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本 张君瑞害相思杂剧 楔子

[旦上云]自那夜听琴后,闻说张生有病,我如今着红娘去书院里,看他说甚么。

[叫红科]

[红上云]姐姐唤我,不知有甚事,须索走一遭。

[旦云]这般身子不快呵,你怎么不来看我?

[红云]你想张……

[旦云]张甚么?

[红云]我“张”着姐姐哩。

[旦云]我有一件事央及你咱。

[红云]甚么事?

[旦云]你与我望张生走一遭,看他说甚么,你来回我话者。

[红云]我不去,夫人知道不是耍。

[旦云]好姐姐,我拜你两拜,你便与我走一遭!

[红云]侍长请起,我去则便了。说道:“张生,你好生病重,则俺姐姐也不弱。”只因午夜调琴手,引起春闺爱月心。

[仙吕]

[赏花时]俺姐姐针线无心不待拈,脂粉香消懒去添。春恨压眉尖,若得灵犀一点,敢医可了病恹恹。

[下]

[旦云]红娘去了,看他回来说甚话,我自有主意。

[下]

张君瑞害相思杂剧 第一折

[末上云]害杀小生也。自那夜听琴后,再不能够见俺那小姐。我着长老说将去,道张生好生病重,却怎生不见人来看我?却思量上来,我睡些儿咱。

[红上云]奉小姐言语,着我看张生,须索走一遭。我想咱每一家,若非张生,怎存俺一家儿性命也?

[仙吕]

[点绛唇]相国行祠,寄居萧寺。因丧事,幼女弧儿,将欲从军死。

[混江龙]谢张生伸志,一封书到便兴师。显得文章有用,足见天地无私。若不是剪草除根半万贼,险些儿灭门绝户俺一家儿。莺莺君瑞,许配雄雌;夫人失信,推托别词;将婚姻打灭,以兄妹为之。如今都废却成亲事,一个价愁糊突了胸中锦绣,一个价泪揾了脸上胭脂。

[油葫芦]憔悴潘郎鬓有丝;杜韦娘不似旧时,带围宽清减了瘦腰肢。一个睡昏昏不待观经史,一个意悬悬懒去拈针线;一个丝桐上调弄出离恨谱,一个花笺上删抹成断肠诗;一个笔下写幽情,一个弦上传心事:两下里都一样害相思。

[天下乐]方信道才子佳人信有之,红娘看时,有些乖性儿,则怕有情人不遂心也似此。他害的有些抹媚,我遭着没三思,一纳头安排着憔悴死。

却早来到书院里,我把唾津儿润破窗纸,看他在书房里做甚么。

[村里迓鼓]我将这纸窗儿润破,悄声儿窥视。多管是和衣儿睡起,罗衫上前襟褶祬。孤眠况味,凄凉情绪,无人伏侍。觑了他涩滞气色,听了他微弱场息,看了他黄瘦脸儿。张生呵,你若不闷死多应是害死。

[元和令]金钗敲门扇儿。

[末云]是谁?

[红唱]我是个散相思的五瘟使。俺小姐想着风清月朗夜深时,使红娘来探尔。

[末云]既然小娘子来,小姐必有言语。

[红唱]俺小姐至今脂粉未曾施,念到有一千番张殿试。

[末云]小姐既有见怜之心,小生有一简,敢烦小娘子达知肺腑咱。

[红云]只恐他翻了面皮。

[上马娇]他若是见了这诗,看了这词,他敢颠倒费神思。他拽起面皮来:“查得谁的言语你将来,这妮子怎敢胡行事?”他可敢嗤、嗤的扯做了纸条儿。

[末云]小生久后多以金帛拜酬小娘子。

[红唱]

[胜葫芦]哎,你个馋穷酸俫没意儿,卖弄你有家私,莫不图谋你的东西来到此?先生的钱物,与红娘做赏赐,是我爱你的金资?

[幺篇]你看人似桃李春风墙外枝,卖俏倚门儿。我虽是个婆娘有志气。则说道:“可怜见小子,只身独自!”恁的呵,颠倒有个寻思。

[末云]依着姐姐,可怜见小子只身独自!

