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诗》郑缁衣诂训传第七


《缁衣》,美武公也。父子并为周司徒,善于其职,国人宜之,故美其德,以明有国善善之功焉。

缁衣之宜兮,敝,予又改为兮。适子之馆兮,还,予授子之粲兮。
缁衣之好兮,敝,予又改造兮。适子之馆兮,还,予授子之粲兮。
缁衣之席兮,敝,予又改作兮。适子之馆兮,还,予授子之粲兮。

《缁衣》三章,章四句。

《将仲子》,刺庄公也。不胜其母,以害其弟。弟叔失道而公弗制,祭仲谏而公弗听,小不忍以致大乱焉。

将仲子兮!无踰我里,无折我树杞。岂敢爱之?畏我父母。仲可怀也,父母之言,亦可畏也。
将仲子兮!无踰我墙,无折我树桑。岂敢爱之?畏我诸兄。仲可怀也,诸兄之言,亦可畏也!
将仲子兮!无踰我园,无折我树檀。岂敢爱之?畏人之多言。仲可怀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

《将仲子》三章,章八句。

《叔于田》,刺庄公也。叔处于京,缮甲治兵,以出于田,国人说而归之。

叔于田,巷无居人。岂无居人?不如叔也,洵美且仁。
叔于狩,巷无饮酒。岂无饮酒?不如叔也,洵美且好。
叔适野,巷无服马。岂无服马?不如叔也,洵美且武。

《叔于田》三章,章五句。

《大叔于田》,刺庄公也。叔多才而好勇,不义而得众也。

大叔于田,乘乘马。执辔如组,两骖如舞。叔在薮,火烈具举。襢裼暴虎,献于公所。将叔无狃,戒其伤女。
叔于田,乘乘黄。两服上襄,两骖鴈行。叔在薮,火烈具扬。叔善射忌,又良御忌。抑磬控忌,抑纵送忌。
叔于田,乘乘鸨。两服齐首,两骖如手。叔在薮,火烈具阜。叔马慢忌,叔发罕忌。抑释掤忌,抑鬯弓忌。

《大叔于田》三章,章十句。

《清人》,刺文公也。高克好利而不顾其君,文公恶而欲远之不能。使高克将兵而御狄于竟,陈其师旅,翶翔河上。久而不召,众散而归,高克奔陈。公子素恶高克进之不以礼,文公退之不以道,危国亡师之本,故作是诗也。

清人在彭,驷介旁旁。二矛重英,河上乎翶翔。
清人在消,驷介麃麃。二矛重乔,河上乎逍遥。
清人在轴,驷介陶陶。左旋右抽,中军作好。

《清人》三章,章四句。

《羔裘》,刺朝也。言古之君子,以风其朝焉。

羔裘如濡,洵直且侯。彼其之子,舍命不渝。
羔裘豹饰,孔武有力。彼其之子,邦之司直。
羔裘晏兮,三英粲兮。彼其之子,邦之彦兮。

《羔裘》三章,章四句。

《遵大路》,思君子也。庄公失道,君子去之,国人思望焉。

遵大路兮,掺执子之袪兮。无我恶兮,不寁故也。
遵大路兮,掺执子之手兮。无我魗兮,不寁好也。

《遵大路》二章,章四句。

《女曰鸡鸣》,刺不说德也。陈古义以刺今,不说德而好色也。

女曰鸡鸣,士曰昧旦。子兴视夜,明星有烂。将翶将翔,弋凫与鴈。
弋言加之,与子宜之。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知子之来之,杂佩以赠之。知子之顺之,杂佩以问之。知子之好之,杂佩以报之。

《女曰鸡鸣》三章,章六句。

《有女同车》,刺忽也。郑人刺忽之不昬于齐。太子忽尝有功于齐,齐侯请妻之。齐女贤而不取,卒以无大国之助,至于见逐,故国人刺之。

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将翶将翔,佩玉琼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
有女同行,颜如舜英。将翶将翔,佩玉将将。彼美孟姜,德音不忘。

《有女同车》二章,章六句。

《山有扶苏》,刺忽也。所美非美然。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
山有乔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

《山有扶苏》二章,章四句。

《萚兮》,刺忽也。君弱臣强,不倡而和也。

萚兮萚兮,风其吹女。叔兮伯兮,倡予和女。
萚兮萚兮,风其漂女。叔兮伯兮,倡予要女。

《萚兮》二章,章四句。

《狡童》,刺忽也。不能与贤人图事,权臣擅命也。

彼狡童兮,不与我言兮。维子之故,使我不能餐兮。
彼狡童兮,不与我食兮。维子之故,使我不能息兮。

《狡童》二章,章四句。

《褰裳》,思见正也。狂童恣行,国人思大国之正己也。

子惠思我,褰裳涉溱。子不我思,岂无他人?狂童之狂也且!
子惠思我,褰裳涉洧。子不我思,岂无他士?狂童之狂也且!

