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脸灭共,我们不再恐惧!

0
200

习近平,你看到了吧!共产党,你看到了吧!

2022年1月1日元旦,中国人民终于撕下了肮脏的面具,撕下了心中的恐惧,与你对决,与你死磕!

一拳超人战友说:“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于是决定第一次露脸直播!”约瑟说:“我加入爆料革命,为自己活一把!今天一百多露脸的战友背后有多少人!”

像超人和约瑟战友一样,全球无数的灭共战友,扔掉了中南坑的新闻联播,扔掉了虚假撕逼的跨年演唱会,目光都投向了GTV的文贵大直播,分享世纪性的大精彩!

今日元旦,文贵大直播再次创造了互联网媒体上的多个人类记录:直播时长已经达到10个多小时,在线观看人数已经达到1500多万,还有全球跨时区的连线直播,参与人数前所未有,其影响力,灭共威力成为人类历史上的一枚灭共核弹! 无数战友同框同心,一起灭共!

文贵说,这是一种缘分。就这个缘分呢,它是一种神秘力量的安排, 像我今天穿衣服,如果今天我把一裤衩套头上, 那肯定就错了,就是都没有设计的,自然而然形成的,这种行为的结果,还有事情,我认为它就叫天机,它就叫缘分。可是人与人的关系的自然形成,它就叫缘分。

今天,中国人民与中共红魔的缘分已经尽了,与新中国联邦的缘分已经开始。这就是风水呀,这就是真正的缘分呐、天机啊!

中共的红旗最怕的就是水。甲子年,虎年,共产党最害怕。爆料革命,传播真相,希望之药,救人至上!WEI战友说:“快来参加爆料革命!莫等闲,空悲切”。文贵说,2022年将是共产党的大灾之年 ;20大,中国政治会充满血腥和屠杀;疫苗灾难会比黑夜还要黑。 2022年是爆料革命的收割年,充满神奇的力量的一年。

除陋习,迎新年,水克火,灭红魔,共匪瑟瑟发抖!

莲龙居士:给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的公开信

总书记习近平先生,

新的一年又来了,你有个元旦献词,我也得有个新春话语。

我称呼你为总书记而不是中国国家主席,因为实质上你只能代表共产党,不能代表全体中国人民。我没有在称呼前加上“尊敬的”,因为当下的你确实没有值得中国人尊敬的地方。但是,我仍然称呼你为“先生”。因为儒家说,三人行,必有我师。好人是我师,坏人也是我师,你的一生已经注定只能是一个反面教材。

历史的车轮永远是滚滚向前的。你在新年贺词中说,“我们不惧风雨,也不畏险阻”,迎接2020年的到来。但在世人面前,你和你的政府所作所为,都是逆时代的潮流而行的。你越折腾,中国人民越遭罪。

共产党篡政70年来,三反五反,文革整风,拨乱反正,一茬又一茬;中华大地群魔乱舞,鬼叫狼嚎,与天斗,与人斗,翻天覆地,日月确实换了篇章。虽然在互联网时代,人们已经很少使用笔墨纸砚了,“罄竹难书”这几个字还是能恰当地描绘共产党对中华民族乃至世界文明犯下的累累罪恶。

虽然这些恶行不能让你一个人都承担了,毕竟你自己也只是个傀儡。你只是某些利益集团的代理人,是这个制度的傀儡。因为你上了贼船,所以你只能干些脏活。

不说你删改宪法,妄想定为一尊,大逆不道;就说你驱逐低端人口、把两百万维族人送进再教育营和妄图颠覆香港民主制度的反人类罪行,就足够你上断头台和绞刑架了。

你说,“2019年,最难忘的是隆重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江南北披上红色盛装,人们脸上洋溢着自豪的笑容,《我和我的祖国》在大街小巷传唱。”

这是真相,也不是真相。真相的另一面是“以假治国、以贪治国、以警治国、以生殖器治国”。正如你说的“有风平浪静,也有波涛汹涌。”如何波涛汹涌,你知道的,但你没有说。

习先生,虽然你不像老毛子那样有些鬼才,但你口才还是有的,否则你不会有那么多的主题演讲。只是在你那个位子上,你言不由衷,所以你说话越来越结巴了。

古语,“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爱好学习的人,一定是勇于改错的人。你不是这样的人。

真正有学问的人,才会高朋满座。你不是这样的人。相反,你身边皆是庸才和阿谀奉承的人。

你怕别人不知道你多有学问,所以你喜欢背书单。人不知而不愠,说的绝对不是你。

所以,按照孔子的标准,你不是君子,你是小人。

如此,当今中国,是个小人当道的时代。

你自己不要民主,还要干预美国和台湾的民主选举,向世界输出“小人之道”,这是极度卑鄙下作的行为,你难道不知道?你竟然还敢明目张胆的来!

