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通,唐刘知几撰,为中国及全球首部有系统地之史学理论专著,全书内容主要评论史书体例与编撰方法,以及论述史籍源流与前人修史之得失。由于《史通》总结唐以前史学的全部问题,因而拥有极高史学地位,对后世影响深远。此书的编著时间始于唐代武后长安二年,至唐中宗景龙四年成书,花了九年时间。在四库全书中为史部史评类。

写作动机

总结以往的史学

在此书面世之前,中国已出现了许多优秀的史学家,产生了大批的史学著作,据《隋书·经籍志》史部,史部分十三类,共着录817部,13264卷。由于作者众多,传世久远,诸书在编撰体例、写作技巧、史料真伪、史观正否等等方面千差万别,客观形势要求对中国史学史作一个完整之总结,对大量史籍之优劣良莠加以评定,《史通》之出现,无疑是作者本身精通史学以及刻苦钻研的成果,但在另一方面说,与古代史学的发展是分不开的。

上拟春秋

《史通·序》尝云:此书多讥往哲,喜述前非,获罪于时,固其宜矣。犹冀知音君子,时有观焉。尼父有云:罪我者《春秋》,知我者春秋,斯之谓也。由是观之,史通之作,刘氏亦有上拟春秋之意。

不满前人的著述

刘知几自幼酷爱史学,博览群书,是纠正累积各史著在史学方法及理论架构上的杂乱,从而探求真正的史学理论。故刘氏在《史通》道:“若史通之为书也,盖伤当时载笔之士,其义不纯,思辨其指归,殚其体例。” 故此刘知几欲透过《史通》建立自己的史学理论。

挑战当时制度

刘知几身为史官,他感到史馆修史的限制,以致不能满足他对编撰史著的极高要求,因此刘知几辞去官职,私撰《史通》。

史馆修史之限制

他虽在史馆二十多年,其卓越的历史见解事事受制于监修大臣,诸如张昌宗、张易之、武三思、萧至忠之流,刘知几的主张往往与之不合而受贬抑,故反对众家修史,提倡一人自撰,并退而私著《史通》以发挥自己的史学才能与识见。另外,他认为在史馆修史有许多弊病,例如史馆人品繁杂,颇多庸碌之徒,在史学上之认识难以统一。二来史馆缺乏制度的规范导致分工不明,三来史馆材料缺乏,难以编撰。四来权贵干涉修史,令史馆不敢直书其言。

史通之得名

他表示《史通》之命名原因为:“昔汉世诸儒,集论经传,定之于白虎观,因名曰《白虎通》,余既在史馆而成此书,故便以《史通》为目。”

史通内容与史学理论的确立

史通全书分为内外篇各十卷,内篇三十九,外篇十三,共有五十二篇,但内篇“体统”、“纰谬”、“驰张”三篇已失传,今传世四十九篇。内篇主要评论史书体例与编撰方法,而外篇主要论述史籍源流与前人修史之得失。

目录

內篇 〈自卷一至卷十爲內篇,凡三十六篇。〉

  • 卷一 六家第一
  • 卷二 二體第二 載言第三 本紀第四 世家第五 列傳第六
  • 卷三 表曆第七 書志第八
  • 卷四 論贊第九 序例第十 題目第十一 斷限第十二 編次第十三 稱謂第十四
  • 卷五 採撰第十五 載文第十六 補注第十七 因習第十八 邑里第十九
  • 卷六 言語第二十 浮詞第二十一 敍事第二十二
  • 卷七 品藻第二十三 直書第二十四 曲筆第二十五 鑒識第二十六 探賾第二十七
  • 卷八 摸擬第二十八 書事第二十九 人物第三十
  • 卷九 覈才第三十一 序傳第三十二 煩省第三十三
  • 卷十 雜述第三十四 辨職第三十五 自敍第三十六 體統〈亡〉 紕繆〈亡〉 弛張〈亡〉

外篇

  • 卷十一 史官建置第一
  • 卷十二 古今正史第二
  • 卷十三 疑古第三
  • 卷十四 惑經第四 申左第五
  • 卷十五 點繁第六
  • 卷十六 雜說上第七
  • 卷十七 雜說中第八
  • 卷十八 雜說下第九
  • 卷十九 漢書五行志錯誤第十 漢書五行志雜駁第十一
  • 卷二十 暗惑第十二 忤時第十三