《褰裳》二章,章五句。

《丰》,刺乱也。[女昬]姻之道缺,阳倡而阴不和,男行而女不随。

子之丰兮,俟我乎巷兮,悔予不送兮。
子之昌兮,俟我乎堂兮,悔予不将兮。
衣锦褧衣,裳锦褧裳。叔兮伯兮,驾予与行。
裳锦褧裳,衣锦褧衣。叔兮伯兮,驾予与归。

《丰》四章,二章章三句,二章章四句。

《东门之墠》,刺乱也。男女有不待礼而相奔者也。

东门之墠,茹藘在阪。其室则迩,其人甚远。
东门之栗,有践家室。岂不尔思?子不我即。

《东门之墠》二章,章四句。

《风雨》,思君子也。乱世则思君子,不改其度焉。

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
风雨潇潇,鸡鸣胶胶。既见君子,云胡不瘳?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风雨》三章,章四句。

《子衿》,刺学校废也。乱世则学校不修焉。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子衿》三章,章四句。

《扬之水》,闵无臣也。君子闵忽之无忠臣良士,终以死亡,而作是诗也。

扬之水,不流束楚。终鲜兄弟,维予与女。无信人之言,人实迋女。
扬之水,不流束薪。终鲜兄弟,维予二人。无信人之言,人实不信。

《扬之水》二章,章六句。

《出其东门》,闵乱也。公子五争,兵革不息,男女相弃,民人思保其室家焉。

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缟衣綦巾,聊乐我员。
出其闉阇,有女如荼。虽则如荼,匪我思且。缟衣茹藘,聊可与娱。

《出其东门》二章,章六句。

《野有蔓草》,思遇时也。君之泽不下流,民穷于兵革,男女失时,思不期而会焉。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皆臧。

《野有蔓草》二章,章六句。

《溱洧》,刺乱也。兵革不息,男女相弃,淫风大行,莫之能救焉。

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蕳兮。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吁且乐。”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
溱与洧,浏其清矣。士与女,殷其盈矣。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吁且乐。”维士与女,伊其将谑,赠之以勺药。

《溱洧》二章,章十二句。

郑国二十一篇,五十三章,二百八十三句。

《毛诗》齐鸡鸣诂训传第八


《鸡鸣》,思贤妃也。哀公荒淫怠慢,故陈贤妃贞女夙夜警戒相成之道焉。

鸡既鸣矣,朝既盈矣。匪鸡则鸣,苍蝇之声。
东方明矣,朝既昌矣。匪东方则明,月出之光。
虫飞薨薨,甘与子同梦。会且归矣,无庶予子憎。

《鸡鸣》三章,章四句。

《还》,刺荒也。哀公好田猎,从禽兽而无厌。国人化之,遂成风俗,习于田猎谓之贤,闲于驰逐谓之好焉。

子之还兮,遭我乎峱之闲兮。并驱从两肩兮,揖我谓我儇兮。
子之茂兮,遭我乎峱之道兮。并驱从两牡兮,揖我谓我好兮。
子之昌兮,遭我乎峱之阳兮。并驱从两狼兮,揖我谓我臧兮。

《还》三章,章四句。

《着》,刺时也。时不亲迎也。

俟我于着乎而,充耳以素乎而,尚之以琼华乎而。
俟我于庭乎而,充耳以青乎而,尚之以琼莹乎而。
俟我于堂乎而,充耳以黄乎而,尚之以琼英乎而。

《着》三章,章三句。

《东方之日》,刺衰也。君臣失道,男女淫奔,不能以礼化也。

东方之日兮,彼姝者子,在我室兮。在我室兮,履我即兮。
东方之月兮,彼姝者子,在我闼兮。在我闼兮,履我发兮。

《东方之日》二章,章五句。

《东方未明》,刺无节也。朝廷兴居无节,号令不时,挈壶氏不能掌其职焉。

东方未明,颠倒衣裳。颠之倒之,自公召之。
东方未晞,颠倒裳衣。倒之颠之,自公令之。
折柳樊圃,狂夫瞿瞿。不能辰夜,不夙则莫。

《东方未明》三章,章四句。

《南山》,刺襄公也。鸟兽之行,淫乎其妹,大夫遇是恶,作诗而去之。

南山崔崔,雄狐绥绥。鲁道有荡,齐子由归。既曰归止,曷又怀止?
葛屦五两,冠緌双止。鲁道有荡,齐子庸止。既曰庸止,曷又从止?
蓺麻如之何?衡从其亩。取妻如之何?必告父母。既曰告止,曷又鞠止?
析薪如之何?匪斧不克。取妻如之何?匪媒不得。既曰得止,曷又极止?