[红云]兀的不是也,你写来,咱与你将去。

[末写科]

[红云]写得好呵,读与我听咱。

[末读云]珙百拜奉书芳卿可人妆次:自别颜范,鸿稀鳞绝,悲怆不胜。孰料夫人以恩成怨,变易前姻,岂得不为失信乎?使小生目视东墙,恨不得腋翅于汝台左右;患成思渴,垂命有日。因红娘至,聊奉数字,以表寸心。万一有见怜之意,书以掷下,庶几尚可保养。造次不谨,伏乞情恕!后成五言诗一首,就书录呈:相思恨转添,谩把瑶琴弄。乐事又逢春,芳心尔亦动。此情不可违,芳誉何须奉?莫负月华明,且怜花影重。

[红唱]

[后庭花]我则道拂花笺打稿儿,原来他染霜毫不构思。先写下几句寒温序,后题着五言八句诗。不移时,把花笺锦字,叠做同心方胜儿。忒聪明,忒敬思,忒风流,忒浪子。虽然是假意儿,小可的难到此。

[青歌儿]颠倒写鸳鸯两字,方信道“在心为志”。

[末云]姐姐将去,是必在意者!

[红唱]看喜怒其间觑个意儿。放心波学士!我愿为之,并不推辞,自有言词。则说道:“昨夜弹琴的那人儿,教传示。”

这简帖儿我与你将去,先生当以功名为念,休堕了志气者!

[寄生草]你将那偷香手,准备着折桂枝。休教那淫词儿污了龙蛇字,藕丝儿缚定鹍鹏翅,黄莺儿夺了鸿鹄志;休为这悴帏锦帐一佳人,误了你“玉堂金马三学士”。

[末云]姐姐在意者!

[红云]放心,放心!

[煞尾]沈约病多般,宋玉愁无二,清减了相思样子。则你那眉眼传情未了时,中心日夜藏之。怎敢因而,“有美玉于斯”,我须教有发落归着这张纸。凭着我舌尖上说词,更和这简帖儿里心事,管教那人来探你一遭儿。

[下]

[末云]小娘子将简帖儿去了,不是小生说口,则是一道会亲的符篆。他明日回话,必有个次第。且放下心,须索好音来也。“且将宋玉风流策,寄与蒲东窈窕娘。”

[下]

张君瑞害相思杂剧 第二折

[旦上云]红娘伏侍老夫人不得空便,偌早晚敢待来也。起得早了些儿,困思上来,我再睡些儿咱。

[睡科]

[红上云]奉小姐言语去看张生,因伏侍老夫人,未曾回小姐话去。不听得声音,敢以睡哩,我入去看一遭。

[中吕]粉蝶儿]风静帘闲,透纱窗麝兰香散,启朱扉摇响双环。绛台高,金荷小,银釭犹灿。比及将暖帐轻弹,先揭起这梅红罗软帘偷看。

[醉春风]则见他钗軃玉斜横,髻偏云乱挽。日高犹自不明眸,畅好是懒、懒。

[旦做起身长叹科]

[红唱]半晌抬身,几回搔耳,一声长叹。

我待便将简帖儿与他,恐俺小姐有许多假处哩。我则将这简帖儿放在妆盒儿上,看他见了说甚么。

[旦做照镜科,见帖看科]

[红唱]

[普天乐]晚妆残,乌云軃,轻匀了粉脸,乱挽起云鬟。将简帖儿拈,把妆盒儿按,开拆封皮孜孜看,颠来倒去不害心烦。

[旦怒叫]红娘!

[红做意云]呀,决撒了也!厌的早扢皱了黛眉。

[旦云]小贱人,不来怎么!

[红唱]忽的波低垂了粉颈,氲的呵改变了朱颜。

[旦云]小贱人,这东西那里将来的?我是相国的小姐,谁敢将这简帖来戏弄我,我几曾惯看这等东西?告过夫人,打下你个小贱人下截来。

[红云]小姐使将我去,他着我将来。我不识字,知他写着甚么?

