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一十二上 灵征八上·志第十七

帝王者,配德天地,协契阴阳,发号施令,动关幽显。是以克躬修政,畏天敬神,虽休勿休,而不敢怠也。化之所感,其征必至,善恶之来,报应如响。斯盖神祇眷顾,告示祸福,人主所以仰瞻俯察,戒德慎行,弭谴咎,致休祯,圆首之类,咸纳于仁寿。然则治世之符,乱邦之孽,随方而作,厥迹不同,眇自百王,不可得而胜数矣。今录皇始之后灾祥小大,总为《灵征志》。

地震

《洪范论》曰:地阴类,大臣之象,阴静而不当动,动者,臣下强盛,将动而为害之应也。

太宗泰常四年二月甲子,司州地震,屋室尽摇动。

世祖太延二年十一月丁卯,并州地震。

四年三月乙未,京师地震。

十一月丁亥,幽兖二州地震。

真君元年五月丙午,河东地震。

高祖延兴四年五月,雁门崎城有声如雷,自上西引十余声,声止地震。

十月己亥,京师地震。

太和元年四月辛酉,京师地震。

五月,统万镇地震,有声如雷。

闰月,秦州地震,殷殷有声。四年正月,雍州氐民齐男王反。

二年二月丙子,兖州地震。四年十月,兰陵民桓富反,杀其县令。

十月丁卯,并州地震有声。

三年三月戊辰,平州地震,有声如雷,野雉皆雊。

七月丁卯,京师地震。五年二月,沙门法秀谋反。

四年五月己酉,并州地震。

五年二月戊戌,秦州地震。

六年五月癸未,秦州地震有声。

八月甲午,秦州地震,有声如雷。乙未又震。

七年三月甲子,秦州地震有声。

四月丁卯,肆州地震有声。

六月甲子,东雍州地震有声。

八年十一月丙申,并州地震。

十年正月辛未,并州地震,殷殷有声。

闰月丙午,秦州地震。

二月甲子,京师地震。丙寅又震。

丙午,秦州地震有声。

三月壬子,京师及营州地震。十二年三月,中散梁众保谋反。

十九年二月已未,光州地震,东莱之牟平虞丘山陷五所,一处有水。

二十年正月辛未,并州地震。

四月乙未,营州地震。十二月,恒州刺史穆泰等在州谋反,诛。

二十二年三月癸未,营州地震。

八月戊子,兖州地震。

九月辛卯,并州地震。

二十三年六月乙未,京师地震。

世宗景明元年六月庚午,秦州地震。

四年正月辛酉,凉州地震。

壬申,并州地震。

六月丁亥,秦州地震。

十二月辛已,秦州地震。正始三年正月,秦州民王智等聚众二千,自号王公,寻推秦州主簿吕苟儿为主。

正始元年四月庚辰,京师地震。

六月乙已,京师地震。

二年九月己丑,恒州地震。

三年七月己丑,凉州地震,殷殷有声,城门崩。

八月庚申,秦州地震。九月,夏州长史曹明谋反。

永平元年春正月庚寅,秦州地震。三年二月,泰州沙门刘光秀谋反。

九月壬辰,青州地震,殷殷有声。

二年正月壬寅,青州地震。

四年五月庚戌,恒、定二州地震,殷殷有声。

十月己已,恒州地震,有声如雷。

延昌元年四月庚辰,京师及并、朔、相、冀、定、瀛六州地震。恒州之繁畤、桑乾、灵丘,肆州之秀容、雁门地震陷裂,山崩泉涌,杀五千三百一十人,伤者二千七百二十二人,牛马杂畜死伤者三千余。后尔朱荣强擅之征也。

