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

《金瓶梅》,中国古代长篇白话世情小说,一般认为是中国第一部文人独立创作的章回体长篇小说。其成书时间约在明朝隆庆至万历年间,作者署名兰陵笑笑生。

作为中国第一部具有近代意味的现实主义文学巨著,《金瓶梅》是中国古代小说发展的重要的里程碑。它突破了中国长篇小说的传统模式,在艺术上较之此前的长篇小说有了多方面的开拓和创新,为中国古代小说的演进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

《金瓶梅》书名是由小说三个女主人公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各取一字合成的。小说题材由《水浒传》中武松杀嫂一段演化而来,通过对兼有官僚、恶霸、富商三种身份的市侩势力的代表人物西门庆及其家庭罪恶生活的描述,体现当时民间生活的面貌,描绘了一个上至朝廷内擅权专政的太师,下至地方官僚恶霸乃至市井间的地痞、流氓、宦官、帮闲所构成的鬼蜮世界,揭露了明代中叶社会的黑暗和腐败,具有较深刻的认识价值。被列为明代“四大奇书”之首。

全书描写了西门庆的一生及其家庭从发迹到败落的兴衰史,并以西门庆为中心,一方面辐射市井社会,一方面反映官场社会,展开了一个时代的广阔图景,彻底暴露出人间的肮脏与丑恶。西门庆一方面凭借经济实力交通权贵,行贿钻营,提高政治地位;另一方面又依靠政治地位贪赃枉法,为所欲为,扩大非法经营,从而成为集财、权、势于一身的地方一霸。作品还通过西门庆的社会活动,反映了上自朝廷下至市井,官府权贵与豪绅富商狼狈为奸、鱼肉百姓、无恶不作的现实,从客观上表明了这个社会的无可救药。

《金瓶梅》以相当多的篇幅描写了西门庆及其妻妾的家庭活动,写出了这个罪恶之家的林林总总,反映了正常人性惨遭扭曲和异化的过程。以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为代表的诸多女性,尽管出身、性格、遭遇不尽相同,但都被超常的情欲、物欲所支配。她们以扭曲的人性去对抗道德沦丧的夫权社会,又在人性的扭曲中走向堕落和毁灭。作品在原始欲望的文本表象下面,同时具备了对人性本质的拷问,善与恶的分界在这本书中有了另一种解释。

《金瓶梅》是一部以描写家庭生活为题材的现实主义巨著,它假托宋朝旧事,实际上展现的是晚明政治和社会的各种现象,是一个社会断层的深入剖解。法国大百科全书称《金瓶梅》“全书将西门庆的好色行为与整个社会历史联系在一起”。

情节梗概

《金瓶梅》作者取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三人名字的各一字组成小说的名字。小说写得像日记一样,它的故事是逐年逐月展开的。开篇“话说宋徽宗皇帝政和年间”,表明《金瓶梅》写的是北宋末年政和年间的故事。

宋朝徽宗政和年间,山东省东平府清河县出了一位风流子弟,叫西门庆。时年27岁,生的风流倜傥,多才多艺,娶妻吴月娘,时年22岁,也是美貌温柔,脾气和顺。他们生有一女,名叫西门大姐,年仅12岁,已许配给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杨提督的亲家陈洪的儿子陈经济(敬济)为妻,小两口在东京住。西门庆家宅豪富,在清河县开着一个相当大的中药铺。因为有钱,又娶了两位小妾,是二娘李娇儿,四娘孙雪娥。这一天,西门庆在紫石街闲游,巧遇武大郎的妻子潘金莲,顿时被潘氏的美貌所倾倒,于是他买通茶馆女老板王婆,设计勾引了潘金莲,并指使王婆与金莲联合毒死亲夫武大郎。于是将潘金莲娶进西门府为妾,排行五娘。在此之前,西门庆通过媒婆薛嫂,将清河城外开布铺的女寡妇孟玉楼娶来家,得到一笔丰厚的嫁妆,孟玉楼因为有钱,排行为三娘,家人称之为孟三儿。

潘金莲嫁入西门府后,很快暴露出她嫉妒、心胸狭窄、吃屎要吃尖的性格,并与西门庆四娘孙雪娥、二娘李娇儿结为仇人。大娘吴月娘因金莲没有丫头,便把自己房中的丫头春梅拨给金莲使唤。春梅便很快地成为金莲的心腹,她俩人牢牢地控制了西门庆在家的专宠权,引起大娘吴月娘的不满。