[快活三]分明是你过犯,没来由把我摧残;使别人颠倒恶心烦,你不惯,谁曾惯?

姐姐休闹,比及你对夫人说呵,我将这简帖儿去夫人行出首去来。

[旦做揪住科]我逗你耍来。

[红云]放手,看打下下截来。

[旦云]张生近日如何?

[红云]我则不说。

[旦云]好姐姐,你说与我听咱!

[红唱]

[朝天子]张生近间、面颜,瘦得来实难看。不思量茶饭,怕待动弹;晓夜将佳期盼,废寝忘餐。黄昏清旦,望东墙淹泪眼。

[旦云]请个好太医看他证候咱。

[红云]他证候吃药不济。病患、要安,则除是出几点风流汗。

[旦云]红娘,不看你面时,我将与老夫人看,看他有何面目见夫人?虽然我家亏他,只是兄妹之情,焉有外事。红娘,早是你口稳哩;若别人知呵,甚么模样。

[红云]你哄着谁哩,你把这个饿鬼弄得他七死八活,却要怎么?

[四边静]怕人家调犯,“早共晚夫人见些破绽,你我何安。”问甚么他遭危难?撺断得上竿,掇了梯儿看。

[旦云]将描笔儿过来,我写将去回他,着他下次休是这般。

[旦做写科]

[起身科云]红娘,你将去说:“小姐看望先生,相待兄妹之礼如此,非有他意。再一遭儿是这般呵,必告夫人知道。”和你个小贱人都有话说。

[旦掷书下]

[红唱]

[脱布衫]小孩儿家口没遮拦,一味的将言语摧残。把似你使性子,休思量秀才,做多少好人家风范。

[红做拾书科]

[小梁州]他为你梦里成双觉后单,废寝忘餐。罗衣不奈五更寒,愁无限,寂寞泪阑干。

[幺篇]似这等辰勾空把佳期盼,我将这角门儿世不曾牢拴,则愿你做夫妻无危难。我向这筵席头上整扮,做一个缝了口的撮合山。

[红云]我若不去来,道我违拗他,那生又等我回报,我须索走一遭。

[下]

[末上云]那书倩红娘将去,未见回话。我这封书去,必定成事,这早晚敢侍来也。

[红上云]须索回张生话去。小姐你性儿忒惯得娇了;有前日的心,那得今日的心来?

[石榴花]当日个晚妆楼上杏花残,犹自怯衣单,那一片听琴心清露月明间。昨日个向晚,不怕春寒,几乎险被“先生馔”,那其间岂不胡颜。为一个不酸不醋风魔汉,隔墙儿险化做了望夫山。

[斗鹌鹑]你用心儿拨雨撩云,我好意儿传书寄简。不肯搜自己狂为,则待要觅别人破绽。受艾焙权时忍这番。畅好是奸。“张生是兄妹之礼,焉敢如此!”对人前巧语花言;——没人处便想张生,——背地里愁眉泪眼。

[红见末科]

[末云]小娘子来了。擎天柱,大事如何了也?

[红云]不济事了,先生休傻。

[末云]小生简帖儿是一道会亲的符篆,则是小娘子不用心,故意如此。

[红云]我不用心?有天理,你那简帖儿好听!

[上小楼]这的是先生命悭,须不是红娘违慢。那简帖儿倒做了你的招状,他的勾头,我的公案。若不是觑面颜,厮顾盼,担饶轻慢,先生受罪,礼之当然。贱妾何辜?争些儿把你娘拖犯。

[幺篇]从今后相会少,见面难。月暗西厢,凤去秦楼,云敛巫山。你也(走山),我也(走山);请先生休讪,早寻个洒阑人散。

[红云]只此再不必申诉足下肺腑,怕夫人寻,我回去也。

[末云]小娘子此一遭去,再着谁与小生分剖;必索做一个道理,方可救小生一命。

[末跪下揪住红科]