 

  • 史通 外篇
  • 校勘记

《史通》二十卷,〈内府藏本。〉唐刘子元撰。子元本名知几,避明皇嫌名,以字行,彭城人。弱冠擢进士第,调获嘉尉,迁凤阁舍人、兼修国史。中宗时擢太子率更令,累迁秘书监、太子左庶子、崇文馆学士,开元初官至左散骑常侍。后坐事贬安州别驾,卒于官。事迹具《唐书》本传。此书成于景龙四年,凡《内篇》十卷,三十九篇;《外篇》十卷,十三篇。盖其官秘书监时,与萧至忠宗楚客等,争论史事不合,故发愤而著书者也。

其《内篇‧体统》、《纰缪》、《弛张》三篇,有录无书。考本传已称著《史通》四十九篇,则三篇之亡,在修唐书以前矣。《内篇》皆论史家体例,辨别是非。《外篇》则述史籍源流,及杂评古人得失,文或与《内篇》重出,又或抵牾。观开卷《六家篇》,首称“自古帝王文籍,《外篇》言之备矣”,是先有《外篇》。乃撷其精华以成《内篇》,故删除有所未尽也。子元于史学最深,又领史职几三十年,更历书局亦最久,其贯穿今古洞悉利病,实非后人之所及。而性本过刚,词复有激,诋诃太甚,或悍然不顾其安。《疑古》、《惑经》诸篇,世所共诟,不待言矣。即如《六家篇》讥《尚书》为例不纯,《载言篇》讥《左氏》不遵古法,《人物篇》讥《尚书》不载八元、八恺、寒浞、飞廉、恶来、闳夭、散宜生,讥《春秋》不载由余、百里奚、范蠡、文种、曹沫、公仪休、甯戚、穰苴,亦殊谬妄。至于史家书法,在裒贬不在名号,昏暴如幽厉,不能削其王号也,而《称谓篇》谓晋康穆以下诸帝,皆当削其庙号。朱云之折槛、张纲之埋轮,直节凛然,而《言语篇》斥为小辨,史不当书。蘧瑗位列大夫,未尝栖隐,而《品藻篇》谓《高士传》漏载其名。孔子门人,欲尊有若,事出孟子,定不虚诬,而《鉴识篇》以《史记》载此一事,其鄙陋甚于褚少孙。皆任意抑扬,偏驳殊甚。

其他如《杂说篇》,指赵盾鱼飧,不为菲食;议《公羊》之诬,并州竹马,非其土产。讥《东观汉记》之谬,亦多琐屑支离。且《周礼》太史掌国之六典,小史掌邦国之志,则史官兼司掌故,古之制也。子元之意,惟以裦贬为宗,馀事皆视为枝赘。故《表历》、《书志》两篇,于班马以来之旧例,一一排斥,多欲删除,尤乖古法。馀如讥《后汉书》之采杂说,而自据《竹书纪年》、《山海经》;讥《汉书‧五行志》之舛误,而自以元晖之《科录》为魏济阴王晖业作;以《后汉书‧刘虞传》为在《三国志》中。小小疏漏,更所不免。然其缕析条分,如别黑白,一经抉摘,虽马迁班固,几无词以自解免,亦可云载笔之法家,著书之监史矣。自明以来,注本凡三四家,而讹脱窜乱,均如一辙。此本为内府所藏旧刻,未有注文,视诸家犹为近古。其中《点烦》一篇,诸本并佚其朱点,此本亦同,无可校补,姑仍之焉。

史通/原序

长安二年。〈武后临朝第十九年至此十六改元。〉余以著作佐郎,兼修国史,寻迁左史,于门下撰起居注。会转中书舍人,暂停史任,俄兼领其职。今上即位,除著作郎、太子中允、率更令,其兼〈旧脱兼字。〉修史。皆如故。〈兼修史以领职言脱兼字则非。〉又属大驾还京,以留后在东〈旧脱东字。〉都。无几,驿征入京,专知史事,仍迁秘书少监。〈首叙历官即自叙篇所谓三为史臣再入东观也,其注云今之史馆即古之东观。〉自惟历事二主,从宦〈一作官。〉两京,遍居司籍之曹,久处载言之职。昔马融三入东观,汉代称荣;张华再典史官,晋朝称美。嗟予小子,兼而有之。是用职思〈旧误作司。〉其忧,不遑启处。〈此总上历官拈合当职撰史事即以引起史通之作。〉尝以载削馀暇,商榷〈一作确。〉史篇,下笔不休,遂盈筐箧。于是区分类聚,编而次之。〈此六句暗罢史通。〉