当今世界,或者只说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央大国,是如何的真相呢?一两句话我也说不清楚。我借佛陀的话来描绘一番吧。

“一时佛住俱焰弥国金刚山顶,遍观十方皆如火色。尔时 如来即嘘长叹,普视 众生都无差途。善哉众生当何所救!思惟已讫。一切诸佛世界及诸 菩萨境界,上至三十三天,下至十金刚际及 魔宫殿悉皆震动。复有诸金刚领诸眷属执金刚事,不安其座,游行十方;复有诸天仙魔众,怖走无处。”

当今中国,黄色大地早已是一片火海,中华百姓生活在缺乏基本人权和没有言论自由的红色魔宫里。十四亿人民被邪恶绑架,正义不得伸张,就连恶首的爪牙每天都活在恐怖之中。

习先生!其实你自己心里是明白的,因为你已经选择了与邪恶为伍,所以与你称兄道弟的只有伊朗和北朝鲜这样的邪恶政权。你只配与塔利班谈“国际反恐”。你说,“2019年,中国继续张开双臂拥抱世界。世界上又有一些国家同我国建交,我国建交国达到180个。我们的朋友遍天下!”问你一句真心话:世界上有几个是你的朋友?

苏联亡国26周年时,你感叹他们“竟无一人是男儿!”在国内,你与盗国贼是一伙的,你的春蛋早就被他们捏在了手中。在国际,你和你腐败的官员,你们的春蛋也早就被美国和欧洲人捏在手中。你们“谁是男儿?”你还是不要神化自己了。如果真是有种男儿,拿出小钢炮在美国人面前遛遛,或把它切了来保共产党千年不倒!

盘古开天、女娲补天、后羿射日、精卫填海,开创了中华民族的文明历史。中华文明是漫长而深邃的,思想是百花齐放的。你想用马列邪教来一统江湖,你真是太不自量力了。习大大,你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圣经-创世纪》开篇:元始之初,上帝创造天地时,大地一片混沌,无形无样,深渊之上是一片漆黑,上帝的神在水面上运行。上帝说:“要有光!”光就有了。上帝看见光好,就把光与黑暗分开。上帝称这光叫昼,称黑暗叫夜。晚上过去,清晨来临,这是第一天。

这么美妙绝伦的言语,非世间人可以妄作,早已铭刻在每一位信徒的心中。小习,你想如何改,你敢如何改?!不管你如何下笔,地狱的门都为你打开。

在那些开天辟地的时代,走过耶稣基督,走过释迦牟尼,走过穆罕默德,也走过孔子。他们的言语,你要如何改,你敢如何改?!不管你如何下笔,地狱的门都为你打开。

中国虽然有过独裁的政权,但中国从来都不是一个拥抱独裁的国度。尧舜不用讲了,春秋战国也不用讲了,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康熙乾隆, 有哪一个不是胸怀广大之人?千百年来,中华民族总在开放、包容和融合中,不断地演绎伸展而伟大。

你说,你倡导“一带一路”,你的高峰论坛、文明对话,向世界展示了一个文明、开放、包容的中国。然而,你筑起高高的防火墙,你严控新闻媒体,强迫他们统统姓党,如此的狭隘心量,如何又谈“开放、包容”?如此思维,你如果不是精神分裂,即另有邪恶用心;如此颠倒,教世人如何信你!

我几乎每天都看新华网和人民网。习先生,你可能觉得奇怪,像我这样的人,这么可能还关注党媒?我曾经也是一名共产党员。70年来,这个党,用人民的血汗钱,雇佣成千上万的媒体写手,为它歌功颂德、粉饰太平,从而愚弄百姓、延续罪恶。我的followcn.com上的文字,就是对着新华社和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而去的。是的,习先生!我一个人,对着你的政权,对着千军万马,一直在战斗着。

在国内,你依仗的只有陈全国、黄奇帆、王毅夫、张维为这样的奴才和文痞为你摇旗呐喊;在国际上,你唯有王毅、刘晓明、张军这样一班跳梁小丑来配合你的愚蠢。他们满嘴谎言,丢尽了中国人的脸,也丢尽了你习近平祖宗的脸。

你可能真的“不忘初心”,想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但是你的心想歪了,路走歪了,机关算尽,新时代的“梁家河思想”还是免不了被“拉清单”的结局。你的弟弟拿的是澳大利亚护照,你的女儿在哈佛学习“民主自由”,不是他们不可以,而是你要求中国人民“爱国爱党”,你骗谁呢?

我喜欢老郭那句话:唯真不破!虽然我没有你的资源和财力,也没有你的万千御用文墨,我就用一个真,来刺穿你们的谎言!

好大喜功的你创造了无数个“辉煌”的第一。你的大连法庭罚没了郭先生160亿美元,也算是个世界第一吧,这个还要进哈佛商学院教学案例,你知道吗?

迫于你的淫威,阿里巴巴、百度、腾讯、京东,一个个屈膝,助纣为虐。什么胡锡进、华春莹、刘欣,什么火鸡龚、鸡腿潘、假牧师,很快就会被丢尽历史的垃圾桶。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王岐山的尿袋子、陈峰的双修和你习近平的庆丰包子都将成为一代笑话,在民间广为流传。

多行不义必自毙。商鞅弱民、愚民,自己却免不了被车裂而五马分尸。自作自受从来都是作恶者的结局,海航王健的冤魂早就趴在王公公的身上。

你最大的罪行是:你们在作恶的时候,以国家的名义,并且在证据确凿的时候,还坐在位子上。中国人真的要顶你的肺!

