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十一·志第二十六·地理下

      ◎地理下

彭城郡统县十一,户一十三万二百三十二。

彭城蕲谷阳沛留丰萧滕兰陵符离方与

鲁郡统县十,户十二万四千一十九。

瑕丘任城邹曲阜泗水平陆龚丘梁父博城嬴

琅邪郡统县七,户六万三千四百二十三。

临沂费颛臾新泰沂水东安莒

东海郡统县五,户二万七千八百五十八。

朐山东海涟水沭阳怀仁

下邳郡统县七,户五万二千七十。

宿豫夏丘徐城下邳良城郯

《禹贡》:”海、岱及淮惟徐州。”彭城、鲁郡、琅邪、东海、下邳,得其地焉。在于天文,自奎五度至胃六度,为降娄,于辰在戌。其在列国,则楚、宋及鲁之交。考其旧俗,人颇劲悍轻剽,其士子则挟任节气,好尚宾游,此盖楚之风焉。大抵徐、兖同俗,故其余诸郡,皆得齐、鲁之所尚。莫不贱商贾,务稼穑,尊儒慕学,得洙泗之俗焉。

江都郡统县十六,户十一万五千五百二十四。

江阳江都海陵宁海高邮安宜山阳盱眙盐城清流全椒六合永福句容延陵曲阿

钟离郡统县四,户三万五千一十五。

钟离定远化明涂山

淮南郡统县四,户三万四千二百七十八。

寿春安丰霍丘长平

弋阳郡统县六,户四万一千四百三十三。

光山乐安定城殷城固始期思

蕲春郡统县五,户三万四千六百九十。

蕲春浠水蕲水黄梅罗田

庐江郡统县七,户四万一千六百三十二。

合肥庐江襄安慎霍山渒水开化

同安郡统县五,户二万一千七百六十六。

怀宁宿松太湖望江同安

历阳郡统县二,户八千二百五十四。

历阳乌江

彤阳郡统县三,户二万四千一百二十五。

江宁当涂溧水

宣城郡统县六,户一万九千九百七十九。

宣城泾南陵秋浦永世绥安

毗陵郡统县四,户一万七千五百九十九。

晋陵江阴无锡义兴

吴郡统县五,户一万八千三百七十七。

吴昆山常熟乌程长城

会稽郡统县四,户二万二百七十一。

会稽句章剡诸暨

余杭郡统县六,户一万五千三百八十。

钱唐富阳余杭於灊盐官武康

新安郡统县三,户六千一百六十四。

休宁歙黟

东阳郡统县四,户一万九千八百五。

金华永康 乌伤信安

永嘉郡统县四,户一万五百四十二。

括仓永嘉松阳 临海

建安郡统县四,户一万二千四百二十。

闽建安南安龙溪

遂安郡统县三,户七千三百四十三。

雉山遂安桐庐

鄱阳郡统县三,户一万一百二。

鄱阳余干弋阳

临川郡统县四,户一万九百。

临川南城崇仁邵武

庐陵郡统县四,户二万三千七百一十四。

庐陵泰和安复新淦

南康郡统县四,户一万一千一百六十八。

赣虔化雩都南康

宜春郡统县三,户一万一百一十六。

宜春萍乡新喻

豫章郡统县四,户一万二千二十一。

豫章丰城建昌建城

南海郡统县十五,户三万七千四百八十二。

南海曲江始兴翁源增城宝安 乐昌四会化蒙清远含洭政宾怀集新会义宁

龙川郡统县五,户六千四百二十。

归善河源博罗 兴宁 海丰

义安郡统县五,户二千六十六。

海阳程乡 潮阳海宁万川

高凉郡统县九,户九千九百一十七。

高凉连江电白杜原海安阳春石龙吴川 茂名

信安郡统县七,户一万七千七百八十七

高要端溪乐城平兴新兴博林铜陵

永熙郡统县六,户一万四千三百一十九。

泷水怀德良德安遂永业永熙

苍梧郡统县四,户四千五百七十八。

封川都城苍梧封阳。

始安郡统县十五,户五万四千五百一十七。

始安平乐荔浦 建陵 阳朔象 隋化 义熙龙城马平桂林阳寿富川龙平豪静

