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诗》之周颂:清庙之什诂训传第二十六


《清庙》,祀文王也。周公既成洛邑,朝诸侯,率以祀文王焉。《清庙》一章,八句。

于穆清庙,肃雝显相。
济济多士,秉文之德,对越在天。
骏奔走在庙,不显不承,无射于人斯。

《维天之命》,大平告文王也。《维天之命》一章,八句。

维天之命,于穆不已。
于乎不显,文王之德之纯!
假以溢我,我其收之。
骏惠我文王,曾孙笃之。

《维清》,奏《象舞》也。《维清》一章,五句。

维清缉熙,文王之典。
肇禋,迄用有成,维周之祯。

《烈文》,成王即政,诸侯助祭也。《烈文》一章,十三句。

烈文辟公,锡兹祉福。
惠我无疆,子孙保之。
无封靡于尔邦,维王其崇之。
念兹戎功,继序其皇之。
无竞维人,四方其训之。
不显维德,百辟其刑之。
于乎前王不忘!

《天作》,祀先王先公也。《天作》一章,七句。

天作高山,大王荒之。
彼作矣,文王康之。
彼徂矣,岐有夷之行。子孙保之。

《昊天有成命》,郊祀天地也。《昊天有成命》一章,七句。

昊天有成命,二后受之。
成王不敢康,夙夜基命宥密。
于缉熙,单厥心,肆其靖之。

《我将》,祀文王于明堂也。《我将》一章,十句。

我将我享,维羊维牛,维天其右之。
仪式刑文王之典,日靖四方。
伊嘏文王,既右飨之。
我其夙夜,畏天之威,于时保之。

《时迈》,巡守告祭柴望也。《时迈》一章,十五句。

时迈其邦,昊天其子之,实右序有周。
薄言震之,莫不震迭。
怀柔百神,及河乔岳。
允王维后!明昭有周,式序在位。
载戢干戈,载櫜弓矢。
我求懿德,肆于时夏。允王保之。

《执竞》,祀武王也。《执竞》一章,十四句。

执竞武王,无竞维烈。
不显成康,上帝是皇。
自彼成康,奄有四方,斤斤其明。
钟鼓喤喤,磬筦将将,降福穰穰。
降福简简,威仪反反。
既醉既饱,福禄来反。

《思文》,后稷配天也。《思文》一章,八句。【赵小刚《〈诗经•周颂〉‘来牟’解》:“来牟是羌族自称的汉语译音转写形式。……外族人就反过来用其族名称说该农作物。”(〈古汉书研究〉2003年第1期90—91页)】

思文后稷,克配彼天。
立我烝民,莫匪尔极。
贻我来牟,帝命率育。
无此疆尔界,陈常于时夏。

《清庙之什》十篇,十章,九十五句。

《毛诗》臣工之什诂训传第二十七


《臣工》,诸侯助祭遣于庙也。《臣工》一章,十五句。

嗟嗟臣工,敬尔在公。
王厘尔成,来咨来茹。
嗟嗟保介,维莫之春。
亦又何求?如何新畬。
于皇来牟,将受厥明。
明昭上帝,迄用康年。
命我众人,庤乃钱镈,奄观铚艾。

《噫嘻》,春夏祈谷于上帝也。《噫嘻》一章,八句。

噫嘻成王,既昭假尔,
率时农夫,播厥百谷。
骏发尔私,终三十里。
亦服尔耕,十千维耦。

《振鹭》,二王之后来助祭也。《振鹭》一章,八句。

振鹭于飞,于彼西雝。
我客戾止,亦有斯容。
在彼无恶,在此无斁。
庶几夙夜,以永终誉。

《丰年》,秋冬报也。《丰年》一章,七句。

丰年多黍多稌,亦有高廪,万亿及秭。
为酒为醴,烝畀祖妣,以洽百礼,降福孔皆。

《有瞽》,始作乐而合乎祖也。《有瞽》一章,十三句。

有瞽有瞽,在周之庭。
设业设虡,崇牙树羽。
应田县鼓,鼗磬柷圉。
既备乃奏,箫管备举。
喤喤厥声,肃雝和鸣,先祖是听。
我客戾止,永观厥成。

《潜》,季冬荐鱼,春献鲔也。《潜》一章,六句。

猗与漆沮,潜有多鱼。
有鳣有鲔,鲦鲿鰋鲤。
以享以祀,以介景福。

《雝》,禘大祖也。《雝》一章,十六句。

有来雝雝,至止肃肃。
相维辟公,天子穆穆。
于荐广牡,相予肆祀。
假哉皇考!绥予孝子。
宣哲维人,文武维后。
燕及皇天,克昌厥后。
绥我眉寿,介以繁祉。
既右烈考,亦右文母。