西门庆家有一位邻居,叫花子虚,是当朝宠监花老太监的侄子,也是一位酒色之徒。他有一位妻子,叫李瓶儿,时年22岁,生得五短身材,温柔美丽。李瓶儿曾在家宴上见过西门庆一面,心生爱慕,又加上花子虚吃了官司,不久身亡,李瓶儿就通过媒婆撮合,许嫁西门庆。西门庆大喜,很快将李瓶儿娶入家中,排行为六娘。李瓶儿很有钱,又加上她原来住房与西门庆相连,西门庆就将两家打通,盖起一座大花园。

西门庆在一次偶然的家宴中,相中了家奴来旺的妻子宋惠莲,两人就暗暗地勾结在一起,不料来旺得知,扬言要杀西门庆。西门庆大怒,设计将来旺发配徐州,宋惠莲恼羞成怒,愤而自缢。

李瓶儿嫁入西门庆家中不久怀孕,引起其它几位娘子的嫉妒,潘金莲更是百般诅咒,使李瓶儿不足月就早产,生下一子,西门庆大喜。又因为西门庆行贿得官,成为清河县提刑所的副提刑,双喜临门,就给孩子起名为官哥。

此时,东京城西门庆女儿女婿两口子,因为朝政党争避祸于清河娘家,西门庆对女婿陈敬济信任有加。不想陈敬济也是一位多情的种子,没过多长时间,就与五娘潘金莲勾搭成奸。

西门庆在家中与六房妻妾百般周旋之余,又在外边与各色妓女如李桂姐等相互往来,闹得乌烟瘴气。

李瓶儿自从生子官哥以后,西门庆对她恩宠有加,使潘金莲无比嫉恨。她暗暗地养了一只大白猫,成日训练,终于有一天,大白猫将西门官哥抓伤致死。李瓶儿丧子以后,悲痛过度,不久得白崩症身亡。西门庆由此复又宠爱金莲,但这一切不久都为大娘吴月娘得知,心中暗恨金莲,为此后的金莲命运埋下了伏笔。

东京城蔡京的管家翟谦,给西门庆送来一封信,想请西门庆在清河县为其寻找一房小妾,以图生养。西门庆就把自己家绸缎铺的伙计韩道国的女儿韩爱姐送往东京成亲。在相亲的时候,西门庆发现韩伙计的妻子、韩爱姐的母亲王六儿生得十分美丽,心中爱恋不已,于是通过李瓶儿奶妈老冯妈中间牵线,两人会面,如胶似漆。西门庆十分欣赏王六儿,一高兴就为王六儿又买丫头又买铺面房,一时王六儿宠冠清河县。韩道国甘当王八,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东京新科蔡状元因家贫,在探亲途中路过西门府,西门庆热情招待,使蔡状元十分感动,回家后联系蔡京、翟谦等人请西门庆进京拜蔡京为义父。西门庆由此升官为省级提刑官,一时成为清河县当仁不让的首富,又开布铺,又开当铺,扩大药铺,买房,修祖坟。使山东省各级大小官员对西门庆趋之若骛。

大娘子吴月娘自李瓶儿母子双亡以后,拜求尼姑,得到保胎药,在李瓶儿死后不久也怀珠胎。金莲得知恼恨不已,也暗求尼姑得到真药,在约定的壬子日服下,要与西门庆同房,不料吴月娘因三娘孟玉楼当天感冒,求西门庆多多照看孟玉楼,西门庆顿时觉得自己有愧与孟玉楼,就不顾金莲阻拦,去陪孟玉楼过夜。潘金莲愿望落空,遂迁怒于吴月娘,两人爆发了一场大战。幸亏孟玉楼从中劝解,暂时平安,但是金莲从此与吴月娘结下了死仇。

西门庆一次在城外永福寺布施的时候,巧遇天竺胡僧,西门庆对其礼遇有加,胡僧就给了西门庆一些春药,并严肃地告诫他不可乱用。但西门庆不听,连续使用,身体大受其害。这一天在王六儿那里用过春药以后,回家醉了,潘金莲又强行给西门庆灌药,致使药力发作,西门庆精尽而亡,时年三十三岁。

西门庆死后,家产随即败落,各铺面伙计混水摸鱼,趁机贪污,吴月娘无法,只得将各处铺面关掉,有的房子也随之卖掉。与此同时,吴月娘在西门庆倒头之时为西门庆生下一遗腹子,取名为西门孝哥。

