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家公司控制着这个星球——最富有的1%的人拥有世界财富的82%

0
147

少数精英家族是如何控制了世界大部分财富?大重启是什么?“新冠病毒”与大重启有关吗?

如果您想一窥究竟,想了解世界经济是如何被劫持的,人类是如何被完全虚假的故事绑架的,那么看看荷兰作者Covid Lie的视频吧!改作者通过他的视频,向世界揭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本文根据视频笔录整理。

视频笔录整理:

由于过去一年的疫情,全世界数以百万计的人陷入贫困。如果这历史上最大的经济危机尚未影响到您,那么它的涟漪效应对您造成打击也只是时间问题。这不是在散布恐惧,而是一个残酷的现实。但是只要我们正确地了解现实状况,我们就可以减轻损失,甚至能做得更好。

少数几家大公司主导了我们的生活的方方面面。这似乎有些夸张,但从我们早起吃早餐到睡在床垫上,我们穿的吃的等一切,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这些公司。这些是决定资金流向的巨大投资公司。它们是戏剧的主角。

食品工业

让我们以百事可乐为例。它是许多汽水公司和小吃公司的母公司,是垄断整个行业的公司的工厂。联合利华,可口可乐公司,孟德雷斯和雀巢等也是包装食品行业中的大公司。食品行业中的大多数品牌都属于这些公司之一。这些大公司都是上市公司,董事会握有大量股票。在诸如Yahoo Finance之类的资源上,我们可以看到详细的公司信息,例如最大的股东实际上是谁。

让我们再次以百事可乐为例。我们看到大约72%的股票由不少于3,155个机构投资者拥有。这些机构是投资公司、投资基金保险公司、银行,在某些情况下还包括政府。百事可乐最大的机构投资者是谁?10名投资者共同拥有近三分之一的股票,前十名投资者的总价值为590亿美元。但在这十名投资者的三名比其他七名拥有更多的股票。

让我们记住他们,并找一下谁拥有百事可乐最大竞争对手—可口可乐公司最多的股票。与百事可乐一样,机构投资者再次拥有最多股票。让我们看一下前十名,从后六名开始。在百事可乐的后六名中,我们也看到了其中的四家机构投资者。它们是北方信托,摩根大通,Geode资本管理和惠灵顿管理。现在,让我们看一下四个最多股票所有者是谁?他们是贝莱德(Black Rock),先锋(Vanguard)和State Street。这些是全球最大的投资公司,因此百事可乐和可口可乐根本不是竞争对手。

其他拥有无数品牌的大公司,例如联合利华,孟德尔斯和雀巢,都是来自同一批投资者。但他们的名字却不只是出现在食品行业中。

大技术

Facebook是Whatsapp和Instagram的所有者。它们与Twitter一起构成了最受欢迎的社交媒体平台。Alphabet是YouTube和Gmail等所有Google公司的母公司,但它们还是Android的最大投资方,而Android是几乎所有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两种操作系统之一。另一个操作系统是Apple的IOS。如果加上微软,我们会发现只有四家公司为世界上几乎所有的计算机,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制造软件。

让我们看看谁是这些公司的最大股东。

以Facebook为例,我们发现机构投资者拥有80%的股票。这些名称与食品行业中使用的名称相同。相同的投资者出现在前三名中。接下来是Twitter。它与Facebook和Instagram一起构成社交媒体前三名。出乎意料的是,Twitter这家公司也由同一位投资者掌控。我们不仅在苹果,甚至他们最大的竞争对手微软的投资者中也能见到他们。放眼望去:技术行业中开发和制造计算机,电视,电话和家用电器的等等其他大公司,投资他们的是同样的大投资者,他们共同拥有大部分股票。所有行业都是如此。我一点也不夸张。

交通行业(能源与矿业)