永平郡统县十一,户三万四千四十九。

永平武林隋建安基。隋安普宁戎成宁人淳人大宾贺川

郁林郡统县十二,户五万九千二百。

郁林郁平 领方马度 安成宁浦乐山岭山宣化

合浦郡统县十一,户二万八千六百九十。

合浦南昌 北流封山定川龙苏海康抱成隋康扇沙铁杷

珠崖郡统县十,户一万九千五百。

义伦感恩 颜卢 毗善 昌化吉安 延德 宁远澄迈 武德

宁越郡统县六,户一万二千六百七十。

钦江安京内亭南宾遵化海安

交趾郡统县九,户三万五十六。

宋平龙编朱枿隆平平道交趾 嘉宁新昌 安人

九真郡统县七,户一万六千一百三十五。

九真移风胥浦隆安军安 安顺日南

日南郡统县八,户九千九百一十五。

九德咸驩 浦阳 越常 金宁交谷安远 光安

比景郡统县四,户一千八百一十五。

比景 朱吾 寿泠 西扌卷

海阴郡统县四,户一千一百。

新容 真龙 多农 安乐

林邑郡统县四,户一千二百二十。

象浦 金山 交江 南极

扬州于《禹贡》为淮海之地。在天官,自斗十二度至须女七度,为星纪,于辰在丑,吴、越得其分野。江南之俗,火耕水耨,食鱼与稻,以渔猎为业,虽无蓄积之资,然而亦无饥馁。其俗信鬼神,好淫祀,父子或异居,此大抵然也。江都、弋阳、淮南、钟离、蕲春、同安、庐江、历阳,人性并躁劲,风气果决,包藏祸害,视死如归,战而贵诈,此则其旧风也。自平陈之后,其俗颇变,尚淳质,好俭约,丧纪婚姻,率渐于礼。其俗之敝者,稍愈于古焉。丹阳旧京所在,人物本盛,小人率多商贩,君子资于官禄,市厘列肆,埒于二京,人杂五方,故俗颇相类。京口东通吴会,南接江湖,西连都邑,亦一都会也。其人本并习战,号为天下精兵。俗以五月五日为斗力之戏,各料强弱相敌,事类讲武。宣城、毗陵、吴郡、会稽、余杭、东阳,其俗亦同。然数郡川泽沃衍,有海陆之饶,珍异所聚,故商贾并凑。其人君子尚礼,庸庶敦厖,故风俗澄清,而道教隆洽,亦其风气所尚也。豫章之俗,颇同吴中,其君子善居室,小人勤耕稼。衣冠之人,多有数妇,暴面市廛,竞分铢以给其夫。及举孝廉,更要富者,前妻虽有积年之勤,子女盈室,犹见放逐,以避后人。俗少争讼,而尚歌舞。一年蚕四五熟,勤于纺绩,亦有夜浣纱而旦成布者,俗呼为鸡鸣布。新安、永嘉、建安、遂安、鄱阳、九江、临川、庐陵、南康、宜春,其俗又颇同豫章,而庐陵人厖淳,率多寿考。然此数郡,往往畜蛊,而宜春偏甚。其法以五月五日聚百种虫,大者至蛇,小者至虱,合置器中,令自相啖,余一种存者留之,蛇则曰蛇蛊,虱则曰虱蛊,行以杀人。因食入人腹内,食其五藏,死则其产移入蛊主之家。三年不杀他人,则畜者自钟其弊。累世子孙相传不绝,亦有随女子嫁焉。干宝谓之为鬼,其实非也。自侯景乱后,蛊家多绝,既无主人,故飞游道路之中则殒焉。

自岭已南二十余郡,大率土地下湿,皆多瘴厉,人尤夭折。南海、交趾,各一都会也,并所处近海,多犀象玳瑁珠玑,奇异珍玮,故商贾至者,多取富焉。其人性并轻悍,易兴逆节,椎结踑踞,乃其旧风。其俚人则质直尚信,诸蛮则勇敢自立,皆重贿轻死,唯富为雄。巢居崖处,尽力农事。刻木以为符契,言誓则至死不改。父子别业,父贫,乃有质身于子。诸獠皆然。并铸铜为大鼓,初成,悬于庭中,置酒以招同类。来者有豪富子女,则以金银为大钗,执以叩鼓,竟乃留遗主人,名为铜鼓钗。俗好相杀,多构仇怨,欲相攻则鸣此鼓,到者如云。有鼓者号为”都老”,群情推服。本之旧事,尉陀于汉,自称”蛮夷大酋长、老夫臣”,故俚人犹呼其所尊为”倒老”也。言讹,故又称”都老”云。