文贵说,他不反习。当然是忽悠你的,他和我们一样,是希望借你的手,先灭了王岐山等盗国贼众。

其实我等说“灭”,并不是要你去死,而是让你接受法律的审判。如果不是那样,你的下场只有像萨达姆、齐奥塞斯库或卡扎菲一样。

虽然你军权在握,最近还晋升了7位上将。但是,作为任何国家的武装力量,最终选择还是人民和正义那一边。你作为“穿着新装的皇帝”,早已经被看出在裸奔了。会有几个人会跟着你去白白送死!

华尔街曾经站在你一边,世界银行曾经站在你一边,联合国曾经站在你一边,但在正义面前,它们都选择退却了。

虽然魔王的力量是如此强大,乃至佛陀都为之叹息。但是,我从来都没有觉得你很强大,虽然你自己觉得是。当你走向独裁的那一天,你已经是人民的敌人,你还能强大起来吗?

如果在中国,我这样说你是魔,你还不赶快把我灭了。在中国,你已经屏蔽了我的网站followcn.com。这只是个英文网站,你为何如此害怕?你怕中国的知识分子和大学的万千学子看到?老家的乡亲告诉过我,国保和公安到过村子里调查我,还将老房子拍了照。当年孔子到处说列国国王的不是,国王们也没有把他怎么样。所以,中国必须改变!中国必须有让人自由说话的地方!

三十年前,我在国家机关上班的时候,同事们已经普遍称当兵的是”土匪“、警察是”贼“。当时,我们还天真地以为在上位的都是好领导,只有厅局以下的才是坏蛋。连我们这些既得利益者之公务员都被骗了,可想而知老百姓是如何被愚弄。在共产党这个邪恶制度下,越是位高权重,越是坏蛋,这个事实,只有当我在大粪坑走了二、三十年后,才真切地体会到。

你们希望我听你们的话,渐渐也当你们的官,跟你们一起赚钱、一起嫖妓。我呸!我爱自由,我要讲真话,所以我选择离开这个邪恶体制。

习,知道你们是坏蛋后,就不想跟你们玩了,于是就出国移民。可是在国外才安静了十年八年,你们——还有你们的畜生儿孙,来到海外继续祸害,污染西方的生存环境,而且还不让那些起来反抗的华人、那些敢于批评你们的华人回国回家了。你们还想把共产党的那一套狗屎东西在西方再实践、扩张,你们这帮流氓土匪!

你们把郭文贵的家人兄弟和同事祸害成那样,文贵还是如此忍辱,他真是太仁慈了。时刻告诉我们要以法灭共。我和无数的战友,没有那么仁慈。

我们再也不会沉默和忍辱。在海外,只要有机会碰上你们的狗屁子孙和私生子女,一定会想方设法收拾他们!你们非常清楚,想将你们剥皮拆骨的中国人有千千万万。

还有,最该下地狱的是海外“砸郭”的欺民贼。中国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个对共产党有杀伤力的郭文贵,这班追求”民主自由”的混蛋却来砸郭,真是要“日”他们十八辈子祖宗!

如果那天我得罪了文贵,他要拿我开刷,我绝不会跟他对峙,而心甘情愿地去坐牢。只要他能把共产党灭了,我愿意到西方的监牢去打坐念佛!

不管多有风险和出现怎样的混乱,中国人必须有自由,一人一票,选出国家的领导人。必须借鉴美国的制度,让政府和官员接受人民和媒体的监督。

在美利坚合众国,有那么一连串的人物:特朗普、佩罗西、彭斯、班农、彭培奥、卢比奥、凯而巴斯,他们的名字将永远铭记在中国人民心中。

6月4日将是新中国的国庆日。6月4日之前,新中国的临时政府将在美国成立。届时,中国共产党将是受世人唾弃和围堵的恐怖组织,历史留给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虽然中国的问题还有很多,但基本上跟你没有什么关系了。

你最大的问题可能是刚愎自用。可能正因为如此,你没有得到世界真实的信息,所以用我们广东人的话说,你还在“死鸡撑腿”。如果你今日能转身,成为中国的戈尔巴乔夫,让中华民族少受苦难,让14亿民众免受涂炭,你还有一丝解脱的可能。

中国人传统是讲孝道的,讲求孝养父母之身、父母之心、父母之志。作为一邦之主,侍奉好你的人民,让社会讲正气,人人树立积极向上之心,保障人民的自由和民主权力,就是君子的至孝。

尧舜之有天下,“万方有罪,罪在朕躬”,你有那样的胸怀和心志吗?

