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票先生专辑:让历史告诉未来

0
142

在历史的长河中,我们拨开迷雾,将文明和文化分开,从文明的角度重新审视人类文明史、中国的专制历史、近代以来中国人民争取宪政文明失败的历史,以及中共的极权专制,来理解我们的新中国联邦文明体系。

西方文明与中国文化

将文化与文明分开,从文明的角度看人类文明史和中国文化。

——《让历史告诉未来》系列解读之一

维基百科对“文明”一词是这样解释的:文明(civilization)一词来源于拉丁文“civilis”,有“城市化”和“公民化”的含义,引申为“分工”、“合作”,即人们和睦地生活于“社会集团”中的状态,也就是一种先进的社会和文化发展状态,以及到达这一状态的过程。对“文化”一词是这样表述的:文化是由古罗马哲学家西塞罗首次使用拉丁文“cultura  animi”定义,原意是“灵魂的培养”,由此衍生为生物在其发展过程中积累起跟自身生活相关的知识或经验,使其适应自然或周围的环境,是一群共同生活在相同自然环境及经济生产方式的人所形成的一种约定成俗的潜意识的外在表现;文化实际上包含物质文化、制度文化和精神文化三个方面,是社会价值系统的总和。

由此可见文明表述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社会制度有关,是属于制度文化的一部分,有文化不一定有文明。文化的对立面是愚昧无知,文化没有价值属性,比如用筷子和用叉子,没有好坏之分。无知的人不一定是坏人,有文化的人不一定是好人。而文明是有价值属性的,文明的对立面是野蛮邪恶,比如是否有法律保护人身自由和私有财产。文明程度不同也就是野蛮邪恶的程度不同,简单说就是好坏程度不同。

我们先来看看哪些属于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比如玛雅历法,欧几里得几何,农耕种植技术,冶炼技术,牛顿三大定律,瓦特蒸汽机,现代科技制造、生命科学、原子能、互联网等,都属于物质文化。物质文化主要体现的是人与自然的关系,这和文明没有必然的关系,比如病毒技术可以掌握在文明国家手中造福人类,也可以掌握在中共这样的邪恶政权手中祸害人类。精神文化是指宗教、哲学、艺术、道德、信仰等精神层面的内容,主要是描述人与超自然的神的关系以及人对自身人性和人心的认知。精神文化也是没有价值属性的,象伊朗这样的邪恶国家信奉伊斯兰教,说明宗教也和文明没有必然关系。我们日常惯用的词语“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实际上应该是“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这里“文明”和“文化”的概念被混淆了。

文明表述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就是社会制度。评价一个社会制度有多种角度,从文明的角度来评价,就只有民主、专制和介乎民主与专制之间的威权三种,而民主与专制的本质区别就在于如何维护个人权利限制政府权力(保护私权限制公权)。现代国家普遍制定宪法,宪法解决的主要就是个人权利和政府权力的关系。因此我们只有从这个维度来理解文明,才能准确地把握文明的本质。另外,如果只是在理论层面提出个人权利而没有相应的社会实践,比如中国古代的孟子提出的“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同时代的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提出了“理想国”,但是自从他们提出后从来没有实现过,那只是一种空想,这样的理论也只是属于学术研究层面,属于文化范畴。

《易经》上说“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可见象哲学宗教艺术道德之类的精神文化属于形而上的范畴,科技、农耕、制造、贸易等物质文化属于形而下的范畴。那么什么是“形”?所谓“形”者就是制度文化,就是文明的形态。“形”对形而上和形而下都有决定性的影响作用,专制政权压制宗教信仰自由,压制言论自由,根据专制者的意愿决定你的信仰,比如共产主义,决定占主导地位的哲学,比如马列主义哲学,决定物质财富的分配,比如以公有制的名义霸占你的财富。而现代民主社会信奉宗教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奉行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人的创造力得以释放,天赋才华得以充分发挥,又可以创造更丰富的物质。以民主宪政为形,形之上的宗教信仰、各种学说和言论、政治理念等都是可以自由竞争的,民众可以自由选择信仰、思想和执政党,形之下的物质生产与交换也有自由市场竞争,整个社会充满自由的活力和效率,充满和谐。所以我们研究形而上和形而下,更要研究“形”!在“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后面加一句“形者谓之法”,这个法可能是民主宪政之法,也可能是专制恶法,不同的法对应不同的文明。

我们之所以区分文化和文明,就是要在纷繁复杂的历史现象中拨开迷雾,抓住文明这条主线。文化可以多元发展,但文明只有一个方向一个标准,就是保护私权限制公权。文化没有是非善恶,但文明是有是非善恶的,把文化和文明混为一谈容易混淆是非迷失方向。本系列文章主要关注和讨论人类文明的发展历程。

我们之所以区分文化和文明,是要建立新的人类社会分析的坐标体系,从全新的角度看待中国历史和人类文明。这个坐标体系的横坐标是文明程度,纵坐标是文化程度。将全球各个国家按其文明和文化程度放在不同的位置(如下图,各国的不同位置只是笔者个人见解),右上角的就是理想社会,左下角的就是原始野蛮的社会。从这个图中我们可以发现,中共治下的中国只是一个文化古国而称不上文明古国,所谓的四大文明古国实际上只是四大文化古国。