二娘李娇儿自打西门庆死后,天天闹事,又将自己的体己钱连偷带拿偷回娘家。她本是娼家出身,又由于妓女侄女李桂姐的从中挑拨,与吴月娘大闹一场,逼得月娘只得让她离门改嫁。

五娘潘金莲在西门庆死后,天天和女婿陈敬济勾在一起,不想怀了孕,陈敬济连忙寻来堕胎药给金莲吃。金莲堕胎后丑行终于暴露,吴月娘趁机将陈敬济、春梅、潘金莲先后赶出西门府。

金莲仍然叫茶坊王婆领回去,不巧武松得知金莲出来后,为哥哥武大郎报仇,将金莲王婆双双杀死后,投奔梁山,聚义去了。

春梅被卖出以后,被清河守备周秀买入府中为妾。一年后春梅生子,被扶为正夫人。因金莲被杀,春梅感其旧情,出钱将金莲安葬在永福寺后花园中。

陈敬济被赶出西门府后,暂住在舅舅家,吴月娘将他的妻子西门大姐送出来与他两口子团圆。不料陈敬济对大姐百般殴打,逼得西门大姐无法,含恨上吊自杀,时年24岁。

吴月娘听说大姐自杀,带人砸了陈敬济的家,又将其告上衙门。陈敬济无奈只得卖房,花钱换得一命。但已是山穷水尽,沦为乞丐。这一天,陈敬济巧遇父亲旧友王老员外,这员外尚念旧情,将陈敬济送到临清城当道士。不料陈敬济恶习不改,仍旧吃喝嫖妓,被当差捉拿,送进周守备府里。春梅无意间知道此事,得知陈敬济已经当了道士,就想把他救出。不料此时西门庆府中出事,春梅只得将此事放下,暂时让陈敬济出去,未与他相认。

原来西门庆四娘孙雪娥见西门庆死了,也想拐一些财宝逃走。正巧那个被西门庆发配到徐州的来旺打听西门庆死了,也回到了清河县,无意间碰到孙雪娥,两人遂商议一块拐逃。这一天晚上,孙雪娥爬墙头与来旺相会,两个人偷了许多金银逃出西门府,暂避于亲戚家。不想亲戚见财起意,偷出赌博被官差拿住,雪娥来旺双双被抓。春梅得知此事,将雪娥买入守备府,百般侮辱。又因春梅想把陈敬济接入府中,恐雪娥知道此事,说出春梅与敬济、金莲之间的丑事。于是春梅设计将雪娥打入娼门,最终将她逼死,亡年35岁。

孙雪娥死后,陈敬济被庞春梅接入守备府,两人以表姐弟相称,又开始了他们之间的淫乱生活。

再说吴月娘,眼见二娘李娇儿、四娘孙雪娥、五娘潘金莲、六娘李瓶儿死的死,嫁的嫁,心中无限悲伤。正值清明节,她与三娘孟玉楼为西门庆上坟,巧遇清河县知县之子李衙内。这李衙内年三十三岁,丧偶不久,一眼看上孟玉楼,知是西门庆家的遗孀,遂求媒婆说媒。正巧孟玉楼也想改嫁,两下都同意,孟玉楼二次改嫁李衙内,后68岁而终。

孟玉楼走后,吴月娘一人带着儿子西门孝哥并几房丫头婆子度日,很是寂寞。幸好春梅不忘旧情,时时来探望月娘,以西门府为娘家,使月娘感到安慰。

而此时陈敬济已在春梅的帮助下,在临清开了个大酒楼,生意兴隆。这一天巧遇韩道国、王六儿、韩爱姐三人。原来西门庆死后,韩道国与王六儿盗拐了西门庆的进货银子,逃到东京女儿家居住。不想几年之后,朝中发生政变,翟谦、蔡京垮台,韩道国只好与妻儿回到清河县。不料自己在清河的老屋已被自己不争气的兄弟韩二卖掉,而韩二本人也不知流落何处。万般无奈,韩道国夫妇带着女儿流落临清码头,以买笑为生。这一天巧遇陈敬济,陈念及西门府旧情,收容他们,并与爱姐一见倾心,结为百年之好。