十月壬申,秦州地震有声。

十一月己酉,定、肆二州地震。

十二月辛未,京师地震,东北有声。

二年三月己未,济州地震有声。

月丙戌,京师地震。

三年正月辛亥,有司奏:”肆州上言秀容郡敷城县自延昌二年四月地震,于今不止。”尔朱荣征也。

四年正月癸丑,华州地震。

十一月甲午,地震从西北来,殷殷有声。丁酉,又地震从东北来。

肃宗熙平二年十二月乙已,秦州地震有声。

正光二年六月,秦州地震有声,东北引。五年,莫折念生反。

三年六月庚辰,徐州地震。孝昌元年,元法僧反。

孝静武定三年冬,并州地震。

七年夏,并州乡郡地震。

山崩

《洪范论》曰:山,阳,君也;水,阴,民也。天戒若曰:君道崩坏,百姓将失其所也。

太祖天赐六年春三月,恒山崩。

世祖太延四年四月己酉,华山崩。其占曰:山岳配天,犹诸侯之系天子。山岳崩,诸侯有亡者。沮渠牧犍将灭之应。

世宗景明元年五月乙丑,齐州山茌县太阴山崩,飞泉涌出,杀一百五十九人。

四年十一月丁已,恒山崩。

正始元年十一月癸亥,恒山崩。

延昌三年八月辛已,兖州上言:”泰山崩,颓石涌泉十七处。”泰山,帝王告成封禅之所也,而山崩泉涌,阳黜而阴盛,岱又齐地也。天意若曰:当有继齐而兴,受禅让者。齐代魏之征也。