《南山》四章,章六句。

《甫田》,大夫刺襄公也。无礼义而求大功,不修德而求诸侯,志大心劳,所以求者非其道也。

无田甫田,维莠骄骄。无思远人,劳心忉忉。
无田甫田,维莠桀桀。无思远人,劳心怛怛。
婉兮娈兮,緫角丱兮。未几见兮,突而弁兮。

《甫田》三章,章四句。

《卢令》,刺荒也。襄公好田猎毕弋而不修民事,百姓苦之,故陈古以风焉。

卢令令,其人美且仁。
卢重环,其人美且鬈。
卢重镅,其人美且偲。

《卢令》三章,章二句。

《敝笱》,刺文姜也。齐人恶鲁桓公微弱,不能防闲文姜,使至淫乱,为二国患焉。

敝笱在梁,其鱼鲂鳏。齐子归止,其从如云。
敝笱在梁,其鱼鲂鱮。齐子归止,其从如雨。
敝笱在梁,其鱼唯唯。齐子归止,其从如水。

《敝笱》三章,章四句。

《载驱》,齐人刺襄公也。无礼义故,盛其车服,疾驱于通道大都,与文姜淫,播其恶于万民焉。

载驱薄薄,簟茀朱鞹。鲁道有荡,齐子发夕。
四骊济济,垂辔沵沵。鲁道有荡,齐子岂弟。
汶水汤汤,行人彭彭。鲁道有荡,齐子翶翔。
汶水滔滔,行人儦儦。鲁道有荡,齐子游敖。

《载驱》四章,章四句。

《猗嗟》,刺鲁庄公也。齐人伤鲁庄公有威仪技艺,然而不能以礼防闲其母,失子之道,人以为齐侯之子焉。

猗嗟昌兮,颀而长兮。抑若扬兮,美目扬兮。巧趋跄兮,射则臧兮。
猗嗟名兮,美目清兮,仪既成兮。终日射侯,不出正兮。展我甥兮。
猗嗟娈兮,清扬婉兮。舞则选兮,射则贯兮。四矢反兮,以御乱兮。

《猗嗟》三章,章六句。

齐国十一篇,二十四章,百四十三句。

《毛诗》魏葛屦诂训传第九


《葛屦》,刺褊也。魏地陿隘,其民机巧趋利,其君俭啬褊急,而无德以将之。

纠纠葛屦,可以屦霜?掺掺女手,可以缝裳?要之襋之,好人服之。
好人提提,宛然左辟,佩其象揥。维是褊心,是以为刺。

《葛屦》二章,一章六句,一章五句。

《汾沮洳》,刺俭也。其君俭以能勤,刺不得礼也。

彼汾沮洳,言釆其莫。彼其之子,美无度。美无度,殊异乎公路。
彼汾一方,言采其桑。彼其之子,美如英。美如英,殊异乎公行。
彼汾一曲,言采其藚。彼其之子,美如玉。美如玉,殊异乎公族。

《汾沮洳》三章,章六句。

《园有桃》,刺时也。大夫忧其君小学而迫,而俭以啬,不能用其民,而无德教,日以侵削,故作是诗也。

园有桃,其实之殽。心之忧矣,我歌且谣。不我知者,谓我士也骄。彼人是哉,子曰何其。心之忧矣,其谁知之?其谁知之,盖亦勿思。
园有棘,其实之食。心之忧矣,聊以行国。不我知者,谓我士也罔极。彼人是哉,子曰何其。心之忧矣,其谁知之?其谁知之,盖亦勿思。

《园有桃》二章,章十二句。

《陟岵》,孝子行役,思念父母也。国迫而数侵削,役乎大国,父母兄弟离散,而作是诗也。

陟彼岵兮,瞻望父兮。父曰:“嗟,予子!行役夙夜无已。上慎旃哉!犹来无止。”
陟彼屺兮,瞻望母兮。母曰:“嗟,予季!行役夙夜无寐。上慎旃哉!犹来无弃。”
陟彼冈兮,瞻望兄兮。兄曰:“嗟,予弟!行役夙夜必偕。上慎旃哉!犹来无死。”

