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联盟案就是文贵与中共的生死之战

0
427

1/17/2022 文贵大直播:太平联盟诉郭文贵的案子,已经打了五年,还没有结案。纽约法院需要的证据,是中共多维事后造假提供的,这是郭先生2008年个人担保的一个案子,借了一亿,已经还给了他们一亿,并且已经签了三方和解协议,钱还完了,个人担保结束了,结果他们说,还有三千万没还,2009年之后所有的文件全部是假的。美国法官竟然不允许被告方郭先生使用陪审团,不允许当事人说一句话,几百个小时的问询,一个三千万的官司,双方律师费一两亿美元,这就是共产党的法律超限战。

太平联盟一案荒谬至极!太平联盟在有法律文件证明借方已还清贷款的情况下却无中生有起诉贷款担保人,而纽约法院受理了一个当事人和事件都不在纽约的案件,而且既不允许被告对判决提出任何质疑,又要查封不属于被告的财产!

中共在VOA 419断播前一天便发起诉讼并先后派出刘彦平和孙力军威胁文贵;太平联盟和吴征有何关系?Edward Moss之前的律所和太平联盟案的法官与中共有何关联?

文贵在跟中共操纵的世界大案较量:曾代理文贵和战友的Bondi律师让太平联盟的律师Edward Moss跳槽到Cahill律所并一同针对文贵,他俩因判严重违反职业道德而被踢出局。

美国司法部史上最大的腐败案:反映了中共间谍对西方司法的渗透;太平联盟雇了被吴征收买的前FBI官员做调查律师,并使用中共情报网站多维捏造的关于GTV的假证据。

中共对美国司法界的渗透—中共法律超限战

郭文贵先生:我给大家,非常非常感谢,就是铲共刚才你阐述这个过程当中的时候,大家要记住:这是一个世界级的、一个法律上的一个黑洞的答案,较量者是一个人类上、地球上最大的共产党操作的一个案子,而且是在美利坚共和国,是在美国的最高法院,纽约最高法院来联系的。律师也是美国最顶尖的律师,每个律师事务所一年都是几亿美元的收入。

Edward Moss,还有那个叫做Cahill,Cahill是华盛顿美国最大的律师事务所之一,一年可能是几亿、十几亿的营业额。Cahill的Bondi(邦迪)就是曾经的GTV的律师,代表战友们的。他是原来Elon Musk,代表Elon Musk打SEC的律师,Edward Moss。

就是这个叫做Bondi,这个Bondi,(所在事务所)叫Cahill。

这个叫Edward Moss。这都是杀手级的人物,在法律界。两个人竟然被这次判决为严重违反职业道德,Edward Moss——五年前这个案子就是Edward Moss的代理,他从原来的律师事务所移到了Cahill。Cahill谁带去呢?就是Bondi。

Bondi原来是代表整个,好几个,包括跟我有法律沟通、法律建议,他竟然视这与不顾,要求和他勾结在一起。Edward Moss从过去呆了五年的律师事务所——曼哈顿最大之一,移到了Cahill,和Bondi——当事人的法律顾问,原来(给咱有法律)建议,要同时在弄咱。这事实在是看不过眼了,而且美国最高的三家对律师的职业道德评估机构作出了判断,第三方说:他强烈违反了职业道德,这才把他给踢出局了。

说到这儿我要告诉大家,刚才这个PPT做得非常非常好。刚才大卫一开始说大家有不耐烦的。我现在告诉大卫,你们还没有长成熟,凡是在我们下面留言不耐烦的,一定不是战友,这都是垃圾,永远不会成为我们的战友。他是来看热闹的,看Rachel来流水来了,是吧?我们这每一个字儿都是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中国人生生死死上百年,中国人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在美国、在世界上,用生命和鲜血和共产党斗争。

这个官司的开始到现在一切我们的对手就是共产党,代表打官司的全部是共产党的走狗!这还有什么质疑的吗?

而且我们从官司的第一天就被违法操作,我4月19号参加VOA大直播,4月18号递的官司,3月份我和刘彦平见面,我4月份在美国才开始,是吧?你想想他怎么跟刘延平沟通啊?他就警告我不要参加VOA。

然后孙力军就一再警告我:你要敢参加VOA,会让你在全世界上没有任何生存的机会,会拿走你家族和你一切的东西,让你睡在马路上。

郭文贵先生:而且明确告知PAG,就是太平联盟叫PAX,PAX会让你像疯狗一样在大街上,让你找不到任何地方,让你生存的地方。这是孙力军的原话,它有这么偶然吗?