[红云]张先生是读书人,岂不知此意,其事可知矣。

[满庭芳]你休要呆里撒奸;你待要恩情美满,却教我骨肉摧残。老夫人手执着棍儿摩娑看,粗麻线怎透得针关。直待我拄着拐帮闲钻懒,缝合唇送暖偷寒。待去呵,小姐性儿撮盐入火,消息儿踏着泛;待不去呵,

[末跪哭云]小生这一个性命,都在小娘子身上。

[红唱]禁不得你甜话儿热趱:好着我两下里难人做。

我没来由分说;小姐回与你的书,你自看者。

[末接科,开读科]呀,有这场喜事,撮土焚香,三拜礼毕。早知小姐简至,理合远接,接待不及,勿令见罪!小娘子,和你也欢喜。

[红云]怎么?

[末云]小姐骂我都是假,书中之意,着我今夜花园里来,和他“哩也波哩也罗”哩。

[红云]你读书我听。

[末云]“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红云]怎见得他着你来?你解与我听咱。

[末云]“待月西厢下”,着我月上来;“迎风户半开”,他开门待我;“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着我跳过墙来。

[红笑云]他着你跳过墙来,你做下来。端的有此说么?

[末云]俺是个猜诗谜的社家,风流隋河,浪子陆贾,我那里有差的勾当。

[红云]你看我姐姐,在我行也使这般道儿。

[耍孩儿]几曾见寄书的颠倒瞒着鱼雁,小则小心肠儿转关。写着西厢待月等得更阑,着你跳东墙“女”字边“干”。原来那诗句儿里包笼着三更枣,简帖儿里埋伏着九里山。他着紧处将人慢,您会云雨闹中取静,我寄音书忙里偷闲。

[四煞]纸光明玉板,字香喷麝兰,行儿边湮透非春汗?一缄情泪红犹湿,满纸春愁墨未干。从今后休疑难,放心波玉堂学士,稳情取金雀鸦鬟。

[三煞]他人行别样的亲,俺根前取次看,更做道孟光接了梁鸿案。别人行甜言美语三冬暖,我根前恶语伤人六月寒。我为头儿看:看你个离魂倩女,怎发付掷果潘安。

[末云]小生读书人,怎跳得那花园过也?

[红唱]

[二煞]隔墙花又低,迎风户半拴,偷香手段今番按。怕墙高怎把龙门跳,嫌花密难将仙桂攀。放心去,休辞惮;你若不去呵,望穿他盈盈秋水,蹙损他淡淡春山。

[末云]小生曾到那花园里,已经两遭,不见那好处;这一遭知他又怎么?

[红云]如今不比往常。

[煞尾]你虽是去了两遭,我敢道不如这番。你那隔墙酬和都胡侃,证果的是今番这一简。

[红下]

[末云]万事自有分定,谁想小姐有此一场好处。小生是猜诗谜的社家,风流隋何,浪子陆贾,到那里扢扎帮便倒地。今日颓天百般的难得晚。天,你有万物于人,何故争此一日?疾下去波!读书继晷怕黄昏,不觉西沉强掩门;欲赴海棠花下约,太阳何苦又生根?

[看天云]呀,才晌午也,再等一等。

[又看科]今日万般的难得下去也呵。碧天万里无云,空劳倦客身心;恨杀鲁阳贪战,不教红日西沉!呀,却早倒西也,再等一等咱。无端的三足乌,团团光烁烁;安得后羿弓,射此一轮落?谢天地!却早日下去也!呀,却早发擂也!呀,却早撞钟也!拽上书房门,到得那里,手挽着垂杨滴流扑跳过墙去。

[下]

张君瑞害相思杂剧 第三折

[红上云]今日小姐着我寄书与张生,当面偌多般假意儿,原来诗内暗约着他来。小姐也不对我说,我也不瞧破他,则请他烧香。今夜晚妆处比每日较别,我看他到其间怎的瞒我?

[红唤科]姐姐,咱烧香去来。

[旦上云]花阴重叠香风细,庭院深沉淡月明。

[红云]今夜月明风清,好一派景致也呵!

