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正》为我国现存最早的一部记录传统农事的历书,原为《大戴礼记》中的第47篇。隋代以前,它只是西汉戴德汇编的《大戴礼记》中的一篇,以后出现了单行本,在《隋书·经籍志》中第一次被单独著录。由于长期流传的缘故,这一作品本身可能有残缺和其它的错误,也可能混杂有后人或其它的附会成分,但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先秦中原农业生产的发展水平,保存了我国古老的比较珍贵的天文历法知识。

夏小正第四十七

正月:

启蛰。

言始发蛰也。

雁北乡。

先言雁而后言乡者,何也?见雁而后数其乡也。乡者,何也?乡其居也,雁以北方为居。何以谓之居?生且长焉尔。“九月遰鸿雁”,先言遰而后言鸿雁,何也?见遰而后数之,则鸿雁也。何不谓南乡也?曰:非其居也,故不谓南乡。记鸿雁之遰也,如不记其乡,何也?曰:鸿不必当小正之遰者也。

雉震呴。

震也者,鸣也。呴也者,鼓其翼也。正月必雷,雷不必闻,惟雉为必闻。何以谓之雷?则雉震呴,相识以雷。

鱼陟负冰。

陟,升也。负冰云者,言解蛰也。

农纬厥耒。

纬,束也。束其耒云尔者,用是见君之亦有耒也。

初岁祭耒始用?。

初岁祭耒,始用?也。?也者,终岁之用祭也。其曰“初”云尔者,言是月始用之也。初者,始也。或曰:祭韭也。

囿有见韭。

囿也者,园之燕者也。

时有俊风。

俊者,大也。大风,南风也。何大于南风也?曰:合冰必于南风,解冰必于南风;生必于南风,收必于南风;故大之也。

寒日涤冻涂。

涤也者,变也,变而暖也。冻涂也者,冻下而泽上多也。

田鼠出。

田鼠者,嗛鼠也,记时也。

农率均田。

率者,循也。均田者,始除田也,言农夫急除田也。

獭献鱼。

獭祭鱼,其必与之献,何也?曰:非其类也。祭也者,得多也,善其祭而后食之。“十月豺祭兽”,谓之“祭”;“獭祭鱼”,谓之“献”;何也?豺祭其类,獭祭非其类,故谓之“献”,大之也。

鹰则为鸠。

鹰也者,其杀之时也。鸠也者,非其杀之时也。善变而之仁也,故其言之也,曰“则”,尽其辞也。

农及雪泽。

言雪泽之无高下也。

初服于公田。

古有公田焉者。古者先服公田,而后服其田也。

采芸。

为庙采也。

鞠则见。

鞠者何?星名也。鞠则见者,岁再见尔。

初昏参中。

盖记时也云。

斗柄县在下。

言斗柄者,所以着参之中也。

柳稊。

稊也者,发孚也。

梅、杏、杝桃则华。

杝桃,山桃也。

缇缟。

缟也者,莎随也。缇也者,其实也。先言缇而后言缟,何也?缇先见者也。何以谓之?小正以著名也。

鸡桴粥。

粥也者,相粥之时也。或曰:桴,妪伏也。粥,养也。

二月:

往耰黍,禅。

禅,单也。

初俊羔助厥母粥。

俊也者,大也。粥也者,养也。言大羔能食草木,而不食其母也。羊盖非其子而后养之,善养而记之也。或曰:夏有煮祭,祭者用羔。是时也,不足喜乐,善羔之为生也而祭之,与羔羊腹时也。

绥多女士。

绥,安也。冠子取妇之时也。

丁亥万用入学。

丁亥者,吉日也。万也者,干戚舞也。入学也者,大学也。谓今时大舍采也。

祭鲔。

祭不必鲔,记鲔何也?鲔之至有时,美物也。鲔者,鱼之先至者也,而其至有时,谨记其时。

荣菫、采蘩。

菫,菜也。蘩,由胡;由胡者,蘩母也;蘩母者,旁勃也。皆豆实也,故记之。

昆小虫抵蚳。

昆者,众也,由魂魂也。由魂魂也者,动也,小虫动也。其先言动而后言虫者。何也?万物至是,动而后着。抵,犹推也。蚳。蚁卵也,为祭醢也。取之则必推之,推之不必取之,取必推而不言取。