《陟岵》三章,章六句。

《十亩之间》,刺时也。言其国削小,民无所居焉。

十亩之间兮,桑者闲闲兮,行与子还兮。
十亩之外兮,桑者泄泄兮,行与子逝兮。

《十亩之间》二章,章三句。

《伐檀》,刺贪也。在位贪鄙,无功而受禄,君子不得进仕尔。

坎坎伐檀兮,寘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猗。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彼君子兮,不素餐兮!
坎坎伐辐兮,寘之河之侧兮,河水清且直猗。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亿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特兮?彼君子兮,不素食兮!
坎坎伐轮兮,寘之河之漘兮,河水清且沦猗。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囷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鹑兮?彼君子兮,不素飧兮!

《伐檀》三章,章九句。

《硕鼠》,刺重敛也。国人刺其君重敛,蚕食于民,不修其政,贪而畏人,若大鼠也。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
硕鼠硕鼠,无食我麦。三岁贯女,莫我肯德。逝将去女,适彼乐国。乐国乐国,爰得我直!
硕鼠硕鼠,无食我苗。三岁贯女,莫我肯劳。逝将去女,适彼乐郊。乐郊乐郊,谁之永号!

《硕鼠》三章,章八句。

《毛诗》唐蟋蟀诂训传第十


《蟋蟀》,刺晋僖公也。俭不中礼,故作是诗以闵之,欲其及时以礼自虞乐也。此晋也,而谓之唐,本其风俗,忧深思远,俭而用礼,乃有尧之遗风焉。

蟋蟀在堂,岁聿其莫。今我不乐,日月其除。无已大康,职思其居。好乐无荒,良士瞿瞿。
蟋蟀在堂,岁聿其逝。今我不乐,日月其迈。无已大康,职思其外。好乐无荒,良士蹶蹶。
蟋蟀在堂,役车其休。今我不乐,日月其慆。无已大康,职思其忧。好乐无荒,良士休休。

《蟋蟀》三章,章八句。

《山有枢》,刺晋昭公也。不能修道以正其国,有财不能用,有钟鼓不能以自乐,有朝廷不能洒埽,政荒民散,将以危亡。四邻谋取其国家而不知,国人作诗以刺之也。

山有枢,隰有榆。子有衣裳,弗曳弗娄。子有车马,弗驰弗驱。宛其死矣,他人是愉。
山有栲,隰有杻。子有廷内,弗洒弗埽。子有钟鼓,弗鼓弗考。宛其死矣,他人是保。
山有漆,隰有栗。子有酒食,何不日鼓瑟?且以喜乐,且以永日。宛其死矣,他人入室。

《山有枢》三章,章八句。

《扬之水》,刺晋昭公也。昭公分国以封沃,沃盛强,昭公微弱,国人将叛而归沃焉。

扬之水,白石凿凿。素衣朱襮,从子于沃。既见君子,云何不乐?
扬之水,白石皓皓。素衣朱绣,从子于鹄。既见君子,云何其忧?
扬之水,白石粼粼。我闻有命,不敢以告人。

《扬之水》三章,二章章六句,一章四句。

《椒聊》,剌晋昭公也。君子见沃之盛强,能修其政,知其蕃衍盛大,子孙将有晋国焉。

椒聊之实,蕃衍盈升。彼其之子,硕大无朋。椒聊且!远条且!
椒聊之实,蕃衍盈匊。彼其之子,硕大且笃。椒聊且!远条且!

《椒聊》二章,章六句。

《绸缪》,刺晋乱也。国乱则[女昬]姻不得其时焉。

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绸缪束刍,三星在隅。今夕何夕?见此邂逅。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
绸缪束楚,三星在户。今夕何夕?见此粲者。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

《绸缪》三章,章六句。

《杕杜》,刺时也。君不能亲其宗族,骨肉离散,独居而无兄弟,将为沃所并尔。

有杕之杜,其叶湑湑。独行踽踽,岂无他人?不如我同父。嗟行之人,胡不比焉?人无兄弟,胡不佽焉?
有杕之杜,其叶菁菁。独行睘睘,岂无他人?不如我同姓。嗟行之人,胡不比焉?人无兄弟,胡不佽焉?