《载见》,诸侯始见乎武王庙也。《载见》一章,十四句。

载见辟王,曰求厥章。
龙旗阳阳,和铃央央。
鞗革有鸧,休有烈光。
率见昭考,以孝以享。
以介眉寿,永言保之,思皇多祜。
烈文辟公,绥以多福,俾缉熙于纯嘏。

《有客》,微子来见祖庙也。《有客》一章,十二句。

有客有客,亦白其马。
有萋有且,敦琢其旅。
有客宿宿,有客信信。
言授之絷,以絷其马。
薄言追之,左右绥之。
既有淫威,降福孔夷。

《武》,奏《大武》也。《武》一章,七句。

于皇武王,无竞维烈。
允文文王,克开厥后。
嗣武受之,胜殷遏刘,耆定尔功。

《臣工之什》十篇,十章,一百六句。

《毛诗》闵予小子之什诂训传第二十八


《闵予小子》,嗣王朝于庙也。《闵予小子》一章,十一句。

闵予小子,遭家不造,嬛嬛在疚。
于乎皇考,永世克孝!
念兹皇祖,陟降庭止。
维予小子,夙夜敬止。
于乎皇王,继序思不忘!

《访落》,嗣王谋于庙也。《访落》一章,十二句。

访予落止,率时昭考。
于乎悠哉,朕未有艾。
将予就之,继犹判涣。
维予小子,未堪家多难。
绍庭上下,陟降厥家。
休矣皇考,以保明其身。

《敬之》,羣臣进戒嗣王也。《敬之》一章,十二句。

敬之敬之,天维显思,命不易哉!
无曰高高在上,陟降厥士,日监在兹。
维予小子,不聦敬止。
日就月将,学有缉熙于光明。
佛时仔肩,示我显德行。

《小毖》,嗣王求助也。《小毖》一章,八句。

予其惩,而毖后患。
莫予荓蜂,自求辛螫。
肇允彼桃虫,拚飞维鸟。
未堪家多难,予又集于蓼。

《载芟》,春籍田而祈社稷也。《戴芟》一章,三十一句。

载芟载柞,其耕泽泽。
千耦其耘,徂隰徂畛。
侯主侯伯,侯亚侯旅,侯强侯以。
有嗿其馌,思媚其妇,有依其士。
有略其耜,俶载南亩。
播厥百谷,实函斯活。
驿驿其达,有厌其杰。
厌厌其苗,绵绵其麃。
载获济济,有实其积,万亿及秭。
为酒为醴,烝畀祖妣,以洽百礼。
有飶其香,邦家之光。
有椒其馨,胡考之宁。
匪且有且,匪今斯今,振古如兹。

《良耜》,秋报社稷也。《良耜》一章,二十三句。

畟畟良耜,俶载南亩。
播厥百谷,实函斯活。
或来瞻女,载筐及筥。
其饟伊黍,其笠伊纠。
其镈斯赵,以薅荼蓼。
荼蓼朽止,黍稷茂止。
获之挃挃,积之栗栗。
其崇如墉,其比如栉,以开百室。
百室盈止,妇子宁止。
杀时犉牡,有捄其角。
以似以续,续古之人。

《丝衣》,绎宾尸也。高子曰:“灵星之尸也。” 《丝衣》一章,九句。

丝衣其紑,载弁俅俅。
自堂徂基,自羊徂牛;
鼐鼎及鼒,兕觥其觩。
旨酒思柔。不吴不敖,胡考之休!