谁知无有不测风云,几年以后,大金国皇帝完颜吴乞买见北宋朝廷腐败,兴兵进犯中原。周守备奉命调往前线抵抗金兵,不想当场阵亡。春梅一下子失去政治上和经济上的依靠,只好勾引家奴——19岁的俊俏小伙周义。时间一长,春梅染肺病之症,死在周义的身上,亡年29岁。

陈敬济在开酒楼的过程中,与当地恶霸发生恶斗,后被人杀死,亡年27岁。韩爱姐见敬济死了,悲伤不已,誓不改嫁,在战乱中与父母流落江南湖州,出家为尼,52岁得病而终。

金兵打到清河县,吴月娘带儿子孝哥随着逃难的人群来到城外。巧遇世外高僧普静长老,长老遂带领吴月娘来到城外永福寺避难。普静作法事点化月娘,说西门孝哥为西门庆所托生,吴月娘看罢,悲痛不已。普静禅师便告知月娘,西门庆生前罪恶太深,一定要渡西门孝哥出家,以赎罪恶。月娘不舍儿子,但也无奈。普静禅师又作法,让西门庆、潘金莲、武大郎、孙雪娥、宋惠莲、李瓶儿、陈敬济、春梅、西门大姐等人各自超生,吴月娘感激不已。普静对月娘说:“番兵不久就要退去,中原已有皇帝,天下分为南北两朝,南为南宋,北为金国。你们安心回家度日去吧。”说罢带领孝哥化作清风不见了。吴月娘在永福寺住了半个月,果然金兵退走。月娘回到清河县,家产不曾流失。月娘就把以前西门庆的贴身小厮玳安改名为西门安,继承家业,养活月娘到老,亡年70岁。