《杕杜》二章,章九句。

《羔裘》,刺时也。晋人刺其在位不恤其民也。

羔裘豹袪,自我人居居。岂无他人?维子之故。
羔裘豹褎,自我人究究。岂无他人?维子之好。

《羔裘》二章,章四句。

《鸨羽》,刺时也。昭公之后,大乱五世,君子下从征役,不得养其父母,而作是诗也。

肃肃鸨羽,集于苞栩。王事靡盬,不能蓺稷黍,父母何怙?悠悠苍天,曷其有所?
肃肃鸨翼,集于苞棘。王事靡盬,不能蓺黍稷,父母何食?悠悠苍天,曷其有极?
肃肃鸨行,集于苞桑。王事靡盬,不能蓺稻粱,父母何尝?悠悠苍天,曷其有常?

《鸨羽》三章,章七句。

《无衣》,刺晋武公也。武公始并晋国,其大夫为之请命乎天子之使,而作是诗也。

岂曰无衣七兮?不如子之衣,安且吉兮。
岂曰无衣六兮?不如子之衣,安且燠兮。

《无衣》二章,章三句。

《有杕之杜》,刺晋武也。武公寡特,兼其宗族,而不求贤以自辅焉。

有杕之杜,生于道左。彼君子兮,噬肯适我?中心好之,曷饮食之?
有杕之杜,生于道周。彼君子兮,噬肯来游?中心好之,曷饮食之?

《有杕之杜》二章,章六句。

《葛生》,刺晋献公也。好攻战,则国人多丧矣。

葛生蒙楚,蔹蔓于野。予美亡此,谁与独处?
葛生蒙棘,蔹蔓于域。予美亡此,谁与独息!
角枕粲兮,锦衾烂兮。予美亡此,谁与独旦?
夏之日,冬之夜,百岁之后,归于其居。
冬之夜,夏之日,百岁之后,归于其室。

《葛生》五章,章四句。

《采苓》,刺晋献公也。献公好听谗焉。

采苓采苓,首阳之巅。人之为言,苟亦无信。舍旃舍旃,苟亦无然。人之为言,胡得焉!
采苦采苦,首阳之下。人之为言,苟亦无与。舍旃舍旃,苟亦无然。人之为言,胡得焉!
采葑采葑,首阳之东。人之为言,苟亦无从。舍旃舍旃,苟亦无然。人之为言,胡得焉!

《采苓》三章,章八句。

唐国十二篇,三十三章,二百三句。

《毛诗》秦车邻诂训传第十一


《车邻》,美秦仲也。秦仲始大,有车马礼乐侍御之好焉。

有车邻邻,有马白颠。未见君子,寺人之令。 阪有漆,隰有栗。既见君子,并坐鼓瑟。今者不乐,逝者其耋。
阪有桑,隰有杨。既见君子,并坐鼓簧。今者不乐,逝者其亡!

《车邻》三章,一章四句,二章章六句。

《驷驖》,美襄公也。始命,有田狩之事,园囿之乐焉。

驷驖孔阜,六辔在手。公之媚子,从公于狩。
奉时辰牡,辰牡孔硕。公曰左之,舍拔则获。
游于北园,四马既闲。輶车鸾镳,载猃歇骄。

《驷驖》三章,章四句。

《小戎》,美襄公也。备其兵甲,以讨西戎。西戎方强,而征伐不休,国人则矜其车甲,妇人能闵其君子焉。

小戎俴收,五楘梁辀。游环胁驱,阴靷鋈续。文茵畅毂,驾我骐馵。言念君子,温其如玉。在其板屋,乱我心曲。
四牡孔阜,六辔在手。骐駵是中,騧骊是骖。龙盾之合,鋈以觼軜。言念君子,温其在邑。方何为期?胡然我念之。
俴驷孔羣,厹矛鋈錞。蒙伐有苑,虎韔镂膺。交韔二弓,竹闭绲縢。言念君子,载寝载兴。厌厌良人,秩秩德音。

《小戎》三章,章十句。

《蒹葭》,刺襄公也。未能用周礼,将无以固其国焉。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遡洄从之,道阻且长。遡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遡洄从之,道阻且跻。遡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遡洄从之,道阻且右。遡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蒹葭》三章,章八句。