反躬自身,你治下的中国,民怨沸腾,官不聊生,黑白颠倒,老祖宗创造的智慧用语全可以反用在你的身上:自相矛盾、痴人说梦、掩耳盗铃、指鹿为马、自欺欺人、黔驴技穷等等。你还妄图篡改圣人经典,做欺师灭祖的勾当,真是大不孝啊!

在你当政期间,虽然为你父亲大人修建了规模宏大的坟墓。你可曾知道,你当政以来所作的一切,那一件不是在刨你自己的祖坟?你想过老家陕西那个坟堆日后的命运吗?

为了彰显中国人的孝道,佛陀上了忉利天为母说法,让地藏菩萨的教戒来警醒世人如何行孝道。单单是你习大大试图篡改圣经、毁谤三宝,让共产党的血旗从少林古寺升起,你知道有何报应吗?

佛陀说,“若有众生毁谤三宝,不敬尊经,当堕于无间地狱,千万亿劫求出无期。”

何为无间地狱?地藏菩萨说,“在大铁围山之内,大地狱有一十八所。其狱城周匝八万余里,其城纯铁高一万里。上火彻下下火彻上,铁蛇铁狗吐火驰逐,狱墙之上东西而走。狱中有床遍满万里,一人受罪自见其身遍卧满床,千万人受罪亦各自见身满床上,众业所感获报如是。又诸罪人备受众苦,千百夜叉及以恶鬼,口牙如剑眼如电光,手复铜爪拖拽罪人。复有夜叉执大铁戟中罪人身,或中口鼻或中腹背,抛空翻接或置床上。复有铁鹰啖罪人目,复有铁蛇缴罪人颈,百肢节内悉下长钉,拔舌耕犁抽肠锉斩,洋铜灌口热铁缠身。万死千生业感如是,动经亿劫求出无期。”

习先生,你今年67岁。凭你的所作所为,不到20年,乃至10年5年2年,无间地狱将为你打开,何不赶快放下屠刀、止恶忏悔,请求中国人民的宽恕?

你能否想像:当中华民族挣脱共产党的枷锁、自由和民主降临中华大地时的光景吗?北京沸腾了… 上海沸腾了 …. … 广州沸腾了… …全中国都会沸腾的,全世界都会为我们欢呼!

试想,如果中国有千千万万的人都来学郭文贵,中国和中国人民是何等的面貌?!

今天,台湾总统选举的结果,说明民主与自由的胜利,为对岸的明天指明道路,对中华民族是何等的可贵。香港人半年多的抗争,就是要捍卫这一民主和自由之精神,而这正是你等独裁者所害怕而去阻止的。但人类进步的潮流,浩浩荡荡,那里是你等狭隘自私之小人所能阻挡得了的!

WTO, 你是小偷;南海诸岛,你是强盗;BGY,红黄蓝,活摘,你是罪犯。毒疫苗,毒奶粉,雾霾,泛亚,e-租宝,P2P, 那个庞氏骗局不记录着你的罪孽?

在遥远的他乡,我常常对着故土的方向眺望天空。请问你,中国的水,中国的土地,中国的空气,还有几个地方可以看到“荷塘的月色”,有几个地方可以“让我们荡起双桨,让微风推开波浪”!

中国梦,白日梦。挑战美国,还撸起袖子加油干,你自己作死。

你想学王阳明“知行合一”,想学《国语》“轻关易道,通商宽衣(农)”,你继续做梦吧。如果鲁迅还活着,他一定会站起来,扇你几个大耳光。

收起你所谓精准扶贫的假仁假义吧,你还可以到北京大街上去买个包子,可千万不要再去农民家里掀掀锅盖了。那里有万千个杨改兰的冤魂在找你算账!

香港反送中运动开启了把共产党送进坟墓的大门,林郑小媳妇很乐于为你陪葬。今日的共产党,就像一位犯了严重痢疾的病人,每天拉稀都会把它拉死了。

有人认为,中美在南海必有一战。我告诉你,不要异想天开了,中美开战的那一天,一定就是你被消灭的那一天。阅兵是虚张声势,航空母舰和核武器也是没有用的,关键是人心让子弹飞向何方。中国的导弹点火发射,当它们掉下来时,落地开花的一定不是太平洋对岸,而是北京中南坑,你信不?!

你的一举一动,文贵和他的战友们早已了如指掌,国际局势早就从全球灭共到以共灭共。当你的内裤都让人扒下了,你的裤裆里几斤几两,还不是一目了然?话虽然粗了一点,但理就是这么个理。与其用灭爆小组对付海外,不如小心你身边的警卫和王公公还实在些。

我不会对牛弹琴,给你任何建议,比如如何与美国打赢贸易战,如何处理好与香港、台湾的关系,如何重拾国人的信心,如何拯救腐败的共产党。一是因为我无知,更因为你是无可救药的,你和共产党只能退出历史舞台。

不要说我骄傲,2020,中华民族人人都应该骄傲。再过一年半载,你想再入我的法眼,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进程已经在时间表上。在中国的历史书里,你已经注定是历史罪人,这是毫无疑问的,无法改变的。作为贼首,你是逃不掉了。

人心如流水。当民心尽失,你就是河岸上的一条死鱼!