418和419、王岐山和海航的事情我要爆料的时候就出来了。最关键我那天爆料的当事人王岐山、海航就是PAX的合作者和股东,而2015年宣布要让我倾家荡产拿走一切,并把同事、家人抓走的就是吴征叫Bruno Wu,吴征又是PAX的最大投资者和合作股东——腾讯的音乐。

腾讯音乐百分之百的股东曾经是PAX,而且吴征在里边儿掺和起来,包括美国Digital Group。这个Edward Moss这个律师你看着我和他多次打交道,我一会儿再说。

Edward Moss在北京、在上海都有律师事务所,在北京的银泰、在上海的金融区,这个律师事务所在中国有营业执照。这些律师是多么的夸张,跟马云和阿里巴巴,他原来的事务所就是跟马云有合作、跟共产党有合作,马云又是攻击我们的人。

包括我们这个法官,Ostriker(音)法官是一个资深的法官,曾经在的律师事务所,就是跟马云上市的代表律师事务所,他本人就是参与这个案子。那你说今天我们面对这个案子的时候,我们再回头看2017年对我最大伤害的是谁?是美国几百年建国历史当中,没有出现过一例美国司法部被外国机构行贿和腐败的案例。

郭文贵先生:当时就是PAX的投资人、合伙人和海航以及共产党、王岐山还有更多的人,包括PAX在中间,就是这个太平联盟全面参与了。还有单伟健干了个什么事情?Higginbotham司法部律师行贿副部长级别,在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跟中国大使见面,吴征去游说班农将我遣返,到家去。

涉及到美国大佬、赌场大佬Steve Wynn、Elliott Broidy公关亲自见孙立军、见王岐山。Nickle Lum Davis,中国派在美国的双胞胎间谍,跟今天的英国议会间谍是一样的。司法部都被买通了,你觉得法院、还有律师还有买不通的吗?

Steve Wynn倾家荡产,Elliott Broidy全面认罪,还有那个什么Sam Numberg,吴征的合伙人,还有纽约FBI的一个Richard跟吴征在北京蒙古包吃肉、看美女跳舞,竟然被列为这次PAX官司的调查律师。

郭文贵先生:那么这个案子的荒唐在哪里知道了吗?看到刚才核心了吗?这个案子当法官判决这个房子的时候说房子就是你的,就判定是你的了。没办法,人家这个房子拥有者,家族基金宣布破产,宣布破产之后,罚款,又是创造了纽约第一,一个多亿,就3000万的个人担保成了1.25亿,还不拉倒呢,这还在计算中呢,1.25亿。现在这个房子在拍卖中,不可逆转一定会被拍卖。那么这时候又来了,找船了,Lady May这个船也是你的,这个船第一天都叫Lady May,从来没叫过Gentleman Guo ,Miles是吧?大家都知道它叫Lady May。钱哪儿来的?谁汇的钱?谁持有的公司?完全不管。

而且大家记住,原来这个船的公司基金是跟我们的合伙人曲国娇(音)同时拥有,曲国娇是在这个时候被抓回大陆的,你们要记住个重点。就共产党它为什么要把这个船的当时的主人、老板,这个公司的拥有者曲国娇绑回大陆?谁有这个本事?法官不管。然后呢,法官竟然在庭上就确定了郭文贵藐视法庭。对方提我藐视法庭我就藐视法庭。

从案子开始到今天我只跟法官在那块儿,记得熊宪民有一次上法庭,高院法庭,在下一次就是那一次,我只上去刚一举手要发誓,法官说你下去吧,从来没让我上过庭,从来没允许我说过话,这个案子就输得那么惨。更重要的事情大家记住了吗?这个法庭我们有权利选择陪审团开庭和法官开庭,完全不允许我们选择,法官自己判决,剥夺了我们在美国选择陪审团的权利。

这里边儿这就是铲共骑侠刚才你这几个重点全都没做到,你都没给我说到。这是不可思议的,到现在所有的律师都觉得不可思议啊。为什么法官不让我们用陪审团?他要使用法庭要决定,但从法庭决定你觉得我们赢过吗?你知道Lady May 被开走,一天罚款50万美元,可能现在是美国总和。按照推算,现在Lady May到现在50万的话,一会儿大家都算一算,骑侠你看这个日期多少钱呢,现在?一会儿你算一算。

一个2000多万美元的船,罚的船是多少钱你算算。记住啊,我官司告我是个人担保3000万,现在变成1.25亿。Lady May的船跟我没关系,罚的50万现在已经绝对超过5000万以上。不但如此,所有这过去五年的证据,当初太平联盟根本不提供证据,我们死要去要证据,要一年到两年。太平洋联盟给了,你知道,我们的律师多少证据吗?73000页文件。73000文件如果律师都要看完,认真看完,按照时间算的话大概上亿美元。啥叫超限战你们懂了吗?