大风

京房《易传》曰:众逆同志,至德乃潜,厥异风。

太宗永兴三年二月甲午,京师大风。五月己已,昌黎王慕容伯儿谋反,伏诛。

十一月丙午,又大风。五年,河西叛胡曹龙、张大头等各领部众二万入蒲子。

四年正月癸卯,元会而大风晦冥,乃罢。

五年十一月庚寅,京师大风,起自西方。

神瑞元年四月,京师大风。

二年正月,京师大风。三月,河西饥胡反,屯聚上党,推白亚栗斯为盟主。

世祖太延二年四月甲申,京师暴风,宫墙倒,杀数十人。

三年十二月,京师大风,扬沙折树。

真君元年二月,京师有黑风竟天,广五丈馀。四月庚辰,沮渠无讳寇张掖,秃发保周屯于删丹岭。

高宗和平二年三月壬午,京师大风晦暝。

高祖延兴五年五月,京师赤风。

太和二年七月庚申,武川镇大风,吹失六家,羊角而上,不知所在。

壬戌,雍州赤风。

三年六月壬辰,相州大风,从酉上来,发屋折树。

七年四月,相、豫二州大风。

八年三月,冀、定、相三州暴风。

四月,济、光、幽、肆、雍、齐六州暴风。

九年六月庚戌,济、洛、肆、相四州及灵丘、广昌镇暴风折木。

十二年五月壬寅,京师连日大风,甲辰尤甚,发屋拔树。

六月壬申,京师大风。

十四年七月丁酉朔,京师大风,拔树发屋。二十三年八月,徐州自甲寅至己未,大风拔树。

闰月庚申,河州暴风,大雨雹。

世宗景明元年二月癸已,幽州暴风,杀一百六十一人。

三年闰月甲午,京师大风,拔树发屋,吹折阊阖门关。

九月丙辰,幽、岐、梁、东秦州暴风昏雾,拔树发屋。

四年三月己未,司州之河北、河东、正平、平阳大风拔树。

正始元年七月戊辰,东秦州暴风,拔树发屋。

二年二月癸卯,有黑风羊角而上,起于柔玄镇,盖地一顷,所过拔树。甲辰,至于营州,东入于海。

四年五月甲子,京师大风。

永平元年四月壬申,京师大风拔树。八月癸亥,冀州刺史、京兆王愉据州反。

三年五月己亥,南秦州广业、仇池郡大风,发屋拔树。

延昌四年三月癸亥,京师暴风,从西北来,发屋折树。

肃宗熙平二年九月,瀛州暴风大雨,自辛酉至于乙丑。

正光三年四月癸酉,京师暴风大雨,发屋拔树。

四年四月辛已,京师大风。

孝昌二年五月丙寅,京师暴风,拔树发屋,吹平昌门扉坏,永宁九层撜折。于时天下所在兵乱。

前废帝普泰元年夏,大风雨,吹普光寺门屋于地。

孝静武定七年三月,颍川大风。

大水

《洪范论》曰:大水者,皆君臣治失而阴气蓄积盛强,生水雨灾也。

太祖天赐三年八月,霖雨,大震,山谷水溢。

太宗泰常三年八月,河内大水。

世祖延和元年六月甲戌,京师水溢,坏民庐舍数百家。

真君八年七月,平州大水。

高祖太和二年夏四月,南豫、徐、兖州大霖雨。

六年七月,青、雍二州大水。

八月,徐、东徐、兖、济、平、豫、光七州,平原、枋头、广阿、临济四镇大水。

九年九月,南豫、朔二州各大水,杀千余人。

二十二年戊午,兖、豫二州大霖雨。

二十三年六月,青、齐、光、南青、徐、豫、兖、东豫八州大水。

世宗景明元年七月,青、齐、南青、光、徐、兖、豫、东豫,司州之颍川、汲郡大水,平隰一丈五尺,民居全者十四五。

正始二年三月,青、徐州大雨霖,海水溢出于青州乐陵之隰沃县,流漂一百五十二人。

永平三年七月,州郡二十大水。

延昌元年夏,京师及四方大水。

二年五月,寿春大水。

肃宗熙平元年六月,徐州大水。

二年九月,冀、瀛、沧三州大水。

正光二年夏,定、冀、瀛、相四州大水。

孝昌三年秋,京师大水。

出帝太昌元年六月庚午,京师大水,谷水泛溢,坏三百余家。

孝静元象元年,定、冀、瀛、沧四州大水。

兴和四年,沧州大水。