来降燕。

乃睇燕乙也。降者,下也。言来者何也?莫能见其始出也,故曰‘来降’。言‘乃睇’何也?睇者,眄也。眄者,视可为室者也。百鸟皆曰巢,●穴取与之室,何也?操泥而就家,入人内也。

剝■。

以为鼓也。

有鸣仓庚。

仓庚者,商庚也。商庚者,长股也。

荣芸,时有见稊,始收。

有见稊而后始收,是小正序也。小正之序时也,皆若是也。稊者,所为豆实。

三月:

参则伏。

伏者,非亡之辞也。星无时而不见,我有不见之时,故曰伏云。

摄桑。

桑摄而记之,急桑也。

委杨。

杨则苑而后记之。

●羊。

羊有相还之时,其类●●然,记变尔。或曰:●,羝也。

●则鸣。

●,天蝼也。

颁冰。

颁冰也者,分冰以授大夫也。

采识。

识,草也。

妾、子始蚕。

先妾而后子,何也?曰:事有渐也,言事自卑者始。

执养宫事。

执,操也。养,大也。

祈麦实。

麦实者,五谷之先见者,故急祈而记之也。

越有小旱。

越,于也。记是时恒有小旱。

田鼠化为鴽。

鴽,鹌也。变而之善,故尽其辞也。鴽为鼠,变而之不善,故不鴽尽其辞也。

拂桐芭。

拂也者,拂也。桐芭之时也。或曰:言桐芭始生貌拂拂然也。

鸣鸠。

言始相命也。先鸣而后鸠,何也?鸠者鸣,而后知其鸠也。

四月:

昴则见。

初昏南门正。

南门者,星也。岁再见。壹正,盖大正所取法也。

鸣札。

札者,宁县也。鸣而后知之,故先鸣而后札。

囿有见杏。

囿者,山之燕者也。

鸣蜮。

蜮也者,或曰,屈造之属也。

王萯秀。

取荼。

荼也者,以为君荐蒋也。

秀幽。

越有大旱。

记时尔。

执陟攻驹。

执也者,始执驹也。执驹也者,离之去母也。陟,升也。执而升之君也。攻驹也者,教之服车,数舍之也。

五月:

参则见。

参也者,伐星也,故尽其辞也。

浮游有殷。

殷,众也。浮游,殷之时也。浮游者,渠略也,朝生而莫死。称“有”,何也?有见也。

鴃则鸣。

鴃者,百鹩也。鸣者,相命也。其不辜之时也,是善之,故尽其辞也。

时有养日。

养,长也。一则在本,一则在末,故其记曰“时养日”云也。

乃瓜。

乃者,急瓜之辞也。瓜也者,始食瓜也。

良蜩鸣。

良蜩也者,五采具。

匽之兴,五日翕,望乃伏。

其不言“生”而称“兴”,何也?不知其生之时,故曰“兴”。以其兴也,故言之“兴”。五日翕也。望也者,月之望也。而伏云者,不知其死也,故谓之“伏”。五日也者,十五日也。翕也者,合也。伏也者,入而不见也。

启灌蓝蓼。

启者,别也,陶而疏之也。灌也者,聚生者也。记时也。

鸠为鹰。

唐蜩鸣。

唐蜩者,匽也。

初昏大火中。

大火者,心也。心中,种黍、菽、糜时也。

煮梅。

为豆实也。

蓄兰。

为沐浴也。

菽糜。

以在经中,又言之时,何也?是食矩关而记之。

颁马。

分夫妇之驹也。

将闲诸则。

或取离驹纳之法则也。

六月:

初昏斗柄正在上。

五月大火中,六月斗柄正在上,用此见斗柄之不正当心也,盖当依依尾也。

煮桃。

桃也者,杝桃也;杝桃也者,山桃也;煮以为豆实也。

鹰始挚。

始挚而言之,何也?讳杀之辞也,故言挚云。

七月:

秀雚苇。

未秀则不为雚苇,秀然后为雚苇,故先言秀。

狸子肇肆。

肇,始也。肆,遂也。言其始遂也。其或曰:肆杀也。

湟潦生苹。

湟,下处也。有湟,然后有潦;有潦,而后有苹草也。

爽死。

爽也者,犹疏也。

荓秀。

荓也者,马帚也。

汉案户。

汉也者,河也。案户也者,直户也,言正南北也。

寒蝉鸣。

寒蝉也者,蝭●也。

初昏织女正东乡。

时有霖雨。

灌荼。

灌,聚也。荼,雚苇之秀,为蒋褚之也。雚未秀为菼,苇未秀为芦。斗柄县在下则旦。

八月:

剥瓜。

畜瓜之时也。

玄校。

玄也者,黑也。校也者,若绿色然,妇人未嫁者衣之。

剥枣。

剥也者,取也。

●零。

零也者,降也。零而后取之,故不言剥也。

丹鸟羞白鸟。

丹鸟者,谓丹良也。白鸟,谓闽蚋也。其谓之鸟,何也?重其养者也。有翼者为鸟。羞也者,进也,不尽食也。

辰则伏。

辰也者,谓星也。伏也者,入而不见也。

鹿人从。

鹿人从者:从,群也。鹿之养也离,群而善之。离而生,非所知时也,故记从、不记离。君子之居幽也,不言。或曰:人从也者,大者于外,小者于内率之也。

鴽为鼠。

参中则旦。九月:

内火。

内火也者,大火;大火也者,心也。

遰鸿雁。

遰,往也。

主夫出火。

主以时纵火也。

陟玄鸟蛰。

陟,升也。玄鸟也者,燕也。先言“陟”而后言“蛰”,何也?陟而后蛰也。

熊、罴、貊、貉、鼶、鼬则穴,若蛰而。

荣鞠树麦。

鞠,草也。鞠荣而树麦,时之急也。

王始裘。

王始裘者,何也?衣裘之时也。

辰系于日。

雀入于海为蛤。

盖有矣,非常入也。十月:

豺祭兽。

善其祭而后食之也。

初昏南门见。

南门者,星名也,及此再见矣。

黑鸟浴。

黑鸟者,何也?乌也。浴也者,飞乍高乍下也。

时有养夜。

养者,长也;若日之长也。

玄雉入于淮,为蜃。

蜃者,蒲卢也。

织女正北乡,则旦。

织女,星名也。

十一月:

王狩。

狩者,言王之时田也,冬猎为狩。

陈筋革。

陈筋革者,省兵甲也。

啬人不从。

不从者,弗行。

于时月也,万物不通。

陨麋角。

陨,坠也。日冬至,阳气至,始动,诸向生皆蒙蒙符矣,故麋角陨,记时焉尔。十二月:

鸣弋。

弋也者,禽也。先言“鸣”而后言“弋”者,何也?鸣而后知其弋也。

元驹贲。

元驹也者,蚁也。贲者,何也?走于地中也。

纳卵蒜。

卵蒜也者,本如卵者也。纳者,何也?纳之君也。

虞人入梁。

虞人,官也。梁者,主设罔罟者也。

陨麋角。

盖阳气旦睹也,故记之也。

保傅第四十八

殷为天子,三十余世而周受之;周为天子,三十余世而秦受之;秦为天子,二世而亡。人惟非甚相远也,何殷周有道之长,而秦无道之暴?其故可知也。

古之王者,太子乃生,固举之礼,使士负之。有司参夙兴端冕,见之南郊,见之天也。过阙则下,过庙则趋,孝子之道也。故自为赤子时,教固以行矣。昔者,周成王幼,在襁褓之中,召公为太保,周公为太傅,太公为太师。保,保其身体;傅,傅其德义;师,导之教顺,此三公之职也。于是为置三少,皆上大夫也。曰少保、少傅、少师,是与太子宴者也。

故孩提,三公三少固明孝仁礼义以导习之也。逐去邪人,不使见恶行。于是比选天下端士孝悌闲博有道术者,以辅翼之,使之与太子居处出入;故太子乃目见正事,闻正言,行正道,左视右视,前后皆正人。夫习与正人居,不能不正也;犹生长于楚,不能不楚言也。故择其所嗜,必先受业,乃得当之;择其所乐,必先有习,乃得为之。孔子曰:‘少成若性,习贯之为常。’此殷、周之所以长有道也。

及太子少长,知妃色,则入于小学,小者所学之宫也。学礼曰:帝入东学,上亲而贵仁,则亲疏有序,如恩相及矣。帝入南学,上齿而贵信,则长幼有差,如民不诬矣。帝入西学,上贤而贵德,则圣智在位,而功不匮矣。帝入北学,上贵而尊爵,则贵贱有等,而下不踰矣。帝入太学,承师问道,退习而端于太傅,太傅罚其不则,而达其不及,则德智长而理道得矣。此五义者既成于上,则百姓黎民化辑于下矣。学成治就,此殷周之所以长有道也。