江泽民曾经严防死守,借普陀山上的观音菩萨,保住了片刻。愚昧的老习,你以为世界的舆论还在你那边吗?

今日,为什么会怼上你了,如果说我们前世无仇、今世无怨,肯定是说不过去的。但今世,我们基本上是没有私怨的,待我到了阎王爷那里,我会一并把话解给你听。

佛陀说,人人本具如来智慧德相,但以妄想执著不能证得。原来如此,我们还是要感恩你,因为通过你这面镜子,照出了共产党“伟光正”背后的“假恶丑”,照出了你这个“凡夫俗子”贪嗔痴的本来面目,阎罗王一定会赏你一面镜子!

我是小人,也曾经作恶,活得像狗屎一样。但佛陀一样慈悲,收我为弟子,人间修行。

佛说,一切唯心造。所以,请你睁开双眼,看看中国的天,看看世界的地。最后奉劝你一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嗡!跛罗跛罗,三跛罗三跛罗,印捺哩野,威修达尼,吽吽!噜噜矻咧,卡鲁矻哩,梭哈!

佛的密法神咒,破恶驱魔,护佑中华儿女。

言尽至此。

习先生,2020,你好走,小心脚下的路。

莲龙居士
2020年1月13日

原文链接,公开信还有一个英文版本,请点击这里

许章润: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

豕鼠交替之际,九衢首疫,举国大疫,一时间神州肃杀,人心惶惶。公权进退失据,致使小民遭殃,疫疠散布全球,中国渐成世界孤岛。此前三十多年“改革开放”辛苦积攒的开放性状态,至此几乎毁于一旦,一巴掌把中国尤其是它的国家治理打回前现代状态。而断路封门,夹杂着不断发生的野蛮人道灾难,迹近中世纪。原因则在于当轴上下,起则钳口而瞒骗,继则诿责却邀功,眼睁睁错过防治窗口。垄断一切、定于一尊的“组织性失序”和只对上负责的“制度性无能”,特别是孜孜于“保江山”的一己之私而置亿万国民于水火的政体“道德性败坏”,致使人祸大于天灾,在将政体的德性窳败暴露无遗之际,抖露了前所未有的体制性虚弱。至此,人祸之灾,于当今中国伦理、政治、社会与经济,甚于一场全面战争。再说一遍,甚于一场全面战争。此可谓外寇未逞其志,而家贼先祸其国。老美或有打击中国经济之思,不料当轴急先锋也。尤其是疫疠猖獗当口,所谓“亲自”云云,心口不一,无耻之尤,更令国人愤慨,民心丧尽。

是的,国民的愤怒已如火山喷发,而愤怒的人民将不再恐惧。至此,放眼世界体系,揆诸全球政治周期,综理戊戌以来的国情进展,概略下述九项,兹此敬呈国人。

首先,政治败坏,政体德性罄尽。保家业、坐江山,构成了这一政体及其层峰思维的核心,开口闭口的“人民群众”不过是搜刮的税收单位,数目字管理下的维稳对象和“必要代价”,供养着维续这个极权政体的大小无数蝗虫。公权上下隐瞒疫情,一再延宕,只为了那个围绕着“核心”的灯红酒绿、歌舞升平,说明心中根本就无生民无辜、而人命关天之理念,亦无全球体系中休戚相关之概念。待到事发,既丢人现眼,更天良丧尽,遭殃的是小民百姓。权力核心仍在,而低效与乱象并生,尤其是网警效命恶政,动如鹰犬,加班加点封锁信息,而信息不胫而走,说明特务政治临朝,国安委变成最具强力部门,虽无以复加,却已然前现代,有用复无用矣。其实,老祖宗早已明言,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哪怕网信办再有能耐,也对付不了十四万万张嘴,古人岂余欺哉!盖因一切围绕江山打转,自以为权力无所不能,沉迷于所谓“领袖”之自欺,而终究欺瞒不住。大疫当前,却又毫无领袖德识,捉襟见肘,累死前方将士,祸殃亿万民众,却还在那里空喊政治口号,这个那个,煞有介事,令国人齿冷,让万方见笑。此亦非他,乃政体之“道德性败坏”也。若说七十年里连绵灾难早已晓瑜万众极权之恶,则此番大疫,更将此昭显无遗。惟盼吾族亿万同胞,老少爷们,长记性,少奴性,在一切公共事务上运用自己的理性,不要再为极权殉葬。否则,韭菜们,永难得救。