有了这样的划分,我们就可以很好理解很多现象。比如鲁迅和胡适的区别,鲁迅只谈国民性,很少谈制度,而胡适强调“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实际上就是鲁迅只谈文化不谈文明,而胡适试图从文明的角度解决中国的问题。亨廷顿的名著《文明的冲突》一书中谈到当今世界的冲突在于文明的不同,把中共治下的中国文化归为中华文明的一类,实际上他混淆了文明和文化的区别,文化之间有冲突和兼容,但文明与野蛮之间只有战争,比如这次中共对全世界发动的病毒战争,以及中共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企图,就是战争!“文明冲突论”可以休焉。日本的“明治维新”是学了西方的文化而没有学到西方的文明,经济强大之后产生了邪恶的军国主义导致了侵略战争,所谓“脱亚入欧”只是表象,直到二战后在麦克阿瑟领导的美军占领下,才脱胎换骨真正融入西方文明。中国的“洋务运动”所提倡的“中体西用”,也只是学习西方的文化而没有学到西方的文明。郭文贵先生将中国人和中共分开,从理论上说也是文化和文明分开的具体应用,中国人是文化概念,而中共是野蛮(文明的对立面)的组织。

中共也刻意混淆和模糊文化与文明的区别,披着儒家文化脉脉温情的外衣,实际上是一只披着羊皮的恶狼。二战时中共就在费正清等西方左派学者的掩护下欺骗了整个西方世界,使得美国误判中共奉行“和为贵”、“仁义礼智信”、“温良谦恭让”的儒家文化,与苏共有本质不同,放弃了对蒋介石的支持从而使中共奴役整个大陆。八九六四后中共又欺骗了西方,在西方到处设立“孔子学院”,让西方误以为中共富裕后会变得文明,致使中共做大后用病毒向全世界发起挑战。

中共常用“中国是文明古国”来欺骗中国民众,对要求向西方学习进行改革的人士扣以“全盘西化”的帽子,实际上改革是继承中华文化学习西方文明,并非全盘西化。中共还将对制度的讨论引到“普世价值”的争论中去,“普世价值”没有明确定义,中共以及中共豢养的文人可以任意曲解,但是“保护私权限制公权”是有明确定义的。中共就是要把对制度和文明的讨论和思考拖到文化的泥潭里,归到国民性的无休止的争论中,美其名曰“启蒙”。文化不涉及价值判断,各有所好没有是非,所以一扯十万八千里,讨论100年也扯不清,他们就可以浑水摸鱼永远执政。一人一票、保护私产,小学生都能弄明白的简单的是非还需要启蒙吗?很多大V学者也没分清文化与文明的不同,模糊是非,动辄谈传统文化谈悠久历史,上下五千年纵横几万里,云里雾里不着边际,或者泛谈普世价值,却回避保护私权限制公权,回避制度文明的变革,或者每天熬鸡汤,“扯蛋的事很专业,专业的事很扯蛋”,把民众的思想引到中共需要的歧途,有意无意之间客观上起到了配合中共的作用。我们把文化和文明区分开来讨论,文化的归文化,文明的归文明,就能理清思路看清本质直奔主题,盯住保护私权限制公权,先解决制度问题再进行启蒙,绝大多数民众都是跟随者,就看少数精英怎么引领。所谓启蒙就是在岸上看图学游泳,但最重要的是下水,在游泳中学会游泳。日本、台湾、韩国都走过来了,人家呛了几口水就学会了游泳,需要漫长的启蒙吗?泰戈尔说“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而鸟儿已经飞过”,关键是要打开笼子让鸟儿飞,而不是把鸟儿关在笼子里无休止地启蒙它飞什么痕迹。有了“形”就会有相应的“形而上”,制度本身就是最好的启蒙!

我们要昭告世人,中共治下的中国就是一个文化古国,没有文明,中国的儒家文化与中共没有丝毫关系,中共就是继承了中国传统文化中最黑暗的商鞅驭民五术,破坏了传统中华文化美好的一面,奉行邪恶的党文化,实际上既没有文化也没有文明,是一个秦始皇加马克思式的共产专制极权政权,是人类社会最大的毒瘤,是全人类的公敌,中共不灭灾难不止!新中国联邦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是真正的人类文明。

——《让历史告诉未来》系列解读之二

我们将文化与文明加以区分,文明属于制度文化,从文明的角度看,社会制度只有民主和专制之分。民主与专制的本质区别就在于如何维护个人权利限制政府权利。从文明的实践来看,人类文明的起点当属1215年签署的英国《大宪章》(拉丁语:Magna Carta,英语:The Great Charter)。

1066年来自欧洲大陆的诺曼人征服英格兰后建立了诺曼王朝,国王威廉一世创立了巡回审判制度,国王派出法庭在各封建领地之间巡回审判,加强王权。1154年-1189年在位的英王亨利二世统治期间,建立了中央法院系统,任命专业的法官,将巡回法院制度化并创立了陪审团制度。他还废除了神裁法,将司法权从教会独立出来。这样在1150年代英国就有了相对独立统一的司法系统,形成了沿用至今的英美普通法系。

亨利二世之后继位的理查一世连年发动战争,耗费了大量财力。由于树敌太多,战争被俘后又支付了大量赎金。他之后继位的约翰也是一直处于战争状态,但他连续打败仗丢失了大片国土。约翰为了战争征收高税赋引起了封建领主贵族的普遍不满,引发了贵族的叛乱战争,打败了约翰的军队。约翰面临外战内战均失败的局面,在贵族和教会的压力下,约翰不得不妥协。1215年6月15日在温莎附近的兰尼米德,25名男爵代表贵族会议(议会的前身)与约翰谈判,约翰签署了贵族提出的《大宪章》(当时叫《男爵法案》),主要是限制国王的权力。由于1215版的《大宪章》对国王权力限制过分严格,约翰在签署后不久就反悔,引发了第二次贵族叛乱。1216年约翰在内战中死去,其子亨利三世继位,颁布了经修改后的1217版《大宪章》。其后亨利三世在1225年又签署了新版《大宪章》,他去世后继位的爱德华一世于1297年发布最后一次修订的《大宪章》,其部分条款至今还是英国法律的一部分仍然有效。