《终南》,戒襄公也。能取周地,始为诸侯,受显服,大夫美之,故作是诗以戒劝之。

终南何有?有条有梅。君子至止,锦衣狐裘。颜如渥丹,其君也哉?
终南何有?有纪有堂。君子至止,黻衣绣裳。佩玉将将,寿考不亡。

《终南》二章,章六句。

《黄鸟》,哀三良也。国人刺穆公以人从死,而作是诗也。

交交黄鸟,止于棘。谁从穆公?子车奄息。维此奄息,百夫之特。临其穴,惴惴其栗。彼苍者天,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
交交黄鸟,止于桑。谁从穆公?子车仲行。维此仲行,百夫之防。临其穴,惴惴其栗。彼苍者天,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
交交黄鸟,止于楚。谁从穆公?子车针虎。维此针虎,百夫之御。临其穴,惴惴其栗。彼苍者天,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

《黄鸟》三章,章十二句。

《晨风》,刺康公也。忘穆公之业,始弃其贤臣焉。

鴥彼晨风,郁彼北林。未见君子,忧心钦钦。如何如何?忘我实多。
山有苞栎,隰有六驳。未见君子,忧心靡乐。如何如何?忘我实多。
山有苞棣,隰有树檖。未见君子,忧心如醉。如何如何?忘我实多。

《晨风》三章,章六句。

《无衣》,刺用兵也。秦人刺其君好攻战,亟用兵,而不与民同欲焉。

岂曰无衣?与子战友。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无衣》三章,章五句。

《渭阳》,康公念母也。康公之母,晋献公之女。文公遭丽姬之难,未反,而秦姬卒。穆公纳文公,康公时为大子,赠送文公于渭之阳,念母之不见也。我见舅氏,如母存焉。及其即位,思而作是诗也。

我送舅氏,曰至渭阳。何以赠之?路车乘黄。
我送舅氏,悠悠我思。何以赠之?琼瑰玉佩。

《渭阳》二章,章四句。

《权舆》,刺康公也。忘先君之旧臣,与贤者有始而无终也。

于我乎!夏屋渠渠,今也每食无余。于嗟乎!不承权舆。
于我乎!每食四簋,今也每食不饱。于嗟乎!不承权舆。

> 《权舆》二章,章五句。

秦国十篇,二十七章,百八十一句。

《毛诗》陈宛丘诂训传第十二


《宛丘》,刺幽公也。淫荒昬乱,游荡无度焉。

子之汤兮,宛丘之上兮。洵有情兮,而无望兮。
坎其击鼓,宛丘之下。无冬无夏,值其鹭羽。
坎其击缶。宛丘之道。无冬无夏,值其鹭翿。

《宛丘》三章,章四句。

《东门之枌》,疾乱也。幽公淫荒,风化之所行,男女弃其旧业,亟会于道路,歌舞于市井尔。

东门之枌,宛丘之栩。子仲之子,婆娑其下。
谷旦于差,南方之原。不绩其麻,市也婆娑。
谷旦于逝,越以鬷迈。视尔如荍,贻我握椒。

《东门之枌》三章,章四句。

《衡门》,诱僖公也。愿而无立志,故作是诗以诱掖其君也。

衡门之下,可以栖迟。泌之洋洋,可以乐饥。
岂其食鱼,必河之鲂?岂其取妻,必齐之姜?
岂其食鱼,必河之鲤?岂其取妻,必宋之子?

《衡门》三章,章四句。

《东门之池》,刺时也。疾其君之淫昬,而思贤女以配君子也。

东门之池,可以沤麻。彼美淑姬,可与晤歌。
东门之池,可以沤纻。彼美淑姬,可与晤语。
东门之池,可以沤菅。彼美淑姬,可与晤言。

《东门之池》三章,章四句。

《东门之杨》,刺时也。昬姻失时,男女多违。亲迎,女犹有不至者也。

东门之杨,其叶牂牂。昬以为期,明星煌煌。
东门之杨,其叶肺肺。昬以为期,明星晢晢。

《东门之杨》二章,章四句。

《墓门》,刺陈佗也。陈佗无良师傅,以至于不义,恶加于万民焉。

墓门有棘,斧以斯之。夫也不良,国人知之。知而不已,谁昔然矣。
墓门有梅,有鸮萃止。夫也不良,歌以讯之。讯予不顾,颠倒思予。

《墓门》二章,章六句。

《防有鹊巢》,忧谗贼也。宣公多信谗,君子忧惧焉。

防有鹊巢,卭有旨苕。谁侜予美?心焉忉忉。
中唐有甓,卭有旨鹝。谁侜予美?心焉惕惕。

《防有鹊巢》二章,章四句。

《月出》,刺好色也。在位不好德,而说美色焉。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懮受兮,劳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绍兮,劳心惨兮。