《酌》,告成《大武》也。言能酌先祖之道,以养天下也。《酌》一章,九句。

于铄王师,遵养时晦。
时纯熙矣,是用大介。
我龙受之,蹻蹻王之造,
载用有嗣。实维尔公,允师。

《桓》,讲武类禡也。《桓》一章,九句。

桓,武志也。
绥万邦,娄丰年。
天命匪解。桓桓武王,保有厥士。
于以四方,克定厥家。
于昭于天,皇以间之。

《赉》,大封于庙也,赉,予也,言所以锡予善人也。《赉》一章,六句。

文王既勤止,我应受之。
敷时绎思,我徂维求定。
时周之命,于绎思。

《般》,巡守而祀四岳河海也。《般》一章,七句。

于皇时周,陟其高山,
嶞山乔岳,允犹翕河。
敷天之下,裒时之对,时周之命。

《闵予小子之什》十一篇,十一章,百三十七句。

《毛诗》之鲁颂:駉之什诂训传第二十九


《駉》,颂僖公也。僖公能遵伯禽之法,俭以足用,宽以爱民,务农重谷,牧于垧野,鲁人尊之,于是季孙孙行父请命于周,而史克作是颂。

《駉》四章,章八句。

駉駉牡马,在垧之野。薄言駉者,有驈有皇,有骊有黄,以车彭彭。思无疆,思马斯臧。
駉駉牡马,在垧之野。薄言駉者,有骓有駓,有骍有骐,以车伾伾。思无期,思马斯才。
駉駉牡马,在垧之野。薄言駉者,有驒有骆,有駵有雒,以车绎绎。思无斁,思马斯作。
駉駉牡马,在垧之野。薄言駉者,有骃有騢,有驔有鱼,以车祛祛。思无邪,思马斯徂。

《有駜》,颂僖公君臣之有道也。《有駜》三章,章九句。

有駜有駜,駜彼乘黄。夙夜在公,在公明明。振振鹭,鹭于下。鼓咽咽,醉言舞,于胥乐兮。
有駜有駜,駜彼乘牡。夙夜在公,在公饮酒。振振鹭,鹭于飞。鼓咽咽,醉言归,于胥乐兮。
有駜有駜,駜彼乘駽。夙夜在公,在公载燕。自今以始,岁其有。君子有谷,诒孙子,于胥乐兮。

《泮水》,颂僖公能修泮宫也。《泮水》八章,章八句。

思乐泮水,薄采其芹。鲁侯戾止,言观其旗。其旗茷茷,鸾声哕哕。无小无大,从公于迈。
思乐泮水,薄采其藻。鲁侯戾止,其马蹻蹻。其马蹻蹻,其音昭昭。载色载笑,匪怒伊教。
思乐泮水,薄采其茆。鲁侯戾止,在泮饮酒。既饮旨酒,永锡难老。顺彼长道,屈此羣丑。
穆穆鲁侯,敬明其德。敬慎威仪,维民之则。允文允武,昭假烈祖。靡有不孝,自求伊祜。
明明鲁侯,克明其德。既作泮宫,淮夷攸服。矫矫虎臣,在泮献馘。淑问如皐陶,在泮献囚。
济济多士,克广德心。桓桓于征,狄彼东南。烝烝皇皇,不吴不扬。不告于讻,在泮献功。
角弓其觩,束矢其搜。戎车孔博,徒御无斁。既克淮夷,孔淑不逆。式固尔犹,淮夷卒获。
翩彼飞鸮,集于泮林。食我桑黮,怀我好音。憬彼淮夷,来献其琛。元龟象齿,大赂南金。

《閟宫》,颂僖公能复周公之宇也。《閟宫》八章,二章章十七句,一章十二句,一章三十八句,二章章八句,二章章十句。

閟宫有侐,实实枚枚。赫赫姜嫄,其德不回。上帝是依,无灾无害。弥月不迟,是生后稷,降之百福。黍稷重穋,稙稺菽麦。奄有下国,俾民稼穑。有稷有黍,有稻有秬。奄有下土,缵禹之绪。
后稷之孙,实维大王。居岐之阳,实始翦商。至于文武,缵大王之绪。致天之届,于牧之野。无贰无虞,上帝临女。敦商之旅,克咸厥功。王曰“叔父,建尔元子,俾侯于鲁。大启尔宇,为周室辅”。
乃命鲁公,俾侯于东,锡之山川,土田附庸。周公之孙,庄公之子,龙旗承祀,六辔耳耳,春秋匪解,享祀不忒。皇皇后帝,皇祖后稷,享以骍牺,是飨是宜,降福既多。周公皇祖,亦其福女。
秋而载尝,夏而楅衡。白牡骍刚,牺尊将将。毛炰胾羹,笾豆大房。《万舞》洋洋,孝孙有庆。俾尔炽而昌,俾尔寿而臧。保彼东方,鲁邦是甞。不亏不崩,不震不腾;三寿作朋,如冈如陵。
公交车千乘,朱英绿縢,二矛重弓。公徒三万,贝冑朱綅,烝徒增增。戎狄是膺,荆舒是惩,则莫我敢承。俾尔昌而炽,俾尔寿而富。黄发台背,寿胥与试。俾尔昌而大,俾尔耆而艾。万有千岁,眉寿无有害。
泰山岩岩,鲁邦所詹。奄有龟蒙,遂荒大东,至于海邦,淮夷来同。莫不率从,鲁侯之功。
保有凫绎,遂荒徐宅。至于海邦,淮夷蛮貊。及彼南夷,莫不率从。莫敢不诺,鲁侯是若。
天锡公纯嘏,眉寿保鲁。居常与许,复周公之宇。鲁侯燕喜,令妻寿母。宜大夫庶士,邦国是有。既多受祉,黄发儿齿。
徂来之松,新甫之柏,是断是度,是寻是尺。松桷有舄,路寝孔硕,新庙奕奕。奚斯所作,孔曼且硕,万民是若。