涌泉

太宗泰常五年十二月壬辰,涌泉出于平城。

高宗和平五年十一月,雁门泉水穿石涌出。

前废帝普泰元年秋,司徒府太仓前井并溢。占曰:”民迁流之象。”永熙一年十月,都迁于邺。

孝静天平四年七月,泰州井溢。

元象元年二月,邺城西南有枯井溢。

雨雹

《洪范论》曰:阳之专气为雹,阴之声气为霰。此言阳专而阴胁之,阴专而阳薄之,不能相入,则转而为雹。犹臣意不合于君心也。

高祖延兴四年四月庚午,泾州大雹,伤稼。

承明元年四月辛酉,青、齐、徐、兖大风,雹。

八月庚申,并州乡郡大雹,平地尺,草木禾稼皆尽。

癸未,定州大雹杀人,大者方圆二尺。

世宗景明元年六月,雍、青二州大雨雹,杀獐鹿。

四年五月癸酉,汾州大雨雹。

六月乙已,汾州大雨雹,草木、禾稼、雉兔皆死。

七月甲戌,暴风,大雨雹,起自汾州,经并、相、司、兖,至徐州而止,广十里,所过草木无遗。

正始二年三月丁丑,齐、济二州大雹,雨雪。

永平三年五月庚子,南秦广业郡大雨雹,杀鸟兽、禾稼。

《洪范论》曰:《春秋》之大雨雪,犹庶征之恒雨也,然尤甚焉。夫雨,阴也,雪又阴也。大雪者,阴之蓄积盛甚也。一曰与大水同,冬故为雪耳。

世祖始光二年十月,大雪数尺。

真君八年五月,北镇寒雪,人畜冻死。是时为政严急。

高祖太和四年九月甲子朔,京师大风,雨雪三尺。

世宗正始元年五月壬戌,武川镇大雨雪。

四年二月乙卯,司、相二州暴风,大雨雪。

九月壬申,大雪。

肃宗正光二年四月,柔玄镇大雪。

京房《易传》曰:兴兵妄诛,兹谓亡法,厥灾霜,夏杀五谷,冬杀麦;诛不原情,兹谓不仁,夏先大霜。

太祖天赐五年七月,冀州陨霜。

世祖太延元年七月庚辰,大陨霜,杀草木。

高宗和平六年四月乙丑,陨霜。

高祖太和三年七月,雍、朔二州及枹罕、吐京、薄骨律、敦煌、仇池镇并大霜,禾豆尽死。

六年四月,颍川郡陨霜。

七年三月,肆州风霜,杀菽。

九年四月,雍、青二州陨霜。

六月,洛、肆、相三州及司州灵丘、广昌镇陨霜。

十四年八月乙未,汾州陨霜。

世宗景明元年四月丙子,夏州陨霜杀草。

六月丁亥,建兴郡陨霜杀草。

八月乙亥,雍、并、朔、夏、汾五州,司州之正平、平阳频暴风陨霜。

二年三月辛亥,齐州陨霜,杀桑麦。

四年三月壬戌,雍州陨霜,杀桑麦。

辛已,青州陨霜,杀桑麦。

正始元年五月壬戌,武川镇陨霜。

六月辛卯,怀朔镇陨霜。

七月戊辰,东秦州陨霜。

八月庚子,河州陨霜杀稼。

二年四月,齐州陨霜。

五月壬申,恒、汾二州陨霜杀稼。

七月辛已,豳、岐二州陨霜。

乙未,敦煌陨霜。

戊戍,恒州陨霜。

三年六月丙申,安州陨霜。

四年三月乙丑,豳州频陨霜。

四月乙卯,敦煌督陨霜。

八月,河州陨霜。

永平元年三月乙酉,岐、豳二州陨霜。

己丑,并州陨霜。

四月戊午,敦煌陨霜。

二年四月辛亥,武州镇陨霜。

延昌四年三月癸亥,河南八州陨霜。

肃宗熙平元年七月,河南、北十一州霜。

无云而雷

《洪范论》曰:雷,阳也;云,阴也。有云然后有雷,有臣然后有君也。雷托于云,君托于臣,阴阳之合也。故无云而雷,示君独处无臣民也。

显祖皇兴元年七月,东北无云而雷。

二年七月,东北有声如雷。

世宗延昌元年二月已酉,有声起东北,南引,殷殷如雷,二声而止。

鼓妖

世祖太延四年十月辛酉,北有声如大鼓,西北行。

《洪范论》曰:阳用事百八十三日而终,阴用事亦百八十三日而终,雷出地百八十三日而入地,入地百八十三日而复出地,是其常经也。故雷安,万物安;雷害,万物害。犹国也,君安,国亦安;君害,国亦害。不当雷而雷,皆失节也。