《月出》三章,章四句。

《株林》,刺灵公也。淫乎夏姬,驱驰而往,朝夕不休息焉。

胡为乎株林,从夏南?匪适株林,从夏南。
驾我乘马,说于株野。乘我乘驹,朝食于株。

《株林》二章,章四句。

《泽陂》,刺时也。言灵公君臣淫于其国,男女相说,忧思感伤焉。

彼泽之陂,有蒲与荷。有美一人,伤如之何。寤寐无为,涕泗滂沱。
彼泽之陂,有蒲与蕳。有美一人,硕大且卷。寤寐无为,中心悁悁。
彼泽之陂,有蒲菡萏。有美一人,硕大且俨。寤寐无为,辗转伏枕。

《泽陂》三章,章六句。

陈国十篇,二十六章,百二十四句。

《毛诗》桧羔裘诂训传第十三


《羔裘》,大夫以道去其君也。小学而迫,君不用道,好絜其衣服,逍遥游燕,而不能自强于政治,故作是诗也。

羔裘逍遥,狐裘以朝。岂不尔思?劳心忉忉。
羔裘翶翔,狐裘在堂。岂不尔思?我心忧伤。
羔裘如膏,日出有曜。岂不尔思?中心是悼。

《羔裘》三章,章四句。

《素冠》刺不能三年也。

庶见素冠兮,棘人栾栾兮。劳心慱慱兮。
庶见素衣兮,我心伤悲兮,聊与子同归兮。
庶见素韠兮,我心蕴结兮,聊与子如一兮。

《素冠》三章,章三句。

《隰有苌楚》,疾恣也。国人疾其君之淫恣,而思无情欲者也。

隰有苌楚,猗傩其枝。夭之沃沃,乐子之无知。
隰有苌楚,猗傩其华。夭之沃沃,乐子之无家。
隰有苌楚,猗傩其实。夭之沃沃,乐子之无室。

《隰有苌楚》三章,章四句。

《匪风》,思周道也。小学政乱,忧及祸难,而思周道焉。

匪风发兮,匪车偈兮。顾瞻周道,中心怛兮。
匪风飘兮,匪车嘌兮。顾瞻周道,中心吊兮。
谁能亨鱼?溉之釜鬵。谁将西归?怀之好音。

《匪风》三章,章四句。

桧国四篇,十二章,四十五句。

《毛诗》曹蜉蝣诂训传第十四


《蜉蝣》,刺奢也。昭公小学而迫,无法以自守,好奢而任小人,将无所依焉。

蜉蝣之羽,衣裳楚楚。心之忧矣,于我归处。
蜉蝣之翼,采采衣服。心之忧矣,于我归息。
蜉蝣掘阅,麻衣如雪。心之忧矣,于我归说。

《蜉蝣》三章,章四句。

《候人》,刺近小人也。共公远君子而好近小人焉。

彼候人兮,何戈与祋。彼其之子,三百赤芾。
维鹈在梁,不濡其翼。彼其之子,不称其服。
维鹈在梁,不濡其咮。彼其之子,不遂其媾。
荟兮蔚兮,南山朝隮。婉兮娈兮,季女斯饥。

《候人》四章,章四句。

《鸤鸠》,刺不壹也。在位无君子,用心之不壹也。

鸤鸠在桑,其子七兮。淑人君子,其仪一兮。其仪一兮,心如结兮。
鸤鸠在桑,其子在梅。淑人君子,其带伊丝。其带伊丝,其弁伊骐。
鸤鸠在桑,其子在棘。淑人君子,其仪不忒。其仪不忒,正是四国。
鸤鸠在桑,其子在榛。淑人君子,正是国人。正是国人,胡不万年。

《鸤鸠》四章,章六句。

《下泉》,思治也。曹人疾共公侵刻下民,不得其所,忧而思明王贤伯也。

洌彼下泉,浸彼苞稂。忾我寤叹,念彼周京。
洌彼下泉,浸彼苞萧。忾我寤叹,念彼京周。
洌彼下泉,浸彼苞蓍。忾我寤叹,念彼京师。
芃芃黍苗,阴雨膏之。四国有王,郇伯劳之。

