卷,《南北史蒙求》十卷

右未详撰人。皆效李瀚也。

△《书叙指南》二十卷

右皇朝任浚撰。纂集古今文章碎语,分门编次之,凡二百馀类。

△《押韵》五卷

右皇朝张孟撰。辑六艺、诸子、三史句语,依韵编入,以备举子试赋之用。

△《歌诗押韵》五卷

右皇朝杨咨编古今诗人警句,附于韵之下,以备押强韵。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