及太子既冠成人,免于保傅之严,则有司过之史,有亏膳之宰。太子有过,史必书之。史之义,不得不书过,不书过则死。过书,而宰彻去膳。夫膳宰之义,不得不彻膳,不彻膳则死。于是有进膳之旍,有诽谤之木,有敢谏之■,鼓史诵诗,工诵正谏,士传民语;习与智长,故切而不攘;化与心成,故中道若性;是殷、周所以长有道也。

三代之礼,天子春朝朝日,秋暮夕月,所以明有别也。春秋入学,坐国老执酱而亲馈之,所以明有孝也。行中鸾和,步中采茨,趋中肆夏,所以明有度也。于禽兽,见其生不食其死,闻其声不尝其肉,故远庖厨,所以长恩,且明有仁也。食以礼,彻以乐,失度则史书之,工诵之,三公进而读之,宰夫减其膳,是天子不得为非也。

明堂之位曰:笃仁而好学,多闻而道慎,天子疑则问,应而不穷者,谓之道;道者,导天子以道者也;常立于前,是周公也。诚立而敢断,辅善而相义者,谓之充;充者,充天子之志也;常立于左,是太公也。絜廉而切直,匡过而谏邪者,谓之弼;弼者,拂天子之过者也;常立于右,是召公也。博闻强记,接给而善对者,谓之承;承者,承天子之遗忘者也;常立于后,是史佚也。故成王中立而听朝,则四圣维之,是以虑无失计,而举无过事;殷周之前以长久者,其辅翼天子有此具也。

及秦不然,其俗固非贵辞让也,所尚者告得也;固非贵礼义也,所尚者刑罚也;故赵高傅胡亥而教之狱,所习者,非斩劓人,则夷人三族也;故今日即位,明日射人,忠谏者,谓之诽谤,深为计者谓之訞诬;其视杀人若芟草菅然。岂胡亥之性恶哉?彼其所以习导非其治故也。

鄙语曰:‘不习为吏,如视已事。’又曰:‘前车覆,后车诫。’夫殷周所以长久者,其已事可知也,然如不能从,是不法圣知也。秦世所以亟绝者,其辙迹可见也,然而不辞者,是前车覆,而后车必覆也。夫存亡之败,治乱之机,其要在是矣。

天下之命悬于天子,天子之善在于早谕教与选左右;心未疑而先教谕,则化易成也。夫开于道术,知义理之指则教之功也。若夫服习积贯,则左右已;胡越之人,生而同声,嗜欲不异,及其长而成俗也,参数译而不能相通,行虽有死不能相为者,教习然也。故曰选左右早谕教最急。夫教得而左右正,左右正则天子正矣,天子正而天下定矣。书曰:‘一人有庆,万民赖之。’此时务也。

天子不论先圣王之德,不知国君畜民之道,不见礼义之正,不察应事之礼,不博古之典传,不闲于威仪之数,诗书礼乐无经,学业不法,凡是其属,太师之任也。天子无思于父母,不惠于庶民,无礼于大臣,不中于制狱,无经于百官,不哀于丧;不敬于祭,不信于诸侯,不诫于戎事,不诚于赏罚,不厚于德,不强于行,赐与侈于近臣,邻爱于疏远卑贱,不能惩忿窒欲,不从太师之言,凡是之属,太傅之任也。天子处位不端,受业不敬,言语不序,声音不中律,进退节度无礼,升降揖让无容,周旋俯仰视瞻无仪,安顾咳唾,趋行不得,色不比顺,隐琴瑟,凡此其属,太保之任也。

天子宴瞻其学,左右之习反其师,答远方诸侯,不知文雅之辞,应群臣左右,不知已诺之正,简闻小诵,不传不习,凡此其属,少师之任也。天子居处出入不以礼,冠带在服不以制,御器在侧不以度,纵上下杂采不以章,忿怒说喜不以义,赋与集让不以节,凡此其属,少傅之任也。天子宴私安如易,乐而湛,饮酒而醉,食肉而馂,饱而强,饥而惏,暑而暍,寒而嗽,寝而莫宥,坐而莫侍,行而莫先莫后。天子自为开门户,取玩好,自执器皿,亟顾环面,御器之不举不藏,凡此其属,少保之任也。号呼歌谣,声音不中律。宴乐雅诵,送乐序;不知日月之时节,不知先王之讳与大国之忌,不知风雨雷电之眚,凡此其属,太史之任也。