南郡统县一十,户五万八千八百三十六。

江陵长杨宜昌枝江 当阳松滋长林公安安兴紫陵

夷陵郡统县三,户五千一百七十九。

夷陵夷道远安

竟陵郡统县八,户五万三千三百八十五。

长寿蓝水棨川汉东清腾乐乡丰乡章山

沔阳郡统县五,户四万一千七百一十四。

沔阳监利 竟陵甑山汉阳

沅陵郡统县五,户四千一百四十。

沅陵大乡盐泉龙檦辰溪

武陵郡统县二,户三千四百一十六。

武陵龙阳

清江郡统县五,户二千六百五十八。

盐水巴山清江开夷建始

襄阳郡统县十一,户九万九千五百七十七。

襄阳安养谷城上洪率道汉南阴城义清南漳常平鄀

舂陵郡统县六,户四万二千八百四十七。

枣阳舂陵清潭湖阳上马蔡阳

汉东郡统县八,户四万七千一百九十三。

隋土山唐城安贵顺义平林上明光化

安陆郡统县八,户六万八千四十二。

安陆孝昌吉阳应阳云梦京山富水应山

永安郡统县四,户二万八千三百九十八。

黄冈黄陂木兰麻城

义阳郡统县五,户四万五千九百三十。

义阳钟山罗山礼山淮源

九江郡统县二,户七千六百一十七。

湓城彭泽

江夏郡统县四,户一万三千七百七十一。

江夏武昌永兴蒲圻

澧阳郡统县六,户八千九百六。

澧阳石门孱陵安乡崇义慈利

巴陵郡统县五,户六千九百三十四。

巴陵华容沅江湘阴罗

长沙郡统县四,户一万四千二百七十五。

长沙衡山益阳邵阳

衡山郡统县四,户五千六十八。

衡阳洡阴湘潭新宁

桂阳郡统县三,户四千六百六十六。

郴临武卢阳

零陵郡统县五,户六千八百四十五。

零陵湘源永阳营道冯乘

熙平郡统县九,户一万二百六十五。

桂阳阳山连山宣乐游安 熙平武化桂岭开建

《尚书》:”荆及衡阳惟荆州。”上当天文,自张十七度至轸十一度,为鹑首,于辰在巳,楚之分野。其风俗物产,颇同扬州。其人率多劲悍决烈,盖亦天性然也。南郡、夷陵、竟陵、沔阳、沅陵、清江、襄阳、舂陵、汉东、安陆、永安、义阳、九江、江夏诸郡,多杂蛮左,其与夏人杂居者,则与诸华不别。其僻处山谷者,则言语不通,嗜好居处全异,颇与巴、渝同俗。诸蛮本其所出,承盘瓠之后,故服章多以班布为饰。其相呼以蛮,则为深忌。自晋氏南迁之后,南郡、襄阳,皆为重镇,四方凑会,故益多衣冠之绪,稍尚礼义经籍焉。九江襟带所在,江夏、竟陵、安陆,各置名州,为藩镇重寄,人物乃与诸郡不同。大抵荆州率敬鬼,尤重祠祀之事,昔屈原为制《九歌》,盖由此也。屈原以五月望日赴汨罗,土人追到洞庭不见,湖大船小,莫得济者,乃歌曰:”何由得渡湖!”因尔鼓棹争归,竞会亭上,习以相传,为竞渡之戏。其迅楫齐驰,棹歌乱响,喧振水陆,观者如云,诸郡率然,而南郡、襄阳尤甚。二郡又有牵钩之戏,云从讲武所出,楚将伐吴,以为教战,流迁不改,习以相传。钩初发动,皆有鼓节,群噪歌谣,振惊远近,俗云以此厌胜,用致丰穰。其事亦传于他郡。梁简文之临雍部,发教禁之,由是颇息,其死丧之纪,虽无被发袒踊,亦知号叫哭泣。始死,即出尸于中庭,不留室内。敛毕,送到山中,以十三年为限。先择吉日,改入小棺,谓之拾骨。拾骨必须女婿,蛮重女婿,故以委之。拾骨者,除肉取骨,弃小取大。当葬之夕,女婿或三数十人,集会于宗长之宅,著芒心接篱,名曰茅绥。各执竹竿,长一丈许,上三四尺许,犹带枝叶。其行伍前却,皆有节奏,歌吟叫呼,亦有章典。传云盘瓠初死,置之于树,乃以竹木刺而下之,故相承至今,以为风俗。隐讳其事,谓之刺北斗。既葬设祭,则亲疏咸哭,哭毕,家人既至,但欢饮而归,无复祭哭也。其左人则又不同,无衰服,不复魄。始死,置尸馆舍,邻里少年,各持弓箭,绕尸而歌,以箭扣弓为节。其歌词说平生乐事,以到终卒,大抵亦犹今之挽歌。歌数十阕,乃衣衾棺敛,送往山林,别为庐舍,安置棺柩。亦有于村侧瘗之,待二三十丧,总葬石窟。长沙郡又杂有夷蜒,名曰莫徭,自云其先祖有功,常免徭役,故以为名。其男子但著白布裈衫,更无巾裤;其女子青布衫、班布裙,通无鞋屩。婚嫁用铁钴莽为聘财。武陵、巴陵、零陵、桂阳、澧阳、衡山、熙平皆同焉。其丧葬之节,颇同于诸左云。

《隋书》 唐·魏徵等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