作品目录

第一回
第51回
打猫儿金莲品玉 斗叶子敬济输金
第二回
俏潘娘帘下勾情 老王婆茶坊说技
第52回
应伯爵山洞戏春娇 潘金莲花园调爱婿
第三回
定挨光王婆受贿 设圈套浪子私挑
第53回
潘金莲惊散幽欢 吴月娘拜求子息
第四回
赴巫山潘氏欢幽 闹茶坊郓哥义愤
第54回
应伯爵隔花戏金钏任医官垂帐诊瓶儿
第五回
捉奸情郓哥定计 饮鸩药武大遭殃
第55回
西门庆两番庆寿旦 苗员外一诺送歌童
第六回
何九受贿瞒天 王婆帮闲遇雨
第56回
西门庆捐金助朋友 常峙节得钞傲妻儿
第七回
薛媒婆说娶孟三儿 杨姑娘气骂张四舅
第57回
开缘簿千金喜舍 戏雕栏一笑回嗔
第八回
盼情郎佳人占鬼卦 烧夫灵和尚听淫声
第58回
潘金莲打狗伤人 孟玉楼周贫磨镜
第九回
西门庆偷娶潘金莲武都头误打李皂隶
第59回
西门庆露阳惊爱月 李瓶儿睹物哭官哥
第十回
第60回
李瓶儿病缠死孽 西门庆官作生涯
第11回
潘金莲激打孙雪娥西门庆梳笼李桂姐
第61回
西门庆乘醉烧阴户 李瓶儿带病宴重阳
第12回
潘金莲私仆受辱 刘理胜魇胜求财
第62回
潘道士法遣黄巾士 西门庆大哭李瓶儿
第13回
李瓶姐墙头密约 迎春儿隙底私窥
第63回
韩画士传真作遗爱 西门庆观戏动深悲
第14回
花子虚因气丧身 李瓶儿迎奸赴会
第64回
玉箫跪受三章约 书童私挂一帆风
第15回
佳人笑赏玩灯楼 狎客帮嫖丽春园
第65回
愿同穴一时丧礼盛 守孤灵半夜口脂香
第16回
西门庆择吉佳期应伯爵追欢喜庆
第66回
翟管家寄书致赙 黄真人发牒荐亡
第17回
宇给事劾倒杨提督李瓶儿许嫁蒋竹山
第67回
西门庆书房赏雪 李瓶儿梦诉幽情
第18回
赂相府西门脱祸 见娇娘敬济销魂
第68回
应伯爵戏衔玉臂 玳安儿密访蜂媒
第19回
草里蛇逻打蒋竹山 李瓶儿情感西门庆
第69回
招宣府初调林太太 丽春院惊走王三官
第20回
傻帮闲趋奉闹华筵 痴子弟争锋毁花院
第70回
老太监引酌朝房 二提刑庭参太尉
第21回
吴月娘扫雪烹茶 应伯爵替花邀酒
第71回
李瓶儿何家托梦 提刑官引奏朝仪
第22回
蕙莲儿偷期蒙爱 春梅姐正色闲邪
第72回
潘金莲抠打如意儿 王三官义拜西门庆
第23回
睹棋枰瓶儿输钞 觑藏春潘氏潜踪
第73回
潘金莲不愤忆吹箫 西门庆新试白绫带
第24回
敬济元夜戏娇姿 惠祥怒詈来旺妇
第74回
潘金莲香腮偎玉 薛姑子佛口谈经
第25回
吴月娘春昼秋千 来旺儿醉中谤仙
第75回
因抱恙玉姐含酸 为护短金莲泼醋
第26回
来旺儿递解徐州 宋蕙莲含羞自缢
第76回
春梅娇撒西门庆 画童哭躲温葵轩
第27回
李瓶儿私语翡翠轩 潘金莲醉闹葡萄架
第77回
西门庆踏雪访爱月 贲四嫂带水战情郎
第28回
陈敬济徼幸得金莲 西门庆糊涂打铁棍
第78回
林太太鸳帏再战 如意儿茎露独尝
第29回
吴神仙冰鉴定终身 潘金莲兰汤邀午战
第79回
西门庆贪欲丧命 吴月娘失偶生儿
第30回
蔡太师擅恩锡爵 西门庆生子加官
第80回
潘金莲售色赴东床李娇儿盗财归丽院
第31回
琴童儿藏壶构衅 西门庆开宴为欢
第81回
韩道国拐财远遁 汤来保欺主背恩
第32回
李桂姐趋炎认女 潘金莲怀妒惊儿
第82回
陈敬济弄一得双 潘金莲热心冷面
第33回
陈敬济失钥罚唱 韩道国纵妇争锋
第83回
秋菊含恨泄幽情 春梅寄柬谐佳会
第34回
献芳樽内室乞恩 受私贿后庭说事
第84回
吴月娘大闹碧霞宫曾静师化缘雪涧洞
第35回
西门庆为男宠报仇 书童儿作女妆媚客
第85回
吴月娘识破奸情 春梅姐不垂别泪
第36回
翟管家寄书寻女子 蔡状元留饮借盘缠
第86回
雪娥唆打陈敬济 金莲解渴王潮儿
第37回
冯妈妈说嫁韩爱姐 西门庆包占王六儿
第87回
王婆子贪财忘祸 武都头杀嫂祭兄
第38回
王六儿棒槌打捣鬼 潘金莲雪夜弄琵琶
第88回
陈敬济感旧祭金莲 庞大姐埋尸托张胜
第39回
寄法名官哥穿道服 散生日敬济拜冤家
第89回
清明节寡妇上新坟 永福寺夫人逢故主
第40回
抱孩童瓶儿希宠 妆丫鬟金莲市爱
第90回
来旺偷拐孙雪娥 雪娥受辱守备府
第41回
两孩儿联姻共笑嬉 二佳人愤深同气苦
第91回
孟玉楼爱嫁李衙内李衙内怒打玉簪儿
第42回
逞豪华门前放烟火 赏元宵楼上醉花灯
第92回
陈敬济被陷严州府 吴月娘大闹授官厅
第43回
争宠爱金莲惹气 卖富贵吴月攀亲
第93回
王杏庵义恤贫儿 金道士娈淫少弟
第44回
避马房侍女偷金 下象棋佳人消夜
第94回
大酒楼刘二撒泼 洒家店雪娥为娼
第45回
应伯爵劝当铜锣 李瓶儿解衣银姐
第95回
玳安儿窃玉成婚 吴典恩负心被辱
第46回
元夜游行遇雪雨 妻妾戏笑卜龟儿
第96回
春梅姐游旧家池馆杨光彦作当面豺狼
第47回
苗青贪财害主 西门枉法受赃
第97回
第48回
弄私情戏赠一枝桃 走捷径探归七件事
第98回
陈敬济临清逢旧识 韩爱姐翠馆遇情郎
第49回
请巡按屈体求荣 遇胡僧现身施药
第99回
刘二醉骂王六儿 张胜窃听张敬济
第50回
琴童潜听燕莺欢 玳安嬉游蝴蝶巷
第100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