1215版《大宪章》保留下来的最重要条款是其第三十九条:“除非经过由普通法官进行的法律审判,或者是根据法律行事,否则任何自由的人,不应被拘留和囚禁,或被夺取财产、被放逐或被杀害”。1217年《大宪章》又增加了保护贵族财产、议会限制国王征税的条款。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明确限制国王(政府)权力保护个人自由、财产和生命权利的法律文件,明确规定王在法下。英国至今没有成文的宪法,后法取代前法,但《大宪章》的上述条款至今任然是英国法律的一部分继续有效,1787年制订的《美国宪法》中关于保护私有财产的概念也是来源于《大宪章》,可以说《大宪章》是人类文明的起点。

仔细分析《大宪章》得以在那个时代在英国产生的缘由,有三个重要因素值得注意。第一就是前面提到的,英国在1150年代就已经建立了独立统一的普通法体系,法律的地位已经很高,这次只是更进一步限制了国王的权力。第二就是教会独立于国王,政教分离。当时英国教会是隶属于罗马教廷的,教会在迫使约翰签署《大宪章》中起了重要的作用。由此也可以看出,政教合一的政体是无法约束最高权力的,比如清朝时期法统和道统集中于皇权,比如中共文革时期毛泽东既是伟大导师又是伟大统帅,比如当今伊朗的政教合一政权,这几年中共大力宣传习近平思想,也在向政教合一的方向狂奔。

第三个因素是笔者认为需要深入研究的,就是英国贵族的契约精神。当时有25个男爵与国王谈判,如果其中部分男爵选择与国王合作,可以得到额外的好处,背叛其他贵族,《大宪章》是一定签署不成的,好比现代博弈论中的“囚徒困境”。但是这25个贵族没有一人背叛!为什么英国贵族具有高度的契约精神?为什么在1150年代英国就能建立一套延续至今的普通法体系?为什么这些没有在几千年的中国历史上出现?笔者不才,觉得可能有这两个因素,一是征服英国的诺曼人是来自于北欧的维京人,他们是海洋文化需要交易,交易是最需要契约精神的。而中国是自给自足的农耕文化为主,极少需要交易,以至于契约精神淡薄。二是中国自给自足的农耕文化使得人民世代聚集在一起,极少迁徙,世代相熟注重与人为善,因此产生了性善论,也就是《三字经》开篇所说的“人之初性本善”,强调仁义和德治。而基督教认为人是有原罪的,需要法律约束人性,所以注重法律和法治。这是一个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

纵观历史,公元前338年前的《商君书》和1215年《大宪章》是人类文明的两个最重要的指路牌,前者指向专制,后者指向宪政民主。《大宪章》的出现是偶然的吗?如果英王约翰打了胜仗,是一位强势君主,可能就没有1215《大宪章》,那么其后的英国或者世界其他地方还会出现《大宪章》吗?商鞅的出现是必然的吗?商鞅去见秦孝公的时候是由宦官景监引见的,第一次他谈帝道,秦孝公没有搭理,第二次他谈王道,秦孝公也没有搭理,第三次他的霸道思想才被秦孝公采纳。秦孝公很少三次见一个不知名的策士,连景监都感到奇怪。如果商鞅没有第三次机会,那他的霸道思想还会被其他君主采纳吗?还会有张鞅李鞅吗?还会有后来的秦始皇或者其他人统一中国实行大一统的专制吗?研究一下重大历史关头的偶然和必然,是一件很有意义也很有意思的事情。

最后说件有趣的事。2015年《大宪章》颁发800周年之际,1217年抄本的《大宪章》原件在全球巡回展览,中国也是展览地之一。但是展览地点两次变更,北京的展览地点从中国人民大学变成了英国驻华大使馆,上海的展览地点从观复博物馆变成了英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场地比原来缩小了很多倍。中共害怕人民知道英国人民早在800年前就有了那么多权利而政府权力受到限制,上演了一出叶公好龙的闹剧。

——《让历史告诉未来》系列解读之三

1215年《大宪章》签署后到1534年的三百多年间,英国国王、议会和教会之间互有争斗,国王的权力有时也很大,但大家基本还是相安无事。1534年由于罗马教廷反对英王亨利八世离婚,亨利八世签署了《至尊法案》,宣布英国教会脱离罗马教廷,英王是英国教会的领袖。虽然其后继位的玛丽女王否决了该法案,但1558年继位的伊丽莎白一世又签署了《至尊法案》并宣布新教为英国的国教

这之后还发生了一件大事。1585年至1604年英国和西班牙发生战争,1588年英国海军击溃了西班牙的无敌舰队,西班牙的海上霸权遭到重创。其后100多年西班牙逐渐衰弱而英国海上力量逐步强大并取代西班牙和荷兰取得了海上霸权。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历史事件,假设西班牙继续霸占大西洋海域,则英国文明的传播就会受到阻碍,就可能没有五月花号和英国清教徒向北美的移民。假如现在北美和澳洲都讲西班牙语葡萄牙语,都信天主教,那世界的文明版图又会是怎样的情景?