举最后一个例子,假设我们在电脑或手机上制定度假计划,在Skyscanner或Expedia上搜索飞往阳光明媚的国家的航班。Skyscanner和Expedia均来自同一小群投资者。许多航空公司都是由同一投资者和政府掌握的,就像法航(KLM)一样。在大多数情况下,无论我们登上的飞机是波音或空中客车公司,实际它们属于同一拨人。我们通过Booking.com或AirBnB进行预订,到达旅行目的地后便出去吃饭,在Tripadvisor上发表评论……同一位大投资者出现在我们旅行的各个方面,他们的力量非常大。因为煤油来自他们的石油公司或炼油厂。制造飞机的钢材来自其采矿公司。这些投资公司,基金和银行也是该行业中采掘原料的最大投资者。维基百科显示,最大的矿业公司的拥有者是我们耳熟能详的。

此外,整个食品工业依赖大型农业企业。大型农业企业拥有全球最大的种子生产商孟山都的母公司拜耳,但他们还是大型纺织业的股东。甚至许多用棉花制成服装的流行时尚品牌也由同一投资者拥有。无论我们看世界上最大的太阳能电池板公司还是炼油厂,这些股票都掌握在这些公司的手中。

他们拥有生产所有流行烟草品牌的烟草公司,但也拥有所有大型制药公司和生产药品的科学机构。他们拥有生产金属以及整车的公司,还拥有制造飞机和武器企业,在那里要处理和使用大量金属和原材料。他们拥有制造我们电子产品的公司,拥有大型仓库和在线市场,甚至拥有我们用来购买其产品的付款方式。

这里只展示了冰山一角。

如果您仔细研究,那么您会发现大多数受欢迎的保险公司、银行、建筑公司、电话公司、餐厅连锁店和化妆品都属于我们刚刚看到的相同机构投资者:贝莱德和先锋。

这些机构投资者主要是投资公司、银行和保险公司。反过来,他们自己也归股东所有,最令人惊讶的是他们彼此拥有股票。它们共同构成了一个可与金字塔媲美的庞大网络。较小的投资者由较大的投资者拥有,较大的投资者则被更大的投资者控制。金字塔的可见顶部仅显示了我们到目前为止经常看到两家公司:先锋和贝莱德。这两家公司的力量超出了您的想象。他们不仅拥有几乎所有大公司的很大一部分股票,而且还拥有这些公司的投资者股票。这给了他们完全的垄断权。

彭博社的一份报告指出,这两家公司在2028年的投资总额将达到20万亿美元。这意味着他们将拥有几乎任何东西。彭博社称贝莱德为“政府的第四分支”,因为它是唯一与中央银行紧密合作的私人机构。

贝莱德向中央银行借钱,它也是顾问。它还负责开发中央银行使用的软件。许多贝莱德员工曾出现在布什和奥巴马当政时的白宫。

贝莱德本身也归股东所有。股东是谁?最大的股东是先锋。但是它们现在变得神秘了。先锋是一家私人公司,我们看不到股东是谁。拥有先锋集团的精英们,显然不喜欢被人们关注,但他们也无法隐瞒愿意了解真相的人。

乐施会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说,世界上1%的人拥有的钱比其他99%的人多。更糟糕的是,乐施会表示,2017年所有收入中的82%流向了这1%。最著名的商业杂志《福布斯》(Forbes)表示,到2020年3月,全球共有2095名亿万富翁。这意味着先锋集团归世界上最富有的家庭所有。如果我们研究他们的历史,就会发现他们一直是最富有的人。其中一些,甚至在工业革命开始之前就已经是了。

这些拥有许多皇室成员的家族是我们银行系统和世界每个行业的创始人,这些家族从未失去过权力。但是由于人口增加,他们不得不躲在像先锋这样的公司后面,而这些公司的股东是这些家族的私人基金或非营利组织。

非政府组织和基金会及其大药房的所有权

什么是非营利组织?它似乎关联了公司,政治和媒体。这一点掩盖了利益冲突。非营利组织(也称为“基金会”)依赖捐赠,他们不必透露捐赠者是谁,只要他们将利润再次投资于新项目,就可以按照自己认为合适的方式投资并无需纳税。根据澳大利亚政府的说法,非营利组织将数千亿美元保留在自己手中。因而,非营利组织是资助恐怖分子和进行大量洗钱活动的理想方式。

基金会和家族基金可以让最富有的人尽可能隐身其后。世界所有行业的三个最重要的代表是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颇受争议的亿万富翁的开放社会基金会,索罗斯(Soros)和克林顿基金会(Clinton Foundation)。我将给您一个简短的介绍,以向您展示他们的力量。