易曰:‘正其本,万物理;失之毫厘,差之千里。’故君子慎始也。春秋之元,诗之关雎,礼之冠婚,易之干●,皆慎始敬终云尔。素诚繁成,谨为子孙,娶妻嫁女,必择孝悌世世有行义者,如是,则其子孙慈孝,不敢淫暴,党无不善,三族辅之,故曰:凤凰生而有仁义之意,虎狼生而有贪戾之心,两者不等,名以其母,呜呼!戒之哉!无养乳虎,将伤天下。故曰素成。

胎教之道,书之玉板,藏之金匮,置之宗庙,以为后世戒。青史氏之记曰:“古者胎教,王后腹之,七月而就宴室,太史持铜而御户左,太宰持斗而御户右。比及三月者,王后所求声音非礼乐,则太师缊瑟而称不习,所求滋味者非正味,则太宰倚斗而言曰:不敢以待王太子。太子生而泣,太师吹铜曰:声中其律。太宰曰:滋味上某。”然后卜名。上无取于天,下无取于墬,中无取于名山通谷,无拂于乡俗,是故君子名难知而易讳也;此所以养恩之道。

古者年八岁而出就外舍,学小艺焉,履小节焉。束发而就大学。学大艺焉,履大节焉。居则习礼文,行则鸣佩玉,升车则闻和鸾之声,是以非僻之心无自入也。在衡为鸾,在轼为和,马动而鸾鸣,鸾鸣而和应。声曰和,和则敬,此御之节也。上车以和鸾为节,下车以佩玉为度;上有双衡,下有双璜、冲牙、玭珠以纳其间,琚瑀以杂之。行以采茨,趋以肆夏,步环中规,折还中矩,进则揖之,退则扬之,然后玉锵鸣也。

古之为路车也,盖圆以象天,二十八橑以象列星,轸方以象地,三十辐以象月。故仰则观天文,俯则察地理,前视则睹鸾和之声,侧听则观四时之运,此巾车之道也。

周后妃任成王于身,立而不跂,坐而不差,独处而不倨,虽怒而不詈,胎教之谓也。

成王生,仁者养之,孝者襁之,四贤傍之。成王有知,而选太公为师,周公为傅,此前有与计,而后有与虑也。是以封泰山而禅梁甫,朝诸侯而一天下。犹此观之,王左右不可不练也。昔者禹以夏王,桀以夏亡。汤以殷王,纣以殷亡。阖庐以吴战胜无敌,夫差以见禽于越。文公以晋国霸,而厉公以见杀于匠黎之宫。威王以齐强于天下,而简公以弒于檀台。穆公以显名尊号,二世以刺于望夷之宫。其所以君王同而功迹不等者,所任异也。

故成王处襁抱之中朝诸侯,周公用事也。武灵王五十而弒沙丘,任李●也。齐桓公得管仲,九合诸侯,一匡天下,再为义王;失管仲,任竖刁、狄牙,身死不葬,而为天下笑。一人之身,荣辱具施焉者,在所任也。故魏有公子无忌,而削地复得。赵得蔺相如,而秦不敢出。安陵任周瞻,而国人独立。楚有申包胥,而昭王反复。齐有田单,襄王得其国。由是观之,无贤佐俊仕而能成功立名安危继绝者,未之有也。

是以国不务大,而务得民心;佐不务多,而务得贤臣。得民心者民从之,有贤佐者士归之。文王请除炮烙之刑而殷民从,汤去张网者之三面而二垂至,越王不颓旧冢而吴人服,以其前为慎于人也。

故同声则异而相应,意合则未见而相亲,贤者立于本朝,而天下之豪相率而趋之也。何以知其然也?管仲者,桓公之雠也。鲍叔以为贤于己,而进之桓公,七十言说乃听,遂使桓公除仇雠之心,而委之国政焉,桓公垂拱无事而朝诸侯,鲍叔之力也。管仲之所以北走桓公,而无自危之心者,同声于鲍也。