《駉》四篇,二十三章,二百四十三句。

《毛诗》之商颂:那之什诂训传第三十


《那》,祀成汤也。微子至于戴公,其间礼乐废坏。有正考甫者,得《商颂》十二篇于周之大师,以《那》为首。《那》一章,二十二句。

猗与那与,置我鼗鼓。奏鼓简简,衎我烈祖。汤孙奏假,绥我思成。鼗鼓渊渊,嘒嘒管声。
既和且平,依我磬声。于赫汤孙,穆穆厥声。庸鼓有斁,万舞有奕。我有嘉客,亦不夷怿。
自古在昔,先民有作。温恭朝夕,执事有恪。顾予烝尝,汤孙之将。

《烈祖》,祀中宗也。《烈祖》一章,二十二句。

嗟嗟烈祖!有秩斯祜,申锡无疆,及尔斯所。既载清酤,赉我思成。亦有和羹,既戒既平。
鬷假无言,时靡有争。绥我眉寿,黄耇无疆。约軧错衡,八鸾鸧鸧。以假以享,我受命溥将。
自天降康,丰年穰穰。来假来飨,降福无疆。顾予烝尝,汤孙之将。

《玄鸟》,祀高宗也。《玄鸟》一章,二十二句。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古帝命武汤,正域彼四方。方命厥后,奄有九有。商之先后,受命不殆,在武丁孙子。
武丁孙子,武王靡不胜。龙旗十乘,大糦是承。邦畿千里,维民所止,肈域彼四海。四海来假,来假祁祁。景员维河,殷受命咸宜,百禄是何。

《长发》,大禘也。《长发》七章,一章八句,四章章七句,一章九句,一章六句。

浚哲维商,长发其祥。洪水芒芒,禹敷下土方。外大国是疆,幅陨既长。有娀方将,帝立子生商。
玄王桓拨,受小国是达,受大国是达。率履不越,遂视既发。相土烈烈,海外有截。
帝命不违,至于汤齐。汤降不遟,圣敬日跻。昭假遟遟,上帝是祗。帝命式于九围。
受小球大球,为下国缀旒,何天之休。不竞不絿,不刚不柔,敷政优优,百禄是遒。
受小共大共,为下国骏庬,何天之龙。敷奏其勇,不震不动,不戁不竦,百禄是緫。
6武王载旆,有虔秉钺,如火烈烈,则莫我敢曷。苞有三蘖,莫遂莫达。九有有截,韦顾既伐,昆吾夏桀。
昔在中叶,有震且业。允也天子,降予卿士。实维阿衡,实左右商王。

《殷武》,祀高宗也。《殷武》六章,三章章六句,二章章七句,一章五句。

挞彼殷武,奋伐荆楚。罙入其阻,裒荆之旅。有截其所,汤孙之绪。
维女荆楚,居国南乡。昔有成汤,自彼氐羌,莫敢不来享,莫敢不来王,曰商是常。
天命多辟,设都于禹之绩。岁事来辟,勿予祸适,稼穑匪解。
天命降监,下民有严。不僭不滥,不敢怠遑。命于下国,封建厥福。
商邑翼翼,四方之极。赫赫厥声,濯濯厥灵。寿考且宁,以保我后生。
陟彼景山,松栢丸丸。是断是迁,方斲是虔。松桷有梴,旅楹有闲。寝成孔安。

《那》五篇,十六章,百五十四句。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