《下泉》四章,章四句。

曹国四篇,十五章,六十八句。

《毛诗》豳七月诂训传第十五


《七月》,陈王业也。周公遭变故,陈后稷先公风化之所由,致王业之艰难也。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一之日觱发,二之日栗烈,无衣无褐,何以卒岁?三之日于耜,四之日举趾。同我妇子,馌彼南亩,田畯至喜。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春日载阳,有鸣仓庚。女执懿筐,遵彼微行,爰求柔桑。春日迟迟,采蘩祁祁。女心伤悲,殆及公子同归。
七月流火,八月萑苇。蚕月条桑,取彼斧斨,以伐远扬,猗彼女桑。七月鸣鵙,八月载绩。载玄载黄,我朱孔阳,为公子裳。
四月秀葽,五月鸣蜩。八月其获,十月陨萚。一之日于貉,取彼狐狸,为公子裘。二之日其同,载缵武功。言私其豵,献豜于公。
五月斯螽动股,六月莎鸡振羽。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穹窒熏鼠,塞向墐户。嗟我妇子,曰为改岁,入此室处。
六月食郁及薁,七月亨葵及菽,八月剥枣。十月获稻,为此春酒,以介眉寿。七月食瓜,八月断壶,九月叔苴。采荼薪樗,食我农夫。
九月筑场圃,十月纳禾稼,黍稷重穋,禾麻菽麦。嗟我农夫,我稼既同,上入执宫功。昼尔于茅,宵尔索绹,亟其乘屋,其始播百谷。
二之日凿冰冲冲,三之日纳于凌阴,四之日其蚤,献羔祭韭。九月肃霜,十月涤场。朋酒斯飨,曰杀羔羊。跻彼公堂,称彼兕觥,万寿无疆!

《七月》八章,章十一句。

《鸱鸮》,周公救乱也。成王未知周公之志,公乃为诗以遗王,名之曰《鸱鸮》焉。

鸱鸮鸱鸮!既取我子,无毁我室。恩斯勤斯,鬻子之闵斯。
迨天之未阴雨,彻彼桑土,绸缪牖户。今女下民,或敢侮予。
予手拮据,予所捋荼,予所蓄租,予口卒瘏。曰予未有室家。
予羽谯谯,予尾翛翛。予室翘翘。风雨所漂摇,予维音哓哓。

《鸱鸮》四章,章五句。

《东山》,周公东征也。周公东征,三年而归,劳归士,大夫美之,故作是诗也。一章言其完也,二章言其思也,三章言其室家之望女也,四章乐男女之得及时也。君子之于人,序其情而闵其劳,所以说也。“说以使民,民忘其死”,其唯《东山》乎?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蒙。我东曰归,我心西悲。制彼裳衣,勿士行枚。蜎蜎者蠋,烝在桑野。敦彼独宿,亦在车下。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蒙。果臝之实,亦施于宇。伊威在室,蟏蛸在户。町畽鹿场,熠耀宵行。不可畏也,伊可怀也。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蒙。鹳鸣于垤,妇叹于室。洒埽穹窒,我征聿至。有敦瓜苦,烝在栗薪。自我不见,于今三年。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蒙。仓庚于飞,熠耀其羽。之子于归,皇驳其马。亲结其缡,九十其仪。其新孔嘉,其旧如之何?

《东山》四章,章十二句。

《破斧》,美周公也。周大夫以恶四国焉。

既破我斧,又缺我斨。周公东征,四国是皇。哀我人斯,亦孔之将。
既破我斧,又缺我锜。周公东征,四国是吪。哀我人斯,亦孔之嘉。
既破我斧,又缺我銶。周公东征,四国是遒。哀我人斯,亦孔之休。

《破斧》三章,章六句。

《伐柯》,美周公也。周大夫刺朝廷之不知也。

伐柯如何?匪斧不克。取妻如何?匪媒不得。
伐柯伐柯,其则不远。我觏之子,笾豆有践。

《伐柯》二章,章四句。

《九罭》,美周公也。周大夫刺朝廷之不知也。

九罭之鱼,鳟鲂。我觏之子,衮衣绣裳。
鸿飞遵渚,公归无所,于女信处。
鸿飞遵陆,公归不复。于女信宿。
是以有衮衣兮,无以我公归兮,无使我心悲兮。

《九罭》四章,一章四句,三章章三句。

《狼跋》,美周公也。周公摄政,远则四国流言,近则王不知。周大夫美其不失其圣也。

狼跋其胡,载疐其尾。公孙硕肤,赤舄几几。
狼疐其尾,载跋其胡。公孙硕肤,德音不瑕?

《狼跋》二章,章四句。

豳国七篇,二十七章,二百三句。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