卫灵公之时,蘧伯玉贤而不用,迷子瑕不肖而任事,史■患之,数言蘧伯玉贤而不听。病且死,谓其子曰:‘我即死,治丧于北堂,吾生不能进蘧伯玉,而退迷子瑕,是不能正君者,死不当成礼,而置尸于北堂,于我足矣。’灵公往吊,问其故,其子以父言闻。灵公造然失容。曰:‘吾失矣!’立召蘧伯玉而贵之,召迷子瑕而退,徙丧于堂,成礼而后去。卫国以治,史■之力也。夫生进贤而退不肖,死且未止,又以尸谏,可谓忠不衰矣。

纣杀王子比干,而箕子被发阳狂,灵公杀泄冶,而邓元去陈以族从,自是之后,殷幷于周,陈亡于楚,以其杀比干与泄冶,而失箕子与邓元也。燕昭王得郭隗,而邹衍乐毅,以齐至,于是举兵而攻齐,栖闵王于莒。燕支地计众,不与齐均也,然如所以能申意至于此者,由得士也。故无常安之国,无宜治之民,得贤者安存,失贤者危亡,自古及今,未有不然者也。

明镜者,所以察形也;往古者,所以知今也。今知恶古之危亡,不务袭迹于其所以安存,则未有异于却走而求及于前人也。太公知之,故兴微子之后,而封比干之墓,夫圣人之于当世存者乎,其不失可知也。

曾子立事第四十九

曾子曰:“君子攻其恶,求其过,强其所不能,去私欲,从事于义,可谓学矣。

君子爱日以学,及时以行,难者弗辟,易者弗从,──唯义所在。日旦就业,夕而自省思,以殁其身,亦可谓守业矣。

君子学必由其业,问必以其序,问而不决,承闲观色而复之,虽不说,亦不强争也。

君子既学之,患其不博也;既博之,患其不习也,既习之,患其无知也;既知之,患其不能行也;既能行之,贵其能让也;君子之学,致此五者而已矣。

君子博学而孱守之,微言而笃行之,行必先人,言必后人,君子终身守此悒悒。

行无求数有名,事无求数有成;身言之,后人扬之;身行之,后人秉之;君子终身守此惮惮。

君子不绝小,不殄微也;行自微也,不微人;人知之,则愿也;人不知,苟吾自知也;君子终身守此勿勿也。

君子祸之为患,辱之为畏,见善恐不得与焉,见不善恐其及己也,是故君子疑以终身。

君子见利思辱,见恶思诟,嗜欲思耻,忿怒思患,君子终身守此战战也。

君子虑胜气,思而后动,论而后行,行必思言之,言之必思复之,思复之必思无悔言,亦可谓慎矣。

人信其言,从之以行,人信其行,从之以复;复宜其类,类宜其年,亦可谓外内合矣。

君子疑则不言,未问则不言,两问则不行其难者。

君子患难除之,财色远之,流言灭之,祸之所由生自孅孅也,是故君子夙绝之。

君子己善,亦乐人之善也;己能,亦乐人之能也;己虽不能,亦不以援人。

君子好人之为善,而弗趣也,恶人之为不善,而弗疾也;疾其过而不补也,饰其美而不伐也,伐则不益,补则不改矣。

君子不先人以恶,不疑人以不信;不说人之过,成人之美;存往者,在来者,朝有过,夕改,则与之;夕有过,朝改,则与之。

君子义则有常,善则有邻;见其一,冀其二;见其小,冀其大;苟有德焉,亦不求盈于人也。

君子不绝人之欢,不尽人之礼;来者不豫,往者不慎也,去之不谤,就之不赂;亦可谓忠矣。

君子恭而不难,安而不舒,逊而不谄,宽而不纵,惠而不俭,直而不径,亦可谓知矣。

君子入人之国,不称其讳,不犯其禁,不服华色之服,不称惧惕之言。故曰:与其奢也宁俭,与其倨也宁句。

可言而不信,宁无言也。君子终日言,不在尤之中;小人一言,终身为罪。

君子乱言而弗殖,神言弗致也,道远日益云。众信弗主,灵言弗与,人言不信不和。

君子不唱流言,不折辞,不陈人以其所能;言必有主,行必有法,亲人必有方。

多知而无亲,博学而无方,好多而无定者,君子弗与也。君子多知而择焉,博学而算焉,多言而慎焉。

博学而无行,进给而不让,好直而俓,俭而好●者,君子不与也。

夸而无耻,强而无惮,好勇而忍人者,君子不与也。

亟达而无守,好名而无体,忿怒而为恶,足恭而口圣,而无常位者,君子弗与也。

巧言令色,能小行而笃,难于仁矣。嗜酤酒,好讴歌巷游,而乡居者乎?吾无望焉耳!