[双调]

[新水令]晚风寒峭透窗纱,控金钩绣帘不挂。门阑凝暮霭,楼角敛残霞。恰对菱花,楼上晚妆罢。

[驻马听]不近喧哗,嫩绿池溏藏睡鸭;自然幽雅,淡黄杨柳带栖鸦。金莲噈损牡丹芽,玉簪抓住荼蘼架。夜凉苔径滑,露珠儿湿透了凌波袜。

我看那生和俺小姐巴不得到晚。

[乔牌儿]自从那日初时想月华,捱一刻似一夏;见柳梢斜日迟迟下,早道“好教贤圣打”。

[搅筝琶]打扮的身子儿诈,准备着云雨会巫峡。只为这燕侣莺俦,锁不住心猿意马。不则俺那姐姐害,那生呵!二三日来水米不粘牙。因姐姐闭月羞花,真假、这其间性儿难按纳,一地里胡拿。

姐姐这湖山下立地,我开了寺里角门儿。怕有人听俺说话,我且看一看。

[做意了]偌早晚傻角却不来,赫赫赤赤,来。

[末云]这其间正好去也,赫赫赤赤。

[红云]那鸟来了。

[沉醉东风]我则道槐影风摇暮鸦,原来是玉人帽侧乌纱。一个潜身在曲槛边,一个背立在湖山下;那里叙寒温,并不曾打话。

[红云]赫赫赤赤,那鸟来了。

[末云]小姐,你来也。

[搂住红科]

[红云]禽兽,是我,你看得好仔细着,若是夫人怎了。

[末云]小生害得眼花,搂得慌了些儿,不知是谁,望乞恕罪!

[红唱]便做道搂得慌呵,你好索觑咱,多管是饿得你个穷神眼花。

[末云]小姐在那里?

[红云]在湖山下,我问你咱。真个着你来哩?

[末云]小生猜诗谜社家,风流隋何,浪子陆贾,准定扢扎帮便倒地。

[红云]你休从门里去,则道我使你来。你跳过这墙去,今夜这一弄助你两个成亲。我说与你,依着我者。

[乔牌儿]你看那淡云笼月华,似红纸护银蜡;柳丝花朵垂帘下,绿莎茵铺着绣榻。

[甜水令]良夜迢迢,闲庭寂静,花枝低亚。他是个女孩儿家,你索将性儿温存,话儿摩弄,意儿谦洽;休猜做败柳残花。

[折桂令]他是个娇滴滴美玉无瑕,粉脸生春,云鬓堆鸦。恁的般受怕担惊,又不图甚浪酒闲茶。则你那夹被儿时当奋发,指头儿告了消乏;打叠起嗟呀,毕罢了牵挂,收拾了忧愁,准备着撑达。

[末做跳墙搂旦科]

[旦云]是谁?

[末云]是小生。

[旦怒云]张生,你是何等之人!我在这里烧香,你无故至此;若夫人闻知,有何理说!

[末云]呀,变了卦也!

[红唱]

[锦上花]为甚媒人,心无惊怕;赤紧的夫妻每,意不争差。我这里蹑足潜踪,悄地听咱:一个羞惭,一个怒发。

[幺篇]张生无一言,呀,莺莺变了卦。一个悄悄冥冥,一个絮絮答答。却早禁住隋何,迸住陆贾,叉手躬身,妆聋做哑。

张生背地里嘴那里去了?向前搂住丢翻,告到官司,怕羞了你!

[清江引]没人处则会闲嗑牙,就里空奸诈。怎想湖山边,不记“西厢下”。香美娘处分破花木瓜。

[旦]红娘,有贼。

[红云]是谁?

[末云]是小生。

[红云]张生,你来这里有甚么勾当?

[旦云]扯到夫人那里去!

[红云]到夫人那里,怕坏了他行止。我与姐姐处分他一场。张生,你过来跪着!你既读孔圣之书,必达周公之礼,夤夜来此何干?

[雁儿落]不是俺一家儿乔作衙,说几句衷肠话。我则道你文学海样深,谁知你色胆有天来大?

[红云]你知罪么?

[末云]小生不知罪。

[红唱]

[得胜令]谁着你夤夜入人家,非奸做贼拿。你本是个折桂客,做了偷花汉;不想去跳龙门,学骗马。姐姐,且看红娘面饶过这生者!