根据世界经济论坛的网站显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于2020年宣布美国不再对世卫组织的财政支持之后,盖茨基金会成为了世界卫生组织的最大赞助商。因此,盖茨基金会是关乎人类健康方面最有影响力的实体之一。盖茨基金会与最大的制药公司也保持着密切合作,其中包括辉瑞,阿斯利康,强生,Biontech和拜耳。

比尔·盖茨不是一个计算机迷,他却奇迹般地变得非常富有。盖茨来自为绝对精英服务的慈善家族。他的微软公司由先锋,贝莱德和伯克希尔·哈撒韦拥有。

主流媒体

我们需要问一个问题,在世界所有行业中只有两家公司拥有绝对的垄断地位。为什么主流媒体从未谈起这一点?

我们每天都可以在各种纪录片和电视节目之间进行选择,但却没有一个节目涉及这个话题。是因为它不够有趣?还是因为其他的话题更吸引人?维基百科再次给了我们答案。他们说,大约90%的国际媒体是由9家媒体集团所有的。无论是Netflix、Amazon Prime,还是拥有许多子公司的企业,如时代华纳,迪斯尼公司,康卡斯特,福克斯公司,贝塔斯曼和维亚康姆,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我们都会看到,拥有这些公司的股票的是同一些公司。这些公司不仅制作所有节目、电影和纪录片,而且拥有广播节目的频道。因此,精英不仅控制各种行业,同时他们也控制着信息。

我们来看看荷兰的运作方式。首先,所有荷兰的主流媒体都由三家公司所有。第一个是以下品牌的母公司De PersGroep [DPG Media]。除了拥有许多报纸和杂志,De PersGroep还拥有Sanoma—-荷兰一些大型商业频道的母公司。 De PersGroep也拥有许多国外媒体,例如VTM。第二个是Mediahuis—-欧洲最大的媒体之一。在荷兰,截至2017年,Mediahuis已拥有Sky广播电台和Veronica广播电台,还有538和10广播电台。荷兰的第二家主流媒体是贝塔斯曼,这是9家最大的媒体公司之一。该公司拥有RTL, 而RTL在11个国家/地区拥有45个电视台和32个广播台。贝塔斯曼还是全球最大的图书出版商—企鹅兰登书屋(Penguin Random House)的共同所有人。

这些公司的股票由三个家族的私人基金拥有:比利时的范蒂罗(Van Thillo)家族,比利时的莱森(Belgian Leysen)家族和德国的贝塔斯曼·莫恩(Bertelsmann-Mohn)家族。二战时,这三个家庭都曾支持纳粹。根据维基百科,出于这个原因,战后莱森报纸Telegraaf被暂时禁止在荷兰发行。

假新闻

新闻的来源是什么?这些五花八门的媒体是不会产生新闻的。媒体会使用新闻机构,ANP和路透社等提供的信息和录像来做报道。然而,ANP由塔尔帕(John de Mol)所有;汤森路透(Thomson-Reuters)则由强大的加拿大汤姆森(Thomson)家族所有。在这些机构工作的最重要的新闻工作者和编辑,也是欧洲新闻中心等新闻机构的成员。

这些媒体相关项目赞助商会教育新闻工作者,出版研究书籍,提供培训空间和新闻机构,并与谷歌和Facebook紧密合作。为了进行新闻分析和发表意见,大型媒体还会利用Project Syndicate。Project Syndicate是该媒体领域中最强大的组织。

当新闻主播制作他们的自选节目[teleprompters]时,如果他们选用来自这些组织的文章,他们通常会获得更多收益。全球所有媒体之间的联系就建立了。这就是全球媒体在其报道中表现出同步性的原因。看看欧洲新闻中心本身,同样的还有盖茨基金会和开放社会基金会。它们得到了Facebook,Google,科学教育部以及外交部的大力赞助。

是谁在赞助制作新闻的组织和新闻机构?通过Project Syndicate,我们看到了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开放社会基金会和欧洲新闻中心。制作新闻的组织由非营利组织支付报酬。这些精英组织拥有整个媒体,却用纳税人的一部分钱来支付报酬。