1625年继位的查理一世独裁专断,信奉“君权神授”,未征得议会同意就随意征税,与议会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他甚至解散国会,破天荒地带领军队进入国会抓捕国会领袖和异见议员,期间有11年不召开国会,被称为“十一年暴政”。同时他娶了一位信奉天主教的妻子,重用信奉天主教的人,引起了清教徒的强烈不满。他的一系列行为引发了英国内战,国会组织军队与国王的军队发生战争。

由于贵族不愿意得罪国王,他们选择了出身中层士绅的克伦威尔统帅军队。克伦威尔的国会军战胜了国王军并俘获了查理一世。英国国会的贵族并不想与王室作对,他们想改造查理一世,让他接受约束王权的条款并让他复位。但出身中层的克伦威尔领导的军队不同意,他们抓捕和赶走了了保皇派议员,召开人数不足的“残缺议会”组成法庭判处国王死刑。1649年1月30日查理一世被当众斩首,这是英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个被审判处决的国王!其后克伦威尔解散了国会,自任护国公,实行独裁。

1658年克伦威尔去世,其子继任,军官们争权夺利。这时贵族们想,与其让这些中下层出身的人如此杀戮争斗,不如继续让贵族出身的王室复位。于是他们在1660年流放了克伦威尔的儿子,迎接查理一世的儿子查理二世复位。查理二世复辟后,处死了9名签署查理一世死刑命令的法官,很多人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连克伦威尔的尸体都被挖掘出来施以绞刑,并将其头颅砍下悬挂在教堂顶上示众。但他按约定没有对其他政敌进行大规模血腥清洗,也没有讨回和清算被瓜分的王室财产。

1685年查理二世去世后,由于他没有子嗣,由他的弟弟詹姆斯二世继位。詹姆斯二世是天主教徒,他上任后加强了王权,解散了国会,还企图恢复天主教为英国国教。1688年6月詹姆斯的儿子出生了,也信奉天主教。于是贵族们恐慌了,他们秘密前去荷兰,邀请信奉新教的詹姆斯的女儿玛丽和她的丈夫、荷兰国王威廉到英国当国王。1688年威廉率领军队登陆英国,詹姆斯的军队叛变,威廉的军队轻松进入伦敦,12月11日詹姆斯被俘,但威廉不想杀戮,故意放他逃往法国。玛丽成为女王,和威廉共同执政。由于这次政变未流血,因此被称为“光荣革命”。

贵族们去荷兰邀请玛丽和威廉当英国国王的时候是有条件的。贵族们觉得光有《大宪章》还不够,自从查理一世继位以来引发的一系列杀戮和混乱,让贵族们觉得既需要一个能稳定政局的国王,又需要一个能有效约束国王权力的法案。他们是带着这个法案的草案前去荷兰商谈的,玛丽和威廉同意了这个草案。于是1689年12月16日英王威廉三世签署了这个法案,这就是著名的《权利法案》,规定了英国人民拥有不可被剥夺的民事与政治权利,并对王权做了极大约束,主要内容有:

  • 国王不得干涉法律
  • 和平时期未经议会同意国王不得维持常备军
  • 非经议会同意,国王不得征税;
  • 人民有向国王请愿的权利;
  • 人民有配带武器以用以自卫的权利;
  • 人民有选举议会议员的权利;
  • 国王不得干涉议会的言论自由
  • 人民有不遭受残酷与非常惩罚的自由;
  • 人民有在未审判的情况下不被课罚金的自由;
  • 国王必须定期召开议会;
  • 罗马天主教徒不得成为英国国王。

1701年英国议会又通过了一部《王位继承法》,作为《权利法案》的补充,这两部法案确立了“议会至上”原则,标志着君主立宪制”基本确立,议会成为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对王权的限制和对公民权利保障的不断加强,使得英国成为近代第一个君主立宪的国家。议会制、君主立宪制、两(多)党制以及其后产生的责任内阁制是英国对人类文明的四个重大制度性贡献!《权利法案》是英国历史乃至人类历史上自《大宪章》以来最重要的一部法案。它既是英国宪法的重要组成部分,也被认为是美国宪法的前身。

前面文章中我们说到“形”对“形而下”的影响。1689年以《权利法案》为标志的英国宪政民主制度的确立,以及新教伦理和资本主义精神,催生了1760年代起源于英国的第一次工业革命,机器和化石能源取代了人力,人类的生产力有了革命性发展,英国迅速成为全球第一大国。同时1588年西班牙无敌舰队被英国打败后,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英国取代西班牙和荷兰成为海上霸主,英国迅速发展海洋贸易并广泛拓展海外殖民地,建立了日不落大英帝国,同时把英国的文明在全球传播,奠定了现代全球文明的基本格局。如果说《大宪章》是哇哇落地的人类文明的婴儿,那么《权利法案》就已经成长为一个健壮的青年,他要播撒文明的种子,给混沌黑暗的世界带来文明的光芒,给人类带来对抗邪恶的力量,孕育着人类文明的未来和希望!

——《让历史告诉未来》系列解读之四

英国王室有很多事是我们东方人难以理解的。

查理一世被俘后直到被砍头始终不认罪,要知道此前英国包括整个欧洲是没有国王被审判处决的,议会也有与他讲和的意愿,只要他接受约束皇权的君主立宪法案。但他拒不认罪,宁死也不当无权的国王。临刑时天气寒冷,他要求加点衣服,他说如果因为天冷而发抖,对手会认为他是因为胆小怕死而发抖,他不愿意被对手和历史取笑他怯懦。他从容赴死,临终遗言是:我清白死去,我原谅我的敌人,愿我的血能平息上帝的怒火。因为国王被陆军控制的议会审判处死,英国有皇家海军皇家空军,就是没有皇家陆军。这事如果发生在中国,一定是先假装接受条约,不仅可以免死,还可以当国王,那么好的事凭什么不装一下,当上国王后再伺机夺回权力是很容易实现的事。这可能是因为查理一世觉得签署了条约就要遵守,而在中国遵守规则可能被认为是迂腐的事,尤其是守约的代价不仅是丧失王位更要丢失性命。看看宋襄公的“宋襄之仁”、项羽的“鸿门宴”被后人笑话成啥样。