我们今年这个案子大概在30万页的文件,30万页你要都看完,你要全部,真的律师,换律师再捋一遍,认真给你看,说多少钱就多少钱。一个3000万的官司,对方太平联盟花律师费花了8000万,我们也花了几千万,还没有付到一个亿呢。一个3000万的官司,未来可能是上亿,一两个亿的律师费,3000万的官司,你觉得这个是正常的吗?!

你见过美国法院上法官不让你用陪审团的有几个?你见过真正的一个到美国打官司,一个完全跟这里没有官司,到今天,判到今天说,罚款额超出了美国历史上可能最高,这正常吗?!不允许当事人,就没有说过一句话,我就输了,从来没让我说话,才一举手,“下去”,没了,你觉得谁能受得了这个官司?五年时间,七哥就为这个案子被deposation,被问话,对方律师,花费了是几百个小时,你们谁说一次就是十几个小时二十个小时?但是对方最关键的太平联盟的官司人Chris,从来没出现过作证。

在对方的作证的庭当中,他们的证人,连他们的会计师,连他们本人,所有三句话,说这个钱全还了,全都还了,完全承认。第二,所有人都在作证当中,都承认一句话,是吧。这件事情,我们在内部的文件,就它是个基金,这个钱的文件,在给了70000多页文件都有,所有向投资人公告这些钱全拿回来了,本息全拿回来了。

第三,在他的、对方太平提供的70000万多页文件里,竟然有什么北京警察找太平联盟,我来帮你要这个案子,但是你要跟我联系。他也在庭上全承认北京警察找他们,要处理这个案子。北京警察为啥帮他处理案子?为什么找到太平联盟?从来没人问过,不允许问。这里他们完全承认跟吴征是投资的关系,和海航投资的关系。那么我说到这儿的时候,我请问大家,你说这么多不正常,还能代表程序正义吗?还能代表法律的最终目的吗?

那么,我们必须要有理由怀疑,后面有多少个海根巴森母(音,George Higginbotham)美国司法部被腐败了,是吧?在这个时候对方突然提出一条,我要换律师事务所。原来那个律师事务所在美国已经够牛了,前三了,曼哈顿叫啥名,一会儿你可以查一下。然后换到这个邦迪的,曾经代表GTV 的,就这件事情上,对方竟然说“我没有违反职业道德。”

你听说过吗?原来是代表大卫的律师,现在大卫要告Rachel,现在他要去代表Rachel去告大卫,这是个最简单的常识,你怎么可以呢。而且你找了一个律师事务所,你干了五年了官司,就这法官都没有作出判决,没办法,我们上诉,找了美国最权威的第三家做鉴定,他有没有违犯职业道德。别忘了,邦迪拿了200万律师费,就那个邦迪,现在要代表太平联盟的,拿了战友们的200万律师费,就是GTV的。

他要再代表告咱们,你去想一想,荒唐到什么程度!这在美国任何一个律师都是会疯掉的,你这不是自杀吗?不!就这律师,法官也没判决。我们在一再的抗议抗议抗议情况下,没办法了,我上诉,上诉情况下找第三方最后来做出来鉴定,一会儿你们要拿出来文件看一看,这个权威的职业道德律师评鉴机构叫ABA,美国法官和律师最权威的委员会。

人家成员决定说他不但违反了职业道德,强烈地违反了职业道德,强烈,在开庭的时候。所以说在上周开庭时候,法官奥斯崔克先生(音)说:我很尊重你,Edward Moss。这在过去四五年,我们的法官说过多次:很尊重Edward Moss,Edward Moss是最成功的律师,最伟大的律师,就是让我们感情上是真的很难接受。然后奥斯崔克法官说:我不愿意做出这个判决,我迟缓犹豫做这个判决,甚至很痛苦。

就在这种情况下,他就这么明显地违反职业道德,强烈违反职业道德,咱们的律师和第三方惊讶,法官还说:但是我必须痛苦做决定,get go,你可以走了。这才让他走了。这个官司实际上它早就不该存在,这个案子就不该存在。这五年来,你让他走,他五年给我们的伤害呢?他关键他造假呀,他难道不知道自己违反职业道德吗?

他为什么要到这个邦迪,用一个曾经和我们强烈利益冲突的事务所,他四五年他只做这一次吗?他过去他就是最干净的人,从来没做过这事儿吗?他做一次就要我们的命了你知道了吗?Hold on,这不是最重要的,PAG更牛的,就像当时18楼的拥有者,是个BVI公司,这个BVI公司,法官就认为是你郭文贵控制的,所以是你的,就判了18楼归他们了。

这个船的公司BVI是哪呢?也是个BVI公司。

摘录自郭文贵1月17日大直播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