昔汉世诸儒,集论经传,定之于白虎阁,因名曰《白虎通》。予既在史馆而成此书,故便以《史通》为目。且汉求司马迁后,封为史通子,是知史之称通,其来自久。博采众议,爰定兹名。〈此层明点史通两引古史古事以见命名所本。〉凡为廿卷,列之如左,合若干言。〈除所阙篇,凡八万三千三百五十二字,注五千四百九十八字。按字数今不可定姑仍旧本存之。〉于时岁次庚戌,景龙四年〈中宗元是时复辟六年矣。〉仲春之月也。

郭延年序

张睿父先生再刻陆太史校定

刘子玄史通于豫章。竣。寄家君黔中。张先生手校。为增七百三十馀字。去六十馀字。而曲笔因习二篇。增补缺略。已成全书。家君读而喜。以新刻寄延曰。张先生为观察。而手不释书。犹诸生也。尔曹为诸生。乃不诸生也。间取蜀本吴本再校之。刻中如干宝之子。扬雄之扬。邢劭之卲。常璩之据。符坚之符。当是写误。可发旧本细为校之。延循环校阅。再加芟正。篇中史官姓名。如左氏迁固。

古今共推者。可以无势。自孔衍荀悦以下。俱为著其爵里。间以已意。为之评论。虽未必合作者之意。祇承严命。终陆张二先生功耳。约而言之。考究精核。义例严整。文字简古。议论慨慷。史通之长也。薄尧禹而贷操丕。惑春秋而信汲冢。诃马迁而没其长。爱王劭而忘其佞。高自标榜。前无贤哲。史通之短也。然则徐坚所云当置座右者。以义例言。良非虚誉。而宋祁所云工诃古人者。以夸诩言。亦非诬善矣。西江郭延年序。

王惟俭序

余既注文心雕龙毕。因念黄太史有云。论文则文心雕龙。评史则史通。二书不可不观。实有益于后学。复欲取史通注之。中年张林宗年兄。以江右郭氏史通评释相示。读之。与余意多不合。乃以向注文心雕龙之例注焉。历八月讫功。

然此二书。讹处甚多。嗣从信阳王思延。得华亭张玄超本。其文心不能加他本。史通本大善。有数处极快人者。故书之校。视文心为愈。往见李济翁资暇录云。李善注文选。有初注。再注。以至五注者。苏子由注老子。亦自言晚年于旧注多所改定。今余此书。曷敢以为尽是。聊以备遗忘。为他日削纂之资耳。河南王惟俭序。

黄叔琳序

书以通名。如白虎通风俗通之类。义同笺。故汉封司马迁后为史通子。史通之称见焉。刘知几博论前史。摭掇利病。作史通内外篇。盖兼取两义云。

马贵与经籍考。从文史类中。摘出论史者为史评。首列是书。本传谓知几幼时受古文尚书。业不进。聪讲春秋左氏则心开。异考。同一学问之事。而胎性中各有着根处。不自知其所以然。后来领国史三十年。卒以史学垂名。岂所谓性也。有命焉者耶。

观其议论。如老吏断狱。难更平反。如夷人嗅金。暗识高下。如神医眼照垣一方。洞见五藏症结。间有过执己见。以裁量往古。泥定体而少变通。如谓尚书为例不纯。史论淡薄无味之类。然其荟萃搜择。钩爪排击。上下数千年。贯穿数万卷。心细而眼明。舌长而笔辣。虽马班亦有不能自解免者。何况其馀。书在文史类中。允与刘彦和之雕龙相匹。徐坚谓史氏宜置座右信也。综练渊博。其中琐词僻事。非注不显。注家王桢仲本为善。林居多暇。窃为删繁补遗。重梓行世。使当时自比杨雄拟易。以为必覆酱瓿者。千馀年后。复纸贵于兰台石室间。亦嗜古之士所欣慰也。北平黄叔琳序。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