独裁者克伦威尔去世后,英国贵族觉得与其让中下阶层的人上位后血腥杀戮争权夺利,国家处于危险的无政府状态,不如让一个也可能独裁但出身贵族的皇室执政,至少政局稳定避免流血。这个决定使英国避免了法国大革命式的大规模暴力事件发生。他们有条件地邀请被他们砍头的国王的儿子回来执政,条件就是不能大规模报复。要是在中国他们有这个胆量和见识吗?他们不怕查理二世违约报复他们吗?而查理二世复辟后,也是遵守约定,只进行了有限度的清算,处死了9名签署查理一世死刑命令的法官,有些人受到牵连被迫害,但对绝大部分人员均赦免,也没有进行财产清算,更没有株连九族。这要是发生在中国,杀父之仇,那不得血流成河啊。

詹姆斯二世继位时因为他信奉天主教而引发争议,托利党和辉格党在议会激烈辩论,产生了两党政治。有人劝詹姆斯二世改信新教,被詹姆斯二世拒绝,颇有宁可不当国王也不改变信仰的意味。要是在中国,只要能当皇上,信啥都行,当了再说。

只是因为宗教信仰的问题,英国议会贵族们居然会邀请詹姆斯二世的女婿、荷兰的国王威廉到英国当国王,而荷兰还和英国打过仗,算是敌对国家。没有男嗣女儿也可以继承王位,还可以女儿女婿共同执政,女婿是敌对国家的国王一样可以请过来当本国国王,只要有王室血统并信仰新教即可。这样的事在中国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威廉三世也很大条,居然不忍杀戮,故意放被他推翻和俘虏的前国王逃走,他把詹姆斯和家人随从关在海边的房屋里,门不上锁,看守的人也都撤了,海边有两艘船,船上有水和食品,船夫也在。詹姆斯二世心领神会,开船逃到了法国。威廉也不怕放虎归山养痈遗患,在中国那一定是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的,至少囚禁终生。威廉三世当上国王后也遵守事先的约定,签署了约束自己权力的《权利法案》,当一个没有实权的君主。要知道他同时也是荷兰国王,来英国时是带着军队来的。这要是在中国,肯定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当上国王之后再拥兵自重讨价还价,哪里还有什么法案。看看刘备进了徐州,陶谦把徐州让给他了,进了益州(四川),逼刘璋投降把益州让给了他,也就是后来三国中的蜀国。中国历史中有无数鸠占鹊巢的故事。

1714年英国女王安妮去世后没有子嗣,英国议会按《王位继承法》选择了90年前去世的老国王詹姆斯一世的外孙女的儿子乔治一世继位。在乔治一世之前有50位血缘关系比他更接近安妮女王的外国贵族,但是他们都皈依了天主教而不能继位。乔治一世是八竿子打不着的皇室远亲,远的不能再远了,他继位前是德国汉诺威的侯爵,夫妻都有婚外情和家庭暴力的丑闻。乔治一世在和情妇私通时被夫人撞见,暴躁的乔治一世差点把夫人掐死。其夫人因为寂寞也和一位瑞典伯爵和军官私通,丑闻传出后乔治一世暴跳如雷。但这些私德的不端没有影响他被请去英国当国王,就是因为他信奉新教。

乔治一世一直生长在德国,继位时已经54岁,一点不会英语。当时英国王室有一个工作习惯,就是国王和大臣们定期在一个叫内阁的房间办公,商量和处理国家大事。由于乔治一世不懂英语,年纪也大了没办法再学英语,而英国的大臣们也不懂德语,于是乔治在征得议会同意后在大臣中任命一位首席大臣(首相)代行职权,他自己落得清闲,他也不喜欢伦敦阴冷的天气,大部分时间是回汉诺威与情妇相聚。于是英国有了首相负责的责任内阁制。等到他去世后他儿子乔治二世继位时,虽然乔治二世英语很好,也没有和首相争权夺利,于是英国的虚君制和责任内阁制成了流传至今的政治制度。如果发生在中国,还不得想方设法废了顾命大臣自己亲政?哪里还会有责任内阁制。

感觉英国政治精英和中国政治精英完全不是一类人,虽然都有悠久灿烂的文化,但文明截然不同。究其根本区别在于两点,一是契约精神,一是宗教信仰和情怀。制度和精英对民众的影响是巨大的,导致两国民众的价值取向也有巨大差别。有人说中国历史上也有很多有气节有情怀的人,确实如此,但是你要看占主导地位的政治精英的行为,我们上面说的是英国王室的事,他们是有传统的,你见过中国历史上和现实中的皇帝、专制者有几个有气节有情怀的?都是忽悠下属和臣民守节。千万别被忽悠以为自己是赵家人了。

——《让历史告诉未来》系列解读之五

有人说探究文明的源头应该追溯到更久远的年代,比如公元前390年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的“理想国”,同时代中国儒家亚圣孟子的“民贵君轻”,公元前509年到公元前27年的“罗马共和”,文艺复兴,等等。前面我们说过,柏拉图和孟子的理论在他们提出后没有实现过,那只是属于理论探讨的文化范畴,不是文明实践。罗马共和国时代尚有20%以上的人口属于奴隶,著名的斯巴达奴隶起义就发生在罗马共和时代,而且罗马共和最后产生了独裁,说明其制度是失败的,民主实践并没有流传下来。而“文艺复兴”运动只是文化现象,没有产生制度的变革。当然我们并不否认理论的重要性,但更重要的是要研究成功的民主实践,也就是文明实践。人家已经建桥过河了,我们为什么还要研究怎么趟水过河甚至摸着石头过河呢?我们就直奔主题:建桥过河,别装模做样的在文化、理论、启蒙的水中兜圈子,或者假装在水里摸石头。鲁迅先生提到“拿来主义”,但他没有区分文化与文明。在文化方面可以拿来拿去地交流、传承,在文明方面我们只管将成功的文明实践拿来!有人说我们为什么要过河?很简单,河这边有邪恶的人将阳光遮住,暗无天日,河那边是朗朗乾坤,过河是人性使然。