世祖神元年十月己酉,雨,雷电。

太延三年十月癸丑,雷。

四年十一月丁亥,雷。

高祖太和三年十一月庚戌,豫州雷雨。

戊申,豫州大雷雨,平地水三寸。

四年十月戊戌,雷。

七年十一月辛已,幽州雷电,城内尽赤。

世宗景明二年十一月辛卯,凉州雷,七发声。

三年十二月己已,夜雷,九发声。

正始元年十一月甲寅,秦、齐、荆、朔四州雷电。

肃宗正光元年正月壬寅,雷。

《春秋》震夷伯之庙,左丘明谓展氏有隐匿焉。刘向以为夷伯世大夫,天戒若曰:勿使大夫世官,将专事也。

太祖天赐六年四月,震天安殿东序。帝恶之,令左校以冲车攻殿东西两序屋毁之。帝竟暴崩。

显祖皇兴二年十一月夜,震电。

高祖太和三年五月戊午,震东庙东中门屋南鸱尾。

班固说:上不宽大包容臣下,则不能居圣位。貌、言、视、听,以心为主,四者皆失,则区瞀无识,故其咎雾。

世祖太延四年正月庚子,雨土如雾于洛阳。

高祖太和十二年十一月丙戌,土雾竟天,六日不开,到甲夜仍复浓密,勃勃如火烟,辛惨人鼻。

世宗景明三年二月己丑,秦州黄雾,雨土覆地。

八月己酉,浊气四塞。

四年八月辛已,凉州雨土覆地,亦如雾。

正始二年正月己丑夜,阴雾四塞,初黑后赤。

三年正月辛丑,土雾四塞。

九月壬申,黑雾四塞。

延昌元年二月甲戌,黄雾蔽塞。时高肇以外戚见宠,兄弟受封,同汉之五侯也。

桃李花

庶征之恒燠。刘向、班固以冬亡冰及霜,不杀草之应。京房《易传》曰:夏暑杀人,冬则物华实。

世祖真君五年八月,华林园诸果尽花。

高祖延兴五年八月,中山桃李花。

承明元年九月,幽州民齐渊家杜树结实既成,一朝尽落,花叶复生,七日之中,蔚如春状。

世宗景明四年十一月,齐州东清河郡桃李花。

延昌四年闰十月辛亥,京师柰树花。

火不炎上

《洪范传》曰:弃法律,逐功臣,杀太子,以妾为妻,则火不炎上。谓火失其性而为灾。

高宗太安五年春三月,肥如城内大火,官私庐舍焚烧略尽,唯有东西二寺佛图像舍火独不及。

高祖太和八年五月戊寅,河内沁县泽自燃,稍增至百余步,五日乃灭。

世宗景明元年三月乙已,恒岳祠灾。

肃宗正光元年五月,钩盾禁灾。

孝昌二年夏,幽州遒县地燃。

三年春,瀛州城内大火,烧三千余家。

出帝永熙三年二月,永宁寺九层佛图灾。既而时人咸言有人见佛图飞入东海中。永宁佛图,灵像所在,天意若曰:永宁见灾,魏不宁矣。渤海,齐献武王之本封也,神灵归海,则齐室将兴之验也。

三月,并州三级寺南门灾。

孝静天平四年秋,邺阊阖门东阙火。

武定三年冬,汾州西河北山火潜行地下,热气上出。

黑眚黑祥

世祖始光二年正月甲寅夜,天东南有黑气,广一丈,长十丈。占有兵。二月,慕容渴悉邻反于北平。

显祖皇兴三年正月,河济起黑云,广数里,掩东阳城上,昏暗如夜。既而东阳城溃。

世宗景明三年九月己卯,黑气四塞。甲辰,扬州破萧衍将张嚣之,斩级二千。

赤眚

高祖太和二年十一月丁未夜,有三白气从地出,须臾,变为黄赤,光明照地。

十六年九月丁已,昏时,赤气见于西北,长二十丈,广八九尺,食顷乃灭。

世宗延昌元年三月丙申,有赤气见于天,自卯至戌。

肃宗正光元年十一月辛未,西北赤气竟天畔,似火气。京师不见,凉州以闻。

三年九月甲辰夜,西北有赤气似火焰,东西一匹余。北镇反乱之征。

五年五月癸酉申时,北有赤气,东西竟天,如火焰。

庄帝永安三年十一月己丑,有赤气如雾,从显阳殿阶西南角斜属步廊,高一丈许,连地如绛纱幔,自未至戌不灭。帝见而恶之,终有幽崩之祸。

孝静天平三年正月己亥戌时,东方有赤气,可三丈余,三食顷而灭。

青眚

庄帝永安三年六月甲子申时,辰地有青气,广四尺,东头缘山,西北引,至天半止。西北戌地有黑赤黄云,如山峰,头有青气,广四尺许,东南引。至天半,二气相接。东南气前散,西北气后灭。亦帝执崩之征也。

夜妖

班固说:夜妖者,云风并起而杳冥,故与常风同象也。温而风,则生螟螣之孽。

世宗正始元年六月乙已,晦。

八月甲辰,昼晦。

人瑑

刘歆说:貌之不恭,是谓不肃。上嫚下暴,则阴气胜,水伤百谷,衣食不足,奸宄并作,故其极恶也。一曰,民多被刑,貌丑恶也。班固以为六畜谓之祸,言其著也;及人,谓之瑑瑑,病貌,言寝深也。

太宗永兴三年,民乌兰喉下生骨,状如羊角,长一尺余。

高祖太和十六年五月,尚书李冲奏:”定州中山郡毋极县民李班虎女献容以去年九月二十日右手大拇指甲下生毛九茎,至十月二十日长一尺二寸。”