其次,僭主政治下,政制溃败,三十多年的技术官僚体系终结。曾几何时,在道德动机和利益动机双重驱动下,一大批技术官僚型干才上阵,而终究形成了一种虽不理想、弊端重重、但却于特定时段顶事儿的技术官僚体系。其间一大原因,就在于挂钩于职位升迁的政绩追求,激发了贫寒子弟入第后的献身冲动。至于乘势而上的红二们,从来尸位素餐,酒囊饭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在此不论。可惜,随着最近几年的不断整肃,红色江山老调重弹,只用听话的,自家的,其结果,技术官僚体系的德性与干才,其基于政绩升迁的那点儿冲动,不知不觉,乃消失殆尽。尤其是所谓“红色基因”的自家人判准及其圈定,让天下寒心而灰心,进而,离德离心。于是,这便出现了官场上普遍平庸而萎顿委琐之态。鄂省乱象,群魔乱舞,不过一隅,其实省省如此,举朝如此矣。其间原因,就在于这个后领袖时代,领袖制本身就在摧毁治理结构,口言现代治理却使整个国家治理陷入无结构性之窘境。此间症状,正为“组织性失序”和“制度性无能”。君不见,惟一人马首是瞻,而一人暝朦,治国无道,为政无方,却弄权有术,遂举国遭罪。百官无所适从,善者只堪支应,想做事而不敢做事,恶者混水摸鱼,不做事却还搅事,甚而火中取栗,遂劣胜优汰,一团乱象矣。

再次,内政治理全面隳颓。由此急转直下,遂表现为下述两方面。一方面,经济下滑已成定势,今年势必雪上加霜,为“风波”以来所未有,将“组织性失序”和“制度性无能”推展至极。至于举国信心下跌、产权恐惧、政学愤懑、社会萎缩、文化出版萧条,惟剩狗屁红歌红剧,以及无耻文痞歌功颂德之肉麻兮兮,早成事实。而最为扼腕之处,则为对于港台形势之误判,尤其是拒不兑现基本法的普选承诺,着着臭棋,致使政治公信力跌至谷底,导致中国最为富庶文明之地的民众之离心离德,令世界看清这一政体的无赖嘴脸。那边厢,中美关系失序,而基于超级大国没有纯粹内政的定律,这是关乎国运之荦荦大端。恰恰在此,当轴颟顸,再加上碰到个大洋国的特没谱,遂一塌糊涂。网议“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想做而没做成的事,却让他做成了,岂只调侃,而实锥心疼痛也哉。另一方面,几年来公权加紧限制与摧毁社会发育,钳口日甚,导致社会预警机制疲弱乃至于丧失,遇有大疫,便从封口而封城,死心复死人矣。因而,不难理解的是,与此相伴而来的,便是政治市侩主义与庸俗实用主义蔓延政治,无以复加,表明作为特殊时段的特殊现象登场的“知青政治”,早已德识俱亡。可以说,上上下下,他们是四十年来最为不堪的一届领导。因而,此时此刻,兑现《宪法》第35条,解除报禁,解除对于网络的特务式管控,实现公民言论自由和良心自由,坐实公民游行示威和包括结社在内的各项自组织权利,尊重全体国民的普遍人权,特别是政治普选的权利,而且,对于病毒的来源、隐瞒疫情的责任人及其体制性根源,启动独立追责机制,才是“战后重建”之大道,也是当务之急也。

复次,内廷政治登场。几年来的集权行动,党政一体之加剧,特别是以党代政,如前所述,几乎将官僚体制瘫痪。动机既靡,尾大不掉,遂以纪检监察为鞭,抽打这个机体卖命,维续其等因奉此,逶迤着拖下去。而因言论自由和现代文官体制阙如,更无所谓“国王忠诚的反对者”在场,鞭子本身亦且不受督约,复以国安委一统辖制下更为严厉之铁腕统领,最后层层归属,上统于一人。而一人肉身凡胎,不敷其用,党国体制下又无分权制衡体制来分责合力,遂聚亲信合议。于是,内廷生焉。说句大白话,就是 “集体领导”分解为“九龙治水”式寡头政制失效、相权衰落之际,领袖之小圈子成为“国中之国”,一个类似于老美感喟的隐形结构。揆诸既往,“1949政体”常态之下,官僚体系负责行政,纵便毛时代亦且容忍周相一亩三分地。“革委会”与“人保组”之出现,打散这一结构,终至不可维持。晚近四十年里,多数时候“君相”大致平衡,党政一体而借行政落实党旨。只是到了这几年,方始出现这一最为封闭无能、阴鸷森森之内廷政治,而彻底堵塞了重建常态政治之可能性也。一旦进路闭锁,彼此皆无退路,则形势紧绷,大家都做不了事,只能眼睁睁看着情形恶化,终至不可收拾之境。置此情形下,经济社会早已遭受重创,风雨飘摇于世俗化进程中的伦理社会不堪托付,市民社会羸弱兮兮,公民社会根本就不存在,至于最高境界的政治社会连个影子都没有,则一旦风吹草动,大灾来临,自救无力,他救受阻,必致祸殃。此番江夏之乱,现象在下,而根子在上,在于这个孜孜于“保江山,坐江山”,而非立定于人民主权、“以文明立国,以自由立国”的体制本身。结果,其情其形,恰如网议之“集中力量办大事”,顿时变成了“集中力量惹大事”。江夏大疫,再次佐证而已矣。