我们现在处于危险之中

我举的这些例子,是为了让您更清楚地了解我们的当前状况。这些例子也可以为过去发生的事提供新的思路。我的目的是想告诉您我们现在所面临的危险。

精英支配着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也支配着我们所获得的信息。他们依靠协调、合作来连接世界上所有的行业,以服务于他们的利益。而协调和合作,则是通过世界经济论坛以及其他重要的组织来完成的。

每年在达沃斯论坛上,大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都会与国家领导人,政界人士以及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绿色和平组织等其他有影响力的政党、组织会面。在世界经济论坛(WEF)的监事会上,前副总统阿尔·戈尔(Al Gore),部长西格丽德·卡格(Sigrid Kaag),菲克·西贝斯玛(Feike Sijbesma),荷兰皇家国家矿业公司董事长,荷兰央行行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欧洲央行主席等人均出席。同样,政治家费迪南德·格拉珀豪斯(Ferdinand Grapperhaus)的儿子也为世界经济论坛工作。

维基百科上指出,世界经济论坛(WEF)会员的年费为35,000欧元。WEF表示“我们预算的一半以上来自合作伙伴,而合作伙伴则为无法负担具备会员资格的政客的支付费用。”评论家认为,WEF是为富有的企业与其他企业或政客开展业务而设计的。对于大多数成员而言,WEF是帮助个人获得利益,而不是为了解决世界问题。

如果从1971年开始的行业领袖、银行家和政客每年聚集一堂来解决世界问题,那么现在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世界问题?环境保护主义者和污染最严重的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之间进行了50年的会面之后,自然仍在逐渐恶化,而不是变得更好,这是不合逻辑的。

这些富有企业作为WEF的合作伙伴,共同负担了WEF预算的一半以上。这些富有企业包括贝莱德,开放社会基金会,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以及由先锋和贝莱德控股的许多大公司。

世界经济论坛的主席和创始人是瑞士教授、商人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在他的《大重启》一书中,他写了关于他的组织的计划。他认为,新冠病毒是重塑我们社会的巨大“机会”。他称其为“更好地重建”。现在,该口号已在世界各地拥护全球主义政客的口中流传。

施瓦布说,我们的旧社会必须转向新社会。人民除了为国家努力工作以换取基本生存所需之外,其他什么都不应该拥有。世界经济论坛(WEF)表示,精英阶层强加给我们的消费型社会,不再具有可持续性。施瓦布在他的书中说,我们将永远不会回到过去的生活状态。世界经济论坛最近发布了一段录像,表明到2030年,我们将一无所有,但我们会感到幸福。

大重启=新世界秩序

您可能听说过新世界秩序。媒体想让我们相信“所谓新世界秩序”是一个阴谋论。但几十年来,领导人一直在谈论它:不仅是乔治·布什总统,比尔·克林顿和纳尔逊·曼德拉,而且还有举世闻名的慈善家,例如塞西尔·罗德斯,大卫·洛克菲勒,亨利·基辛格,甚至乔治·索罗斯……

联合国在2015年提出了有争议的2030年议程。该议程几乎与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的《大重启》相同。联合国像施瓦布一样,希望到2030年,贫穷,饥饿,污染和疾病等等不再困扰地球。听起来好像很不错,但该计划是《 2030年议程》,它将由我们买单,每一个普通人。

就像他们现在要求我们放弃健康权利一样,他们将要求我们放弃财富,并与贫困作斗争。这不是阴谋论,这些内容就在他们的官方网站上。简而言之,联合国希望西方的税收由精英们的大公司来分配,以创建一个崭新的社会、创建新的基础设施,因为石化燃料将在2030年消耗殆尽。

联合国说,为了实施这个项目,我们需要一个世界政府,即联合国。联合国同意施瓦布的观点,即病毒疫情是加快实施《 2030年议程》的千载难逢的机会。

令人担忧的是,世界经济论坛和联合国公开承认新冠病毒疫情和其他灾难可以用来重塑社会。我们决不能就此姑息,一定要继续挖掘真相。

原文链接

香草山金融部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