出入不时,言语不序,安易而乐暴,惧之而不恐,说之而不听,虽有圣人,亦无若何矣。

临事而不敬,居丧而不哀,祭祀而不畏,朝廷而不恭,则吾无由知之矣。

三十、四十之闲而无蓺,即无蓺矣;五十而不以善闻矣;七十而无德,虽有微过,亦可以勉矣。

其少不讽诵,其壮不论议,其老不教诲,亦可谓无业之人矣。

少称不弟焉,耻也;壮称无德焉,辱也;老称无礼焉,罪也。

过而不能改,倦也。行而不能遂,耻也;慕善人而不与焉,辱也;弗知而不问焉,固也;说而不能,穷也;喜怒异虑,惑也;不能行而言之,诬也;非其事而居之,矫也;道言而饰其辞,虚也;无益而食厚禄,窃也;好道烦言,乱也;杀人而不戚焉,贼也。

人言不善而不违,近于说其言;说其言,殆于以身近之也;殆于以身近之,殆于身之矣。

人言善而色葸焉,近于不说其言;不说其言,殆于以身近之也;殆于以身近之,殆于身之矣。

故目者,心之浮也;言者,行之指也;作于中,则播于外也。故曰:以其见者占其隐者。故曰:听其言也,可以知其所好矣。

观说之流,可以知其术也;久而复之,可以知其信矣;观其所爱亲,可以知其人矣。

临惧之,而观其不恐也;怒之,而观其不惛也;喜之,而观其不诬也;近诸色,而观其不踰也;饮食之,而观其有常也;利之,而观其能让也;居哀,而观其贞也;居约,而观其不营也;勤劳之,而观其不扰人也。

君子之于不善也,身勿为,能也;色勿为,不可能也。色也勿为,可能也;心思勿为,不可能也。

太上乐善,其次安之,其下亦能自强。

仁者乐道,智者利道,愚者从,弱者畏。不愚不弱,执诬以强,亦可谓弃民矣。

太上不生恶,其次而能夙绝之也,其下复而能改也。复而不改,殒身覆家,大者倾覆社稷。是故君子出言以鄂鄂,行身以战战,亦殆勉于罪矣。

是故君子为小由为大也,居由仕也,备则未为备也,而勿虑存焉?

事父可以事君,事兄可以事师长,使子犹使臣也,使弟犹使承嗣也;能取朋友者,亦能取所予从政者矣;赐与其宫室,亦由庆赏于国也;忿怒其臣妾,亦犹用刑罚于万民也。

是故为善必自内始也。内人怨之,虽外人亦不能立也。

居上位而不淫,临事而栗者,鲜不济矣,先忧事者,后乐事;先乐事者,后忧事。昔者天子日旦思其四海之内,战战唯恐不能●;诸侯日旦失其四封之内,战战唯恐失损之;大夫士日旦思其官,战战唯恐不能胜;庶人日旦思其事,战战唯恐刑罚之至也。是故临事而栗者,鲜不济矣。

君子之于子也,爱而勿面也,使而勿貌也,导之以道而勿强也。

宫中雍雍,外焉肃肃,兄弟僖僖,朋友切切,远者以貌,近者以情。

友以立其所能,而远其所不能,苟无失其所守,亦可与终身矣。”

曾子本孝第五十

曾子曰:“忠者,其孝之本与?孝子不登高,不履危,痹亦弗凭;不苟笑,不苟訾,隐不命,临不指。故不在尤之中也。

孝子恶言死焉,流言止焉,美言兴焉,故恶言不出于口,烦言不及于己。

故孝子之事亲也,居易以俟命,不兴险行以徼幸;孝子游之,暴人违之;出门而使,不以或为父母忧也;险涂隘巷,不求先焉,以爱其身,以不敢忘其亲也。

孝子之使人也不敢肆,行不敢自专也;父死三年,不敢改父之道;又能事父之朋友,又能率朋友以助敬也。

君子之孝也,以正致谏;士之孝也,以德从命;庶人之孝也,以力恶食;任善,不敢臣三德。

故孝之于亲也,生则有义以辅之,死者哀以莅焉,祭祀则莅之以敬;如此,而成于孝子也。”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