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应该知道的关于中共病毒和疫苗灾难的真相

0
225

新冠病毒是中共在武汉实验室“设计”的

12月16日,据《每日电讯报》报道,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的基因治疗和细胞工程专家艾琳娜∙陈博士在科学和技术特别委员会上发言指出:“我认为实验室起源的可能性更大。现在知道大流行病起源的人而言,挺身而出是不安全的。但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许多信息被储存起来的时代,这些信息最终会被人们了解”,陈博士说:“我们从许多顶级病毒学家那里听说,基因工程的起源是合理的,其中包括对第一个萨斯病毒做出修改的病毒学家。我们知道这种病毒有一个非常特殊的特征,叫做弗林酶切位点,如果没有这个特征,就不可能造成这种大流行。”

“一项提案被泄漏,生态健康联盟和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正在开发插入弗林酶切位点的系统。因此,你发现这些科学家在2018年初说,‘我要给马装上牛角’,结果在2019年底,这只独角兽出现在武汉市。”

来自德国汉堡大学的著名纳米科学家赫兰德·维森唐哲(Roland Wiesendanger)教授(汉堡大学德国国家纳米技术中心建立者)收集研究了2019年到2020年的中共病毒的间接证据,并做出了结论:”关于病毒本身的证据和科学期刊上的大量出版物表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室事故是造成本次疫情的原因!”

中共正将生物病毒技术军事化

据加拿大自媒体《反叛新闻》12月27日报道,中共当局正在将“基因改造、人体功能增强,精神控制及病毒武器”等新兴生物技术用于其军事战争及对外侵略。由于此举对国家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美国政府于12月对中共37家参与此类研究的生物技术公司实施了制裁。

报道称,中共早就开始使用包括面部及生物识别等技术,追踪监控所有持不同政见者、记者以及镇压少数民族和宗教团体等。并不惜一切代价取得各项技术突破,甚至为此使用各种残酷手段迫害自己的人民。

为此,美国商务部近日声称,美方将进一步采取有力行动,以遏制中共开发和利用军事生物技术给世界带来的威胁,并继续为打击该政权企图在全球的扩张而努力。

中共病毒疫苗是死者自毁的导火索

包括美国在内的越来越多的国家越来越强硬地要求其民众接种COVID-19(中共病毒)疫苗,甚至接种第三剂疫苗。一些国家,如以色列和德国,正在推出第四剂,更多的国家正在缩短初始接种和加强针之间的推荐间隔。

然而,研究表明,大多数接种疫苗的人死于中共病毒疫苗导致的自身免疫系统对自身器官的攻击!几乎所有在接种后7天至6个月内死亡的中共病毒疫苗接种者都可能死于疫苗引起的自身免疫损伤。

科学家们认为,发生致命的免疫反应的原因是,接种中共病毒疫苗会导致免疫系统将产生在自然状态下永远不可能生产的SARS-CoV-2刺突蛋白细胞,免疫系统又将这些SARS-CoV-2刺突蛋白细胞视为威胁并试图摧毁它们。

在人体的任何器官中,任何因中共病毒疫苗诱导产生的这种外来抗原(SARS-CoV-2刺突蛋白细胞)的细胞都会受到免疫系统中IgG抗体(所有体液中发现的最丰富的抗体类型)和细胞毒性T淋巴细胞(保护身体免受癌细胞和被病原体感染的细胞侵害)的强烈攻击。

每打一针加强针,免疫系统就会“变得更具攻击性”。人的心肌、肝脏和肺在中共病毒疫苗诱导下开始产生这些该死的突刺蛋白(SARS-CoV-2刺突蛋白细胞),然后免疫系统的杀手淋巴细胞去那里……并摧毁自身的心脏、肺和肝脏。

警惕末日疯狂!中共“穷毒黩武”,挑起灭白亡美新战役

12月24日,郭文贵先生于GTV、Gettr大直播中透露了最近三个月以来最新获得的确切情报,中共在投放Omicron变种新冠病毒后还会释放新病毒。

最近几天,杨洁篪、王毅、某军方要员、王岐山和极左派人士开足马力怂恿习近平主席,希望习借着新冠病毒肆虐的机会早日干翻美国。美国亡中共之心不死,既然中美必有一战,早战比晚战好。既然已经用病毒武器开打,就应该追加病毒往死里打。为此,国安委成立了特别新型冠状病毒控制小组,主要负责控制病毒往哪里传染。更为不好的消息是,中共再度投放的病毒会比之前的毒性更强。就连逃离中共控制在欧洲避难的资深科学家都说,中共这次极可能会释放毒性最烈的病毒。因为这位科学家发现病毒控制小组里出现了不常见的王沪宁和一位具有精神病特质的军方少将,就知道这些人的组合会使得疫情雪上加霜。

所以,中共和美国的较量,一定会被推向一个新的高度。凶悍的Omicron变种新冠病毒已经横扫西方世界,而感染人数会在圣诞节以后猛升。

圣诞节后紧接着的新年假期,将会是又一个新冠病毒集中传播期,直到北京冬奥会之后,美国和西方社会才会明白中共灭白计划的真实。目前来看,感染Omicron变种新冠病毒后死亡人数最多的是西方白种人,西方社会只有在付出更多鲜活生命的代价之后,才能看得清中共邪恶的本质。

中共释放新病毒? “德尔米康(Delmicron)”变种悄然袭来!

根据《财经快讯》(Financial Express报导, Moderna 首席医疗官 保罗伯顿(Paul Burton )博士就表示过,如果 Omicron 和 Delta 变体同时感染某人,就会产生新的超级变体。

伯顿博士本月早些时候对《每日邮报》说,数据显示,早先在大流行期间从南非发表的论文表明,人们,尤其是免疫功能低下的人,可以同时感染这两种病毒 。

“他们有可能交换基因并引发危险的变异。”伯顿博士告诉英国议会科学技术委员会。

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 COVID-19 工作组成员 沙山克约希(Shashank Joshi )博士声称,欧洲和美国中共毒病(COVID-19)例激增的罪魁祸首是 Delta 和 Omicron 变异的组合,即“德尔米康”(Delmicron),他声称这种变异传播速度更快。

据 约希博士称,组合的“德尔米康“(Delmicron)”菌株“导致了小型病例海啸”。他补充说,欧洲和北美现在拥有双 “德尔米康”(Delmicron) 变体。

综合Gnews报道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