当然我们也要研究理论,这个理论不是空想的没有实践的理论,而是对成功的民主实践的总结,或者是直接指导民主实践并取得成功的理论。这些理论中最重要的就是约翰洛克的《政府论》和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

英国哲学家约翰洛克生于1632年,他的父亲是一名律师,曾经在英国内战中担任过议会军队的军官。他毕业于牛津大学,学习哲学和医学并获得硕士学位。毕业后他成了沙夫堡伯里伯爵的助手和私人医生,伯爵是辉格党创始人之一,并被任命为英国大法官,洛克也随之从事一些政治工作和研究,1679年他开始撰写《政府论》,1683年他被查理二世迫害逃往荷兰,在荷兰期间他继续《政府论》的撰写。1688年光荣革命后他回到了英国,1689年他出版了《政府论》第一版,其后不断修订,《政府论》的第四版在他1704年去世后面世。

洛克在《政府论》中提出了“权力不能私有,财产不能公有“的著名观点,主张政府只有取得被统治者的同意,并且保障人民拥有生命、自由和财产的自然权利时,其统治才具有正当性,社会契约才会成立,如果缺乏了这种同意,人民便有推翻政府的权利。这是人类拥有的“天赋人权”。他还将国家权力分为立法权、行政权和对外权,并主张立法权与行政权的分立、行政权与对外权的统一,立法权是国家最高权力。这是最早的分权理论。他的思想实际产生在光荣革命之前,对促进光荣革命的发生和《权利法案》的制定起了重要作用,并对其后君主立宪制和议会民主制的完善起了巨大影响。他的理论影响了孟德斯鸠、卢梭、伏尔泰等启蒙思想家,以及美国开国元勋汉密尔顿、杰佛逊和麦迪逊等人,激励了后来的美国独立战争和法国大革命。洛克被誉为古典自由主义之父。

法国思想家孟德斯鸠生于1689年,他出身贵族家庭,1716年袭男爵爵位,做过律师、波尔多议会议长和法庭庭长。1721年他开始构思和撰写《论法的精神》,1728年他到欧陆和英国做学术旅行,实地考察了多国的政治制度、风土人情、人文地理和科学技术,返国后专门从事著述,曾被选为法国科学院院士和英国皇家学会院士,1748年他出版了花了27年时间撰写的巨著《论法的精神》。

受英国光荣革命、《权利法案》和洛克思想的影响,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在洛克的分权理论的基础上,第一次明确提出了国家权力分为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的“三权分立“学说,三种权力互相分开、互相制衡、不可替代。”三权分立“思想是现代民主制度的理论基础,后来的《美国宪法》和《法国宪法》等民主国家的宪法就是在这个思想指导下制定的。孟德斯鸠还强调自由的实现要受法律约束,他说“自由是做法律所许可的一切事情的权利,如果一个公民能够做法律禁止的事情,那他就不自由了,因为其他人也有这个权利”,这句话引申出了著名的“(公权)法无授权不可为,(私权)法不禁止即自由”的著名法谚。他还是第一个将中国划入“专制政体”的西方思想家,他的这个说法强烈影响了西方对中国的印象,一针见血地总結中国政治制度的细节和特点,以“专制”二字描述。

比较一下西方在文明进步的时候中国在做什么是件很有意思的事。当中国出现商鞅(公元前390年至公元前338年)的时代,罗马共和国在进行民主实践。1215年英国签署大宪章的时候,中国正处于南宋半壁江山时代,正大搞灭人欲的程朱理学,1279年南宋就被游牧民族蒙古打败而建立了元朝。1632年洛克出生,12年后的1644年中国正面临甲申之变,满族的铁蹄正踏在中国大地溅出血腥,汉明的江山被落后的满清取代。1688-1689年英国光荣革命和签署《权利法案》的时候,康熙正大兴文字狱。1721年孟德斯鸠开始撰写《论法的精神》的时候,清朝的皇子正在争夺嫡位,1722年雍正在危机四伏中继位。1748年孟德斯鸠出版《论法的精神》,2年后的1750年清朝最大的贪官和珅诞生。1776年美国签署《独立宣言》,1787年《美国宪法》颁布,中国正处在康乾盛世的晚期,其后江河日下。1865年美国内战结束走向强大的时候,中国正处于两次鸦片战争失败后的加速衰弱期。西方一直在进步而我们一直在退步,到如今人类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而我中华大地却依旧处于古今中外最邪恶的中共极权统治之下,过着比西方中世纪还要黑暗的生活。难道我中华民族是中了什么魔咒了?