第五,以“大数据极权主义”及其“微信恐怖主义”治国驭民。过往三十多年,在底色不变的前提下,官方意识形态口径经历了从“振兴中华”的民族主义和“四化”的富强追求,到“三个代表”和“新三民主义”,再至“新时代”云云的第次转折。就其品质而言,总体趋势是先升后降,到达“三个代表”抛物线顶端后一路下走,直至走到此刻一意赤裸裸“保江山”的“大数据极权主义”。相应的,看似自毛式极权向威权过渡的趋势,在“奥运”后亦且止住,而反转向毛氏极权回归,尤以晚近六年之加速为甚。因其动用奠立于无度财政汲取的科技手段,这便形成了“1984”式“大数据极权主义”。缘此而来,其“微信恐怖主义”直接针对亿万国民,用纳税人的血汗豢养着海量网警,监控国民的一言一行,堪为这个体制直接对付国民的毒瘤。而动辄停号封号,大面积封群,甚至动用治安武力,导致人人自危,在被迫自我审查之际,为可能降临的莫名处罚担忧。由此窒息了一切公共讨论的思想生机,也扼杀了原本应当存在的社会传播与预警机制。由此,“基于法西斯主义的军功僭主政治”渐次成型,却又日益表现出“组织性失序”和“制度性无能”,其非结构性与解结构性。职是之故,不难理解,面对大疫,无所不能的极权统治在赳赳君临一切的同时,恰恰于国家治理方面居然捉襟见肘,制造大国一时间口罩难求。那江夏城内,鄂省全境,至今尚有无数未曾收治、求医无门、辗转哀嚎的患者,还不知有多少因此而命丧黄泉者,将此无所不能与一无所能,暴露得淋漓尽致。盖因排除社会与民间,斩断一切信息来源,只允许党媒宣传,这个国家永远是跛脚巨人,如果确为巨人的话。

第六,底牌亮出,锁闭一切改良的可能性。换言之,所谓的“改革开放”死翘翘了。从2018年底之“该改的”、“不该改的”与“坚决不改”云云,至去秋十九届四中全会公报之诸般宣示,可得断言者,中国近代史上的第三波“改革开放”,终于寿终正寝。其实,这一死亡过程至少起自六年前,只不过至此算是明示无误而已。回头一望,二十世纪全球史上,但凡右翼极权政治,迫于压力,皆有自我转型的可能性,而无需诉诸大规模流血。纵便是“苏东波”,尤其是东欧共产诸国等红色极权政体,居然亦且和平过渡,令人诧异而欣慰。但吾国刻下,当局既将路径锁闭,则和平过渡是否可能,顿成疑问。若果如此,则“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夫复何言!但愿此番大疫过后,全民反省,举国自觉,看看尚能重启“第四波改革开放”否!?

第七,由此顺流直下,中国再度孤立于世界体系,已成定局。百多年里,对于这个起自近代地中海文明、盛极于大西洋文明的现代世界体系,中国上演了多场“抗拒”与“顺从”的拉锯战,反反复复,跌跌撞撞。晚近三十多年里,痛定思痛,“低头致意”以及“迎头赶上”,乃至于“别开生面”,蔚为主流。惜乎近年再度犯二,犯横,表明“改开”走到头了,左翼极权“退无可退”,无法于和平过渡中完成自我转型,因而,也就怪异于现代世界体系。虽则如此,总体而言,几番拉锯下来,中国以其浩瀚体量与开放性态度,终于再度跻身现代世界体系,成为这个体系的重要博弈者,重新诠释着所谓“中心—边缘”的地缘叙事,也是事实。但是,与国力和时势不相匹配、太过张扬的外向型国策,尤其是内政回头,日益“法西斯化”,引发这个体系中的其他博弈者对于红色帝国崛起的戒慎戒惧,导致在高喊“人类命运共同体”之际却为共同体所实际拒斥的悲剧,而日呈孤立之势,更是眼面前的事实。事情很复杂而道理却很简单,一个不能善待自己国民的政权,怎能善待世界;一个不肯融入现代政治文明体系中的国族,你让人怎么跟你共同体嘛!故尔,经济层面的交通互存还将继续存在,而文明共同体意义上的孤立却已成事实。此非文化战争,亦非通常所谓“文明冲突”一词所能打发,更非迄今一时间数十个国家对中国实施旅行禁限,以及世界范围的厌华、拒华与贬华氛围之悄悄潮涨这么简单。——在此可得提示者,隐蔽的“黄祸”意识势必顺势冒头,而买单承受歧视与隔离之痛的只会是我华族同胞,而非权贵——毋宁,关乎对于历经磨难方始凝练而成的现代世界普世价值的顺逆从违,而牵扯到置身列国体系的条约秩序之中,吾国吾族如何生存的生命意志及其国族哲学,其取舍,其从违。在此,顺昌逆亡,则所谓孤立者,全球现代政治文明版图上之形单影只、孤家寡人也。扭转这一局面,重建负责任大国形象,担负起应担之责,而首先自良善内政起始,必然且只能皈依人类普世文明大道,特别是要坐实“主权在民”这一立国之本。在此,内政,还是内政,一种“立宪民主,人民共和”的良善政体及其有效治理,才是摆脱孤立、自立于世界体系的大经大法,而为国族生存与昌盛之康庄大道也。那时节,顺时应势,中国加入G7 而成G8,亦且并非不可想象者也。