[旦云]若不看红娘面,扯你到夫人那里去,看你有何面目见江东父老?起来!

[红唱]谢小姐贤达,看我面遂情罢。若到官司详察,“你既是秀才,只合苦志于寒窗之下,谁教你夤夜辄入人家花园,做得个非奸即盗。”先生呵,准备精皮肤吃顿打。

[旦云]先生虽有活人之恩,恩则当报。既为兄妹,何生此心?万一夫人知之,先生何以自安?今后再勿如此,若更为之,与足下决无干休。

[下]

[末朝鬼门道云]你着我来,却怎么有偌多说话!

[红扳过末云]羞也,羞也,却不“风流隋何,浪子陆贾”?

[末云]得罪波“社家”,今日便早则死心塌地。

[红唱]

[离亭宴带歇指煞]再休题“春宵一刻千金阶”,准备着“寒窗更守十年寡”。猜诗谜的社家,(个个个)拍了“迎风户半开”,山障了“隔墙花影动”,绿惨了“待月西厢下”。你将何郎粉面搽,他自把张敞眉儿画。强风情措大,晴干了尤云(歹带)雨心,悔过了窃玉偷香胆,删抹了倚翠偎红话。

[末云]小生再写一简,烦小娘子将去,以尽衷情如何?

[红唱]淫词儿早则休,简帖儿从今罢。犹古自参不透风流调法。从今后悔罪也卓文君,你与我游学去波汉司马。

[下]

[末云]你这小姐送了人也!此一念小生再不敢举,奈有病体日笃,将如之奈何?夜来得简方喜,今日强扶至此,又值这一场怨气,眼见得休也。只索回书房中纳闷去。桂子闲中落,槐花病里看。

[下]

张君瑞害相思杂剧 第四折

[夫人上云]早间长老使人来,说张生病重。我着长老使人请个太医去看了。一壁道与红娘,看哥哥行问汤药去者,问太医下甚么药?证候如何?便来回话。

[下]

[红上云]老夫人才说张生病沉重,咋晚吃我那一场气,越重了。莺莺呵,你送了他人。

[下]

[旦上云]我写一简,则说道药方,着红娘将去与他,证候便可。

[旦唤红科]

[红云]姐姐唤红娘怎么?

[旦云]张生病重,我有一个好药方儿,与我将去咱!

[红云]又来也!娘呵,休送了他人!

[旦云]好姐姐,救人一命,将去咱!

[红云]不是你,一世也救他不得。如今老夫人使我去哩,我就与你将去走一遭。

[下]

[旦云]红娘去了,我绣房里等他回话。

[下]

[末上云]自从昨夜花园中吃了这一场气,投着旧证候,眼见得休了也。老夫人说着长老唤太医来看我;我这颓证候,非是太医所治的;则除是那小姐美甘甘、香喷喷、凉渗渗、娇滴滴一点儿唾津儿咽下去,这鸟病便可。

[洁引太医上,《双斗医》科范了]

[下]

[洁云]下了药了,我回夫人话去,少刻再来相望。

[下]

[红上云]俺小姐送得人如此,又着我去动问,送药方儿去,越着他病沉了也。我索走一遭。异乡易得离愁病,妙药难医肠断人。

[越调]

[斗鹌鹑]则为你彩笔题诗,回文织锦;送得人卧枕着床,忘餐废寝;折倒得鬓似愁潘,腰如病沈。恨已深,病已沉,昨夜个热脸儿对面抢白,今日个冷句儿将人厮侵。

昨夜这般抢白他呵!

[紫花儿序]把似你休倚着栊门儿待月,依着韵脚儿联诗,侧着耳朵儿听琴。见了他撇假偌多话:“张生,我与你兄妹之礼,甚么勾当!”怒时节把一个书生来跌窨,欢时节——“红娘,好姐姐,去望他一遭!”——将一个侍妾来逼临。难禁,好着我似线脚儿般殷勤不离了针。从今后教他一任,这的是俺老夫人的不是:将人的义海恩山,都做了远水遥岑。

[红见末问云]哥哥病体若何?