——《让历史告诉未来》系列解读之六《独立宣言》和美国的崛起

1620年102名不满宗教迫害寻求自由的英国清教徒搭乘五月花号,经过66天艰难行程到达北美普利茅斯,这不是他们预期要移民到达的地方,是新居住地,需要建立新秩序。11月11日船上41名成年男子签署《五月花号公约》,公约上写着:“我们在上帝面前共同立誓签约,自愿结为一民众自治团体。为了使上述目的能得到更好地实施、维护和发展,将来依此而制定颁布被认为是这个殖民地全体人民都最适合、最方便的法律、法规、条令、宪章和公职,我们都保证遵守和服从”。《五月花号公约》创建了一个先例,即政府是基于被管理者的同意而成立的,而且将以法治国。这是创立美国的主要思想之一,即在同一个社会里的所有公民自由结合的权利,并可以通过制定对大家都有利的法律来管理自己。之后北美其他殖民地都建立了类似的公约,北美的发展一开始便建立在文明的框架下。随后的岁月里不断有从英国和欧陆的移民到达北美,他们都依《五月花号公约》的模式建立自己的自治政府,到1770年代时,北美已经有240万的移民及其后代,建立了13个殖民地自治政府。

当时英国对北美殖民地课以各种高额税收,但在英国议会里却没有他们的代表席位,引发了北美人民的普遍不满和抗争,英国不断向北美增兵镇压,冲突不断增加。1773年12月发生了著名的 “波士顿茶党” 事件,北美革命组织茶党化装成印第安人,将停泊在波士顿港口的英国货轮上的342箱茶叶抛入海中,以表示对英国国会的抗议。1775年4月19日,北美人民在著名的 “无代表,不纳税” 的口号声中,在列克星敦打响了美国独立战争的第一枪。6月15日北美大陆会议召开,决定组建大陆军抗击英军,任命华盛顿为大陆军总司令,北美独立战争全面展开。

1776年7月4日,北美大陆会议在费城召开,来自13个英属殖民地的56名代表签署了由杰佛逊等人起草的《独立宣言》,宣告美国独立,这一天成为美国的独立日。我们永远记得《独立宣言》中那些脍炙人口的语句: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造物者创造了平等的个人,并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们才在他们之间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当权力,则来自被统治者的同意当任何形式的政府对这些目标具破坏作用时,人民便有权力改变或推翻它,并建立一个新的政府;其赖以奠基的原则和组织权力的方式,务使人民认为唯有这样才最可能获得他们的安全和幸福”。在《独立宣言》精神的激励下,经过6年艰苦卓绝的战争,1782年11月30日英美两国签署《巴黎和约》草案,1783年9月3日美国正式独立。

1787年美国制定了世界上首部成文宪法《美国宪法》并于1789年生效。《美国宪法》规定了三权分立、联邦体制、宪法至上、人人(州州)平等的原则,明确了经选举产生的政府具有唯一的合法性,保障人民的选举权利,并在其后颁布的宪法修正案中规定了民众的宗教自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集会自由、请愿、持枪等权利。1797年华盛顿两届总统任期满后坚决拒绝担任第三任总统(除了人性的光芒,当时美国的制度设计使得当总统没有足够多的利益,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形成了美国总统任期不超过两届的不成文惯例,直到小罗斯福因为二战打破惯例,但其后这个惯例正式写进了美国宪法第22修正案。这一法律进一步保证了美国不可能出现政治强人独裁。

1865年美国北方在林肯总统的领导下取得了内战的胜利,在政治上解放了黑奴,保证了美国领土的完整,在经济上以工业为主的北方战胜了以农业庄园经济为主的南方,奠定了美国工业立国的方向。林肯总统在葛底斯堡发表的名垂青史的演讲中强调美国建立的是 “民有、民享、民治” 的政府。先进的制度、辽阔的领土和丰富的资源、工业化的方向,催生了1870年开始发源于美国的以电力和石油为标志的第二次世界工业革命,使美国迅速取代英国成为全球第一大国。

前面文章中我们强调了“形”(文明)对“形而下”(物质文化)的促进作用。文明是需要实力做后盾的,没有实力的文明就是个笑话或者空想,而文明恰恰可以带来实力。人类很幸运,文明发端于英国,给英国带来了第一次工业革命和实力,使英国有能力将文明输出到全球,输出到美国。美国精英们汲取了英国的《权利法案》、洛克的《政府论》和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中的精华,设计了人类历史上最先进或者说弊病最少的政治制度,引发了第二次工业革命,使美国有实力领导全球战胜了德国日本法西斯,赢得了二战的胜利,成为捍卫人类文明的中流砥柱,文明第一次战胜了邪恶。在二战后美国又引领了以计算机、原子能和航天技术为主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在冷战的对抗中促使苏联解体,赢得了冷战的胜利,成为人类文明的灯塔和基石,文明第二次战胜了邪恶。现如今美国又引领了以人工智能、物联网、纳米技术、量子计算、生物技术为标志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同时又面对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中共。我们相信,美国依旧强大,文明依旧能第三次战胜邪恶,灯塔虽然蒙尘但依旧明亮,不过这一次美国需要强有力的援助,擦去灯塔上的灰尘。

——《让历史告诉未来》系列解读之七 儒家思想只是文化不是文明

说完西方的文明发展脉络,再来说说中国的事。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文化璀璨,是中国历史上思想最活跃的时期,从公元前571年到公元前289年,出现了老子、孔子、商鞅、孟子等中国古代最重要的思想家。而同一时期的古希腊,从公元前470年到公元前322年,出现了被称为古希腊三贤的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里斯多德。东西方思想几乎在同一时期达到巅峰状态,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上天的安排。这时期中国的思想家中只有孔孟的儒家思想和商鞅的法家思想对后世的政治制度产生影响,所以我们把其他思想归到文化一类,着重谈谈儒家和法家。