肃宗熙平二年十一月己未,并州表送祁县民韩僧真女令姬从母右肋而生。灵太后令付掖庭。

正光元年五月戊戌,南兖州下蔡郡有大人迹,见行七步,迹长一尺八寸,广七寸五分。

高祖延兴三年秋,秀容郡妇人一产四男,四产十六男。

庄帝永安三年十一月丁卯,京师民家妻产男,一头、二身、四手、四脚、三耳。

太和十六年十一月乙亥,高祖与沙门道登幸侍中省。日入六鼓,见一鬼衣黄褶裤,当户欲入。帝以为人,叱之而退。问诸左右,咸言不见,唯帝与道登见之。

显祖皇兴二年十月,豫州疫,民死十四五万。

世宗永平三年四月,平阳之禽昌、襄陵二县大疫,自正月至是月,死者二千七百三十人。

金沴

太和十九年六月,徐州表言丈八铜像汗流于地。

永安、普泰、永熙中京师平等寺定光金像每流汗,国有事变,时咸畏异之。

永安三年二月,京师民家有二铜像,各长尺余,一颐下生白毫四,一颊傍生黑毛一。

龙蛇之孽

《洪范论》曰:龙,鳞虫也,生于水。云亦水之象,阴气盛,故其象至也,人君下悖人伦,上乱天道,必有篡杀之祸。

世祖神三年三月,有白龙二见于京师家人井中。

真君六年二月丙辰,有白龙见于京师家人井中。龙,神物也,而屈于井中,皆世祖暴崩之征也。

肃宗正光元年八月,有黑龙如狗,南走至宣阳门,跃而上,穿门楼下而出。魏衰之征也。

庄帝永安二年,晋阳龙见于井中,久不去。庄帝暴崩晋阳之征也。

前废帝普泰元年四月甲寅,有龙迹自宣阳门西出,复入城。乙卯,群臣入贺,帝曰:”国将兴,听于民;将亡,听于神。但当君臣上下,克己为治,未足恃此为庆。”