[末云]害杀小生也!我若是死呵,小娘子,阎王殿前,少不得你做个干连人。

[红叹云]普天下害相思的不似你这个傻角。

[天沙净]心不存学海文林,梦不离柳影花阴,则去那窃玉偷香上用心。又不曾得甚,自从海棠开想到如今。

因甚的便病得这般了?

[末云]都因你行——怕说的谎——因小待长上来,当夜书房一气一个死。小生救了人,反被害了。自古云:“痴心女子负心汉。”今日反其事了。

[红唱]

[调笑令]我这里自审,这病为邪淫;尸骨岩石鬼病侵。更做道秀才们从来恁,似这般干相思的好撒(口吞)!功名上早则不遂心,婚姻上更返吟复吟。

[红云]老夫人着我来,看哥哥要甚么汤药。小姐再三伸敬,有一药方送来与先生。

[末做慌科]在那里?

[红云]用着几般儿生药,各有制度,我说与你:

[小桃红]“桂花”摇影夜深沉,酸醋“当归”浸。

[末云]桂花性温,当归活血,怎生制度?

[红唱]面靠着湖山背阴里窨,这方儿最难寻。一服两服令人恁。

[末云]忌甚么物?

[红唱]忌的是“知母”未寝,怕的是“红娘”撒沁。吃了呵,稳情取“使君子”一星儿“参”。

这药方儿小姐亲笔写的。

[末看药方大笑科]

[末云]早知姐姐书来,只合远接。小娘子——

[红云]又怎么?却早两遭也。

[末云]——不知这首诗意,小姐待和小生“哩也波”哩。

[红云]不少了一些儿?

[鬼三台]足下其实啉,休装(口吞)。笑你个风魔的翰林,无处问佳音,向简帖儿上计禀。得了个纸条儿恁般绵里针,若见玉天仙怎生软厮禁?俺那小姐忘恩,赤紧的偻人负心。

书上如何说?你读与我听咱。

[末念云]“休将闲事苦萦怀,取次摧残天赋才。不意当时完妾命,岂防今日作君灾?仰图厚德难从礼,谨奉新诗可当谋。寄语高唐休咏赋,今宵端的雨云来。”此韵非前日之比,小姐必来。

[红云]他来呵怎生?

[秃厮儿]身卧着一条布衾,头枕着三尺瑶琴;他来时怎生和你一处寝?冻得来战兢兢,说甚知音?

[圣药王]果若你有心,他有心,昨日秋千院宇深沉;花有阴,月有阴,“春宵一刻抵千金”,何须“诗对会家吟”?

[末云]小生有花银十两,有铺盖凭与小生一付。

[红唱]

[东原乐]俺那鸳鸯枕,翡翠衾,便遂杀了人心,如何肯凭?至如你不脱解和衣儿更怕甚?不强如手执定指尖儿恁。倘或成亲,到大来福荫。

[末云]小生为小姐如此容色,莫不小姐为小生也减动丰韵么?

[红唱]

[绵搭絮]他眉弯远山铺翠,眼横秋水无尘,体若凝酥,腰如嫩柳,俊的是庞儿俏的是心,体态温柔性格儿沉。虽不会法灸神针,更胜似救苦难观世音。

[末云]今夜成的事,小生不敢有忘。

[红唱]

[幺篇]你口儿里漫沉吟,梦儿里苦追寻。往事已沉,只言目今,今夜相逢管教恁。不图你甚白壁黄金,则要你满头花,拖地锦。

[末云]怕夫人拘系,不能够出来。

[红云]则怕小姐不肯,果有意呵,

[煞尾]虽然是老夫人晓夜将门禁,好共歹须教你称心。

[末云]休似昨夜不肯。

[红云]你挣揣咱,来时节肯不肯尽由他,见时节亲不亲在于您。

[并下]

[络丝娘煞尾]因今宵传言送语,看明日携云握雨。

题目老夫人命医士崔莺莺寄情诗正名小红娘问汤药张君瑞害相思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