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祖英彭丽媛那英是必须参加群啪和被人拉屎尿尿的盆景

0
47

郭文贵先生:就今天被整肃的所谓文化、民乐歌手这些,很多人竟然战友们还在下边(留言)问:宋祖英会不会群Party?——她不群Party,她就不可能在这里边,她就不是杂草了,不是杂草她就不能在野草里活,知道了吗?就这么简单的事,大家还用问吗?那么天真吗?

我们从昨天的《我是音雄》看到了一个杂草和野草和宫廷里养的所谓的盆景完全不同!宫廷里再好的盆景它只悦一人,是变态的自然,它只是为某些人欣赏的,它是非自然的,是扭曲的;而深山中的鲜花和大树它是自然的,没受扭曲的,根据上天给的一切能量成长的,它是愉悦的,它是无我的,它是自然的,它是100%真实的。

所以说这些养在家里的盆景,宋祖英、彭丽媛、什么那英,当然她在屋里边被人家尿也可以、放屎也可以,是吧?喝了茶,倒茶根子也可以,是吧?打它两下也可以;不行(的话),给它扭两下、撅两下再长长也可以,它是非自然的、非愉悦的、非真实的,它是变态的,所以它跟美没有任何关系。

音乐——Music,Music,缪斯,与神同名,就是什么?歌颂上天之间、上天跟人类的真相和美好,发自内心的愉悦,这不就简单了吗?所以刚才东弟、颖妹妹讲的,大家认真听,他都讲的真实看到的。

你所看到的歌星,麦是假的,唱是假的,系统是假的,而且他们脱了裤子以后的不干净到了什么程度?他的身体血液里流的全是毒,说的全是假,你们没看过,七哥看太多了。

大家老感兴趣那个群Party啥感觉,大家记住,所有再神圣的人,无论是天皇还是巨星,还是美女还是什么,脱了裤子以后,群Party的时候就那个德行,你根本都忘掉看到啥了,你就是看到黑乎乎的?白不呲咧的,就那么简单,你跟到执行场上枪毙的人被光腚扔在那是一模一样的,不要有任何好奇感,把你给毁了。

会很肮脏,肮脏到你真的……任何正常人看到那个场面,你这一生中你都觉得都不想再看到脱了光腚的人了,因为你真的不如看那个白皮书好看。他们的丑陋、他们的无知是你无法想象的。

但话又说回来,他们是很可怜的,没选择,不要以为他们怎么着,我们不要去恨他们,也不要去贬低他们,他们也是吃碗饭。就像希特勒时期的查理乐队一样,查理乐队它没法儿,不然枪毙他了。

戈培尔说:“你唱不唱?你做不做?”“唱什么?现在骂什么?”“骂罗斯福!”他说:“怎么骂罗斯福?”掏出枪,“啪”放桌子上:“罗斯福是为犹太人争取利益的人,“哎呀我懂了,我懂了!”就那个滕佩森(注:同音字)就那个说唱:“我懂了,我懂了!”

然后另外一个哥们儿过来了,说:“你看我写歌写什么?”“你要说出真正的现在的丘吉尔——第二个最大的敌人,丘吉尔是酒鬼,躲在地下室不敢出来。”就像共产党现在骂美国人一样的,“对对对,我知道了丘吉尔是酒鬼躲在地下室不出来!”这歌就上了,这词儿一个字不差写成歌词。

这就是当时的叫查理乐队,就是摇滚乐流行乐的开始。拿着枪指着他,他也无辜,他也没办法,而且后来都成了超级富豪你知道吗?而且这其中两个人你知道很夸张的,竟然偷走了戈培尔的好几幅价值富可敌国的画,其中一个哥们儿顺走了好几幅画,你知道吗?有一个英国的哥们儿买的时候,说:“当时1.5亿英镑”,就这哥们儿活到1993年。

我这故事给你们讲,多了,所以七哥对音乐还真不是假懂,还真懂点,因为我学习、研究了。音乐在某种程度上对人的征服和对人的影响超过核武器,就是它今天是社交媒体的化身,在社交媒体上没有前音乐它是工具。所以说今天谈到这个,它影响太大了,兄弟姐妹们,东弟颖妹妹你俩的话太有力量了,谢谢!

字幕来源:2022年1月1日文贵大直播元旦特别节目“正道至善,除恶建邦”全文字版(一)

编辑整理:Jacque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