商鞅在秦国实施变法,用法家思想治理秦国变得强大。100多年后法家的另一个代表人物李斯辅佐秦始皇统一中国,建立大一统的中央集权体制。秦始皇死后楚汉相争,底层出身的刘邦打败了贵族出身的项羽,建立汉朝。汉随秦制,从此中国就一直是皇帝轮流做的大一统极权体制,直到当今中共将极权发挥到了极致。所以中国自秦朝之后起主导作用的就是商鞅的法家思想。由于法家思想过于阴暗残酷,到汉武帝的时侯发现法家之术帝王可以用,但官场和民间还需要另一套规则来维稳,否则天下会一直乱下去不便于统治。恰在此时当朝大儒董仲舒将儒家文化阉割之后奉献给汉武帝,于是汉武帝 “废黜百家独尊儒术” ,从此中国政治上就是儒表法里。这里我们先谈谈作为表象的儒家,后面再详细说说作为里子的商鞅的思想。

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思想的核心就是“克己复礼”,就是恢复周礼。在政治治理方面,周朝之前的夏代据说有帝道,由于没有考古文字记载,所谓帝道只是传说而已。周朝奉行王道,也就是“周礼”。“礼”就是等级,不同等级的人有不同的道德标准约束,“周礼”本质上就是用“德”和“仁”来治理,对己用“德”,对民用“仁”,就是“德治仁政”。《礼记》中说“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原意是:大夫(大官、贵族)犯了法,社会道德会唾弃他,他内心的道德会让他自我了断自我制裁,用不着动用刑罚;而对底层民众是不需要用礼仪道德来要求他们的。但是周礼没有解决如果道德不起作用怎么办,如果君王对民不仁怎么办。孟子总结出的“性善论”也许就是“德治仁政”的思想基础,虽然另一个儒家代表人物荀子提出了“性恶论”,但他给出的解决办法也是用道德来约束人内心的恶,并没有回答如果道德不起作用怎么办的问题。秦制成为主流后,在本质上“礼”就被废了。

我们看看儒家思想是怎么一步一步被阉割的。孔子思想中与社会治理相关的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孔子的原意是:如果君有做君的样子(德和仁),臣就会有做臣的样子(忠和勤),如果父有做父的样子(慈和严),子就会有做子的样子(孝和顺)。反之臣将不臣子将不子也是有道理的,各有各的道德行为规范。孟子说“君视臣如手足,臣视君如父母;君视臣如草芥,臣视君如仇寇。还是平等的概念。

到了汉代大儒董仲舒那里,“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就演变成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的三纲五常。所谓纲就是为主的意思,君为臣做主,父为子做主,夫为妻做主。这样作为帝王,只要管住几个大臣,一级一级管下去,这个社会就管住了,家天下就这么形成了,这是维稳的利器啊,所以深得汉武帝赏识,废黜百家独尊儒术,儒生依靠这个独尊特权,不用和其他学派竞争就能获得正统,就有了皇家的铁饭碗,好比当代研究马列主义毛思想邓理论习思想的伪学者也能获得很多经费一样。

到了宋明理学,干脆就“存天理灭人欲”了。皇帝自称天子,所谓天理就是帝王之理,做臣民的连欲望都不能有。殊不知“天”字去掉“人”就变成了“二”,没有人欲不都成了二货了吗?这下好了,帝王连管都不用管了,臣民自己就把自己管住了,自我审查自我阉割,这天下还能不太平吗?想起中共的批评与自我批评,文革时期的斗私批修、很斗私字一闪念,真是一脉相承。

清朝之前,民间的儒家还有自己的精神领袖解释儒家思想,也就是道统。皇帝虽然拥有法统,用的是帝王之术,但至少表面上还是要讲儒家之道,如果帝王违背儒家思想,民间的儒家领袖还是可以批评的,皇帝还有所顾忌,儒家还保留了那么一点独立性,阉割得还不彻底。到了清朝,皇阿玛索性集皇权和道统于一身,君言就是道行,皇帝有解释儒家经典的权力,于是儒家经典又被曲解成“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父叫子亡子不得不亡”,儒家思想被彻底阉割,剩下的只有君权,哪里还有半点臣民之权。文革时期的毛既是伟大导师又是伟大统帅,也是集法统和道统于一身。

由此可见,2000多年来儒家思想被阉割和曲解得面目全非。隋朝开始实施科举制度,虽然科举制度解决了社会阶层流动问题,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有了范进中举的故事,中国社会有了些许活力,底层人有盼头。但科举制度的本质是“学而优则仕”,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儒家文化成了专制的工具和附庸。各阶层人士只要皓首穷经一心读书、考试、做官,做了官再一级一级往上升,别惦记龙椅,本质上还是维稳。北宋大儒张载所言儒家“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自身尚且是权贵的附庸,身不立何以立心立命?何以开万世太平?这只不过是被阉割了的儒生握着擀面杖子的自我意淫罢了。

所以儒家思想只是专制的附庸,充其量是专制的遮羞布,只是文化而不是文明。有人说我们还有道教和佛教,这些和儒家文化一样都不是主流,都属于文化范畴,不是文明实践。中国人得意时尚儒,失意时问道,最后逃避于佛。儒释道用于修身齐家尚可,真正治国平天下,用的都是商鞅的霸道和驭民五术,儒表法里,儒释道只是面对霸道而不得已的精神出路而已,或者是专制者出于统治和维稳的需要故意留出的精神出路。五千年来中华民族在哲学、宗教、文学、艺术、科技、甚至政治理论等诸方面创造了灿烂的文化,富有聪明智慧和创造力,唯独在政治实践方面乏善可陈。中国五千年历史只有文化鲜有文明,而且几乎处于一片专制黑暗之中。下一篇我们开始着重讲讲在中国两千多年政治治理中处于主流地位的商鞅思想。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华盛顿DC农场    三票先生Mr.3righ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