第八,人民已不再恐惧。而说一千道一万,就在于生计多艰、历经忧患的亿万民众,多少年里被折腾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的“我们人民”,早已不再相信权力的神话,更不会将好不容易获得的那一丝丝市民自由与三餐温饱的底线生计,俯首帖耳地交还给僭主政制,任凭他们生杀予夺。毋宁,尤其是经此大疫,人民怒了,不干了。他们目睹了欺瞒疫情不顾生民安危的刻薄寡恩,他们身受着为了歌舞升平而视民众为刍狗的深重代价,他们更亲历了无数生命在分分钟倒下,却还在封号钳口、开发感动、歌功颂德的无耻荒唐。一句话,“我不相信”,老子不干了。若说人心看不见摸不着,最最无用,似乎经验世界早已对此佐证再三,也不无道理。这不,万民皆曰可杀,他却坐享天年,如那个人人唾骂之李大鸟者,令人感慨天不长眼,天道不公,可实际上,天是苦难本身,与我们一同受罪。但是,假如说人之为人,就在于人人胸腔里跳动着一颗人心,而非狼心狗肺,其因生老病死而悲欣交集,其因祸福义利而恨爱交加,其因落花而落泪、流水而伤怀,则人心所向,披荆斩棘,摧枯拉朽矣!人心丧尽之际,便是末日到来之时!至于脑残与岁月静好婊们,一群乌合之众,历史从来不是他们抒写的,更不因他们而改变奔流的航道,同样证之于史,不予欺也。

第九,败象已现,倒计时开始,立宪时刻将至。戊戌修宪,开启邪恶之门,集权登顶之际,恰恰是情势反转之时。自此一路狂奔倒退,终至败象连连。撇开人心已丧不论,则前文叙及之港台应对失策与中美关系失序,以及经济下滑之不可遏止、全球孤立,表明治理失败,违忤现代政治常识的强人政治事与愿违。大家面对闷局而恐惧其已成僵局,苦思焦虑其开局与再布局,期期于内部生变式与自下而上式之破局犹如水中捞月之时,港台形势发展实已自边缘捅破铁桶,而开辟出一线生机。此种自边缘破局、而渐进于中心的和平过渡之道,或许,将成为中国式大转型的收束进路。此时,吾友所说之“难城”,或为华夏旧邦新命之耶路撒冷。换言之,边缘突破意味着现代中国的立宪时刻再度即将降临。当此关口,天欲晓,将明未明,强权抱残守缺,不肯服膺民意,则崇高之门既已打开,可得预言者,必有大量身影倒毙于黎明前矣。

以上九点,呈诸国民,均为常识。而一再申说,就在于国家治理未入常态政治轨道,国族政治文明有待现代转型,而于积善前行中,期期以“立宪民主,人民共和”收束这波已然延续一个半世纪的文明大转型。正是在此,我们,“我们人民”,岂能“豬一般的苟且,狗一樣的奴媚,蛆蟲似的卑污”?!

行文至此,回瞰身后,戊戌以来,在下因言获罪,降级停职,留校察看,行止困限。此番作文,预感必有新罚降身,抑或竟为笔者此生最后一文,亦未可知。但大疫当前,前有沟壑,则言责在身,不可推诿,无所逃遁。否则,不如杀猪卖肉。是的,义愤,如西哲所言,正是义愤,惟义与愤所在,惟吾土先贤揭橥之仁与义这一 “人心人路”之激荡,令书斋学者成为知识分子,直至把性命搭进去。毕竟,自由,一种超验存在和行动指归,一种最具神性的世界现象,是人之为人的禀赋,华夏儿女不能例外。而世界精神,那个地上的神,不是别的,就是自由理念的绚烂展开。如此,朋友,我的亿万同胞,纵然火湖在前,何所惧哉!

脚下的这片大地啊,你深情而寡恩,少福却多难。你一点点耗尽我们的耐心,你一寸寸斫丧我们的尊严。我不知道该诅咒你,还是必须礼赞你,但我知道,我分明痛切地知道,一提起你,我就止不住泪溢双眼,心揪得痛。是啊,是啊,如诗人所咏,“我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老年应当在日暮时燃烧咆哮;怒斥,怒斥那光明的消逝。”因而,书生无用,一声长叹,只能执笔为剑,讨公道,求正义。置此大疫,睹此乱象,愿我同胞,十四万万兄弟姐妹,我们这些永远无法逃离这片大地的亿万生民,人人向不义咆哮,个个为正义将生命怒燃,刺破夜瘴迎接黎明,齐齐用力、用心、用命,拥抱那终将降临这片大地的自由的太阳!

庚子正月初四初稿,初九定稿,窗外突降大雪
2020年4月2日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