马祸

《洪范论》曰:马者,兵象也,将有寇戎之事,故马为怪也。

肃宗熙平二年十一月辛未,恒州送马驹,肉尾长一尺,騣处不生毛。

正光元年九月,沃野镇官马为虫入耳,死者十四五。虫似螝,长五寸已下,大如箸。

牛祸

《洪范论》:《易》曰”坤为牛”,坤,土也,土气乱则牛为怪,一曰牛祸。其象,宗庙将灭。一曰,转输烦则牛生祸。

世宗景明二年五月,冀州上言长乐郡牛生犊,一头、二面、二口、三目、三耳。

羊祸

《洪范论》曰:君不明,失政之所致。

高祖太和二十三年三月,肆州上言阳曲县羊生羔,一头,二身,一牝,一牡,三耳,八足。寻高祖崩,六辅专事。

世宗正始元年七月,鄯善镇送羊羔,一头、两身、八脚。

二年正月,鄯善镇送八脚羊。

延昌四年五月,薄骨律镇上言:羊羔一头、六足、两尾。

豕祸

京房《传》曰:凡妖象其类足多者,所任邪也。京房《易》:妖曰豕生人头豕身者,邑且乱亡。

高祖延兴元年九月,有司奏豫州刺史、临淮公王让表,有猪生子,一头、二身、八足。

世宗景明四年九月,梁州上言,犬豕交。

正始四年八月,京师猪生子,一头、四耳、两身、八足。

延昌四年七月,徐州上言阳平戍猪生子,头面似人,顶有肉髻,体无毛。灵太后、幼主倾覆之征也。

鸡祸

《洪范论》曰:京房《传》曰:鸡小畜,犹小臣也。角者,兵之象,在上,君之威也。此小臣执事者将秉君之威以生乱,不治之害。

高祖太和元年夏五月,有司奏京师有雌鸡二,头上生冠如角,与众鸡异。是时文明太后临朝,信用群小之征。

世宗正始元年四月,河南有鸡雏,四足四翼。语在《崔光传》。

八月,司州上言:河内民席众家鸡雏,近尾上复有一头,口目具。二头皆从颈后各有二翼,二足旁行。是时世宗颇任群小,更有朋党,邪佞干政之验。

延昌四年十二月,洛州上言魏兴太守常矫家黄雌鸡,头上肉角大如枣,长寸三分,角上生聚毛,长寸半。

肃宗正光元年正月,虎贲中郎将兰兜家鸡雄、雌二,各头上生两角,其毛杂色,上耸过冠。时灵太后临朝专政。

羽虫之孽

《洪范论》曰:视不明,听不聪之罚也。

太宗泰常三年十一月,京师获白枭。

肃宗正光二年八月己卯,获秃鹙鸟于殿内。

孝昌二年四月,民有送死鸭雏,一头、两身、四足、四翅、两尾。

孝静天平二年三月,雄雉飞入尚书省,殿中获之。

蝗虫螟

《洪范论》曰:刑罚暴虐,取利于下;贪饕无厌,以兴师动众;取邑治城,而失众心,则虫为害矣。

高祖太和五年七月,敦煌镇蝗,秋稼略尽。

六年七月,青、雍二州虸蚄害稼。

八月,徐、东徐、兖、济、平、豫、光七州,平原、枋头、广阿、临济四镇,蝗害稼。

七年四月,相、豫二州蝗害稼。

八年三月,冀、州、相三州虸蚄害稼。

四月,济、光、幽、肆、雍、齐、平七州蝗。

六月乙已,相、齐、光、青四州虸蚄害稼。

十六年十月癸巳,枹罕镇蝗,害稼。

世宗景明元年五月,青、齐、徐、兖、光、南青六州虸蚄害稼。

四年三月壬午,河州大螟,二麦无遗。

五月,光州虸蚄害稼。

六月,河州大蝗。

七月,东莱郡虸蚄害稼。

正始元年六月,夏、司二州蝗害稼。

四年四月,青州步屈虫害枣花。

八月,泾州黄鼠、蝗虫、班虫,河州虸蚄、班虫,凉州、司州恒农郡蝗虫并为灾。

永平元年六月己已,凉州蝗害稼。

五年五月,青州步屈虫害枣花。

七月,蝗虫,京师虸蚄。

八月,青、齐、光三州虸蚄害稼,三分食二。

肃宗熙平元年六月,青、齐、光、南青四州虸蚄害稼。

显祖天安元年六月,兖州有黑蚁与赤蚁交斗,长六十步,广四寸,赤蚁断头而死。黑主北,赤主南。十一月,刘彧兖州刺史毕众敬遣使内属,诏镇南大将军尉元纳之,大破贼将周凯等。

高祖太和十年七月,并州治中张万寿表:建兴濩泽县民贾日成以去四月中养蚕,有丝网成幕,中有卷物似绢带,长四尺,广三寸,薄上复得黄茧二,状如履形。

世宗正始二年三月,徐州蚕蛾吃人,尫残者一百一十余人,死者二十二人。

毛虫之孽

谓变常而为异也。

太祖登国中,河南有虎七,卧于河侧,三月乃去。后一年,蚍蜉、白鹿尽渡河北。后一年,河水赤如血。此卫辰灭亡之应。及诛其族类,悉投之河中,其地遂空。

孝静元象元年正月,有狼入城,至硖石,曹获之。

武定五年十二月,北城铜爵台上获豹一。

高祖太和元年五月辛亥,有狐魅截人发,时文,明太后临朝,行多不正之征也。

肃宗熙平二年,自春,京师有狐魅截人发,人相惊恐。六月壬辰,灵太后召诸截发者,使崇训卫尉刘腾鞭之于千秋门外,事同太和也。

《瑞图》:外镇王公、刺史、二千石、令长酷暴百姓,人民怨嗟,则白鼠至。

太宗永兴三年二月,京师民赵温家有白鼠,以献。

三年春,于北苑获白鼠一,寻死。割之,腹中有三子,尽白。

四年三月,上幸西宫,获白鼠一。

八月,御府民张安获白鼠一。

神瑞二年五月,帝猎于榼仑山,获白鼠一;平城获白鼠三。六月,平城获白鼠二。

八月,豫章王夔获白鼠一。

泰常元年十一月,京师民获白〈鼠虫〉一以献。

二年六月,中山获白鼠二。

三年三月,京师获白鼠一。

十一月,京师获白鼠一。

世祖始光三年八月,相州魏郡获白鼠。

太延元年八月,雁门献白鼠。

高祖太和二十三年八月,京师获白鼠。

世宗景明四年五月,京师获白鼠。

正始元年六月,京师获白鼠。

肃宗熙平元年四月,肆州表送白鼠。

《魏书》 北齐·魏收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